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八月之恋 作者:乔司

字体:[ ]

 
文案:
     一个认真但总是做不了大事的普通民警,捡了一个没人疼、没人爱的小混混回家当少爷养;小混混考上了名牌大学,民警要成为刑警、成为英雄的梦想却永远没有实现……
 
 可惜我们合用同一颗心脏,你喜欢他、爱他,我也喜欢他、爱他!
 
 
内容标签:强强 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搜索关键字:主角:骆雨、楚乔、严乔西 ┃ 配角: ┃ 其它:
 
 
==================
 ☆、第 1 章
 
  严乔西是一个先天心脏有问题的病人,二十岁时找到了一颗适合他的心脏。心脏的主人是一个热血警察,在一次任务中意外死亡。严乔西带着这颗心脏在休学两年后回到学校,他的哥哥想让他出国,可是他却固执得要留下。他竟然觉得他和这个地方难舍难分,好像自己是一棵树,永世扎根在这里!
  “你为什么不能告诉我那是个什么人?”严乔西很不能理解地问。
  “你不要再多想了,这世上这种手术多了,难道就因为这样能变一个人不成。”严彦西烦躁得想离开这个话题。他不明白他的弟弟是怎么了,总是惦记心脏的主人,难不成他还想过上别人的人生不成。
  “不说算了,我回学校了。”
  “要我送你吗?”
  “不要。”严乔西才不会让严彦西送,强势的哥哥和自己格格不入。
  骆雨是严乔西的同学,一个沉默寡言的十八岁男孩,用时下流行的话是一个学霸。除了在课堂上,严乔西每次看到骆雨不是在寝室看书就是在去图书馆的路上。这样的生活过得到底有何意义,花着哥哥大把大把钱的严乔西永远不会懂。他的任务是顺利毕业,以后怎样一概不管,满血复活的人生不享受不挥霍都觉对不起自己。
  只是命运一直将他们拉近,上帝开一个玩笑,让学霸和学渣相爱!
  有一天,严乔西在操场上踢足球,骆雨在边上走过。严乔西脚下的球跟撞了鬼似的往骆雨脸上砸,骆雨眼前一黑,往后倒退几步,撞上了一辆经过的自行车,自行车上的两个人倒下,骆雨也摔在自行车上。
  “我靠!”严乔西忙跑上去看。
  “长没长眼啊?”骑自行车的男生一脸出门踩到屎的样在那吼,一条腿被压在自行车下。转头看了看自己的同伴,后座的女生及时跳车只是摔在地上擦破点皮。
  严乔西把骆雨扶起来,跟来的朋友紧接着把自行车扶起。
  “我的腿怎么这么疼啊?不会断了吧,疼死我了。”被扶起的男生连连叫唤,翘着伤腿一副不能着地的样子。
  “不会吧,赶紧送医院啊,你们赶紧把他送医院啊。”后座的女生扶着男生焦急得喊。
  “快点快点,我叫救护车。”严乔西说着拿出手机打120。
  等待救护车的时间,严乔西看了看骆雨,骆雨的手臂上腿上也都有受伤,更糟糕的是他的鼻子也一直在流血。
  “把头仰起来。”严乔西捧起骆雨的脸用纸巾帮他擦血。
  “别碰我。”但是骆雨却一把推开他,走开两步自己处理起流血的鼻子。 
