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这绝对是意外 作者:倾落九霄

字体:[ ]

 
这绝对是意外
作者:倾落九霄
 
 
文案
 
高考结束的暑假,苏蕴和应表姐要求,去了“犹记青年旅舍”做义工,开始了鸡飞狗跳的义工生活。
 
苏蕴和还有一个人尽皆知的“秘密”,他是CV大神“凌汛”的脑残粉,作为脑残粉就该无时无刻想着自家大神,比如在旅舍的大堂里播放大神翻唱的歌。
 
凌时冀作为“犹记”的老板,随时巡查产业,刚踏进“犹记青年旅舍”,就听到大堂里正在播放自己翻唱的歌。
 
【设定1】凌时冀(凌汛、CV大神攻)、苏蕴和(粉丝受)
【备注1】谢谢亲们的支持!谢绝扒榜,谢绝改编转载,请口下留情,手下留情!
【备注2】谢谢睚眦麻麻和美工大神的封面。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网配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凌时冀,苏蕴和 ┃ 配角:凌语萱,杜蓓蓓,李昱,王泽,一大帮逗比 ┃ 其它:倾落九霄,这绝对是意外
 
==================
 
  ☆、第01章 :犹记青年旅舍
 
从计程车上下来,苏蕴和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握着手机,沿着街道往前走,还不时地往岔口上的路牌瞄上几眼,接着继续往前走,这里是旅游景区,沿路全都是青年旅舍。
    而他要找的“犹记青年旅社”就在这条街道上,坐着计程车不好找,他只能在入口处就下车,沿路慢慢找过去,公路的对面也有几家旅舍,他下车后去看过,没有他要找的旅舍,再前面是野生动物园。
    这样倒是方便他寻找了,只要沿着街道一边寻找,总能找到犹记青年旅舍,街道的两边都是山坡,并不是很高,山坡上树木成荫郁郁苍苍,环境优雅,空气清新,旅舍全都建立在山坡上。
    苏蕴和一边欣赏沿途的风景,一边找寻着路牌,心道若是在这里住上两个月,倒是能修身养性,这里又是属于旅游风景区范围内,如今又是暑假,街道上显得十分拥挤,一路过来总是在堵车。
    继续往前走了几百米,总算找到了犹记青年旅舍,苏蕴和站在路牌边,微微抬头望着小山坡上的餐馆、小超市、旅舍,再望向高处就是被树木掩盖,树影斑驳间显露出来的建筑物一角。
    “这座山还挺大的嘛。”苏蕴和呐呐自语,随即兴致勃勃地拉着行李箱走上小陡坡,这个岔口进来有两家青年旅舍,根据路牌上的箭头指示,他要找的犹记青年旅舍在右手边,位于小陡坡的南面。
    苏蕴和走上岔口,迎面是一家小超市,往右手边走又是一排建筑物,走过了小超市,抬头望去是一条长长的陡坡,这个陡坡真的有点抖了,陡坡上边是一座环境优雅,极富田园风格的餐厅。
    “小运河!”
    正当苏蕴和一边看门牌一边寻找犹记青年旅舍时,冷不防地一道气势汹汹的女声自不远处传来,一听到“小运河”三个字,他的脸立马黑着垮下了。
    苏蕴和无可奈何地循声望去,十几米外站着一个双手叉腰的女生,女生脸上带着稍许怒气,眼中却是浓浓的关切,顿时对于“小运河”这个绰号的不满烟消云散。
    “蓓蓓姐。”苏蕴和惊喜地拖着行李箱快步走上前去,还不忘抱怨几句,“这里一整座山上全都是青年旅舍,找都找不到,从计程车上下来,我走了一公里路都不止了,幸好对面山上是野生动物园,只要找一边就行了。”
    “蠢货,不认识路不知道打电话吗?”杜蓓蓓又心急又哭笑不得,扑上来揪住苏蕴和的耳朵,“你这跟猪有得拼的破脑子,老娘在这里担心了一整天,你就不知道打个电话吗?”
    “疼的啊!”苏蕴和一把挣脱杜蓓蓓的魔爪,皱着眉头揉耳朵,自知理亏,保持沉默。
