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从结婚开始 作者:五朵云

字体:[ ]

 
书名:从结婚开始
作者:五朵云
文案:
   
 
兴匆匆赶去同学会,听到的却是前不久才和自己告白的人的婚讯,一场大醉醒来,身边睡着的人却是曾今暗恋多年的学长,一个月后,去了个医院出来却被告知肚子里多了个东西.....
 
正被家里以不结婚会没孩子养老为理由催婚的陆锡言,正考虑着怎么样才能只要孩子不要孩子他爹,却没想到,会收到来自两家人的压力,他们必须得结婚!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锡言,周雷 ┃ 配角: ┃ 其它:幻想未来,先婚后爱,生子
 
 
==================
 
  ☆、第 1 章
 
  第一章
  陆锡言活了二十六年,从来没有觉得这么难堪过,半个月前还对自己表白的人,这时候却从别人口里听到了他的婚讯,可笑的是,他结婚的对象却不是自己。
  陆锡言和阳铭是同学,两人从幼儿园就开始同班了,直到高中毕业都在一个班级,而初中的三年还是同桌。阳铭在初三那年就对陆锡言表白过了,只是那时候陆锡言觉得那是阳铭在开玩笑,所以一笑置之。而后的三年时间里,阳铭再没有对陆锡言提过喜欢他的事,只是还是经常在他身边打转,喜欢对他献殷勤。
  两人高中毕业之后,阳铭没有考上大学,回家继承了老爸的事业,做起了小老板,而陆锡言则是考上了省城的大学,继续读书去了。在那之后,两人在一起的时间变成了寒假的那一个来月,不过平时聊天的时候却不少,甚至在陆锡言生日或是有些特殊的日子里,阳铭还会跑到省城去。
  陆锡言不是不知道阳铭对他的心思,可是奈何他怎么也没办法对阳铭有什么特殊感觉,所以在之后的很多次里,陆锡言都像阳铭隐晦表示过自己对他没那种想法。阳铭得了陆锡言的表示也不说什么,只是渐渐的淡了和陆锡言的联系。
  本来两人联系淡了,陆锡言觉得阳铭应该是放开了也交了新的女朋友了,可是哪知道阳铭还是会定期的和他联系,一个来月的就打个电话,过个几个月就去看他一次,每次也会问起同一个问题,问陆锡言有没有男女朋友,问他自己可不可以做他的男朋友。
  每一次陆锡言的答案都是否定的,还曾经不止一次的劝过阳铭,让他找个女朋友好好过日子。阳铭算是和陆锡言一起长大的,他的性子陆锡言也是知道的,他知道阳铭是个很不错的人,个性好长得也不错,虽然读书那会儿学习不好,可是现在人家每年赚的可比那时候班里的尖子生多多了。
  陆锡言是真心为了阳铭好,可是哪知道这人好像就和他耗上了似的,一直孜孜不倦的定期和他表白。陆锡言对阳铭动摇是在他二十六岁生日那天,生日本来是个高兴的日子,可是那天他却和家里大吵了一架,原因自然是他到了二十六还没有交过一个朋友,还完全没有结婚的打算。
  那天陆锡言挂了家里的电话之后,又接到了阳铭的电话,那天两人聊得有些久,电话挂了之后陆锡言想着要不然就和阳铭在一起得了,反正大家都是熟悉的人,他也喜欢自己,相信以后的日子也不会过的多难。
  陆锡言在八月份生日的时候,还只是有了这么个想法,可是到了十一月,也就是他因为和同事的矛盾而从公司辞职的时候,他心里便同意了这事儿。
  那日他灰头土脸的从公司离开,在回家的路上又接到了阳铭的电话,也就是那时候陆锡言同意了两人交往看看,合适就结婚的事。那时候离着过年还有三个多月,陆锡言不想那么早的回家,于是干脆窝在自己的出租屋里,靠着以往的积蓄还有往上一点兼职过日子。
