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和哥哥一起生活 作者:奈奈央

字体:[ ]

 
文案:
     雷俊十二岁那一年,父母离世。之后的生活便是跟着陈海龙这个哥哥一直生活的。
 
陈海龙对雷俊是百般好,千般顺,雷俊对陈海龙则是如孩子般的执着。
 
只是两人相依为命这么多年,真的就是这样的相处模式吗?
 
——————————————
 
某天,雷俊突然觉得自家大哥貌似有点没对啊——
 
“阿俊,你不准喜欢别人。”
 
“诶?”
 
“阿俊,你是我的。”
 
“什么?唔……哥……”
 
突然吻住我是几个意思?什么叫不准喜欢别人?什么叫你是我的?还有没有人生自由了?虽然这个吻带着温暖的味道……
 
——其实这就是雷小俊成长的故事
 
内容标签:天作之合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海龙,雷俊 ┃ 配角:林海洋,林严旻,古阳,曾雅量等 ┃ 其它:兄弟,HE,温馨无虐,慢热
 
 
==================
 
 ☆、所谓探险
 
  昏暗的楼道里,总有一股陈旧的霉味溢满鼻尖,原本想象中会有洒满楼道的月光也未出现。不过这并不会阻挡来人的步伐,至少陈海龙坚定又小心的一步步往前踏,似乎并不在意身后的小伙伴们会不会跟上。
  “吱吱——”
  听到这声音,陈海龙定了定身子,跟在他身后的雷俊甚至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夜里,本就安静,而像这样,因为风吹引起楼道里一丝半点儿的响动也能让人心颤。两人极其安静的往前走,无不是放缓了脚步,忍着心里的颤栗,尤其是雷俊,每走一步都觉得是煎熬。
  “吱吱——”
  又一声响,说不清是楼道外的树枝还是门窗被吹得响。
  雷俊抬了抬眼,看了看在自己前方小心翼翼走动的陈海龙。前面是只比他大两岁的少年,即使没有足够的光线,雷俊也知道他穿的是极其简单的T恤衫和中长的休闲短裤,头发是难得乖巧严肃的板寸。为了不被那些一起玩儿的孩子瞧不起,他咬牙参加了这次的探险。陈海龙虽然蹙眉不赞同,却到底没有反对。雷俊也很自觉的一直跟在他身后。
  只是……陈海龙虽然十三岁,却比一般小孩儿还要蹿得高,说是十五岁大概也有人信,不像雷俊,虽然九岁了,可是感觉才七岁左右的孩子。家里也不是短了他吃喝,可是就是长不起来——这主要指的是身高。说起来他自己也是挺郁闷的。不过大人们倒是都不在乎,只说长大后身高就会窜起来。
  “哎?”
  撞上了前面的陈海龙,雷俊忍不住的发出一声惊呼。说是惊呼,其实也不过是猫叫般大小的音量,他看着前面停下的陈海龙,碎步走到陈海龙的侧面去,鼓起勇气看了看前面,也没发现前面有什么东西——除了一片黑。
  雷俊觉得奇怪,转过头问陈海龙:“怎么了?”
  陈海龙没有立即回话,而是看了看雷俊的身后——空无一人。那些说好一起来探险的小伙伴们早不知在哪儿就退缩了。只有雷俊还一直跟着他,想了想又觉得有些对不起雷俊,这一路自己都快忘了后面或许只有雷俊一个人。
  陈海龙看了看前面黑暗暗的楼道,又看了看旁边半开的一扇门,总觉得那黑暗似乎能吸引人,将人迷晕过去。而这又让他觉得兴奋。
  他凝神看着旁边半开的房门,雷俊小心翼翼的戳了他一下,因为他没有回答。
  “只剩咱俩了。”
  雷俊望了望身后又转过头,点了下头,又怕对方不知道,正准备说话时,前面的楼道突然传出来一声巨响。
  怎么说呢?这响声要说“巨”也确实有点言过其实,但是在这么安静的楼道中,加上又是没有月色的夜晚,有这么大一响声出来也确实够吓人了。
