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温柔的城 作者:南枝

字体:[ ]

 
  书名:温柔的城
  作者:南枝
  清和和冯舟来自于一个同性恋家庭,他们只有爸爸没有妈妈,而两人虽然是兄弟,却没有血缘关系。
  从小在一起,让两人情意深厚,成长的过程中,他们从没有意识到他们不是亲兄弟,直到有一天,两人都不希望对方和自己是兄弟。
  请将本文做独立的文观看。
  双向暗恋,纯甜不掺水。
  涉及珠宝。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天之骄子 平步青云搜索关键字:主角:清和 ┃ 配角:冯舟 ┃ 其它:HE
    晋江银牌推荐:清和和冯舟来自于一个非常特殊的家庭,他们只有爸爸没有妈妈,两属于竹马竹马,从小在一起,互相之间有着深厚的感情基础。在成长的过程中,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的共同经历和记忆使两个人越走越近。直到有一天,他们惊奇的发现在不经意之间,感情上的微妙变化竟然让两人有些措手不及。
  作者文笔清新细腻,善于把握生活中细小的细节,体现出主角的内心和感情变化。随着情节推进,故事中感情线的变化水到渠成,温暖治愈。文章整体洋溢着甜蜜宠溺的氛围,将一个两个主角之间双向暗恋的故事讲述的真实感人。
  ==================
  第一卷  连生贵子
  ☆、  第一章
  
  
  夜来香在初夏的夜里香气袭人,清和手里提着一个精致的小纸袋子,背着书包敲响了幽暗巷子里的木门,一位二十出头的女人来开了门,看到是清和,她笑着说:“你来啦,爸爸一直在等你。”
  她的皮肤是经常晒太阳而有的健康麦色,笑起来便有两个酒窝,讨人喜欢。
  “飞机没有晚点,但路上堵了车,来得有点晚了。”清和歉意地说着,进了院子,看她关了院门,便把手里提着的袋子递给她,“桂叔在工作室里吗?你上次说喜欢吃我带的拿破仑,这次我就又给你带了一份。”
  桂香接到手里,看了一眼袋子里的东西,里面整齐地叠着两个装蛋糕的小盒子,她笑得眼睛眯了起来,“小和,你真是太客气了。我爸没在工作室,现在在茶室。要不,你也先去茶室喝杯茶,边喝茶边谈,还可以吃点点心。”
  “嗯,也好。”
  被桂香领着到了茶室门口,清和又对着她点头致谢了才进去,桂香故作生气地说:“我们都多熟了啊,总是这么客气。”
  清和笑了笑,进了屋。桂叔是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清瘦,眉骨有些高,他正在泡功夫茶,桂香说清和来了,他便起了身,招呼清和道:“过来坐,我一直在等你。”
  “路上堵车。来晚了,很抱歉。”清和应着,将背上的书包取下来,坐到他对面去,接过他送过来的茶喝了一杯。
  放下茶杯,他又掏出纸巾擦了擦脸上的细汗。
  虽然才刚初夏,但今年天气热得特别早,茂苑城里,现在已经有三十度了,而清和完全没有准备,他不知道茂苑城气温这么高,还穿着长袖衬衫,下了飞机就觉得热,排队打车的时候便已经热得满额头汗。
  茶室里光线明亮,桂香见清和带汗的面颊在灯光里白得像透明,拿着纸巾的手指十分修长,指节分明而圆润,因为手过分白,手背上的血管甚至显出青色,清晰可见。
  他是个长得很好看的年轻人。桂香总是爱打量他。
  “才五月间天气就这么热了,这个天啊。”桂叔抱怨着,又叫桂香:“你站着发什么呆。去给清和拧个湿帕子来擦汗。”
  桂香笑了一声要去拿帕子,清和赶紧说:“桂香姐,不用了。屋子里凉快,不用帕子。”
  但桂香还是去拿毛巾去了。
  她再进茶室的时候,清和已经从书包里拿出了一块飘绿的青白玉。
  青白玉总体是葱白色,有成年男人拳头大小,向上的一面有少许飘绿,还有些许水冲击出的纹路,当桂叔将玉石翻了个面后,另一边便十分细腻,宛若凝脂,毫无杂质,油润可喜。
  桂叔将玉石翻来覆去地看,清和说:“这是和田青白玉,上面有一点俏色,正好要用到这个色。重量是1273g,不是仔料,是山流水。不过我之前拿给别人看,他们还以为是仔料,桂叔,你看看,这个的油性和水头都特别好,也难怪被认成是仔料。”