  严乔西没再干什么,只是看着骆雨。救护车来得真快,没多久就到事发地点。两医护人员下来,简单看了看伤员,把他们通通请上车,当然也包括肇事者。
  那男生没有骨折,从倒下到现在他的嘴里一刻没停过咒骂。反倒身边的女生劝他别嚷嚷,觉得丢人现眼。
  严乔西有的是钱赔偿,说白了他的人生除了钞票什么都没有,使他真正觉得自己存在的是这颗别人的心脏。从前他过着随时面临死亡的生活,而现在他终于活得像个人。
  骆雨的鼻子伤了,此刻看红红的,像小丑的鼻子,但甚是可爱。严乔西一直看着骆雨笑,骆雨被注视得很反感。
  “你笑什么?”
  “笑你可爱啊!”严乔西不假思索得回答。
  “有病!”骆雨白一眼这个神经病,起身准备要走。
  “你去哪啊?受伤了还乱跑。”严乔西拦住他,不让他走。
  “我没事待在医院干什么,我要回去上课。”骆雨说。面前的人能再奇怪一点吗?
  严乔西语塞,学霸的世界学渣永远不懂,这不是不用上课的最佳理由吗?非得顶着破相的脸出现在老师面前不可吗?
  “你这样是我造成的呀,我当然要负责到底。你到我那休息,我就住附近。”良久,严乔西笑呵呵得说,拉着骆雨走。
  “我说了我没事,不用你负责。我回学校去。”骆雨见状忙针扎,这是什么情况?都说没事了,还有求着要付责任的吗?
  “不行,我们同学一场,你这样我怎能安心!你不能眼见我良心不安呐,你太残忍了!”严乔西可不是随随便便罢休的人,死皮赖脸向来是他的本事,他的哥哥是流氓,他就是无赖!
  “什么……”骆雨无语,怎么他就残忍了。
  挣扎间骆雨摔伤的地方被严乔西抓得更疼,皱起眉头哀怨得看着严乔西。
  “看到了吧,这怎么叫没事,快跟我去休息。”严乔西浑然不知骆雨的痛苦是自己加注的,以为找到理由欢快得带骆雨回家。
  可怜骆雨就这样被强行压到严乔西的家,躺在绑架犯的床上。绑架犯去洗澡,他趁机逃走,刚走到门口,结果绑架犯赤身裸体从浴室跑出来。
  “你有病啊!”骆雨朝严乔西吼。
  “我都不介意,你喊什么!”严乔西还真是不介意,慢慢悠悠得把手里的浴巾往身上裹!
  “神经病!”骆雨转身要开门走。
  结果被严乔西一个箭步冲上去压在门上,两人四目相对,彼此的距离只有可怜的几毫米,严乔西的双手撑在门上,把骆雨圈在怀抱里!画面说不出的暧昧!
  严乔西的心跳得很快,他甚至怀疑自己的心脏病又犯了。但是有种熟悉的感觉让他不能离开,就算死也不能。骆雨,你究竟是谁?我们曾经认识吗?
  “走开!”骆雨推开他。
  严乔西的胸口剧烈起伏,上面长长的疤痕随之跳动。他一只手扶着墙,好像随时会倒下。
  骆雨惊慌,上前扶住严乔西。
  “你怎么了?”
  “我没事,你要走就走吧!”严乔西推开骆雨,扶着胸口走进房间。
  骆雨跟过去看严乔西躺在床上,胸口上的疤真是触目惊心。
  “你真的没事吗?”骆雨小心翼翼地问。
  严乔西没回答,紧闭双眼似已睡着。
  “那我真走了哦!”骆雨缓慢移动双脚,做最后的确认。
  一直到骆雨走出大门,严乔西也未回应。                        
作者有话要说:  
 
