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走开,我不是同性恋+番外 作者:小无盐颜之矣

字体:[ ]

 
书名:走开,我不是同性恋
作者:小无盐颜之矣
 
文案:
前文:
2003年那年暑假,15岁的谢惑安准备转到姥姥住的乡镇读初二,7月初就提前去陪姥姥他们。在那遇上了一个同年的男孩穆睿飞,两人成了朋友后被穆睿飞表白,恐慌的谢惑安向他表明自己不喜欢男性后,仓促的离开了乡下。然而,由于月老牵红线时的疏忽,让这两人的孽缘一直纠缠着。
 
内容标签:花季雨季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惑安、穆睿飞 ┃ 配角: ┃ 其它:其他人物
==================
 
  ☆、初遇
 
  某个炎热的夏季傍晚,伴随着晚霞的来临,15岁的谢惑安拖着沉重的行李箱,纤瘦的身上背着一把吉他,站在一家独门独院的院门前面,望着眼前微开着的铁艺大门,周围被铁艺栏杆围着,隔出一小片天地,感叹到从今天起自己就要在这常住了。
  谢惑安感叹完便推开面前的铁艺大门,大步跨进了院子里。院内有一栋两层楼的别墅,别墅外立面墙面用红白相间的艺术砖装扮着,整体设计风格到是与这乡村有点格格不入。别墅旁有间大大的厨房,厨房外立面装修与别墅保持一致,并没有显得突兀。院子的西南角有颗高大茂密的栀子花树,树上结满了白色的栀子花,栀子花香飘散在空气里,闻着很舒服。栀子花树不远处修建了个露天水井,水井旁边还摆放着一组由石头雕刻而成的石桌、石凳子,石桌、石凳子周围支起了一个大大的凉棚,让在这凉棚下纳凉的人也凉快些。地面是由青灰色艺术方砖与鹅软石参杂着铺出的合理的道路,地面图案设计的井井有条。
  栀子花树的树荫下有只肥嘟嘟的黑白色的大猫咪,那只大猫咪正在懒洋洋的睡着,喵咪听到声响后就睁开了眼睛,抬起沉重的脑袋,像是在看是谁打扰了它休息。猫咪看到陌生人后,起身跑到了陌生人身边,用自己的身体向着他的小腿肚蹭啊蹭,以表达自己欢迎他的到来。
  原本在厨房内忙活着的人听见了猫叫声走了出来,谢惑安看到出来的人是外婆,叫了声:“姥姥,晚上好,我来陪你们了,姥爷呢?”
  姥姥看到来人是自家小外孙,边走边向大屋内喊道:“老头子啊,快出来啊,安安来啦。”姥姥叫完了老头子就准备接过安安手上的行李箱,谢惑安拒绝了外婆:“姥姥,我自己拿,我拿得动的。”
  姥姥见安安不需要她的帮忙,便让他自己继续拿着行李箱,两人并肩一起向大屋方向走去,姥姥边走边问着安安:“安安啊,电话里你妈妈说你下周才来的呀,怎么提前这么多天啊?”
  “姥姥,我在家呆着也无聊,所以提前过来陪你们咯。”谢惑安朝外婆撒了撒娇。
  “姥姥啊,我都好多年没来这了,记得上次来的时候,那会儿我好像还在读幼儿园,貌似也是夏天跟着爸妈哥哥他们来过这儿一次,感觉这里变化蛮大的。”谢惑安回想着村内及自家院内的变化,与小时候的印象差别蛮大的,唯独院内的那棵栀子花树还保留着,无非比以前变得更粗大更茂盛了。
  “你还记得啊,差不多有10年了吧,每到过年你爸妈都把我们老俩口接到市里过年,我们在那住的不习惯,每次过完元宵就回来了。要是你爷爷奶奶在世,说不定我们能待的久点。”姥姥看着院内、又抬头看了看天空,还是觉得乡下好,吃的都是土生土长的蔬菜,空气也清新,少了许多市里的尾气。
  谢惑安随着外婆走到屋内客厅的时候遇上了外公,谢惑安走上前抱了抱外公,“姥爷,我来了,你身体还好吗?”
  “乖外孙,我身体好着呢,你就放心吧,现在见你来了,身体就算不好也变得好了,哈哈。”老爷子见自家外孙这么关心自己,爽朗的大笑着。
  “老头子,你送安安去他房间,我去厨房煮晚饭,今晚咱们多加一道安安喜欢吃的炖鸡蛋羹,下午李老爷子送来的草鸡蛋刚好派上用场。”姥姥催促完老爷子就回厨房忙活去了。
  晚饭期间,爷孙两个边吃边聊,聊得特别开心。老爷子无非问些家里人还好吗,知道他们平常忙工作忙学习,都是通过座机联系,很少见到他们。谢惑安将家里的情况简单的叙述着,等晚饭吃完了,两人聊的也就差不多了。吃完晚饭后,被外婆提醒道:“食不言寝不语,今天就算了,下不为例。”爷孙俩互相看了看后无助的笑了,便转移阵地去了沙发继续闲聊。