  和田玉是产于新疆和田地区的软玉,主要矿物成分是透闪石。根据产出状态分为山料、山流水料和仔料。山料就是产于山上的原生矿,质地一向不如山流水料和仔料;而当原生玉矿因地质运动或者冰川作用而随冰雪融化或者暴雨等作用被搬到了山下,随水流到河流的中上游,因为经历过水流冲刷,玉料比山料更油润细腻,这种玉料就是山流水;而仔料,则是山流水料被流水冲刷到了河流中下游的玉料,它们长期受水的冲刷搬运分选,质地往往比山流水料更好,温润而细腻,是质量最好的玉料。
  桂叔听清和这么说,就知道他收这块玉时应当是比较便宜的,不然他不必这么细讲。
  桂叔说:“有些山流水不比仔料差。你这块就是。”他又问:“你想要怎么做,下面这部分可以切下来做一块玉牌,上面雕成雕件,对它的利用比较好,卖价不会低。”
  桂香一边将湿毛巾递给清和,一边凑过来观察,说:“这块下面部分已经是羊脂玉的质量了,要是切出玉牌来,就说是羊脂玉,也有人信的。”
  桂叔斥她:“你以为是做一次买卖就跑呢,别人不会找回来。”
  桂香装傻笑。
  清和接了她递给自己的毛巾擦了擦手,就又从书包里拿出了笔电来,打开后将屏幕转给桂叔看:“桂叔,如果只是打个玉牌,我绝不会来找你。那是浪费你的大才,我是要雕一个把件,你看看,就是要雕这个“连生贵子”,是客户约好的,设计图已经给他看过了,他说可以。之后即使要改,恐怕也不会改到哪里去。桂叔,你看看,你在一个月内可以雕得好不。”
  桂叔摸着那块玉,心里非常舒畅,这么一大块和田青白玉玉料,价格恐怕是在六十万以上,虽然桂叔一向是接大单,但也不是次次都是这样的单。
  他仔细去看了清和给的设计图,所谓“连生贵子”,是玉雕里经常用的一种意象。中国人重传承,以多子多孙为福。便经常将这种意象雕刻在玉件上,以示多子多福。而这种意象,一向以莲蓬莲花莲叶和桂花、或者是小孩子在一个雕件里来进行表达。
  清和的这个设计,是在一边有一只大的荷叶,荷叶半包着一朵荷花,而在荷花里则是一个小胖孩子。荷叶所在的位置正是在青色渐浓的位置,而白腻的那部分正是那朵荷花,这么雕琢,正好去掉玉料上面的水冲击出的痕迹,这的确是对这块玉最好的利用方式。
  桂叔看电脑里的三维设计图时,清和又从包里拿出了一叠纸出来,这叠纸是设计图的打印稿。
  清和和桂叔在房间里讨论了三个多小时,眼看着已经十一点了,清和才和桂叔完全敲定,并签了合同。
  清和起身要离开,桂叔留他:“就在我家里睡一晚吧,这么晚了,去宾馆也不方便。”
  清和笑着说:“我和别人约好了要见面,不得不走了。那桂叔,就麻烦你了。有什么问题,我们再讨论。”
  桂叔将玉料锁进了保险箱后,把他送出了门:“我送你去打到车了才放心,这么大晚上,怕出事。”
  清和说:“不会有事。有车在外面等我了。”
  他拿着手机看了看,上面有好几条短信,虽然清和说不用了,但桂叔和桂香依然把他送出了巷子才罢。在巷子外面,果真已经有一辆车在等了,是一辆黑色的奔驰车。
  清和出现后,车门就打开了,一个男人下车来,撑着车门对清和说:“快上车吧。”
  清和对桂叔和桂香挥了挥手,“下次见。”
  桂香去看那个站在车门边的男人,因为街边路灯昏暗,看得不清楚,只隐约看出他身材高大,穿着白衬衫,面部轮廓很有男人味。
  不等桂香多看几眼,在清和上了副驾驶位后,他就对着桂叔和桂香微微颔首致意,然后也上了车。
  清和降下车窗来还和桂叔说了一句:“桂叔,那就麻烦你了。”
  “按时来拿东西就行了。”桂叔对他挥了挥手,车便开走了。
  车里。
  清和对驾驶位上的男人笑,唤了一声:“哥哥。”
  驾驶位上的男人看面相大约二十多岁,但是看气质,却非常沉稳,像三十岁了。他一双锋锐剑眉,颇有凌厉之感,但眼睛却带着一点桃花眼的深情味道,鼻梁高挺,唇形优美,是个很有味道的年轻男人。他就是清和的兄长冯舟。
  清和和冯舟来自于一个男同性恋家庭,家里有两位父亲,没有母亲。冯舟的生父叫冯锡,清和的生父叫清境,两人虽是兄弟,但其实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不过,即使没有血缘关系,但他们从小就是最亲的家人,关系非常好。
  冯舟伸手摸了一把清和的额头,很是心疼地说:“你真是受不得一点热,额头上又是汗。冷气还要开足一点吗?”
