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智硬就不要到处乱跑+番外 作者:雨墨影落(上)

字体:[ ]

智硬就不要到处乱跑[网配]
作者:雨墨影落
 
文案 
本文又名《妖孽夫夫日常》、《我的小受爱爬墙》、《师弟你肿么可以辣么美》以及《美人娘娘与他的公子师兄》
 
羡梵生作为入圈两年的大手,最值得称道的就是他由声音而散发的温润气质,并且两度票选为“年度最有气质CV奖”,这一切都很美好,直到他接手了一只名叫逃夭的妖孽。他的粉丝们这才发现原来他们的公子也有这么逗比的一面,绝壁是被妖受娘娘给带坏了,夭小受,你还我们公子!不还就吊死在你家门口!(╯‵□′)╯︵┻━┻
 
某媒人:报报报报告公子,你家娘娘又串(pa)门(qiang)去了。
羡梵生:【捋袖子】我这就把他抓回来。
 
半小时后……
某媒人:不是说好抓人的吗?怎么又去秀恩爱了,摔。
 
1.CP:妖孽美人受 X 外表温油腹黑攻
【逃夭】X【羡梵生】
2.本文主受,文案主攻,网配小白,欢迎入坑。
3.滚来滚去求收藏求包养摸摸大~( ̄▽ ̄~)(~ ̄▽ ̄)~
 
入V公告:明天入V,从28章开始倒V,希望亲们继续支持哟m(_ _)m 4.5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甜文 网配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安煜【逃夭】,裴冥【羡梵生】 ┃ 配角:还没想好么么哒 ┃ 其它:网配,雨墨影落
 
