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卡俄斯之暴雪+番外 作者:朗白公子

字体:[ ]

 
书名:卡俄斯之暴雪
作者:朗白公子
文案:
     他是个温柔高贵的坏人,是东欧最负盛名的佣兵团团长。他是个喜欢猎艳的鬼畜王储,他雇用他保护自己。他希望得到他,打碎他的骄傲,让他爱上自己。于是他囚禁,催眠,最终令他失去记忆并且爱上他。这场危险的游戏,谁先心动谁先死。
 
他问他:你最爱的人,是谁?
 
他回答:我自己。
 
 
内容标签:强强 宫廷侯爵 异能
 
搜索关键字:主角:斯诺 ┃ 配角:阿尔方索,安娜 ┃ 其它:没有耽的耽美
 
 
 
  ☆、楔子
 
  深夜,伯明翰利卡奥尔实验室。苏珊紧紧盯着屏幕上迅速闪动的红点,“塞菲利亚大人,欧洲西南部突然出现很强大的陌生能量波动,波动能量很不稳定,危险等级确认为A。”
  “能量波动?具体位置。”金发的美人坐在一旁的转椅上问道。
  “能量波动持续三秒后消失,主机判定为能力者的初瞑。具体位置是……摩纳哥。”
  “新觉醒的能力者吗?不对,看样子还没有完全觉醒。”塞菲利亚说,“奥塞斯特。”
  “在。塞菲利亚。”黑暗里走出一个棕色皮肤银色头发的年轻女人。
  “斯诺回东欧了吗?”她问。
  “还没有。他将安东尼斯的遗体送回了法国。现在应该还在法国的安纳西。”奥塞斯特回答。
  “法国……离摩纳哥很近呢……”金发的美人看着屏幕上闪动的警报缓缓说。
  安纳西。
  终年白雪皑皑的阿尔卑斯山山脚下,镶嵌着纯净如少女眼眸的安纳西湖。湖边的青草地上,坐着一个金色短发的年轻男人。男人坐姿优雅,举手头足都带着贵族气息。一只云雀停在不远处,蹦蹦跳跳,唧唧喳喳。男人望着叫得欢快的云雀,深邃的墨绿色的眼睛竟比安纳西湖更纯净,更美丽。
  “托尼,又回到了这里,你开心吗……”
  To be continued ...
作者有话要说:  故事发生的地点是在摩纳哥,讲的是腹黑邪恶的斯诺大人与摩纳哥王储之间的故事。斯诺大人在《天白》里打过酱油,故事是发生在他杀掉安东尼斯之后,当演技派杀手遇上鬼畜王储,敬请期待。
  下节预告:红色的蝴蝶在夜空中飞舞,他带着佣兵将王储挡在身后。王储看着他的背影:“他是我的。”
 
