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奶爸向前冲 作者:郎骑宝马来

字体:[ ]

 
《奶爸向前冲》作者:郎骑宝马来

【文案】
 
三年前,温瑞初想回到舞台上跳舞,霸道金主却不准他出去抛头露面,后来他就揣着小包子跑路了~
 
 
三年后,温瑞初转行做了演员,从底层小龙套做起,为了给家里的小包子赚奶粉钱,他只有握紧拳头向前冲。结果跑得太急,一不留神就把自己送到了昔日金主的嘴边。
 
 
金主狞笑:好啊,敢背着我偷人?还搞出一个这么大的孩子来!这事儿没完!
 
 
其实这就是一个老攻(公)每天提防着自家小野猫在外面偷腥的狗血故事,事实证明老攻脑补得太多了~~
 
 
关键字:娱乐圈、生子、老夫X少夫
 
 
内容标签: 婚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瑞初 ┃ 配角:亚达!幸福的三口之家是不需要渣男配的~ ┃ 其它:娱乐圈,生子,破镜重圆
 
 
  ☆、第1章 替身演员
 
咔——
    导演叫停之后,温瑞初翻了个身从地上爬起来。
    月白色的长袍上沾满了细碎的枯草根,他一边动手拍打着,一边朝着放置防寒服的推车走去。
    正值寒冬腊月间,剧组给演员和场务工作人员准备了一大批军用大衣作为防寒服。温瑞初随手拿了一件裹在身上,他的身材属于偏瘦型,大衣穿在身上显得松松垮垮的,荡秋千一样。
    在片场的外围,饰演男主角的陆云衡正一脸温柔地替女主角顾培培系着围巾。一旁围着的助理们早已经七手八脚地替他们穿上了长款呢子大衣,甚至还蹲在地上替他们换上了保暖的棉靴。
    温瑞初搓着冻得发红的指尖,黯淡地别开眼。这时,一阵刺骨寒风突兀地从大衣领口灌进来,他浑身打了个哆嗦。于是收紧领口换了个背风的位置。
    今天是电影《战国策》开拍的第二十四天。温瑞初在这部电影中并没有正面出场的镜头。他只是女主角顾培培的替身。
    顾培培的身高有一米七三,是个高挑性感的美人。温瑞初的身高是一米七六,加上他天生骨架小,做顾培培的替身完全没有压力。而且温瑞初是正规舞蹈学院毕业的,正好弥补了顾培培身体各部位僵硬的问题。
    顾培培在这部戏中饰演的玉姬是个擅于舞剑的绝美尤物,从小被自己的义父孙膑收养,亲自教导她兵法,骑射,剑术。在硝烟四起的战国,剑术是出身贵族的男女才有机会习得的。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拥有无上剑术者能够得到君主的赏识,拥有美貌者却会遭到无数人的掠夺。玉姬的义父早年失去双脚不能行走,但却是个绝顶聪明的人。他擅于操控人心,玉姬只是他操控的木偶人之一,代替他行走在形形□□的权谋中。
    顾培培的演技还算勉强过关,到了后期的动作戏她整个人就变成了肢体坚硬的木偶。也正是因为这样,温瑞初才得以成为顾培培的替身,得到一份报酬不菲的新工作。
    事实上温瑞初更偏爱舞蹈,他对演戏没有太大的兴趣。他的妈妈曾经是部队文工团的舞蹈演员,他从两岁开始就跟着妈妈练功学舞。舞蹈几乎是他的第二生命。
    温瑞初大学时主修古典舞。他从小到大在比赛中获得过很多奖项,本该顺理成章的成为一名优秀的舞蹈家。可是天降横祸,三年前温瑞初的妈妈得了一场大病。为了筹钱给妈妈治病,温瑞初在一个校友的介绍下出卖了自己的身体。这是一场令他羞耻的交易,他在交易结束后收获了一个儿子。
