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驯服狮子的方法(BDSM)+番外 作者:风流涕

字体:[ ]

 
 
 
正文
 一、被狮子选中的幸运者
楼梯上一个慵懒的身影缓步往下走着,每一步修长的双腿上鼓起的肌肉都会撑起熨烫笔挺的毛料长裤,仿佛蕴藏着无穷的力量。冰蓝色的衬衣整齐的束进裤腰,男人低着头正在扣上袖口的扣子,而领口的两颗扣子则是随意的敞开着。领口下露出了一小片蜜色的肌肤,细腻紧质,性感的让人只联想到最原始的肉欲。领口下还露出了一段黑色的小羊皮颈圈紧贴着皮肤,项圈质地柔软而细腻,保证了长时间的配带也不会留下任何痕迹,更不会让带着它的人感到不适。项圈的正前方,一个银色凸起上挂着同样颜色的铁环,随着走动轻微的晃动着。
当里欧走进这个BDSM俱乐部大厅的时候,整个大厅似乎有无数双的眼睛朝他望了过来。有得带着不甘的移开了视线,有得却带着深深的欲望紧随着他的脚步。
里欧却像对这一切都毫无所觉,棱角分明的脸上依然带着慵懒的神色,黑色的双眼却有着如野兽般的敏锐和冷漠,随意扫了眼后就往大厅中央的圆形沙发组走去。
那里已经坐了两个风格迥异的男人,一个年轻英俊危险,一个成熟稳重睿智。看到里欧走近,那个年轻的男人笑到,“啊,我们的狮子王回来了。”等到里欧在他身边坐下,年轻的男人立刻递了杯深色的饮料给他。
里欧接过杯子皱了皱眉,“杜泽辰,我跟你说过不要用咖啡杯装我的大红袍,你是在浪费我的茶叶。”
年轻男人嘿嘿一笑,“我觉得只是你的心情影响了它的味道而已。另外在这里,请叫我龙溟。”
里欧危险的眯起了眼,“你现在是在挑衅你的老板么?”
“不!”龙溟不满的瞪着他,“这里只有dom和sub,没有老板和助理。”
“那你应该记得我也说过,如果我在办公室里下的指令你无法遵守的话,你马上就可以换个老板了!”里欧充满气势的低语就像在咆哮,让龙溟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
“老板,我恨你!”龙溟挫败的哀嚎着,因为他的老板让他不要用咖啡杯泡茶叶的时候确实是在办公室里。
“很好,每个助理都恨他的老板。”里欧不在意的喝了口已经冷掉的茶水。虽然茶香已经散尽,但是他现在很喜欢冰冷的液体灌进身体的感觉,能稍稍平息他刚刚被鞭打过的炽热疼痛。
“不,是因为你让一个dom的尊严受到了严重的伤害,我想只有狠狠抽你一顿鞭子才能恢复。”龙溟充满怨恨的看着他。
里欧也似笑非笑的回望着他,“那只会让你的尊严受伤更严重。”
“……”龙溟闭嘴了,因为他知道他的老板说到就绝对能做到。
“那个dom呢?”坐在另一边,一直默默看着没有开口的森泽突然说到。
“也许从后门走了吧。”里欧不怎么在意的说到。
龙溟用惊恐的目光看着他,“天呢,老板,你把那个可怜的男人怎么了?”
“没怎么,我们玩得很愉快。”
“然后呢?”
“他要我做他的奴隶,我就看了他一会儿,然后他就逃跑了。”
……太凶残了……龙溟忍不住在心底对那个可怜的男人表示深深的同情。
“里欧,我一直在想,也许你只是个M,你喜欢被折磨,但你不是个sub,你不喜欢被人控制。”森泽对他低沉的说到。
“不,我喜欢被控制,那让我觉得身心愉快。”
里欧说这句话的时候,龙溟仿佛看见一只巨型的猫科动物在餍足之后正愉快的舔着那只杀死猎物的爪子。
“但是你把每个跟你玩过的dom都像用过的避孕套一样扔掉了,你甚至让他们感到自卑,因为你过于强大,没有一个dom有能力控制你。”森泽继续说到
“没错,如果我不愿意,没人能让我服从。你不觉得正因为我是个sub,所以我才愿意让他们在调教时控制我么?”
“在我看来,这更像是利用。在你有需要的时候就让dom来满足你,在满足之后又毫不在意的丢弃。”
“也许你说的对,在我觉得满足了之后还要保持对他们的服从,这有点难。”里欧狂妄的扬着嘴角,一脸嘲弄。
“所以我很好奇,到底要什么样的dom才能驯服你。我想那个人会是最幸运的家伙,所有人都会嫉妒他。”森泽毫不在意他的张狂,真心的说到。
“幸运嘛?”里欧的眼角忍不住往某个角落看了眼,那里一个男人正安静的坐在窗边的单人沙发里,手上拿着一本书。男人的脚边跪着一个sub,双手被铐在身后,脑袋轻轻的放在那男人的腿上。男人一边看着书,手指一边下意识的梳着男人的黑发。里欧的嘴角带上了几分真心的微笑,“确实是个幸运的家伙。”
 