 
  ☆、第 2 章
 
  骆雨回学校上课,但是心不在焉!严乔西怎么样了?不会因为没人管而死在家里吧!他越想越害怕,课还没结束就偷偷溜了,对于学霸来说真是令人心痛的事。
  摁几遍门铃没人开,骆雨揪起的心快要跳出,见死不救跟杀人有什么区别。想他清清白白的人要背上人命就害怕得狂拍门,别死啊,你死了我可怎么办?
  门开了,差点没把骆雨拍死在墙上。里面的人头发篷乱,黑脸瞪着他,骆雨吓得差点后退几步。
  “你,是人是鬼?”骆雨语无伦次。
  “你说呢?”严乔西觉得好笑。
  骆雨小心翼翼走上前仔细看了看,又摸了一把严乔西的脸才长舒一口气。
  “你是以为我死了吗?”
  “你刚刚那个样子,谁看了都会这么认为!”骆雨莫名有些生气,觉得严乔西耍了他。
  严乔西却笑得欢,做手势让骆雨进屋。骆雨这回也不拒绝,可能是怕严乔西还有别的花样。
  “你要喝什么吗?”严乔西在厨房冲外面喊。
  “不用。”骆雨环顾四周。
  “我一个人住,没有别人!”严乔西用手顺着自己的头发说。
  “你为什么不住学校?”
  “我喜欢一个人!”
  “我也是!”骆雨看着严乔西若有所思地说。
  “那我们倒是有些合拍,可以做朋友!”严乔西的笑容一直挂在脸上。
  “我没有朋友,也不需要朋友,现在不用以后也不用!”
  “我们还真是同一类人,我也没有一个朋友,从小到大我都总是待在家很少出去,没有人想跟我做朋友!”严乔西沉默片刻后说。
  “为什么?”骆雨奇怪,严乔西看上去是个多么阳光的人。
  “我有病,你没看到吗?我的心脏做过手术!”严乔西撩起自己的衣服给骆雨看胸上的骇人伤疤,浅浅的笑容挂在脸上,好像这都不是什么事。
  “怎么会,你刚刚还和人一起踢足球了。”
  “我也以为可以像正常人一样了,但似乎还是不行!”严乔西说着抚上胸口慢慢坐到沙发上,一副还很难受的样子。
  “对不起!”
  “你道什么歉?”严乔西不明白得问。
  骆雨也觉得自己的道歉莫名其妙,他有什么好道歉的,不过是又发现一个寂寞的人!
  “我要走了!”骆雨说。
  “好,明天学校见!”严乔西把骆雨送出门口,脸上依旧挂着笑容。
  骆雨走在街上,天色渐渐暗下。他仰望天空,似乎又想起了谁!是谁在夜晚总是闯进他的心间,让他辗转难眠!是谁给了他全部的温暖,他却抱住一具冰冷的尸体!是谁说会等他长大,一起拥有美好的明天!一切都已消逝,唯有他孤独得继续活着。
  骆雨在学校的食堂勤工俭学,晚上还要出去做家教,他没有足够的钱支付学费和生活费,只能除了上课就是工作。严乔西知道后跟傻子似的也在食堂瞎转悠,骆雨赶也赶不走。晚上又开着他的高档进口车等在校门口接骆雨去雇主那,后来骆雨看见那辆银色的车就跑。第二天严乔西就会可怜兮兮得问他为什么要躲他。骆雨真想一头撞死在严乔西面前,他们之间应该还没有熟悉到要严乔西整天跟在他的屁股后面吧。
  “你干嘛老跟着我,我有什么特别让你值得围着我转啊?”终于有一天骆雨忍无可忍,问还一脸表现无辜的严乔西。
  “你就是很特别啊,从我第一眼看到你就感觉我们好像早认识一样!这叫什么,一见如故啊。”严乔西的脸皮真是厚到一定境界。
  “谁跟你一见如故了,我们从来都不认识,我都说了,我不要朋友!”骆雨差点无语!这都哪跟哪啊!
  “我没说要跟你做朋友啊,骆雨,我喜欢你,我要你做我的情人!”
  “什么?你有病啊!”骆雨要吐血。
  “是啊,我是一直都有病啊,刚刚才治好,但是如果你拒绝我,我肯定旧病复发!”严乔西说着就去捂胸口,真是病久了要恢复太难。
  “那你就去死好了!”骆雨气疯了,转身要跑,跟个神经病说话真是太累。
  “好了好了,我不跟你闹了。”严乔西见状一把抓住要溜的骆雨,“你来我家里帮我补习好吗?快考试了,你忍心看我门门不及格吗?”
  一把岁数还要撒娇,嘟嘴能毫无违和感的普天之下也就这个严乔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