 
  ☆、沈美人
 
  夏日的天气,太阳把树叶都晒蔫了。校园超市门口趴着的大黄狗,也没了往日的活泼,躲在遮阳伞下巴巴地吐着舌头,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的。
  顺着校园超市往南走过十字路口,就是几幢宿舍楼,第二幢就是沈安煜住的男生楼。楼前左右两边挂着两盏古色古香的宫灯,旁边是一副字,“淡泊明志,宁静致远。”顺着这楼到三楼去,走到303宿舍门口,就可以看到他们门上贴着一幅海报,几位穿着汉服的男子正在挥毫泼墨、笔走龙蛇,旁边站着同样身着襦裙的美丽女子,有的弹琴,有的吹箫,海报正上方写着四个大字,笔墨声色。
  这时候正是刚吃过午饭的时候,远远地就看到沈安煜戴了一顶英伦风格的手工编织帽走了过来,帽檐压得低低的,身后跟着进来的是他的舍友叶思危,这小子长得不错,顶着一张招蜂引蝶的脸,也挺吸引女孩子的,但是和沈安煜比就差太多了。
  “唉。”沈安煜同学把帽子取了下来,两脚并拢搭在椅子腿上,端端正正坐着,不久就长叹了一口气,双手捧着腮,这是他典型的发愁模样,“照这样下去以后还要不要去吃饭了?”
  叶思危吹了一个口哨,拍了拍他的肩,“美人蹙娥眉,不知心恨谁?这不是应该愁滴,骚年,属于你的时代又到了。”
  你要问他愁的是啥,哈,概括起来很简单,都是美貌惹的祸。一个字美,两个字太美,三个字当然是炒鸡美。好吧,这是一个美貌值突破天际,颜值爆表的男孩子,而且因为刚开学初所以他遭遇了一大帮学妹的疯狂围观外加吃豆腐。
  叶思危虽然挺嫉妒沈同学的美貌,但是他们都是从303出去的,所以这必须是值得骄傲的事情。
  “啊啊,到十二点了,赶紧上论坛。”
  “干嘛?”沈安煜皱了皱眉,小嘴巴没意识地做出很可爱的小动作,“可是我还在发愁呢。”
  “快点看看你的排名啊,小煞笔。”
  沈安煜白了他一眼,这动作做得很凶狠,却是一点威慑力都没有。叶思危摸了摸鼻子,“别这样,你难道想去年那样的悲剧重演吗?沈美人。”
  “唉。”小沈美人只好认命,乖乖打开电脑,叶思危自觉地站到了他的身后,双手扶在椅背上,这时候外面又有人推门而入。一头乱糟糟的碎发,戴着一副差点遮了半张脸的巨大的黑框眼镜,圆圆的小脸,衬得整个人显得有点可爱,不过也有稍稍那么一点滑稽。但他脸上的表情却非常严肃。 
  沈安煜扭头打招呼:“小时你回来啦。”
  “嗯。”宋时点点头,径自走了过来撞开叶思危的手臂,“麻烦让让。”
  “哎,我说小宋同学你是不是故意的,今天谁又招你惹你了?”叶思危纳闷了,怎么一回来就吃枪药了。
  “我没事。”面瘫脸的宋时看到叶思危不再靠沈安煜那么近,这才放心打开书本。
  “芋头,咱们不理那家伙,从小就是个面瘫,只爱学习看书,而且成绩还没我好,好不容易才跟着我考上X大的。”
  那边厢宋时推了推眼镜,一眼也没离开手中的《中国文学史》,“多嘴。”
  沈安煜登上了网关,那小鼠标一直转啊转啊,最后才成功地打开。叶思危在后面也紧张得要命,“一定保佑今年咱们沈美人不要再得校花了。”
  沈安煜回头扔了一记眼刀,“不用你提醒我,谢谢。”
  “别嘛,咱俩谁和谁。”叶思危一搂沈安煜的肩,后面宋时突然嚯地一下站了起来,椅子碰到桌子腿,发出咚的一声。“去下洗手间。”
  “哦。”沈安煜傻乎乎应了一声,然后回头瞥了肩头的手臂,“三……二……”
  没等他说一,叶思危赶紧嘻嘻笑着松开了,老老实实搭在后面床柱子上,眼神幽怨得像个被打入冷宫的妃子,“你这什么坏毛病,以后还怎么愉快地玩耍嘛。”
  “抱歉。”沈安煜精致的小脸上露出了歉意,然后可劲地抓了抓他柔软的天然卷头发,“体谅一下哈。”
  “好吧,谁让你是咱宿舍的社宝芋头呢。”叶思危大方地不计较了,还是把脑袋凑到电脑屏幕上,今年评选校花校草大赛已经是第六届了,就在沈安煜第一年进校门的时候,傻乎乎的他什么都不懂,然后被哄骗着交了一张照片出去,结果因为不知道性别,本部统计的同学盯了半天,最后把他排在了校花那一栏目,最后“不负众望”,居然票数遥遥领先。沈安煜想起去年的乌龙事件都是恨得牙痒,默默扎了那个妹子一个月的小人,后来迷上了网配才把这事情给忘了。
  “先看校草,快,看看我叶大帅哥有没有得奖。”叶思危说着还撩了一下头发,洗完手的宋时正好走过,天空只飘来两个字,“臭美!”
  叶思危僵在当场,宋时继续补刀,“臭德性。”宋时是和叶思危一个大院出来的,从小穿着开裆裤长大的,对彼此都非常了解,自然知道叶思危肚子里的弯弯道道。
