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帅哥,我可口么 作者:没荆棘的鸟(下)

字体:[ ]

 
☆、又被算计了
 
  左曦窘窘眉,沉默了半饷答道:“爱你个大头鬼。”
  “左曦,你……”陈翰林将眼睛留伫在左曦的眼睛上,神情凝视。左曦能清楚感觉到陈翰林眉心上微微蹙起,眼神中所流露出来的矛盾。
  “他这是怎么了?”左曦疑惑了。
  “大帅你……”左曦低下头,显得很尴尬。
  陈翰林抬头,微微叹气:“我回去了,你早点睡觉吧!”
  门“啪”的一声关上,左曦还有些沉浸在刚才的场景中,这才如梦方醒。
  他为什么会问我这个问题?
  左曦疑惑,难道?
  左曦稍稍皱眉。
  到了十一月底的时候已经有些偏冷,即将到来的期末考试已经叫师大校园的氛围变得略显紧张。无论是学渣还是学霸均倾巢出动,抢占图书馆及自习室的好位置。因为天冷,左曦也已经早早的穿上的毛衣。只不过因为家境的缘故,他只有一件羽绒服,他一般不舍得穿。
  今天晚上该是左曦准备明天广播站的文学稿件,当他去团委楼的时候,因为天冷,路上已经没有多少行人了。左曦单薄的身影被拉长在长长的校园小径上,显得有些孤寥。
  家庭困难补助发下来了,一个月一个月的给倒也给左曦的家里减轻了不少负担。母亲再家也不用那么辛苦。
  左曦经常想到自己在家了母亲,还差一个月就要放假了,都在一个省,左曦因为节约生活费竟也没有回去看过。蓦地,他有些想念自己的母亲。
  “左曦你在想什么呢?”后面的声音他很熟悉,回头一看,来者正是李杰。
  “今天你不休息么?”左曦好奇道。
  “来看看明天广播的内容,明天上午我有点儿事儿没时间过。”李杰微笑着对左曦说。
  李杰是个性格和缓,人缘颇佳的人,细眉薄眼,唇红齿白,很有些像陈翰林,只不过身高没陈翰林那么突出,不到180的身高倒也匀称。
  到了广播站左曦看到小乐也在这儿,左曦这才想起男女轮班,今天恰好轮到自己跟他。小乐不跟自己打招呼,我自己也没必要显人情,假装彼此看不到,该干嘛干嘛。
  收拾好准备稿和备用稿,左曦唯恐小乐再搞什么小动作,叫李杰过来亲自过目。
  广播台除了审稿处有台灯,其它地方光线都挺黯,李杰嘻嘻笑笑的用手机玩着游戏,可能因为没控制音量,声音有些大了。左曦叫他的时候他竟也没听见。
  对了,他还戴了耳机。白色的一根丝线从耳边延伸到手边,即便光线昏暗,在反射光的作用下还是显得格外真切。
  左曦摇摇头,将自己手头的东西整理好放在一起,眼角小心觑着小乐,谁知道这个恶毒的女人会不会在这短短几分钟内干出啥坏事儿。
  左曦用稿子轻轻敲敲李杰的肩膀:“杰哥,这是你明天播音的文学稿件,你看看吧!”永远是含蓄微笑的面容。
  李杰不好意思的拿下耳机:“不好意思刚刚没听见。”他左右晃荡着脑袋:“这里光线太暗了,我到你那儿去看吧!”
  “好。”
  “小乐哪儿去了?”李杰左右环视一周,问左曦。
  左曦蓦地皱眉:“可能回去了吧!”语气明显怀疑。
  莫名其妙的消失,铁定没啥好事儿。
  左曦的桌上正摆着一杯刚刚晾好的开水,李杰因为口渴便也没有顾忌,拿上来便喝。
  “小曦你不介意吧?”放下杯子,李杰擦擦嘴。
  “不介意。”左曦明显有些勉强,他总觉得哪里不对。
  过了不一会儿,李杰便叫肚子痛,三番五次的往厕所跑。
  左曦知道肯定坏了,八成是小乐那娘们把药下到了水里以为自己会喝,结果却阴差阳错挨到了李杰身上。
  左曦连忙跟陈翰林打电话,刚从洗手间里出来累的气喘吁吁的李杰连忙阻止:“小曦,别跟你基友打,他正忙着学生会换届呢!今天我来也是他叫的。”左曦见李杰满脸倦容极委屈的样子,脸上的汗密密匝匝,似乎已经精疲力尽。
  听到陈翰林的时候他有些诧异,紧接着是安心,原来他是要——李杰来保驾护航的。
  “杰哥我把水给你晾好,你多喝点补充水分,我马上去药店给你买药。”左曦兴冲冲也跟着着急,心里对于小乐的恨意更添一步。
  看到肇事的那杯水,小乐心中有了主意。
  李杰也在后面很是无辜的说道:“部长跟我讲说那小姐跟你有过节我还不相信,这回我算是信了,她加的量可真足……”
  言罢,又忍受不住奔向了洗手间。
  整个一晚上左曦都跟着李杰在校团委被折腾了,等李杰吃下药缓过来的时候已经接近十二点,看来两个人是回不去了。
