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如果你也喜欢我+番外 作者:岁月书

字体:[ ]

 
文案
遇上一个人,需要多少缘分?
*
遇上你是命运的安排,
成为了朋友是我的选择,
而爱上你是无法控制的意外。
从今以后,你的伤痛由我分担。
有你在的地方,
我也在。
*
生活中总有绝望的时候,但只要我们不放弃,就能迎来希望。
 
这是一个逗比卖萌攻死缠烂打终于成功攻略孤僻禁欲受的故事
这是一个教导我们厚脸皮很重要二货属性更重要的故事
实际上,这是一个属性十分混乱的故事……
 
内容标签:强强 近水楼台 天作之合 七年之痒
 
搜索关键字:主角:东门越,西门晋 ┃ 配角: ┃ 其它:主攻,竹马
 
 
 
  ☆、chapter1
 
  开学报道的那天,东门越就被喊到老师办公室。
  新班主任是一个看起来有些胖的中年女人,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头发一丝不苟地梳在脑后,不苟言笑,看起来十分严厉。东门越在门外喊报告时她正皱着眉看一张表格,冷厉的目光扫过来,像X光一样透心凉,让小小的东门越一个激灵,站得比旗杆还直。
  “你就是东门越?我是你的班主任,我叫姚雪,”中年女人面无表情地先介绍了一下自己,然后用尚算和蔼的口气说明来意,“你的入班成绩很靠前,在你前面的林倩同学这几天有事不来,所以我想先任命你为临时班长,如果工作出色,以后可以一直担任下去,东门同学,你意下如何。”
  说是询问意见,但班主任分明用的是已经板上钉钉的陈述句口吻,东门越自然不会推辞。一直以来,各个班上成绩好的同学担任班级职务,算是中国学校的一个不成文的习俗,他自幼成绩就不错,从小学开始一直是班长,所以这份工作对他来说并不为难。
  只是——
  目光无意中落在老师手中的那张表格上,是入班成绩表,穿着校服的少年踟蹰地挠了挠头,有些不解,表格上他的入班成绩是第三名,方才老师提到的林倩排在他前面,位居第二,但还有个第一名,这班长一职怎么会落在他头上?
  “怎么了?有事吗?”
  姚老师迟迟听不到东门越的答复,有些狐疑地看过来,东门越连忙从表格上撤回目光,连连摇头,有些心虚笑了笑,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老师,我会努力的,如果没有事,我就先回班上了。”
  走出办公室的时候,他还忍不住心底念着方才匆匆瞥到的那个名字——
  西门晋。
  全班第一。
  为什么老师不让他担任班长呢?
  不知道这位同学是姓西还是姓西门,如果姓西门就太巧了,东门西门,指不定自家哪一辈的老祖宗和他老祖宗还是熟识呢!
  心中对这位还未谋面的新同学多出几分好奇和期待,还有些莫名其妙的激动,连刚刚成为班长一事都显得不那么注目。
  到了初一(12)班,东门越在落座前,忍不住环视了全班同学一眼。只是此时距离学校规定报道的时间已经相差无几,班上的同学几乎来全了,放眼看去全是一模一样毛茸茸的头,他哪里能认出谁是那个神秘的西门晋?
  有些失望地坐下,最后不死心地又看了全班一眼,突然的,目光被最后一排靠窗的一个少年吸引住了。
  在全班男生都留着不超过一指厚的板寸头的班上,那个男生留着长长的刘海可谓是极其突兀。明明前排还有好几个座位,但他却一个人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一只手撑着头,面无表情地看着窗外,清晨的阳光打在他脸上,衬得他皮肤散发出一种冷清的白,整个人都有种“生人勿近”的气场,所以周围的几个座位都是空着的,没有人去和他说话。
  铭扬初中的校规上明确写着学生的外貌要求,之前来交钱时校规已经发到了各个同学的手上,男生统一留板寸头,不能超过一指的厚度,女生不允许披发。在东门越为数不多的校园经验中,这样不守校规的人,一定是那种“刺头”一样的学生。
  他注意到,前排有好几个女生,都在窃窃私语讨论那个男生。
  不知怀着什么样的心思,在老师来之前,东门越忍不住又看了那个男生几眼。
  班主任踩着铃声进班,那镜片下X光一样的目光扫过全班,全班一片鸦雀无声,静得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姚班主任显然很满意这样的状况,转过身提笔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我叫姚雪,是你们以后的班主任。因为学校要求,我们初中部三年不会分班,也就是说,我们要一起相处三年,希望我们能一起度过愉快的三年时光。”
  姚班主任用那种古井无波平静刻板的声音说“希望我们能一起度过愉快的三年时光”,效果果然是杠杠的,东门越暗暗注意到坐在他前面的一个留着齐耳头发的女生,背脊一缩打了个哆嗦。
  “……我这个人最看重的就是纪律问题,今后,只要有迟到、早退、抄作业等等问题被我发现,那么,就……”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一声响亮的“报告!”。
  全班同学默,目光都移了过去,暗暗在心里替这位仁兄先点好了香……
  姚班主任没有回头,单手一推眼镜,镜片闪过一道雪亮的光芒,面无表情继续说着自己方才的话,“先写五百字的检讨,明天一早交给我。”
  有人松了口气——才五百字啊,那简单……
  班主任将同学们的神情收入眼底,不动声色:“但有再犯,解决方法很简单,每次检讨在后面加一个零就好。”