  自恋、臭美、花心、不爱学习成绩却好、长得也比自己帅,简直就是天理不公。要不是不看琼瑶剧,宋时也早把叶思危扎了多少年小人了。面瘫脸补完刀安心看书去了,留下叶大帅哥在风中凌乱。
  还没等他凌乱够就看到排在第一位的校草人选赫然就是旁边这位不知道啥时候嚼着鱿鱼丝的芋头美人,“啊喂,你得了第一怎么不惊讶?”
  “啊。”沈安煜选了一根肥肥的鱿鱼丝丢到嘴里,“看到了。你这个吃吗?”
  “你不是刚吃过吗?怎么又吃?”
  沈安煜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T恤衫被带起,露出半截白皙的皮肤来,没有传说中的腹肌,只是很白嫩,看上去让人忍不住摸一把。
  “天杀的体质,怎么吃都不胖,为什么上帝在造你的时候连个盹都不打,太不公平了。”
  “因为在造你的时候瞌睡打得太多了。”小面瘫脸补充道,顺手翻开下一页看了起来。
  “闭嘴啦,毒舌。”叶思危绕开沈安煜,自己摸到了鼠标,向下面翻了翻,悲催地发现自己排在了第二页,虽然成绩不差,他也承认学校帅哥很多,但是为什么是第21名啊,太令人寒心了。
  “一定二十开外吧。”宋时眼睛也没往这边撇一下,就知道结果了。
  “对啊对啊。”沈安煜把吃的嚼得吧唧吧唧响,还不忘点头,“小时你真是神机妙算。”
  “去年同学们还只看脸,让你混了个前十,今年都知道你什么德性了肯定没什么名次。”
  叶思危被他说得一口老血都要吐出来了,再看看咱沈美人已经上万的票数,捂着玻璃心躲墙角桑心去了。
  而当事人沈安煜同学丝毫不知道,挑选着自己的零食打算下嘴,这时候他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莫西莫西。”这是个短号,所以一定是他的什么同学,说完了还嘎嘣一下咬了一口苹果。
  “嘿,猜猜我是谁。”
  电话里是一个声音清凌凌的妹子,原来躲在墙角的叶思危蹭一下跑了过来,到达安全防线之外顿住了脚步,努力侧着耳朵。妹砸,ˋ( °▽、°)口水ing… 有妹子的地方怎么少得了叶大帅锅!!!
  “云栖学姐,对不对?”
  “艾玛,”那头的云栖简直要哭了,“要叫可耐的云栖栖,叫啥学姐,都叫老了。”
  “云栖栖么么哒。”沈安煜那张小嘴可甜了,立刻弥补了云栖受伤的小心灵,“那云栖妹子有何贵干?不会是催音的吧。”
  “来!面!基!”
  沈安煜隔着电波都听到她话中的感叹号,不由得揉了揉耳朵,“终于有空了嘛。”说起来带着沈安煜进入网配圈的就是高他一届的云栖,那时候他还不知道这个亲妈原来是和他一个学校的,第一次交换了电话之后才发现,咦,原来是短号。后来放了假也没来得及面基,这次刚开学不久大忙人终于有空从东校区跑来他们这边了。
  “那云栖栖,听说你们校区旁边新开了一家鸡爪店,特别好吃,我们这边正好有赤豆圆子,必须带俩鸡爪来哦。”
  “雾草,小吃货就是小吃货,消息咋这么灵通的呢?”
  “嘛,不是有句话说唯有美食与爱不可辜负,没有人爱我,那只好寄托于美食喽。”
  “嘤嘤嘤,不要这样,夭小受,亲妈我可是爱你的哟,桃子们都是爱你的哟,那么多爱你的人肿么可以视而不见呢?”
  “嗯。”沈安煜嗯了一声,“那你想好和我请罪吧,如果有好吃的贿赂我,还可以网开一面哟,亲爱的云栖栖。”
  “不要。”云栖在电话里都要哭了,呜呜呜地抱怨着,“怎么说对你有知遇之恩啦,怎么说也是亲妈啦,夭小受你不能这么对我。”
  “听说鸡爪店旁边是生煎包子店对不对?”
  云栖那边咯噔一声,顿时喜笑颜开,“谢谢娘娘恩典,咱们未时时代广场见。”
  “退下吧。”
  “喳。”
  那头咯咯咯笑着挂了,沈安煜也收了电话,一转头就看到叶思危那泛着贼光的眼睛。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大家久等了鞠躬〈(_ _)〉 新看到的妹子也收藏下啦,娘娘请吃生煎包哦(&gt▽&lt)
 
  ☆、云栖栖
 
  一转头看到叶思危贼贼的眼神,沈安煜顿时退开半步,“想都别想,不会带你去的。”
  “是哪个妹子找,芋头,你可不能这么没义气啊。”
  “就这么没义气。”沈安煜眨了眨透明晶亮的眼珠子,还是忍不住解释道,“好吧,其实是广播剧社的妹子,就是我想考进去的笔墨声色。”
  “那还是算了。”叶思危知道沈安煜在玩什么网配,而且最近一直在准备考那什么剧社,他对那个一点兴趣都没有,自然一点都不想涉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