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大老板与气球男孩 作者:静候晨曦

字体:[ ]

 
 
文案 
大老板最近很无聊
大老板看到一个扎气球的阳光男孩
大老板忘不了他
大老板想压倒他
只是!!!
说好的暖男呢?说好的小鲜肉呢?
这个床下温柔床上凶猛的家伙是哪个?
悲催的大老板反被压倒了......
 
本文互攻 1V1 HE 傻白蠢 狗血遍地 作者很无知 尽情吐槽
 
内容标签:强强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文,丁晨 ┃ 配角:杨嘉,张思全 ┃ 其它:年下
 
  ☆、开局
 
  当丁晨的拳头揍在程文脸上的那一刻,程文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上一刻还紧紧依偎在他怀里的叶婉婉尖叫一声,兔子一样的跳了开去,而他则沉重地倒在地上。
  他看着那张染上暴怒情绪的脸,一头雾水。
  到底是什么情况?
  就在刚刚,他还衣着光鲜地坐在酒店里和好友喝着酒,转眼就和心里一直念念不忘的人拳脚相见,他恍惚了,思绪瞬间回转到半个小时前。
  晚上八点十一分
  酒店的大厅整齐干净,环境优雅,悠扬动听的琴音在宽阔的空间里流淌。酒店里今晚的客人不多,只有零零散散三五桌,程文和另外一男一女坐在靠近窗边的四人座那,正在推杯换盏,吃的火热。
  程文今年三十三岁,前额的头发被发胶固定在脑后,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他五官不算多俊秀,但是眉毛浓,眼神犀利,浑身上下透露出成功商人的那股精明气息,看着倍儿精神。
  程文大学时候是体育系的学生,毕业以后,他做起建材生意,吃过亏,受过罪,当过小弟也受得起累,白手起家,几年之后就凭借过人的胆识和三寸不烂之舌混的风生水起,在海州闯出一片天。
  现在他自己经营了一家建材城,里面开了十几家建材商铺,年年赚的钵盆满归,用熟悉他的人话说,也算是青年才俊了。
  他见对面张思全的杯子差不多空了,拿起边上的啤酒,又替他倒了一杯。
  “都说一晚上生意上的事了,咱换个话题吧。见面就谈生意,太倒胃口了,吃菜,吃菜!”程文筷子挑了一筷子干锅鱿鱼,放到面前的盘子上,把洋葱挑出去。
  张思全朝着他抖抖眉毛:“嘿,不是我说你,你这不爱吃洋葱的毛病怎么就是改不了!不爱吃也就算了,还偏偏每次吃饭都点,有意思不?”
  张思全是程文的大学校友,两人同系不同班,但是同寝室,从认识起感情就特好。
  好到什么程度?衣服混穿那是小事,一起看片,互相打手槍也是家常便饭,可以说除了搞基的最后一步,两人能做的都做过了。不过两人都可以拍着胸脯对天发誓,他们真的就是兄弟关系!
  张思全毕业后没有和程文一起混,他干起自己老本行,先是在一家健身馆当了几年教练,后来终于觉悟替别人打工不长久,于是东挪西借凑了本金自己当老板,开了一家健身中心,几年下来也终于翻了本,慢慢走上正路。
  边上伺候两人吃喝一晚上的叶婉婉这个时候温婉一笑:“看你们吃的都是辣菜,这又喝酒又吃辣的,怕是火气太大,我去给你们加个小菜爽爽口?”
  张思全挥挥手:“成,你去加个菜,自己想吃什么点上,都算哥的。”
  叶婉婉拿起包走向柜台,加了道刺身,自己顺便去了趟卫生间。
  “怎么样,程子,这妞正点吧?”见到叶婉婉一扭一扭地踩着高跟鞋走远,张思全凑过来低声说。
  “长得不错,眼神够媚,大胸肥臀,看起来也耐操,就是太精了点,不好摆布。”程文想抽烟,看看餐厅上的禁烟标志,强行忍住了。
  “嘿,才见人家第一次,哪里看出来精了?”张思全打趣。