    “还不给我滚进来?站在门口挡着客人吗?”杜蓓蓓一把夺过他手里的行李箱,另一手抓住他的手腕,不顾苏蕴和的挣扎,将人拖进了大堂,“丢毛脸?知道丢脸就给我安分点。”
    苏蕴和满脸黑线,他一个大男人还要个比他矮大半个头的小女生牵着手走,够丢脸的。
    直到走进大堂,苏蕴和才后知后觉地回过神来,他已经到了犹记青年旅舍,只不过还来不及欣赏眼前温馨典雅的大堂,就被杜蓓蓓野蛮地推倒在了沙发上。
    苏蕴和咧了咧嘴想反驳几句,转脸就对上一张愤怒的脸,到口的话立马吞了回去,安安分分地坐在沙发上,拿眼角余光瞥着杜蓓蓓,这丫头不就年长他几岁么,动不动就用表姐的身份压制他。
    “给我坐好,我去给你倒水,待会儿带你去房间放行李。”杜蓓蓓凶神恶煞地瞪着苏蕴和,尼麻蛋,这个破孩子一点都不省心,她坐立不安地等着他的电话,结果丫的自己就找来了。
    等到杜蓓蓓离开,苏蕴和总算有缓口气的时间了,这才环顾四周打量大堂。
    来犹记青年旅舍之前,他特地上网查过这家旅舍,比起普通的旅舍,犹记的规模显然要大得多,占地面积也比这座山上的其他青旅来得庞大,光看他现在坐着的大堂就一目了然。
    大厅入口是前台,坐着一男一女两名员工,另一边是吧台,吧台里面一整排架子,架子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酒,还有饮料果汁,吧台前坐着三名年轻男子,一名调酒师坐在吧台内跟客人聊天,
    大堂里放置着好几组沙发和桌子,每个沙发上都坐着闲聊的客人,也有独自一人抱着笔电戴着耳机上网的,还有安安静静看书的,另一边还摆放着一架纯白的钢琴,一个女孩子正坐着弹琴。
    大堂里播放着歌曲,音量高低恰到好处,整个大堂的气氛显得温馨融洽。
    大堂以台阶为界限,南北一分为二,苏蕴和现在坐着的是靠入口的北面一块,而步下三个台阶,那边的大堂以运动为主,摆放着桌球台和足球台,都有人在玩,另一边还有人在掷飞镖。
    苏蕴和好奇地盯着运动区域那边的一扇门,不知道那边又是什么地方,而他此时坐着的这套沙发旁边也有一扇门,不过门上写着“阅览室”,供客人看书借阅打发时间。
    “感觉怎样?”杜蓓蓓端着水杯走了过来,将杯子摆到他面前,又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现在正好放假,过来旅游度假的学生很多,要不是阿姨提前跟我打招呼,义工还轮不到你。”
    苏蕴和抹了一把冷汗,端着水杯喝了一口,这里的环境很不错,像他们这样的学生过来做义工锻炼一下,是非常不错的选择,他早些就听杜蓓蓓说过,像他这样报名义工的学生不计其数。
    苏蕴和刚刚结束了高考,而他刚巧考到了S市这座繁华的大都市,高考结束后整日无所事事,摸在网上醉生梦死,本想先到这座城市来熟悉一下地理环境,正好还可以放松心情,那时就想住到这里来。
    结果杜蓓蓓和苏母通过电话后,他的度假之旅变成了义工体验,还轮不到苏蕴和吐槽几句,苏母就雷厉风行地给他打包了行李,塞了一把现金、一张银行卡和一张动车票后,将他轰出了家门。
    “不是姐姐吹嘘,我们犹记青年旅舍在整座城市都数一数二,当然别的城市还有分旅舍,想来犹记当义工的学生都挤破头了,幸好阿姨有先见之明,我才能给你留一扇后门。”
    杜蓓蓓去年大学毕业就到这边来工作,当初她和苏蕴和一样,来S市上大学,度假时曾在这家旅舍住过一阵,当时就喜欢上了这里的气氛和环境,大学一毕业就跑来应聘,如今已经在这里工作一年了。
    她听说苏蕴和要来S市熟悉环境,想在旅舍住几天,又听苏母在电话里一直抱怨苏蕴和整天懒懒散散,就想着旅舍暑期刚好要招义工,提供住宿和伙食,于是跟苏母提了一下,没想到苏母立马举双手双脚赞成。
