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论双重人格治疗的可能性 作者:大名胖次

字体:[ ]

 
书名:论双重人格治疗的可能性
作者:大名胖次
晋江2015-08-29完结
文案
看心理医生如何治愈双重人格的猪脚
中途要克服各种失忆,各种误会,各种自杀等通关关卡,才能到达彼岸,性福在一起。
但是!
这么俗套的东西,胖次我怎么可能写呢!
内容小清新,大家不要大意的跳坑吧。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青梅竹马 边缘恋歌
 
搜索关键字:主角:路信然 ┃ 配角:染新鹿,吕恺歌 ┃ 其它:看见你
 
 
  ☆、第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改错字
  路信然坐在母校转角的咖啡馆靠窗的秋千椅上。
  阳光从透明的玻璃窗里,照射到他的栗色的天然卷上,带上一点俏皮,从细缝中撒落于他秀丽的弯眉,琥珀的眼睛下面一点青黛色的泪痣,漂亮的鼻子下面,紧紧抿着的嘴巴,微微向下。
  他等了有些久。
  从上午十点一直坐到下午一点。
  咖啡馆的人来来去去,手上或多或少的拎着蛋糕,或者咖啡。
  门口的风铃响了一次,又一次。
  他还是没有来。
  染新鹿。
  路信然眯着眼睛都能看到他。
  正坐在对面的秋千椅上。
  带着一层不变的黑色字母棒球帽,遮住的是深邃的犹如夜空的眼睛,和他有着一样泪痣,笑起来时,深深的酒窝,和不停闪烁的泪痣,都让他着迷。
  他们青梅竹马,从小学,初中,高中,一直到大学,最后还在同一家公司工作。感情不可言喻,那么深的基础。约他出来见面,只有一个原因,染新鹿突然的从公司辞职了。
  没有任何的招呼,就辞职了。
  路信然无意识的搅动着,面前咖啡桌上的拿铁。
  二十几年的时光,不管哪里都有他的身影,突然抽离出去......
  咖啡勺清脆的摔在白瓷杯上,几滴拿铁溅在白色桌面上,晕开。
  再等一个小时,他就会走的。路信然这样告诉自己。
  其实前几个小时,他亦是这样告诉自己。
  咖啡馆是通宵营业的,路信然也恍然未知的呆坐着。
  窗外的路灯亮了,又暗了。
  染新鹿依旧未赴约。
  秋千椅上单薄的身影,映在窗户上,熬得通红的眼睛,深深的眼袋,冒头的青色胡渣。
  一整夜过去了,他竟然没有吃任何东西,他用手撑着桌子,想要站起来,他不打算等染新鹿了。
  可是试了几次都不能成功,他颤抖着手从出口袋中的拿出手机,点了几次才将电话打出。
  是给他另一个发小的。
  早些年,发小出国进修,如今回来时满面风光。
  挂下电话,路信然还维持着先前的动作。
 