  程文押了一口酒:“体贴过火了,一点羞涩感都没有,不是见过世面的老手,就是天生有心计。这种女人,床上干就行,别认真。”
  “家境还可以吧?”张思全猜测,“老袁的姘头介绍的,还是在校大学生呢。”
  “现在出来坐台说自己是研究生的都有。十年前提女大学生,那是知识人。现在提女大学生......”程文嗤笑,“真是好人家的女孩,谁还在上学期间就出来应酬?还能轮得到你这猪来拱?”
  张思全呸了一声:“说的你拱过的白菜比我少了一样。”
  “哥那不叫拱白菜,那叫临幸。”程文流氓一笑,他程文自问从来不是好人,和人交往,钱货两清,和做生意一样,又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小处男,见个漂亮的就走不动路。看那些别有心计的贴上来,他还总看着好笑。
  日子就是这样,不来点事情调味调味,那可就太平淡了。
  “滚,你以为你皇帝啊?不过你说的也是,这妞心眼多了点,当小情人玩玩可以,娶就甭娶了,不然哪天送你顶绿帽子你还不知情。”张思全也笑了。
  “甭一天到晚都想着玩玩,你不怕下面那根黄瓜早早就软了?早点找个女人定下来。年纪也都不小了,该结婚了。”程文嘘他。
  “得得,别总说我,你年纪也不小了。在家被我爸妈催,见到你你也要催,这日子还能过嘛!”张思全嚷嚷几声,一口喝干杯子里的酒,“我说真的,你也该考虑考虑了,男的女的,找个能真心过日子的,别怪我说话难听,你干妈一心盼望着你早点定下来,她还能熬个几年?”
  程文筷子一拍:“喝酒都堵不上你的嘴,来,再干一杯!”
  张思全哈哈一笑,又和他推杯换盏起来。
  没多久,叶婉婉就提着包回来了,回到座位,她纤手撑着额头,朝着程文身上靠过来:“程老板,我刚啤酒喝的可能多了,现在头晕。一会你送我回家呗。”
  程文别有深意的看看她,叶婉婉对着一个媚笑,顿时两人心知肚明。
  “程子送叶小姐回去呗,我再喝点。”张思全朝他挥挥手,示意他先走。
  八点二十四分
  程文扶着身上发软的叶婉婉走出饭店,来到路边等着打车。初春带着寒意的晚风往脸上一吹,仅有的三分酒意立马醒了。
  叶婉婉不知道是真醉了,还是因为冷,直往他肩膀上靠:“这天还怪冷的。”
  程文瞥了她一眼,之前没留意,现在才发现她洗发水的味道太冲鼻子,顿时觉得有点倒胃口。本来都要扶到她胸口的手立马改到肩膀上,中规中矩的放着,心里打定主意,送她回去之后就绝对不再和她来往,不是他的菜。
  叶婉婉不知道他心思,朝他身上挨的更近,看起来像是整个人都靠他怀里去。
  程文朝天翻翻白眼,这女孩的心计也太明显了点,骚气逼人。想到记忆里另外一张活力四射的脸,再看看怀里的叶婉婉,顿时满腔热情冷却下来,不着痕迹地朝后面退开一点。
  今晚邪门,出租车恁地难等,等了很久也没辆空的停下来,半天才来一挂。
  程文把叶婉婉从肩膀上扒拉下来,就要上前替她打开车门,顺便看了一下腕表----八点四十二分。
  忽然边上伸过来一只手,重重搭在他的肩膀上。
  “你是程文对吧?”温和的男声听起来有点冷。
  程文回头,看到一只男人的手,手指细长白皙,骨节分明,长圆形的指甲修剪的很整齐;手背的皮肤在昏黄的灯光下反射莹白质感,无法形容的美!
  这是艺术家的手!
  顺着手看过去,手的主人面容俊秀,乌眉深目,眉梢恣意飞扬,斜入微长的刘海中去,这一双眼睛就让人印象深刻,过目不忘,更不必说其他精致出彩的五官了。
  那是一个看起来年少俊朗的大男孩,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青春的活力。只是,现在那张英挺的脸上染上了一层怒色。
  是他!程文心跳快了几拍。他怎么会在这里?他私下里花了很长时间都没找到他,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见到他!只是他又怎么会知道他的名字?