  谢惑安由于性格面对外人比较内向,加上人又长的漂亮,小学期间没怎么交到朋友,读初一还是没什么进展,他的父母怕自己的小儿子时间久了患上自闭症,决定让他回外婆住的乡镇读初二,乡镇教学水平总得来说还是不错的,每年都有不少学生考进市里重点高中。再加上乡镇的孩子比较单纯,没有市里的勾心斗角,希望自己的小儿子能在这里交到朋友。
  炎热的夏日,闷热烦躁,气候一直处于高温状态。谢惑安来到外公家也有好几天了,他平时都呆在自己房间里,看看书,听听歌,练练吉他,很少出门。谢惑安见今天下午天气还算凉爽,就搬了张躺椅到栀子花树荫下乘凉。随身听上插了耳机,悠然的听着歌,拿着一本英文版《伊索寓言》看着,看累了就把著作往脸上一盖,耳朵里听着耳机里发出来的音乐中参合了些知了的叫声,就把这两种混合音乐当作催眠曲闭眼养神起来。
  那会空调并不是家家户户能用的起的,姥姥家又是老一辈的知识份子,更加懂得勤俭节约,不铺张浪费,也不愿与子女呆在市里,喜欢呆在乡镇生活,说人老了总是要落叶归根。在市里呆惯了的谢惑安,一开始还真适应不了,呆了几天倒也入乡随俗了。
  远处一个十四五岁的男孩,抱着一个崭新的篮球浑身湿透的往家赶,在路过这家院子外面的时候,瞧见树荫下面有一个人在睡觉,好奇般的走进院内,发现这个人他并没有见过,难道是茹奶奶家那个传说中的外孙?今年要与他一起读初二的那个人?
  想到这些的男孩,放轻脚步慢慢走了过去,轻轻的拿掉他盖在脸上的那本不知名的英文书,一张漂亮的小脸蛋映入眼帘,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人,比他见过的所有的女人都漂亮,心情紧张动的噗通噗通直跳,把拿在手上的书往美人身上一丢,抱着篮球快速跑开了。
  正在躺椅上的休息的谢惑安由于脸上的书被人拿掉,再加上透过树荫照进来的阳光有点刺眼,还没适应过来又被书砸到,等他被砸的醒过来的时候还有点发愣,揉了揉眼睛,只看到一道浅浅的影子跑出自家的院子,心想这人素质怎么这么差,打扰人休息就算了,还拿书砸人,真不像话。
  第二日,夏日的晚霞很漂亮,在乡间小道上闲逛着的谢惑安看着这一美景有点激动,决定抽空去镇里买点画具将这些美景保留下来。
  欣赏完晚霞的谢惑安往姥姥家赶的时候,路过一个结满了紫红紫红的葡萄架下,抬头看着这些葡萄,想到了昨天那本《伊索寓言》里的小狐狸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的故事。谢惑安笑了笑准备回家,发现远处有一个人躲在墙角偷瞄,看不清长什么样子。算了,这些举动他早就习惯了,何必把人揪出来呢,就当作没看到一样回家了。
  躲在一边偷看的男孩见他已经离开了,急匆匆的走到方才那人站过的地方,用手够了够葡萄没够着,见不远处有块大石头,费了好大的力气把石头挪到葡萄架下面,为了让有点喜欢的人吃到葡萄,他也是拼了。
  晚间,客厅里的一台熊猫牌彩色电视机里,播放着千篇一律的中央新闻,告知电视机前面的人们最近发生了什么,国家又改变了什么政策。然而,谢惑安并不喜欢听这些,由于外公喜欢听,在这待了几天也就习惯了。
  谢惑安到是喜欢听听古典音乐或者流行音乐,吃完晚饭后同长辈谈了会话就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了随身听,一段优美的古典音乐从小小的电子产品飘出来,夹杂着风扇的呼呼声,听了会心情还是有点烦躁,就换了盘流行音乐的磁带,周杰伦特殊的歌声慢慢出现。
  欣赏一会流行音乐的谢惑安,听到楼下有响声,估摸着又有人来找外婆聊天了吧,有点口渴就走了出去。等他下楼才发现,来人并不是同外婆一般大,是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大男生,笑嘻嘻的正与姥姥坐在客厅沙发上闲谈着。
  正谈得起劲的一老一少发现谢惑安的出现在楼梯口,姥姥见到谢惑安后招了招手把他叫到身边:“安安,姥姥给你介绍一个小伙子。”
  谢惑安见外婆叫他,放弃原本倒水的计划向着沙发的方向走去,准备打个招呼再回房间。
  男孩见谢惑安向他这边走来,自己也站了起来,心想着安安这个名字真好听,跟他本人一样,让人很安心。
  “姥姥”谢惑安走到外婆身边叫了声,看着眼前的陌生人不知道怎么称呼,于是微笑着点了点头算打了声招呼。
  “安安,这是不远处老穆家的孙子,穆睿飞,与你同年,等开学了你们会一起读初二。”姥姥见他这副有点害羞的模样,直接给安安介绍了起了这个小伙子。                        
作者有话要说:  
 
