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自由相对论 作者:弗良

字体:[ ]

 
自由相对论
作者:弗良
文案:
     一个由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引起的暖心小故事
 
温柔腹黑攻x多属性人质受
 
林遇:“我只是个养子,你绑架我有什么用?!”
 
莫林:“你怎么知道你没有用处?”
 
原本以为再也见不到阳光,但似乎,这绑匪不是想象中那样坏?
 
ps。 由空间说说拓成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甜文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遇。莫林 ┃ 配角:关城,杨西,周柯 ┃ 其它:温馨,有副c?p
 
 
==================
 
   ☆、绑架
 
  他是在一个房间里醒来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早已麻木的没有了知觉,他知道,他被绑架了。
  正是寒假,他在路边等快要结束辅导的弟弟,然后,他只觉得头一昏,之后只在依稀中听到弟弟惊惧的叫喊,他便失去了意识。
  他的眼睛并没有被遮住,只是经历太久的黑暗后,被突如其来的灯光刺的发涩,他被随意的扔在床边的地毯上,房间不是很大,却装修精致,这位绑匪似乎并不缺钱。
  窗外的天色告诉他,已经是晚上了。
  走廊里有很轻的脚步声响起,他试图挣脱,却发现只是徒劳,他放弃了,他想或许门口站着的就是那个绑匪吧,这样倒好,他知道没有绑匪知道他的身份后,还企图用他要挟。
  很快,房门被推开,他抬头,看着那人一步步走过来,似乎并不比他大多少,眉眼深邃,衣着严整,出乎他的意料。
  他想开口说些什么,但干渴太久的喉咙却发不出声音。
  他看到那人嗤笑了一下,从桌上端了杯水,捏着他的下巴灌了进去,他被呛到了,但总算他可以开口说话。
  “为什么要绑架我?为钱?”他问,一边咳嗽不停。
  那人笑的轻蔑,好看的眼眯起来,蹲下身来与他对视“因为你姓林,因为你是林克的儿子。”
  他了然,林克,是他父亲,或者更确切的说,养父。资产过亿,叱咤商场,心狠手辣,树敌绝不可能少。
  “咳咳,绑架我有什么用,我只是个养子,他们不会为我付一分钱的。”他缓缓道,抬头看着男人的眼睛。
  他两岁时,因林太太无法生育,被抱入林家,那时的他太小,不知道自己的命运由此天翻地覆。在他四岁时,新的林太太终于生下一个儿子,从此,他便不再受到重视,他的责任,只是陪那位小少爷玩耍,忍受这名义上的弟弟的意气指使以及十三年中越来越变本加厉的欺辱。 
  男人没什么反应,似乎毫不在乎他说了什么,半晌才道“林遇,对吧。”
  他点头,那是他的名字,尽管他并不喜欢。
  男人站起身给他解开了手上的绳子,甚至给他留下了食物和水,却始终没有再说什么,他有些错愕,看着男人的背影消失在门后。
  他不知道弟弟怎么样,那个在家中那么受宠的小王子,是不是害怕的哭了呢。他不知道,他只知道很快那人就会发现他根本没有价值,或许他会被杀掉,也或许,会被放走。
  他尝试过逃走,无一例外,或者失败,或者被发现,男人每次都会把他扔回这个房间,有几次,男人已经拿枪轻轻抵上了他的太阳穴,却没有扣下板机,渐渐的,他放弃了,绝望了,他唯一能做的只有等待。等待重获自由,或等待死亡。 
  几天后,男人又一次推门进来,他蜷缩在床上,抬起头,男人从没在这个时候来过。
  “林克给了赎金。只给了你弟弟一个人的。”男人说,眼角眉间却有轻蔑。不知是轻蔑他,还是养父。
  “所以,可以放我走了么?”他问,长时间不见阳光的皮肤有些苍白。
  “你知道你养父前一阵子花了多大功夫找我?才把你弟弟送回去,那些人就都撤回去了。”男人坐在床边看着他,一字一顿地道。
  他僵了僵,自嘲般的笑了“既然知道他们不会管我死活,还关着我做什么?”
  “喝了吧。”看了他很久后,男人起身,递过一杯牛奶,他接了过来,没有任何犹豫的灌下去,或许再也不会醒来了,他睡过去之前这样想,但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有些庆幸,又知道,事情不会如他想的那么简单。 
  他依旧被丢在一个房间,装修华丽,风格很是不同,后来男人来了,他知道他们已在国外,他知道,自己回去的可能性实在太小。
  “我已经没有价值了,为什么不放我走!”他第一次对男人吼,摔了他送来的饭水。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眼里一片冰冷,“放你走?然后明天我就被抓起来?”
  “我,我不会报警的,让我离开吧。钱你已经拿到了,我也不会再回林家了。”他近乎哀求的道。 
  男人看着跪坐在床上的他,忽然轻挑了眉,笑着凑近道“谁说你没有价值?”
  他明白了男人的话,当他被压倒在床上,当男人的手指在他的腰间游走时。
  当男人进ru时,他到底没能忍住泪水,虽然被耐心扩张的入口并不多么疼痛,但雌伏的姿态让他屈辱,他除了绝望的流着泪水,什么也做不了。
  在他哭狠的时候,男人会停下动作,细细地吻他,从额头到嘴唇,会和他热切的纠缠起来,直到他忘了泪水。
  当一切结束的时候,他只能伏在床上喘息,男人会把他抱去浴室,耐心的清理,他往往已经睡着了,也或许是不愿面对。不愿面对这样的自己。
  每天的,他只能做三件事,吃饭,睡觉,做ai,他甚至已经哭不出来。尽管只是重复着没有感情的交he,他也仍旧会变得敏感而激动,变得会在高chao时夹紧男人劲瘦的腰。
  “明明哭着说不要的,却不舍得我走?”男人含着他的耳垂轻笑,毫不留情的撞进他的身体。他只能羞耻的偏过头,没办法否认。
  男人甚至比他自己更了解他的身体,知道在碰触哪个地方时他会颤抖,会动情,会不顾一切的搂着男人的脖子让他不要停下。
  男人在床上会时变得格外恶劣,会让他丢掉廉耻一遍遍哽咽着求男人进来,他想要抗拒,却最终,只能在男人身下哭泣着沉溺。
  欢ai过后,男人会偶尔说起他的事情,比如他叫莫林,比如男人父亲的公司在林克的针对下,几乎破产。比如男人只比他大七岁。
  “你会,会放我离开么?”又一次欢ai结束后,他喘息着问,手指紧紧揪住身侧的床单。
  男人看着他,将他冰凉的胳膊裹进被子里,轻轻摸着他的发顶。
  “或许吧。” 男人淡淡道,有阴影打在男人的侧脸上,看不出表情。
  他躺在床上没有说话,他却知道他在恐慌,他曾经是那么想要逃离,逃离这个男人,逃离这几乎让他沦落的几乎不再像自己的地方。然而当他真的听到男人这样的回答,他竟会觉得失落。
  男人静静看着他的表情,眉眼一点点变得柔和,只是他并没有发现。
  渐渐的,男人不再把他锁在房间里,男人允许他可以在房子里逛逛,但他却没再想过逃走,像是已经对这件事绝望而疲惫了。他可以读书,可以看电视,只要不打扰书房里的男人。
  他开始学着自己做饭,顺便留一点给忙碌的男人,但他似乎没有什么烹饪天赋,不像男人。
  所以当锅里突然蹿起火焰时,他吓懵了,又手忙脚乱的想要用水灭火,却不小心打翻了碗碟。
  男人听到声音跑过来,将他拖出厨房,收拾了残局。
  “你到底在干什么?饿了不会叫我么?不用你收拾,去客厅坐着!”男人第一次这样吼他。
  他低着头不说话,却发现男人是没穿鞋子的,而一旁的地板上,有点点血迹。 他想问为什么急的连鞋子也来不及穿,眼眶却突然热了起来。
  他去客厅翻到了医疗箱,又回厨房拖男人,男人看到他,又板起了脸“不是说让你别进来。”他只是指指男人的脚,轻声道“包一下吧,可能,可能会感染的。”
  男人闻言一愣,只冷声说一句知道了,便去客厅上药,走出房门前还要警告他不准动那堆碎掉的碗碟。
  他看着客厅里男人的背影,他知道,是有什么东西已经变化了,但他想不出,也不敢去想。
  那之后,他再也没进过厨房,饿了便去找男人,即使男人经常正在忙,但半个小时后餐厅的桌上总会出现足已他吃饱的饭菜。
  他有时甚至觉得,他已经几乎要习惯了,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习惯了不经常出现却似乎完全掌握了他生活的男人。                        
作者有话要说:  又爬来发稿了,希望有亲喜欢
 