  左曦怕李杰因为失水过多而造成体力下降,还专门买来了一袋盐和葡萄糖叫李杰兑水喝。李杰看到这场景含笑道:“我说小曦,你这么善解人意,归不得部长一定要叫我来当护花使者。”
  “什么护花使者?”虽然有暖气,左曦隐隐觉得还是有些冷,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
  “算了,跟你说你也不懂,不对,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啊!”李杰的声音还是懵懵的,很没劲的感觉:“小乐这妮子这回算是栽我手里了,最毒不过妇人心,大概说得就是这种货色,你们俩是怎么结下梁子的?”
  李杰斜着头对着左曦,左曦递过去冲泡好的水,李杰缓缓喝下。左曦便将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我靠,怎么能那么贱!”李杰愤愤不平。
  “部长要过来,这会儿应该快到了。”李杰平时前方,静静道。
  “什么?”左曦表示震惊:“大帅来干嘛?”
  左曦只在私下里的时候才称陈翰林为大帅,可能是因为情绪激动,直接叫了“昵称”。
  脸部肌肉微微抽搐,左曦别过脸去。
  “原来你小子私下里把部长叫的那么亲密啊!怪不得他对你是照顾有加,经常听旁人说他给你送吃的,真的假的?”李杰奇怪了,跃动起来的样子哪里还有半分病态。谁说八卦是女人的专利,男生好奇起来一点也不比女孩子差。
  左曦又是沉默。
  “好了,不为难你了,回不来宿舍,陈翰林一听说你还在这儿,就两个字‘我来’,你们两口子当真是情谊深厚啊”左曦知道李杰是开玩笑,拿两个关系好的男生开玩笑并没什么大不了,高中的时候柯可跟自己也常被别人道。
  不过今天却总觉得心里怪怪的,不对,应该是暖暖的。
  咿呀一声,门被推开了,远远地,左曦便能看见陈翰林高高笔挺的身躯以及他背后窄窄修长的身影,顺着楼道手里似乎还提着什么东西,脚步匆匆的朝这边走来。
  在一瞬间左曦甚至有些害怕陈翰林的到来,寒夜越将陈翰林的身躯拉得高大,他就越感觉到自己的卑微。他灼热的目光会叫自己多想,而心中乱窜的小鹿又无时无刻不在身上上蹿下跳怂恿自己去紧握那些不大可能的梦幻。
  声音先传了过来:“小曦你冷不冷?”
  李杰嘻嘻笑了:“部长你能再偏心一点么?只问你基友不问我?”
  “我这不就是来慰问你么?”陈翰林边说着,从提的一彩条袋中掏出一个枕头向李杰扔了过去:“没办法,还好有暖气。不然可得冻死。”
  回转过眼神,陈翰林走到左曦面前,将自己温暖的大手放在左曦手掌上:“你手真冰。我带了暖手袋,暖热了你用。”
  “部长你厚此薄彼啊!小曦就有暖手袋,我就没!”李杰抱怨。
  “屁话,你活该挨冻,左曦身体没你好。”后面一句话语气明显温柔。
  三个人也聪明,爬上二楼到了团委办公室,这里虽然没有床,但是沙发还是有几个,几个人便也只能躺在沙发上将就一宿。
  陈翰林不可能放心得下左曦,便躺在了他旁边,一直盯着他,防止被单落下。
  关了灯,李杰大概是太累了,不一会儿便鼾声迭起,左曦模模糊糊也快睡着了。陈翰林看看李杰应该见不到自己的举动,便小心翼翼的靠近左曦,用手缓缓的将其环抱。
  这小子身上永远都是那么冰冷!左曦瑟缩着身子,鼻子里吸着气。
  怕是要感冒。
  陈翰林用手握住左曦的手,将他的头放在自己胸口。左曦已经完全清醒了。他在想,要是你不是,为何又这样对我。
  我真的怕沉浸在你对我的好中。
  左曦心下微微一痛,扭了扭身子,陈翰林在左曦耳边小声说着:“别动,好好的。”
  有种感觉在左曦耳边萦绕,陈翰林是喜欢自己的,至于有多少分喜欢他不确定,到底是如何一种喜欢他也不知晓。
  可能是友情,又些许是爱情,当然,还有可能自己被当成了弟弟,有了亲情。
  陈翰林身上的味道还是那样亲切,左曦用另一直手勾住了陈翰林的胳膊。
  一点点回应,也不算逾矩。
  “我喜欢你你知道么?”左曦在心中默念。
  李杰怎么想怎么觉得奇怪,当半夜他醒过来的时候,陈翰林跟左曦躺在对面的大沙发上,左曦斜靠在他胸口,陈翰林搂住他,两个人睡得似乎都不大安稳,这画面实在是……
  关键是部长一直拽着他手,虽说不是十指紧扣,但总觉得有点怪……很怪,非常怪!
  要说部长是,也不像啊!
  李杰按压下心中的惊悸,首先应该想着如何找小乐算账!
作者有话要说:  
 