  “哥,要不……”雷俊使劲儿的咽了口唾沫,想说要不咱回吧?可旁边陈海龙像是突然之间来了兴趣,只一个劲儿的盯着前方,说了句“走吧”就真往前走了。
  雷俊犹豫了一小会儿,看了看后面空无一人的楼道,又看了看在自己前方两步的陈海龙,咬了咬牙,还是跟了上去。
  这一次,雷俊明显能感觉到陈海龙的速度比之前快上许多,可是因为这速度,陈海龙脚下也不再是一丝儿声响也无。雷俊其实有点儿害怕,或者说很害怕。刚刚那声巨响到底是什么发出来的,他心里也没底,总觉得大概是什么老鼠蟑螂吧?不然这深山里空无一人的老旧别墅还真能让人吓死。
  他有些害怕的加快速度跟上前面的陈海龙,想要拉住陈海龙,又怕被陈海龙嫌弃,一路上战战兢兢的,简直快疯掉。
  “阿俊。”
  “啊!……”
  陈海龙突如其来的声音让雷俊吓得抖了抖,声音都在发颤。
  好像才注意到自己后面的人似乎吓得不轻,陈海龙拍了拍雷俊的背,有些愧疚。他知道,虽然雷俊不怕上山下海爬树,甚至伤到哪里也一脸无所谓,可是就是怕这种心理上的恐惧,怕黑。这次发现这个可以探险的别墅,雷俊其实也不是很想来,尤其自己还提议说半夜来,但是最后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他还是来了。
  “前面有楼梯,我拉着你,你别怕。”
  即使是黑暗中,陈海龙觉得自己似乎也能感受到雷俊的脸红。但是雷俊什么都没说,只是将他的左手放入陈海龙的右手,握得紧紧的。
  老旧的楼梯无可避免的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嘎吱”声,在这无边的黑暗里,更让人心里觉得恐惧。因为是老式的旋转楼梯,所以才上了几阶,陈海龙就拉着雷俊右转,继续上楼。
  到了二楼,到处都空荡荡的,只有积灰的地上散落着稻草。
  不知为何,这会儿月亮也出来了,借着月色,还能看出屋子的基本格局。从楼梯上来的这个屋子居中,空荡荡的屋子正面有一扇大大的窗户,月光正好从此处倾泻而下。窗户上并没有玻璃,只有一些木头框,或斜斜地坠着,或紧紧地闭合。
  或许也是因为以前的人喜欢简单,这楼梯上来的这间屋子不大,可是往左有两间屋子,是那种直接墙壁隔开,中间一个半月形的木门作为通道,而这个通道有两个。
  站在从楼梯上来的屋子中间,陈海龙一眼就能看到最里面的那个屋子。似乎还有些简单的家具。而转过头来,右边却是规规矩矩的墙壁加方形的木门,只是现在那木门居然还是锁上了。陈海龙心下好奇,有心想打开来看,只是他拉着雷俊,雷俊却没动。
  陈海龙回过头却看雷俊的脸在月色下有些惨白,当即有些心疼。他一只手拉着雷俊,另一只手却半抱着他,让他靠在自己身上靠一会儿。
  虽然在外人看来是极其怪异的事情,但是对于雷俊和陈海龙来说却是常事了。雷俊才跟着他妈妈来陈家的时候比现在还胆小,还不爱说话,说他内向都是轻的,而且雷俊尤其怕黑,如果没人在黑暗中让他感受到安全,雷俊大概会晕过去。尤其是没上学前还能哭一下发泄心中的恐惧,稍稍大点儿了就不好意思哭了,可是恐惧却无处发泄。于是从小和雷俊一起长大且胆子也不小的陈海龙就成了经常安慰雷俊的看护人员了。
  每次说起雷俊陈海龙都觉得白瞎了这么个名字,简直不是一点两点的名不副实。
  陈海龙最开始很讨厌雷俊跟着他,因为他觉得总是要照顾这个小屁孩儿很麻烦,虽然他自己也是小屁孩儿……不过后来大概觉得这样能显示自己的男子汉气概也就不再纠结了。
  哦,忘了说,雷俊是陈海龙法律上的弟弟,因为雷俊的妈妈是陈海龙的后妈。但是雷俊是他妈妈带过来的,所以两人算起来其实没有一点血缘关系。虽然如此,但或许几人都是心眼儿实在的,一家四口也没见有什么不和谐的勾心斗角。
  “阿俊?”
作者有话要说:  
 