每天晚上来俱乐部的会员大厅消磨时间似乎已经成了里欧的习惯,有时候他的助理龙溟会跟他一起来,有时候是他一个人。他也并不是经常的就会进行游戏,虽然想跟他玩的dom每晚都会来好几个,但是里欧很少答应。
他来俱乐部,只是想看看那个男人在不在。如果不在,他就会随便找熟悉的人听他们聊天打发时间,一边猜想着那个男人今晚会不会来。
今天似乎很走运,他一进大厅就看见那个男人坐在他喜欢的靠窗的单人沙发里,只是今天他没有拿着书。以往不管是他一个人还是跟他的sub一起,他的身边总会有本书。等人的时候,或者跟sub一起消磨时光的时候,他都会拿着书安静的看着。
里欧找了个他习惯的沙发区坐了下来,眼神却一直停留在那个男人身上。
他今天看起来似乎心情不太好的样子,或者说有点烦躁。望着窗外的脸上眉头收拢着,嘴角也绷的很直。里欧猜他现在一定很想找个sub发泄一通,或者他今天就是为了这个来的。
但是跟里欧不同,那个男人在这里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dom。没有过人的身材、没有强大的气场、没有高超的手段,甚至连自信都很有限。事实上那是个看上去26、7岁的男人,五官端正平和,留着一头细软的黑发。白色衬衣干净整洁,却很难看出衬衣下的身体有多少力量。身高连180都不到,体型偏瘦甚至会让人想到瘦弱的家伙。当他拿着书时你会从他身上感到一种类似忧郁的气质,像一个温和有礼的贵族少爷,却没有半点属于dom应该有的气场。
跟他玩过的sub都说他很温柔,很安全,很细心,很周到……然后所有人的眼前都会出现一个居家好男人的形象。这里的人给他起了个外号,叫陆生。陆是他的姓,生是古代书生的意思。
他对sub几乎可以说没什么吸引力,跟他玩的都是刚接触BDSM的新手,那些温和的手段让新sub入门正合适。但是这里很少会有新手来,因为你没有跟这个圈子接触到一定程度的话,根本不会知道这个俱乐部。
所以一直等到很晚,都没有一个sub上去跟他说过话。他也没有主动去找sub,似乎他也明白那些熟练的sub对他不会感兴趣。男人脸上的烦躁渐渐变得麻木,最后变成了失望。
枯坐了一整晚,那个男人一无所获。
在他以为今天晚上不会再有收获的时候,里欧走到了他的身边。
“今天晚上的运气似乎不太好。”里欧笑到。
“是的。”陆生带着苦笑答到。
“我可以陪你。”
 