  这张脸,在他的记忆中,应该是激情的,魅惑的,现在却冷冷地挂着,几乎可以刮下一层冰渣子。
  “你他妈的流氓。”大男孩说完直接一拳就冲了上来,端端正正砸在程文脸上,把他掀翻在地上。
  叶婉婉尖叫一声,腿也不软了,兔子一样地跳开了。
  程文后背砸在地上,一肚子黄汤上涌,整个人都闷了,什么情况?他们两人连话都没说过,哪里来的恩怨?
  男人把他干翻,一个纵身骑到程文肚子上,拎起他的领子,拳头又揍了下来:“你他妈的吃着碗里的扒着锅里的,贱人一个,老子今天为民除害!”
  程文上学时候可是打遍学院无敌手,现在上手就被人撂倒,顿时脸上挂不住。
  他双手封住攻击,腰上发力,一跃把体型偏瘦的大男孩掀翻过去,自己身体倒翻,把大男孩按倒在身下。
  “小样!莫名其妙发什么疯?大冷天的发春呢?见人就想上来干?让哥哥来疼疼你还差不多。”他按住大男孩拳头,膝盖顶在他腰上制止他起来,哟,这小子手上皮肤真嫩,摸着挺好,这小腰看起来也够韧,以后动起来肯定销魂。
  大男孩被他这话一番调侃,脸都红透了,顿时静下来,不再挣扎。
  程文还以为他消停了,正要松手让他起来,不提防那男孩抬腿一扫,程文重心不稳倒下去。男孩伸腿重重落下,一阵剧痛传来,程文熬一嗓子,变了脸色,他敢肯定自己骨折了。
  操!这小子狼崽子一个,心思够黑的!
  男孩表情很平淡,看着程文痛的扭曲的脸,慢吞吞地爬了起来:“现在疼了没?满足了吧?”
  叶婉婉被吓呆了,扯着嗓子躲在一边放声尖叫,那男孩冷冷瞥她一眼,她立马住了嘴。
  程文满脸冷汗,不明白他们究竟有什么过节?他只是见过他一面而已。
  张思全从饭店里急匆匆地跑过来,嘴里高喊“怎么了?”然后上前扶起他。
  “哎哟,我操,轻点,老子骨折了!”程文狼狈叫着,眼睛盯着满脸冷静的大男孩,搞屁啊?莫名其妙就挨了打,他今天要把这事给弄清楚,他们之间没完。
  “你他妈的看着穿得人模狗样的,实际上猪狗不如。有了那么漂亮的女朋友,还那么多花花肠子,在这里搞别的女人。你对得起杨嘉吗?”男人字正腔圆,吐字清晰,要是不听内容,还以为他是在念台词。
  程文一愣,脸色顿时怪异起来,他在外面找小情儿,关杨嘉什么事?难道这小子是来为杨嘉打抱不平的?
  “你他妈静一下,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搞错了?”看着那张脸,他强迫自己把火气压下去,毕竟对他的第一印象太好了,到现在还念念不忘,就算莫名其妙挨了打,也舍不得冲他发火。
  “搞错?有什么搞错的?杨嘉亲口告诉我的,说你是他男朋友,你做建材生意,事业有成,年少有为,你们在一起都好几年了。杨嘉在外面都把你照片带着,把你照片做成手机桌面,没事就拿出来看。你他妈背着她在外面搞女人,你对得起她吗?”大男孩嘴皮子利索,一口气把事情全说明白。
  程文总算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深深吸一口气,一手扶着张思全站着,一手从口袋摸出手机,直接打了杨嘉的电话。
  电话响了几声通了,程文阴着脸:“杨嘉,盐河路上的民以食为天饭店门口,半小时之内给老子滚过来,麻溜的!”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开更啦,老规矩,日更,喜欢的朋友帮收藏一下专栏吧!
 
  ☆、误会
 
  “兔崽子,敢搞我兄弟!”张思全捋起袖子,却被程文拦住。
  “别动手。”他又喝止正要报警的叶婉婉:“别报警,过来扶我坐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