    生育后的温瑞初重拾舞蹈,却发现自己在很多舞蹈动作中都达不到过去的水准。他的脊柱在孕期发生了轻微的变形。这样的变形不会影响到日常生活,但对一个舞蹈家来说却是致命的。当他明白自己的身体条件以后不能再专攻舞蹈的时候,他整整消沉了一年时间。
    直到近期温瑞初才在一个朋友的介绍下转行来做演员。他属于半路出道没人捧的类型,又不是科班出身,所以在这个圈子里并不吃香。接拍的角色不是龙套就是替身,但是每个月拿到手的报酬还算可观。
    这份工作唯一令温瑞初不满意的地方就是他需要三不五时地跟着剧组到处跑,还要加拍夜戏。《战国策》开拍的二十四天里,温瑞初每天晚上都留宿在片场。他还从来没有跟小家伙分开这么长时间过,每次打电话听到小家伙不停地喊爸爸,爸爸,他就感到无比的心疼。
    趁着休息的空档,温瑞初准备给家里打个电话。小家伙一直是由他的妈妈帮带的,他当时怀着小家伙回家后,他的妈妈一句话也没问他。没问他哪里来的钱给她治病的,没问他这孩子是谁的。她是个骄傲又坚强的女人,当时她刚刚大病初愈,转而就要开始伺候怀孕的温瑞初。
    温瑞初很感激自己的妈妈没有撕开这道伤口。他们母子至今对当年那件事情讳莫如深,避而不谈。
    温瑞初从包里翻出自己的手机。屏幕亮起来,锁屏是奶奶正扶着小孙子学走路的照片。温小安身上穿着奶奶亲手做的大红色夹袄,脚上踩着威风凛凛的虎头鞋,一副虎头虎脑的可爱模样。
    现在是下午的五点钟。按照小家伙的作息习惯,奶奶应该抱着他到小区楼下的活动室做游戏去了。温瑞初的脸上漾起一抹柔和的笑意,家里有一老一小两个宝,他觉得在外面多辛苦都是值得的。
    “瑞初——”就在温瑞初按了拨通键的时候,助理小张朝着温瑞初走了过来。小张是顾培培的私人助理。
    “你挑这地儿不错,挺避风的。”小张大咧咧地挨着古城墙根蹲下来,从大衣口袋里摸了一盒烟出来。
    温瑞初只好暂时挂断了电话。继而冲着小张摆手道,“我不抽烟的。”他跳舞时经常忌口,现在不练功了,这个习惯仍然保持着,不怎么沾烟酒。
    小张也不勉强他,笑着收回手,给自己点了一根,慢条斯理地抽起来,继续说道,“顾姐在这部戏里有一场露背戏你知道吧?她是以玉女形象出道的,出道三年从来没演过出格的角色。这场戏原来是请了一个舞蹈学院的女学生来演的。结果她临时出国演出,毁了约。”
    小张摊着手,一脸的为难,“一时半会儿我上哪儿去找个跟顾姐背影相似的人来演。要不你来演吧?”
    男人的曲线跟女人的曲线毕竟是不一样的。所以当时顾培培找温瑞初来是单纯做武(舞)替使用的。
    现在突然说让温瑞初去演一场露背的戏码,温瑞初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说句心里话,他不太想演。也许是当年那场*交易留给他的阴影太大,涉及到身体的交易他总是会变得敏感。
    小张见他迟疑,赶紧抛出了橄榄枝,“这一场戏另外给你算钱。报酬给你翻一倍算,你说怎么样?算是卖张哥一个面子吧,去试试镜。再找不到合适的人,我马上就要卷铺盖滚蛋了。”
    小张抱怨着,目光转而落在温瑞初的腰间,嘴里紧跟着咕哝了一句,“我觉得你腰挺细的。怕是比顾姐的腰都要细,你来演绝对没有问题。再说咱们都是大老爷们,到了夏天谁没光着膀子在大街上跑过。”
    温瑞初这会儿穿着宽大的防寒服,哪里能看得出来腰粗腰细。小张是平时拍戏时观察出来的。
    温瑞初对小张的印象很好。小张的性子是干脆利落型的,往上,伺候得了顾培培那样乖戾性格的贵公主,往下,能够跟片场里从大导演到小道具师打成一片。他是个能说会道舌灿莲花的男人。
    温瑞初作为一个初来乍到的新人,在剧组里得了小张不少的照顾。他犹豫了一会儿,最终应了下来。正如小张所说的,他又不是女人,光个膀子露个背的似乎并不是多么难以接受的事情。