 
二、最好的sub
当走进房间的时候,里欧习惯的大步先走了进去,一边松开衬衣的领口和袖口,然后才发现还站在门口的陆生。
“进来吧,这里是我的房间,而我是你的奴隶,这里你说了算。”看对方还是不太自在的样子,里欧又说到,“或者我也可以陪你去租借的房间。”
夜魅的会员等级制度非常严格细致,里欧是圈里最好的sub,这让他在夜魅拥有很高的会员权限,也拥有属于他自己的房间。而陆生只是个普通会员,要在夜魅进行调教只能在公共区租借房间。而公共区的房间不只装修统一简单,里面的道具也都是公用的,虽然有专人清洗绝对保证干净安全,但总比不上自己专用的来的安心。所以里欧并没多想的就把陆生带到了自己的房间,不过似乎对一个不够强大的dom来说,站在别人的地盘上都能让他很不自在。
“不用了,就这里吧!”陆生终于抬头对他笑了笑,反手关上了身后的门。
夜魅每个专属的房间都由所有者按自己的心意布置,而里欧的房间就像一个欧式会客厅跟调教室的结合。三人坐的欧式真皮沙发上放着几个舒适的靠垫,旁边还有个同样风格的单人沙发。沙发边上还有实木的灯柜,上面放着一个白色的古典台灯。地上铺着厚厚的羊绒地毯,踩在上面就像踩上了云端一样柔软。地毯上放着一个线条优美的欧式茶几,茶几上状似随意的放着些小玩艺,甚至还放着一个古典的水晶玻璃花瓶,里面插了满满一瓶正在盛开中的红黄玫瑰。沙发背后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内镶式的展示柜,柜子中间三层放着装饰的小物件,还有几瓶有点年份的酒,以及几本比较广泛流行的书。柜子顶上放着一对古董花瓶,在顶上射灯的照射下泛着优雅的光泽。房间正当中一个吊着一个古旧的、像蒙着皮纸的铁笼一样的吊灯,给整个房间笼照下一层温暖的色调。
而在正对门的那面墙前面,竖着一个“冂”字形的实木刑架,看得出刑架被精心的清洗保养过,此时正像头渐渐苏醒的巨兽,对将要受刑的人露出了狰狞的獠牙。刑架边的架子上一排排、整齐的挂满了各式各样的鞭子,所有的鞭子都经过特别的设计,使他们看上去就像一整套齐全而专业的工具。另一边侧是一整排的实木柜,上半部分是展示架,下半部分是壁柜。在展示架上整齐的分例着跟鞭子一样经过统一设计,各种尺寸形号成套的皮铐、乳夹、肛塞、口塞这类的道具,柔和的灯光从上面打下来,让人只是看着就觉得是一种享受。
除此之外,整个房间里到处都装饰着金色铁环,沙发脚边、扶手边、茶几下、壁柜旁、天花板上、吊灯上,那些金环像装饰一样让房间看上去更富丽堂皇又富有变化,却也丝毫不会让人怀疑他们最主要的用途。
整个房间的设计都是为给dom提供一个舒适的享乐空间,就连用来折磨奴隶的工具都像是最美妙的艺术品,让人爱不释手又迫不急待的想去使用。陆生甚至能想像出那个画面,一个dom坐在舒适的沙发中,手中晃着最香醇的美酒,脚下踩着最柔软的地毯,看着整个DS圈最优秀的sub被吊在刑架上,在他的眼前被打得遍体鳞伤。光是想像,那似乎都是一种享受。
在陆生静静观察房间的时候,里欧已经回到了他身边,“满意这里么?如果想玩点更深入的,隔壁有更齐全的调教室,只要不是太另类的玩法,应该都能满足。”
“不用,这里就很好。”陆生脸上的表情有点僵硬,但还是对他笑了笑。
“是紧张么?”里欧看着他,低声问到。
陆生的表情明显又僵了下。他知道做为一个dom,在sub面前承认自己紧张是软弱的表现,是很糟糕的,这会让sub失去对他的敬畏和信心。他试着让自己表现出游刃有余的样子,但是失败了,最后只能无奈的承认,“是有点紧张。”
里欧只是笑了笑,然后让人意外的、却坚定而恭敬的跪在了陆生面前。双手背在身后交握,双腿自然打开与肩同宽,整个身体与小腿成90度角,抬头挺胸,肩膀后张,视线停在对方的裤腰——一个非常标准而漂亮的跪姿。
“请命令您的奴隶,我尊贵的主人。”低柔而略带沙哑的声音,仿佛一个最最虔诚的奴隶请求着自己的主人。
陆生非常的惊讶,他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干脆的让自己进入被奴役的状态,快的就像打开了一个电源开关。
而且他发现这个男人的双手背在身后交握,并不是一手握拳另一只手握住手腕。而是两只手的前臂交叠,互相握住接近手肘的部位。这不但让他的双手受到了更深的束缚,还迫使他必须打开肩膀更凸出的挺起他的胸口。这个姿势并不舒服,却可以更好的把自己的身体呈现给他的主人。
不过惊讶后,陆生也很快就让自己镇定了下来。他依然有点紧张,这里的一切都太过美好让他觉得自己不属于这。但是里欧一直安静的跪在他面前,没有任何要移动的迹象,沉默而坚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