  ☆、相识
 
  “你好,我叫谢惑安,感谢的谢,魅惑的惑,安静的安。”谢惑安见这人有点眼熟,一时想不起在哪见过,第一次正式向陌生人介绍了自己,想他以前从来没这么干过。
  “你好,我叫穆睿飞,穆桂英的穆,睿智的睿,飞行的飞。”穆飞笑嘻嘻的现学现卖着向谢惑安介绍了自己。
  互相介绍完,谢惑安见他学着自己介绍的模样,笑了起来。本就有点紧张的穆睿飞见他这么一笑,自己也笑出声了,这倒也缓解了刚才有点尴尬的气氛。
  夏日晚间的凉风一阵一阵的吹进屋内,凉风消失的时候也吹散了些屋内的闷热。这时,从外面进来了一个老爷子,老爷子进了家门后发现老穆家的孙子小飞也在这里,跟他简单聊了几句就回卧室看电视去了,离开前还叮嘱安安把小飞带到自己的房间凉快凉快。
  姥姥见自家老头子进了卧室,和蔼的对小飞说,“小飞啊,安安他有点内向,你以后多跟他一起处处。”说完便催着安安将小飞带到他房间吹吹风聊聊天。
  “好的,姥姥,那我们先进去了。”谢惑安回了姥姥,紧接着对另一个人说:“嗯,那个,穆睿飞,你跟我来吧。”
  穆睿飞听着他叫他一起去卧室凉快凉快,一时没反应过来,直到谢惑安又一次喊他,像个大姑娘一样跟着谢惑安上了楼。
  姥姥看着这两个人笑了笑,自己这个小外孙应该能与小飞成为朋友吧,然后就端着葡萄去厨房忙活了起来。
  谢惑安带着穆睿飞来到自己的房间门口停了下来,转过身看了看对方,见他暴露出来的胳膊腿上都有些许擦伤,眉头皱了皱道:“你进去后别乱动我东西就行。”说完便打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穆睿飞瞧谢惑安刚才看自己的神情,有点不好意思起来,放松后跟随他进入了属于他的小世界。
  穆睿飞进去后发现,谢惑安的房间挺宽敞的,里面的布局比自己房间安排的合理多了。
  房间东墙正中放着一张一米八的大床,床上有条薄薄的卡通被子,折的整整齐齐的,两个凉枕整齐的斜放在靠背,大床空旷的3个边缘有支架支撑着,撑起一顶少见的正方体白色蚊帐,蚊帐被扎起来,蚊帐上方有根小铁杆子横在中间,上面挂着一个小小的微风吊扇。大床北边放着一个大衣橱,南墙的窗户下面摆放着一张写字桌外加两张凳子,写字桌上无非比他多了些不怎么常见的新款随身听、几盘的磁带。书桌西边还配了台台式计算机,书桌另一边摆放着一个L型简洁款书架,书架上面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磁带。一台小型台式电风扇在写字桌上呼呼吹着,把整个房间的热气吹散了些,房门与衣橱之间的空地放了张布艺沙发,沙发上横躺着一把吉他,整个房间的布局很用心,看着也挺阳光舒适的。
  谢惑安见他终于欣赏完自己的小窝,用眼神示意了下让他玩会电脑,把电风扇转了个方向对着电脑方向吹,然后自己走出房间。
  穆睿飞见他出去了,以为他讨厌自己,有点难过,并没有听他话玩电脑,毕竟在他们这么个小地方有电脑的并不多见,联网更困难了,都是通过关系才能提前办理。站了会见谢惑安还不出现就打算回去,走到房门便遇到了正回房间的谢惑安,瞧他左手上拎着一个小箱子,右手拿着一条湿哒哒的毛巾,不明所以起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