  ☆、Hex与雪
 
  寂静的夜里飞舞着一只红色的蝴蝶,暗红的翅膀在夜色里轻轻扇动,美丽又危险。卢森堡一家地下酒吧———真真正正的酒吧,没有震耳欲聋的音乐也没有撩人的舞女,只有酒和浓厚的雄性荷尔蒙。酒吧里灯光昏黄,烟雾缭绕,充斥着烈酒味儿和烟味儿,还有一些说不上来是什么味儿的味儿。几张圆木桌围满了人,白人黑人都有。大多数人都露着筋脉遒劲的肌肉和纹满了张扬黑色图腾的身体。他们大口喝酒,拿着扑克赌/博,说着不着调的黄色笑话,期中有一两个白种女人,她们坐在男人的腿上,衣着暴露,露着白花花的身体。男人们在赌/博说笑期间偶尔会伸手掐一下或者摸一下她们的身体,逗得她们咯咯直笑。
  吧台旁边的高木凳上坐着一个与周围气氛格格不入的男人。他身穿黑色西装,身形修长。略长的棕栗色头发柔顺地盖住饱满的额头,漂亮的琥珀色瞳孔散发着慵懒的光。他看上去拥有日耳曼的血统,但五官虽有棱角但更偏于柔和,下巴削尖,身材也不像普通日耳曼男人那样虎背熊腰,倒是修长纤细,在酒吧众人中显得很单薄。他右耳上带着一只漂亮的银色铃铛,铃铛上刻着精致的花纹,随着他的动作发出清脆的响声。他纤长的手指一下一下无意识地抚摸着手里的玻璃杯,周围乱哄哄的空气似乎一点也影响不到他。
  酒吧的门开了,进来一个高大的白人,进来的时候酒吧里太吵几乎没有人注意到他。那人两三步走到男人身边,俯身在男人耳边低语了一阵。男人听后唇边的轻笑没有变化,只是微微侧身,右耳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声音。他伸手松了松衬衣的袖口。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抽在来人脸上。
  “废物。”男人薄唇轻启,声线轻柔邪魅。
  酒吧里顿时没了声音,男人的铃铛声更显得清脆悦耳。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望着男人和跪在男人脚边的白种男人。
  “海克斯,出什么事了。”坐在桌前一个脸上纹着蝎子的男人问。
  男人琥珀色的瞳孔扫了一眼蝎子男,“这个废物让塔加尔逃走了。”
  “早早杀掉那小子不就行了,还审来审去,现在倒好,人都审跑了。”有人插嘴道。
  “那现在呢,要派人把塔加尔那婊/子养的干掉吗?”蝎子男问。
  海克斯放下手里的杯子,起身,铃铛随着他的动作叮当响着,“不用派人,他活不了多久。”
  “海克斯,听说车臣的战血来了西欧。”一个高大的白人说,“要不要给他们点颜色看看,好让那些小姑娘知道西欧到底是谁的地盘儿。”
  男人走到门边的身影停住了,“哦?战血?”他勾起嘴角笑得危险,“只要不影响阿修罗的生意,就不用管他们。”说完,他就推门走出去。
  夜色里一只红色的蝴蝶在男人周围飞动着,男人停下脚步,伸出手,蝴蝶顺从地停在他指尖,停了片刻,就飞走了。
  男人望着消失在夜色里的蝴蝶,脸上的笑容扩大了,在月光下显得邪恶无比,“呵呵呵……摩纳哥吗?很久不见了呢……斯诺。”
  漆黑的夜里,一个人踩着凌乱的步子奔跑着,不时地回头望一眼身后,似乎是在躲着什么。他停在街边的一个垃圾箱旁边,确认没有追兵后如释重负地趴在垃圾箱上大口喘着气,翻身坐在垃圾箱旁边,正要长舒一口气,突然,他的脸色变得铁青起来,他喉咙里发出沙哑的咕噜声,倒在地上翻滚起来。他的身体下面似乎有什么活物,将他的皮肤顶得凹凸不平。忽然,就像是被从体内顶破了似的,他从头顶裂开一道口子,无数拍着暗红色翅膀的蝴蝶从他体内飞出,飞进夜空不见了。
  垃圾箱旁边,剩下一张干瘪的人皮。
  摩纳哥。
  阿尔方索紧紧盯着挡在他身前的男人,觉得这个男人就像一个光源体,天生带着耀眼的光芒,让人移不开眼睛。
  “殿下,请您和我们一起去避难所,这里很危险。交给那些佣兵就够了。”枪林弹雨中一个拥护他的大臣说道,一路将他护送到事先准备好的避难所。
  进避难所的最后一眼,阿尔方索看到那个男人扣动扳机,一个黑衣的杀手倒在他脚下。
  “他是谁?”阿尔方索指着男人问。
  “殿下,请把您的手收回来,外面太危险了。他是亲王陛下请来保护您的,是战血佣兵团的团长。”
  “战血?!”阿尔方索看着男人漂亮的金发。