  过年前的半个月,陆锡言接到了表弟汪雨的电话,他说他年后初五要结婚,让自己做他的伴郎,陆锡言和汪雨也就差了几个月,他们还是同学,这个要求他自然是会答应的。
  离着大年还有十来天的时候,陆锡言本来也是准备回去的,哪知道他大哥却亲自上门去接他了。两兄弟回去之后,陆锡言自然又被家里的老妈一顿唠叨,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和他老妈对着干,而是干脆承认,过年回他会领个人回家的。
  得到了儿子这样的答复,陆妈妈自然是开心的不行,她虽然有四个儿子,可是许是应了那句百姓爱幺儿的话,陆锡言从小就是家里最受宠的孩子。
  “阳铭要结婚了?”想到前些日子才对家里说的话,陆锡言脸上突然烧的难受,这算是怎么回事啊,自己要带回家的男朋友其实早就是别人的未婚夫了。
  “是啊,就在正月十五,也没几天了,到时候咱们哥几个还可以再聚一次啊,自从高中毕业,咱可还没有全聚在一起过啊!”说话的人叫陈鹏,他是阳铭的死党,所以陆锡言毫不怀疑他的话,还有就是,陈鹏说这话的时候,阳铭就坐在他们身边,可是他却一句反驳的话都没有说出来。
  直到这时候,陆锡言才发觉自己今天有多白痴,有多丢脸!之前他还纳闷,阳铭身边怎么一直跟着一个姑娘,而且他看见自己怎么不见他过去和他说话,现在他才明白,人家未婚妻就在身边,又怎么可能去搭理他。
  这是表弟婚礼后的同学聚会,这里的人基本全是曾经的同学,大家都是认识的人,想到自己今天一天的表现,陆锡言又有些庆幸,还好他还没有对阳铭说出那些不该说出口的话,还好他还保留了一点面子,以后也不至于没脸见这些同学。
  这是同学聚会,又是大过年的而且还是同学喜事,这样的日子,少不了的要喝酒。陆锡言平时都是不喝酒的,这辈子喝酒的次数,连一只手都数得过来。陆锡言每一次最多抿上几口意思下而已,所以一直没有喝醉过,也就一直不知道自己的酒量几何,不过看着自己眼前的那些空瓶子,还有感觉自己一直清醒没有一点醉意的脑子,他心里安慰想着或许自己挺能喝。
  “兄弟们,哥儿们今年都二十八了,家里成天催结婚,可他妈的连个女朋友的影子都没有,结个毛线的婚啊!”
  “成了,你别在那发疯了,你丫前几年要是不乱挥霍,你丫早结婚了!”
  “阳铭,你丫的不废话啊,老子说的就是现在穷得叮当响所以没人嫁我啊,你以为像你啊?小老板!想娶老婆立马有了,这不马上都要结婚了!”
  “阳铭,陈鹏已经喝醉了,你也别喝了,不然一会儿你们都醉了怎么办?总得留几个清醒的送人回去才行啊。”坐在陆锡言身边的女人突然出声,而且还伸手把阳铭手里的酒抢了过去,放在了桌上。
  “呀,这还没结婚呢,就管上了啊,你们是十五结婚吧,还有十天,到时候咱兄弟几个还能喝一场!”
  十五结婚.....阳铭要结婚了,自己前半个月才定下来的男朋友要结婚了,陆锡言突然就觉得,自己今天像是一个小丑,表演了一天的笑话!
  看了一眼身边只和自己隔着一个身影的阳铭,还有眼前无比热闹的场景,陆锡言觉得自己好像被隔绝在了这场热闹之外,这里的每个人都在开心的笑着,只有他自己游离在外甚至想要立马从这个地方消失!
  前所未有的难堪让陆锡言不止捏紧了拳头,还红了眼眶!他明明不喜欢阳铭的,可是心里的那些难过难堪又是怎么回事?!
作者有话要说:  
 