  所有同学默……咳,纪律神马的,其实也不是很难遵守……
  在这一小插曲过后,班主任又说了东门越担任临时班长一事,并让东门越做了一番简短的自我介绍,在众人面前说话对他并不是什么大事,东门越很利索的将自己推销了一番,在坐下前,却忍不住又看了角落里的那个少年一眼。
  班主任,为什么不说那个男生头发违反了校纪的问题呢?
  大概是没注意……那自己,要不要在课后去提醒那个男生一下?毕竟是班长,这种事应该做好的……
  ……他到底是谁?
  再之后,重新排座位,班主任让全班同学在走廊里男女分别按高矮站成两队,刚刚一直压抑的同学们趁着这个机会松了口气,东门同学亲眼目睹了一个看似纪律严明的新班级如何分分钟变为菜市场的画面。叽叽喳喳中,他忽然听到老师用不大的声音喊了一个名字:“西门晋。”
  走出去的脚步一顿,身后的同学一下子撞在东门越身上,将他推到走廊里,来不及多看一眼,只在最后一瞥中,注意到老师走到了后排窗边的男生身边。
  他是……西门晋?
  姚老师看似严厉,但出乎大家意料的是,她居然有着前卫而又先进的思想,抱着“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这样的想法,她让男女生分别按高挨个落座,这样一来,最后,所有人的前后左右都是异性。因为这个安排,好多同学眼里都有着几分雀跃的色彩,看向班主任的目光从先前的畏惧慢慢向敬佩转变。
  东门越一直以来个子都不高,这是他从小大现在心底的痛,所以只坐在第一排靠墙的位置,西门晋依旧坐在班上后排的靠窗的地方,刚刚排位置时他一直坐着没动,班主任默认了他的行为,只是这次他不是单独一个人,而因为男生人数比女生多,他身边坐着方才迟到的那个男生。
  一南一北,最远的对角线距离。
  东门越没有太过注意这些,他刚刚坐下,就听到了身边的女生在和他后面那个女生小声说话:“……老师这样分配位置,肯定是要防止班上同性恋产生的可能性。”
  女生声音很小,却很认真,一点都不像开玩笑,东门越默了一下,有些敬畏地将目光移过去,发现是方才坐在他前面因为老师的话吓得打了个哆嗦的齐耳发女生。
  他突然想,刚刚这个女生指不定不是因为害怕而打哆嗦,也许是想到了其他什么东西……
  “我叫宁安琪,宁安琪的宁,宁安琪的安琪。”女生扭过头,正好对上他目光,朝他露出一个有些腼腆的笑。
  东门越性子很好,于是也咧嘴笑了下,说:“我叫……”
  “我知道你,你刚刚不是才自我介绍过吗,你是东门越。”
  女生看着十分文静内向的感觉,说话声音也细细的,很让人会产生好感。东门越在心里默念了两遍“人不可貌相”,正要再说什么,就见女生睁着大大的眼睛,好奇的,又有些不好意思地问:“东门吹雪是你的什么人?你是他后代吗?”
  东门越有些怀疑自己的记忆力:“……是西门吹雪吧?”
  “哦……是吗……对不起啊,是我记错了……”女孩脸突然红了起来,声音越来越小,很是窘迫。
  ……这个有什么需要道歉的?
  东门越刚准备说没关系,就又听女生眼睛亮晶晶地问:“东门和西门有什么关系吗?哎,古时候不经常有什么影子或者死卫吗,你说,东门会不会就是西门的附属影子?每次都生下一个双胞胎,然后一个只能站在另一个的身后……”
  东门越:“……”这是从哪个星球穿越来的孩子……
  一早上的时间很快就过去,新书发下后,姚班主任又说了几句不痛不痒的话,就挥挥手让大家解放。因为这天只是报道,所以下午没有课,东门越将新书都收到书包里,就和新同学们一起出了门。
  “东门!”
  才走了两步,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嘹亮的喊声,他诧异地回过头,看到那位“迟到兄”大步走了过来,这位仁兄生得倒是十分好看,虽然年纪小,但脸部线条很是明朗,个子也是班上最高的,十分自来熟哥俩好的将手搭在他肩上,笑得……一脸谄媚……
  兄弟,这画风不太对吧……
  “我说,你就是新班长对吧?那个,你和班主任关系好吧?能不能帮我去说几句话……大哥我不会写检讨啊……”
  东门越比男生矮了一个头,不动声色地扫过他的校牌,记住他的名字,然后拍拍他的手,笑道:“没事,百度一下,你值得拥有。”
  和张明瑞一起出了校门,正要摸出公交卡,却发现公交卡不在书包里,他想起方才装新书的时候怕将新书硌出印痕,就先将公交卡拿了出来,后来似乎忘了放回去……现在应该丢在班上。和张明瑞打过招呼,东门越重新回班去拿,学校里的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他走到拐角的时候却突然看到,那个叫西门晋的少年,一个人,拄着一根手杖,从走廊的另一侧,慢慢走了出去。
  手杖敲在地上,“笃笃”的声响,不疾不徐,在空旷的走廊里传出很远。
  离的太远,但他依旧看到,那个少年,背脊挺得十分直,身形瘦削,在空无一人的走廊里,一瘸一拐,走出了十分孤寂清冷的意味。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慢热,除非作者被外星人抓走,会写完的。
 
  ☆、chapter2
 
  少年穿着白色的校服,厚厚的刘海一直遮到眼睛上方,正是拔个子的时候,身线十分纤细,却很高挑,看着像一根竹竿一样,有种坚韧挺拔的气质。
  他拄着一根圆圆的、细细的、一看就价值不菲的不锈钢手杖,缓缓的进了厂房后面的安置房小区,走到一栋楼前,目光落在一辆破旧的电动车上,突然神色一动,抬起头,一直平淡的脸上终于流露出几分平静之外的表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