    小张瞧着有戏,动作麻利儿的从地上站起来,搂住温瑞初的脖子眉开眼笑道,“就知道你脾气好。明天转拍内景了,你跟着剧组的车一起去。到时候我带你过去试镜,先上妆看看效果。”
    “好的。”温瑞初心不在焉地答应着。他放在大衣荷包里的手机开始振动起来,应该是他妈回电话过来了。
    小张这厢终于放下了心里的大石头,对着温瑞初说了两句感谢的话。摁灭烟头后,他屁颠屁颠儿跑回去伺候自家主子去了。
    温瑞初等小张走了之后,急忙将手机掏了出来,按了接听键。
    对面传来他妈妈陈晴温和的嗓音,“瑞初啊,下班了吗?吃饭没有?”
    温瑞初一扫方才的郁闷心情,语态轻松地回应道,“嗯。快了,等会儿就去吃饭。您不用担心。小安最近没闹您吧?”
    陈晴在电话那头呵呵笑起来,一提起孙子就笑得合不拢嘴,“小安才不闹腾,刚刚玩累已经睡下了。他这性格随你,安生得很。”
    “没闹您就好。您自己也注意身体。还有,我明天可能回不去了,要再等几天。”
    陈晴倒没说什么,嘱咐他在外面按时吃饭,撑不住了就回来休息一段时间。
    温瑞初笑着一一应承下来。挂了电话之后,休息的半个小时也结束了。
    温瑞初跟着到片场里补拍了几个玉姬跟齐威王的对手戏。
    齐威王的扮演者是陆云衡。陆云衡年少成名,二十一岁凭借一部文艺片《守山犬》摘得影帝桂冠,红遍了大江南北。他后期拍摄的电影全是大制作,一部比一部火,是近几年来势头最旺的当红小生。他的正牌女友正是这部戏的女主顾培培,他们曾经是大学同学。据说顾培培家庭背景了得,陆云衡后期的发展全是仰仗了顾培培。
    当然,这些内|幕温瑞初是不太清楚的。温瑞初对陆云衡的记忆止步在二十一岁。在那之前他们是相识多年的好友。或者说恋人更合适一些。
    补完镜头,陆云衡趁着其他人不注意的时候问了温瑞初两个问题,“你为什么不跳舞了?你跑来这里到底想做什么?”
    陆云衡的态度疏离又陌生,像是急于摆脱不干净的过去。
    温瑞初垂下眼帘,紧抿着双唇。这是两个人见面之后第一次除了对戏以外的对话。
    为什么不跳舞了?
    因为跳不好了。
    为什么跑来这里?
    你放心,我不是来纠缠你的。我承认分开后我主动联系过你,我走投无路时想求你救救我妈,但是不会有下次了。
    最终,温瑞初一句话也没有说,转身离开了片场,瘦削的背影坚强地挺直着,如萧瑟的冬阳。
 
  ☆、第2章 且行且珍惜
 
北方的冬天日短夜长。温瑞初在化妆间里卸了妆,换上自己的衣服。走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
    片场内被强力白炽灯烘托得如同白昼,剧组的摄影师和道具师正在忙着收拾设备,往随行的大巴车上搬运。今天是《战国策》剧组在古城拍摄的最后一天,接下来的戏份会安排在市区的摄影棚里拍摄。
    为了保证第二天的拍摄质量,演员们可以留在宾馆休整一个晚上,明天中午按时到位。工作人员就没这么走运了,他们需要提前赶回去布置场地。
    温瑞初双手插在棉服口袋里,沿着古城的廊道往外走。他们下榻的小宾馆距离古城有五六公里。走路过去也就是半个小时的功夫,温瑞初中途路过一家开着门的小超市,进去买了两桶泡面和矿泉水。
    大冬天的,剧组吃饭总是没个准点。盒饭分到大家手里早冻得跟冰疙瘩一样了。所以温瑞初有时候宁愿泡上一桶热气腾腾的泡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