    苏蕴和环顾热闹的大堂,赞同地点点头:“确实不错,先去把行李放了吧。”
    他来旅舍之前已经向杜蓓蓓打听过义工需要做的事,大部分都是一些打扫卫生和接待旅客的工作,平时空闲时间就在大堂里坐着,给过来咨询的旅客解答问题,相对而言义工比长工稍微轻松一点。
    苏蕴和再确定要来做义工时就提交了简历,这次过来只要登记一下身份证号码做进一步确认,领取了房卡就跟着杜蓓蓓去房间放置行李,刚站起身准备离开大堂,迎面就走来一位气质美女。
    “凌姐。”杜蓓蓓立马打招呼,朝身边的苏蕴和介绍道,“蕴和,这是我们店长凌语萱,凌姐,他就是我跟你提起过的表弟苏蕴和,刚刚考上大学,这次过来做义工锻炼锻炼。”
    “凌姐。”苏蕴和赶紧礼貌地打招呼,对方回以亲切的笑容,让他稍稍放松了心情,这位店长看起来成熟稳重,典型的职业丽人,倒是没有想象中那般严肃得很难相处。
    “凌姐,我先带蕴和去放行李。”杜蓓蓓朝凌语萱挥挥手中的房卡,先带着苏蕴和离开。
    苏蕴和跟着杜蓓蓓走出大堂,大堂外是一座庞大的庭院,庭院里撑着一把把巨大的绿色阳伞,每把阳伞下一张木头桌子和四把木头椅子,不少旅客正坐着喝茶、闲聊、下棋、玩纸牌。
    庭院四周围摆着各式盆栽,左边的角落是一个几十平米的鱼池,鱼池里荷花假山,游鱼戏水,右边的角落是假山和翠竹,再加上山上不少绿色植物延伸进庭院,以及巧夺天工的人工布置,让整个庭院充满了田园风,显得格外清静幽雅。
    苏蕴和顿时有种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的错觉,这家犹记青年旅舍比想象中还要气派美观,沿着庭院的长廊一直往前走就是住宿的地方,员工都住在一楼,他住的房间是四人间。
    犹记青年旅舍的房间分豪华套房、单人间、双人间、四人间和六人间,豪华套房、单人间和双人间就是酒店模式,而四人间和六人间就如学校的宿舍,采取上下铺模式,苏蕴和倒是挺喜欢这种模式。
    苏蕴和居住的四人间就只剩下一个床铺,听杜蓓蓓介绍,住在这里的是旅舍的长工李昱,杜蓓蓓一群人经常开玩笑称呼他为“南唐后主”,李昱这名字和南唐后主李煜相似。
    另一名是比他早来几天的义工郑飞跃,是S市某所大学的大二生,跟他一样放了暑假没事做,过来这里做义工打发时间,剩下的一名是犹记餐厅的厨师王泽,犹记餐厅就在旅舍旁边的山坡上。
    苏蕴和拖着行李箱站在门口打量着房间,房间的布置很简单,上下铺四个床位,靠门边一排柜子,剩下的就只有一个卫生间,幸好整理得还算干净整洁,房间里没有奇怪的味道。
    正在苏蕴和还在发呆愣神之际,忽然感受到小腿处一团毛茸茸的触感,低头一看,两只肥嘟嘟的小猫正亲昵地磨蹭着他的小腿,一黄一白“喵喵”叫着,毫不怕生地尽情向他卖萌。
    “板蓝根,折耳根,怎么又跑进来了?”杜蓓蓓捧着脸惊呼。
    苏蕴和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到,板蓝根?折耳根?这是给两只猫取的名字吗?得,他忽然觉得以后的义工生涯可能会很热闹,莫名就变得十分期待。
 
  ☆、第02章 :凌汛大神
 
苏蕴和的床位在上铺,杜蓓蓓已经提前帮他铺好了被子,稍稍有点洁癖的他倒是很喜欢住上铺,总觉得住在下铺,随便走个人进来就往床上一坐,有些不注意卫生的人还边吃边聊,一不小心残渣就磕到床上去了。
    苏蕴和光设想一下就接受不了,他平时住家里就从不在房间里吃东西,非常不喜欢房间里有食物的味道,这一点杜蓓蓓总是很嫌弃他计较,爱干净又不是坏习惯,而且他的洁癖也不是很严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