  清和一点也不在意自己出了汗,他笑眯眯地看着冯舟,刚才从桂叔家里出来,只走了一分钟路,他便又热得面上泛红,他说:“不用了。我一会儿就凉快了。”
  冯舟将一瓶水递给他,“谈得怎么样,还顺利吗?”
  清和一边拧水瓶盖子喝水,一边说:“很顺利。桂叔是几十年的老师傅了,在这一行里已经是大师级的人物,和他谈,给他看一眼图和料,他就知道要怎么做,谈起来当然又快又顺畅。”
  说着,他轻叹了一声:“当然,一分钱一分货,价格也不便宜,十二万。”
  “十二万?”冯舟说:“那的确不便宜,我记得你上次做的那个玉狮子才三千块,是不是?你现在差钱周转吗,要是差钱,我就再给你一些。”
  “这一点钱,我还是有的。玉狮子?你说送给爸爸那一个吗?嗯,的确是三千块雕工,不过那个本来就小很多。师傅也不是桂叔这样的大师。”清和又说了一句,“我只吃了飞机餐,还没有吃晚饭呢,哥哥,你带我去吃夜宵吧。”
  冯舟无奈地看了他一眼:“你怎么不早说。我说了让司机去机场接你,你先吃饭了再来这边,你偏不听。”
  清和道:“让司机去接我,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我打个车方便。就不要麻烦人司机了。”
  冯舟开车带着清和去了一家这个点还在营业的私家菜馆,菜馆开在园林里,假山池水,亭台楼阁,灯笼高照,颇有意趣。
  不过清和却没在意这些,他低着头一个劲夹菜吃饭,冯舟只要了一杯水,一边喝水一边为他转桌子,还提醒他:“你吃慢点,又没人和你抢。”
  清和三两下吃完了,把碗一推,又看了一眼手表,皱眉说,“哎,已经十二点二十了,吃了饭就睡觉,肯定要长胖了。”
  说着,还低头隔着衬衫捏了一把自己的肚皮,“真的要长肉了。”
  清和遗传了他生父的特点,从小到大,脸上总带着一点嫩嫩的婴儿肥,即使身上没什么肉,但也不会给人瘦的感觉。
  冯舟看着他动作,觉得好笑:“你才多大,每天就惦记着会长胖。”
  清和说:“我都二十一岁了好吧。好像我还是几岁的小孩儿似的。你们总觉得我是小孩儿呢,我已经长大了。”
  “你最好不要节食,你这样根本不叫胖。”在冯舟眼里,弟弟无论是什么样子,那都是好看的。他叮嘱了弟弟,就叫了人来结账,然后带着清和离开了。
  回住处的路上,清和问:“哥哥,你还要在这边待几天,我明天就要回学校去,还要上课呢。”
  冯舟现在在家里的下属公司里经营历练,因为父亲要求严格,所以才二十四五岁的人,而且也是个不愁吃喝的富家子,但却忙得像必须为第二天的生活挣饭钱的人一样。冯舟在茂苑城是出差,但因在这里有个子公司,他要经常来出差,而清和也经常往这里跑,他便在这里置下了一处宅子,算是两人落脚之地,不用去住宾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