☆、小乐遭殃(一)
 
  有一种悲催叫做被人算计了好不知道怎么反抗,李杰阴差阳错的替左曦受过,心里憋屈,不过他对左曦可没有半分抱怨,倒是对小乐很是不爽。
  本就听说小乐是个攀龙附凤天天想着向上爬的女生,今天看来,他不仅拜金还败德。还在师范大学就读,即便以后不为人师表出去也是丢脸,让“师范”儿字斯文扫地。
  左曦原以为李杰会将小乐下泻药的事儿跟陈翰林说,却没想到他只字未提,只说自己吃坏了东西,多亏自己照顾。
  李杰或许是不想将事情摊上台面,让彼此不好看吧!之后李杰非但没有避开与小乐接触的机会,反而更加跟小乐显得热络,左曦起初不解,细细一想便明白了:“预先取之,必先予之。”李杰这是要谋后算。
  陈翰林终于卸任经管学院学生会主席,那个欢快的妹纸也几乎是全票当选。陈翰林终于可以不用两边跑,将自己累个半死。
  左曦觉得自己天天干后勤工作也不是个事儿,终于跟大帅开诚布公的说了自己想要坐在话筒前的愿望。
  “小子你终于说了,就等着呢!明天我就让你上场,不过你的声音……”陈翰林故作神秘。
  “怕是要引起学校的骚动。”
  “你就是说我声音娘吧?”左曦很坦诚,这种坦诚有时候会被旁人认为是无所谓。
  “不是,是可爱。”陈翰林有些神秘的说。
  第二天下午左曦来到电台,左曦才发现跟自己搭档的正是冤家小乐,左曦一脸黑线,却也不胆怯害怕。
  害过自己两次难道还不够么?好在左曦一直竭力跟与小乐同寝室的小欢保持好关系,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小欢心眼不多,倒是也提供了不少素材。
  今天小乐穿上了无比妖艳的紫色亮片装,风尘味十足。人确实是漂亮,却没漂亮对头,外表的美丽无法遏制内心的险恶。左曦打算今天就让小乐吃点苦头。
  导播示意开始,小乐首先抢了稿件,为了不打破发言的整齐度,左曦只能忍耐。第一次播音的左曦明显还是有些紧张,因为两个人彼此不待见,彼此的声音都是冷冰冰,毫无血肉。不过左曦充满辨识度的声音还是立马吸引了师范大学各路妹纸。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