 
  
 
  ☆、第 2 章
 
  “想出去么。”在一天他吃完男人做的早饭后,他听到男人这样说。
  男人背对着他,所以他看不到男人脸上的表情。
  那是他第一次走出这栋房子,外面的阳光很好,正是夏末,温度刚好合适。这个国家的天空似乎比国内更蓝一些。
  他站在街边,几乎要哭出来,他已经忘记已有多久,没有见过植物与人群。
  “等着,我去买水。”男人低头对他说,长睫毛上盛满了阳光。他看着男人挺拔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视线里。
  他站在熙攘的人群里,他背后的书包里有男人的钱包,他知道他可以逃离,这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但他只是盯着自己的脚尖,没有动。
  他记得刚才男人的神情,很不同,他从没有见过。
  阳光洒下一片阴影,他看着已略长的发丝在风中飘动的样子,或许等会可以叫男人带他去剪头发,他想。转身看着男人刚才离开的方向。
  他等了很久,才看到男人的身影,手里什么都没有拿,那双原本总是深沉的眼睛,孤寂而灰暗,却在抬头看到他的一霎那,像是要燃烧起来。
  “你怎么。。”男人用力的握着他的胳膊,后半句话却终是没有说出来。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男人失态,却忽然觉得那么得意。
  他迎着阳光不适地眯了眯眼,轻笑道“我想要剪头发,好不好?”
  男人带他去剪了头发,剪发的外国小哥似乎很健谈,男人坐在一旁只偶尔会应一句,他只说他英语不好,那小哥也就不再搭理他。
  走出店门,他甩甩短了许多的头发,却被身后的男人\按住了脑袋,“你不会英语?”男人问。
  他笑笑,并没有回答,拽住男人的胳膊说想去广场看鸽子。
  即使他只是个不受关注的养子,但终究是林家的人,不学无术是不可能的,所以虽然他的英语不似男人那般流利,但至少,他可以听懂。
  所以他知道那位外国小哥曾八卦的问男人“先生,这位是您的男朋友么?”
  他也听到男人在沉默了很久以后,似乎随意,却那么确定的“嗯。”
  男人带着他在这个陌生的城市,走走停停。偶尔会有漂亮的女人走过来跟他搭话,不过大部分,都是冲着男人来的。
  但男人总是冷着脸,牵着他的手腕。冷冷的打声招呼就离开。
  他看着前面男人的背影,抿了抿嘴“那个,我不会,不会走丢的。”他晃晃被男人紧握着而有些微微范疼的手腕,轻声道。
  男人便停下,看着他手腕处微红的皮肤,转而握住他的手,却仍旧是面无表情。
  他在男人身后笑了。
  身后的广场上忽然飞起了一群白鸽,远远的落上了钟塔。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