  ☆、第 2 章
 
  第二章
  陆锡言今年二十六岁,大学专业是历史,毕业后的工作却是和他专业八竿子打不着的销售。陆锡言年纪不大不小,收入和普通人比着也是不高不低,而且身高腿长样貌端正甚至可以说是颇为俊朗。按说他这样的人想要找个女朋友或是男朋友也不是什么难事,可是二十六年了,他硬是没有谈过一场恋爱,不过若是他和阳铭这糊里糊涂的半个月算是恋爱的话,那他还是谈过一场的。
  陆锡言是个第三性,这是他十八岁的时候才知道的。第三性这个名词是在大约一百年前出现的,等到这个名词正式出现,国家便出现了除了正常的男女之外的第三种身份证。
  华国一直是一个十分传统的国家,第三性的出现,难免的会受到一些人的鄙视,明明是男人的样子却是可以生孩子的,这就是怪物变态啊!为了避免生育到第三性的家庭抛弃孩子,国家法律有明文规定,孩子性别必须要十八周岁那年才能到医院进行鉴定,然后根据结果领取成人身份证。
  国家颁出这项法律,为的就是保证第三性的社会权利,也明确说明,各种工作单位社会机构不得歧视第三性,第三性拥有和一般男性一样的社会权利。可是不管法律怎么规定,文字是死的,脑子是活的,第三性还是难免的会遭受一些异样眼光。
  也因此,别人在领取自己的身份证之前,或许会祈祷老天保佑自己是个正常的男性,可是陆锡言却是恰恰相反,因为在十八岁之前他已经确定了自己的性向,他喜欢的是男人。
  身边的吵闹声还在继续,陆锡言很想赶紧醉了,然后就可以回家的,可是该死的,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越喝越精神,明明知道自己已经喝了很多酒了,可是还是不想停下来,想要一直喝下去。
  “锡言,你酒量不错啊,来,我来陪你喝几杯。”
  “好,哥从出生到现在还没喝醉过呢,你们能喝的都上,哥奉陪到底!”管他谁敬的酒都喝,管他谁面前的酒都抢,妈的!从不知道酒这玩意儿这么好,喝下肚子之后能让自己这么舒畅!
  已经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可是陆锡言却觉得自己前所未有的清醒,身边一切人的声音他都听的清清楚楚,包括那些说他醉了的声音。
  “我没醉,我要喝酒,把酒给我.....你别抢我酒啊!还我,给我.....”陆锡言觉得自己清醒的不得了,可是怎么一直听见旁边的人再说自己醉了,而且自己好像被人架住了,看样子是要把自己送去房间的样子。
  陆锡言知道自己没醉,因为他现在还能控制住自己,还能控制住自己不要哭出来,因为那样太难看了!有什么好哭的呢?你们都没正是开始,都从来没有在一起,人家要结婚了关你什么事,你有什么资格哭!
  “我要回去,别把我送我舅家,我舅最讨厌喝醉的人了。”说完这话,陆锡言脑子终于有些沉了,他想避着眼睛眯一会儿,因为身子实在太沉了,一点也不想动。
  脑子昏昏沉沉了一会儿之后,陆锡言突然睁开了眼睛,他刚刚虽然脑子不清醒,可是却是没有睡过去的,一直都有听见身边人的声音。他知道是谁送他回来的,也知道这里是哪里,只是他不想呆在这里,这里对他来说比阳铭身边还要危险。
  “你去哪里?”
  “我要回家。”周雷,陆锡言从上高中就开始喜欢的人,现在这里就是周雷家周雷的房间。
  “你家住着你舅舅家的客人,你就这里睡吧,我打地铺。”
  “好。”陆锡言觉得人生还真是喜剧,在他经历那无比难堪的时刻,觉得自己都有些过不下去的时候,却出现了这么一个人,让刚刚所有的难堪画面都消失不见了。
  躺倒在已经好几年没有躺过的床上,陆锡言慢慢的闭上眼,任由昏沉的脑子彻底昏了过去。
  “周雷.....”睁开眼睛,眼前的场景是陆锡言熟悉又陌生的,脑子里很乱,可是迅速占据了脑子的画面却是.....地上?
  循着记忆,陆锡言看向地上,果然周雷就睡在地上。揭开被子起身,陆锡言躺到地上的人身边,看着熟睡的人无声的笑了出来,他没想到他竟然有可以这么看着他的机会。
  “你笑什么?”
  “开心,好久没有梦到你了。”伸手抚摸着眼前这张太过真实的脸,陆锡言倾身吻了上去。他梦见过无数次和这个人亲热的梦,可是却没有哪一次能有现在真实。
  陆锡言虽然没有正式谈过恋爱,可是他却是喜欢过人的,他上高中的那一年就喜欢上了周雷,只是那时候大家都知道周雷喜欢的人是林晴,也就是陆锡言的表姐,所以陆锡言从来没有在人前袒露过自己对周雷的那点心思。
  他记得周雷高中毕业的那会儿,他是有机会和人表白的,因为不管别人怎么说怎么传,周雷和林晴都没有承认过他们在交往的事。那一次陆锡言跟着他三哥去了他们的毕业聚会,那一次周雷也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竟然一脸深情的看着他,还对他伸出手来,那样子倒像是要请他跳舞。他很想把手伸出去,他的手也确实抬了起来,只是他还没有来得及把手伸出去的时候,林晴不知道从那里钻了出来,一把拉过了周雷的手,还给了陆锡言一个抱歉的笑容,说了一句,周雷认错人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