 
  ☆、捡到信
 
  陈海龙半搂着雷俊,看着雷俊似乎已经睡着的脸,有些无奈。雷俊只要害怕到极点就会这样——虽然他的手还紧紧握着陈海龙的手。
  但是陈海龙还想去推开右边那扇门,又或者去左边那两个屋子看看有些什么东西。还有就是之前还没上楼梯时听到的声响是怎么一回事。
  两人这都还站着呢,陈海龙觉得傻不拉几的,还累。可是要让他把雷俊叫醒也是做不到的。思前想后很久,陈海龙决定不管是背也好,抱也好,先找个地儿坐下来。再让雷俊去睡。
  只是雷俊握着他的手太紧,他若不把雷俊叫醒,大概是别想动一步了。
  “阿俊?……阿俊?”
  陈海龙叫了几声,雷俊终于朦朦胧胧的醒了,他看了一眼陈海龙,立马就注意到自己所处的环境,他想也不想的转过身就抱住陈海龙,努力踮起脚把脸埋在陈海龙的脖子那块儿,也不说话。似乎只要自己的眼睛看不到周围他就不怕了。
  脖颈处传来的软软的触觉和温热的呼吸倒没让陈海龙讨厌,他只是有些无奈的拍了拍雷俊,对这个比自己小四岁的弟弟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想了想,干脆将雷俊抱起来吧,反正也不是抱不起。虽然自己没办法继续探险。
  原本陈海龙就为了让雷俊能如愿将脸埋在自己脖颈那儿稍微矮了矮身子,这会儿再稍微低一点直接就把雷俊抱起来了。
  之前看到左边的屋子里好像有家具,陈海龙抱着雷俊朝着那边走,虽然那些家具也不知道积了多少灰了,也不知道牢不牢靠,陈海龙借着月光挑了一个窗户对面的木椅子,觉着大概是个好椅子,也没法儿试试,只能就这么坐上去。
  坐下来后,陈海龙才小心的调整姿势,让雷俊坐在自己腿上然后自己搂着他上半身,靠在自己怀里睡觉。毕竟折腾了半宿,小孩子又很少这样不按时睡觉的,而且雷俊在陈海龙调整姿势之前就已经睡着了……只是他的双手还扒着陈海龙的衣服,眉宇间也不似平常那般舒展。
  想想整栋老旧别墅或许就只有自己和雷俊,陈海龙总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兴奋。虽然认真想想,该说诡异……
  第二天早上阳光照进这屋子的时候雷俊还在睡,甚至还满足的吧唧嘴。陈海龙就苦逼了,这一晚上下来他的胳膊虽不至于快废了,但也各种不舒服。只能用另一只手拉着自己的右手,以免雷俊睡着睡着就掉下去。
  支撑了一会儿,陈海龙决定还是先叫醒雷俊吧,实在是不行了,而且还饿,待会儿还要走回家去才能吃得到早饭。
  “阿俊?起来了。”
  “哥?”雷俊揉了揉眼睛,然后站起来。白天了,他也不怕这破屋子了,甚至还兴致勃勃的打量起来了。
  陈海龙甩了甩自己的胳臂,看着一到白天就无所畏惧的雷俊也是无语了。昨晚不知道谁吓得躲在他怀里(说得好像你当时不心疼一样),甚至连睡觉都紧紧扒住自己的衣服。
  “阿俊,回去了。”
  “哥!咱们看看这个屋子再走吧!不是说这个屋子很有历史吗?咱们看了这屋子再回去好不好?当作探险啊!”
  陈海龙毫不犹豫的立马翻了个白眼:“昨晚正当探险你不探,现在大白天的探啥?”
  雷俊一点也不觉得脸红,甚至义正言辞的看着陈海龙:“晚上我害怕。我怕黑你又不是不知道。”
  这次陈海龙干脆理都懒得理他。只是往这楼的中间那屋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