  “是的。亲王陛下花了大价钱。”
  “他……是我的。”阿尔方索盯着男人的背影,眼里闪着狩猎的光。
  事情结束了,阿尔方索和几个大臣从避难所里出来。他看到男人淡淡地站在那里,摩纳哥温暖的阳光洒了他一头一脸。男人的金发上沾着血迹,他身后是成堆的尸体,血腥构成的背景不紧没有冲淡他与生具来的高贵气质,还为他添了一抹神秘危险的色彩。
  “勇敢的人,你叫什么名字。”他走上去问。
  “斯诺。”男人微微一笑,声线冷清,法语发音标准,让人几乎以为他是个法国人。
  “雪。很适合你的名字。”阿尔方索贪婪地望着男人寒玉一般的面庞,想象着他在自己身下用这个声音呻/吟是怎样的风情。
  “阿尔方索,我可爱的侄子。听说你遭到了袭击?”闻讯而来的乌迪尔斯公爵擦擦光秃秃的脑门,笑眯眯地问。
  “尊敬的叔叔,让您担心了。暗杀者已经解决了。”阿尔方索同样笑眯眯地回答。
  “我可爱的侄子,我早就告诉过你,出门在外要带上专业的护卫队。你有没有受伤。”
  “托您的福,叔叔,我没事。”
  “那真是太好了。我的小阿尔法,叔叔的车在外面,坐着叔叔的车回王宫吧。”
  “那就多谢您了。尊敬的叔叔。” 老狐狸!阿尔方索在心里暗骂。
  开车回到皇宫,阿尔方索下车第一件事就是在随行的车队里找那个耀眼的男人。他看到那个男人穿着染血的迷彩服站在一伙粗糙的佣兵里,一个身上背着子弹的黑人佣兵正对他说什么,还伸出大手拍了拍他的肩。若不是亲眼所见,自己很难相信这个男人是一个刀口舔血的雇佣兵。
  坐在华丽的雕花椅子上,一只张扬的老虎卧在阿尔方索脚下。阿尔方索看着站在他面前的男人,“我父亲让你保护我?”
  “是的,安德烈二世亲王陛下雇佣战血,让我们保护您。”斯诺回答。
  “保护到什么时候?”
  “保护到您铲除乌迪尔斯公爵的势力,顺利登上王位。”
  “这样啊……”阿尔方索目光灼灼,不知在盘算什么。
  摩纳哥的亲王安德烈二世已经缠绵病榻几年了,相应的乌迪尔斯公爵的势力也越来越大,在大臣中间有相当一部分支持者。他三番两次地派出杀手和雇佣兵,想暗杀掉安德烈唯一的儿子,摩纳哥的王储,阿尔方索。
  “阿曼,带他们下去。好好安排战血的勇士们。”阿尔方索吩咐站在他身边的侍卫长。
  “是,殿下。”
  傍晚,阿尔方索坐在房间里,手上一下一下抚摸着老虎头顶的绒毛。美丽又危险的男人,你是属于我的。他揉了揉老虎的大脑袋,老虎乖乖舔了舔他的手心。
  紧张了一天的佣兵们坐在一起,热切地讨论着白天的所见所闻。有人端着威士忌,有人擦着手里的长□□。
  “嘿!伙计,这地方可比车臣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强多了!您看见那个傲娇王子脚下的老虎了吗?我真不敢相信孟加拉虎也有那么温顺的一天!”一个金色短发的年轻男子大声说着推了推他身边擦枪的黑人大汉,说着夹杂着车臣地区的方言的俄语说。
  “哈哈,帕尼,还记着苏门答腊丛林里的那只老虎呢。你小子是老鼠变的吗,怎么胆子那么小。”一个人眼角有刀疤的人喝一口酒打趣道。
  “谁说的!我就是觉得这个地方好!起码我们不用住在野地里!”被叫做帕尼的年轻男人反击回去。
  “嗨,别的不说,就这王宫里的威士忌,我发誓这是我喝过最正宗的威士忌。”一个靠在桌子上的佣兵接话道。
  “伙计们,你们不觉得这王宫里的女人都很正吗。刚才给我们送晚餐的女仆,我打赌她的味道一定很棒。”刀疤脸说。
  正说着话,门被推开了,一双修长的腿迈进来,斯诺站在门口,墨绿色的眼睛扫过屋子里的人,里面的佣兵不由自主打了个立正。刀疤脸咽了咽口水———和团长比起来那些正点的摩纳哥女人都成了庸脂俗粉,真想把他拉过来干一下,肯定很爽。想到这儿,刀疤不由得打了个寒噤———自己在想什么!不要命了吗!
  “团长,你回来了!”帕尼抓抓脑袋问道。
  斯诺冲他笑了一下,微笑的弧度恰到好处,“我回来了。大家都休整得怎么样了。”
  “完全没有问题!那些杀手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一个黑人佣兵大声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