  ☆、第二章
 
作者有话要说:  改错
  路信然再次回过神来,是被咖啡馆门口十二月的风冷给吹醒的。
  似乎风顺着衣服的缝隙,钻进骨头,再吹到心里。
  他一个激灵,缓过神来才发现正坐在他发小的黑色奥迪上。
  发小是个海龟医生,叫吕恺歌。至于他学的是什么,路信然没有问,不外乎内科、外科、妇产科这种。吕恺歌干净利落的外表,高山一样的气质,让许多女生望而却步。
  其实,他知道,他这发小话不多,却心细。
  只是......
  “信然。你不要再等了。”
  路信然不可置信的转头去看,吕恺歌握着方向盘沉着的脸上,眉毛微微蹙起。
  “什么?”路信然小心翼翼的问了一遍。
  黑色奥迪伴随着响亮的刹车声,毫无征兆的停在了路边。
  刚好车子旁边是一个热气腾腾的早餐铺,形形色色的人在这里买着早餐,依稀见太阳从店铺后面露出一个角,冰冷刺骨的照在车子上。
  吕恺歌抓着方向盘,扭过身体,路信然才看到,他的眉头纠结着,眼睛里映着他,路信然有点害怕。
  他本来就是一个胆小守旧的人。
  恐惧掐他的喉咙,眼泪梗在心间,车子似乎开了窗户,温度刷刷的留走,灌进了冷风。
  “信然。”吕恺歌微微耸起肩膀,顿了顿,一字一字的说道,“你不要再等了。”
  吕恺歌是他的发小,哪怕他出国那么些年,还是他的发小,无话不谈,所以......
  所以,他幼稚的再问一遍,期许着,“什么?恺歌,你说什么?”
  吕恺歌眼中转过什么,肩膀也松了下来,道:“去给我买个包子吧。”
  幸而,他没再说什么。
  路信然也不知道,如果吕恺歌再说一次,会怎么样。
  关上车门,买了包子,开门,上车。
  路信然奇怪着,明明刚才才觉得车内冰冻,却和车外的冷风一比对,才知道什么是火炉。
  他因买包子结冰的手指,似乎也有化开的迹象。
  吕恺歌将他送到了家门口。一个算不少好的公寓,但人气味十足,邻里之间闲暇时分都会坐在单元门口,吹着小风。大概这些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比较爱热闹。
  那他,路信然为什么要选择住在这里。
  染新鹿和他都不是那么喜欢热闹的人.......
  可......
  既然这里是他的家,那么为什么打开门的时候,那么陌生。
  进门的时候,右手边的鞋柜不是红棕色的实木吗?客厅不是有台阶吗?立钟不是应该靠在墙角吗?那阳台上的小花怎么没有?书房呢?怎么没有书房。
  瓷砖为什么是这种米白色......
  他随着吕恺歌再这个家里走来走去,这是一个很好的高档公寓,面积也不大只有八十平米,两室一厨一卫一厅一阳台。卫生间很大,还奢侈的装着一个浴缸。
  可越是了解,路信然的脑袋越混乱,扶着雪白的墙壁,慢慢走到实木的简约餐桌边上,坐在那里。
  他不记得了。
  他一定是丢掉了什么,所以才觉得餐桌上应该摆着什么,透过它,他就能看到染新鹿。
  “恺歌。”路信然匆忙的从棕色的椅子上,站了起来。
  椅子受力“啪”的倒翻在地。
  路信然才看清跟在他身后的吕恺歌是怎样一副表情。
  他镇定的面容,如冰山没有裂痕,只是眼睛印着的路信然,太憔悴了,头发的翘起的弧度都失去张力,泪痣闪烁着,却蹙起看不懂的悲切,完全没有一点活力,似乎被染新鹿给牵着走,大起大落都是染新鹿主宰的。
 
  ☆、第三章
 
作者有话要说:  改错
  吕恺歌扶起摔倒的椅子,小心的扶着路信然,说道:“信然,我们去卧室吧。睡一觉就好了。”
  他的声音带着迷迭香的味道,起起伏伏,犹如一曲安详的催眠曲,带着一点小时候母亲的声调,那转折的地方都那么的相似,细细的嵌在合适的地方,顺从的到在柔软的带着阳光味道的床上。
  路信然闭上眼睛,才能一觉好眠。
  不知道在梦里,能不能见到你,染新鹿。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
  吕恺歌弯下腰,双手撑在路信然的脑旁,在他的额头印上一吻,才抬起身。
  这才撞进另一人的眼中。
  =========================
  什么东西吵吵闹闹的。
  路信然待在水下面,看着见一顶熟悉的黑色字母棒球帽,染新鹿!
  “染新鹿!”
  睁眼醒来。
  入目只有一人站在床边,吕恺歌。来不及说什么,路信然已经从床上跳起来,往外走。
  空空如也。
  什么人都没有。
  空荡荡的房间能够听到洗漱室水池的滴水声,窗外风吹起窗帘,时钟秒表声,就是没有关门声,路信然知道他看错了。
  染新鹿根本就没有来过。
  他就好像是一阵风,轻轻的吹过他二十多岁的生命,然后飘飘然然的走了。
  “信然。”
  吕恺歌从路信然背后叫他。
  声音带着幽扬的语调,路信然转头去看,看吕恺歌眼角带着一点柔和,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
  吕恺歌走到路信然的身旁,伸手按住他的肩膀,才又低语一句:“信然。”
  路信然觉头晕乎乎的,身体也轻飘飘,大概是刚才没有睡好,他说:“恺歌,我再去睡一觉。”以至于都能产生幻觉,嘲弄的想到。
  “好的。”
  吕恺歌再走进几步,靠在路信然的身旁,声音泛着红酒的蛊惑的香气,路信然脚跟一软,顺势的倒在吕恺歌的手臂上,沉沉的睡去。
  路信然其实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睡了。
  扶着路信然一路回到卧室,吕恺歌从自己随身Grigori 手袋中,抽出一本黑色手记本,再从包中的隔层拿出黑色钢笔,一笔一划的记录着。
  时间:治疗第二十天
  症状:伴随着催眠治疗,长时间未眠症状有所缓解。
  途中第二人格仍然出现,间隔时间不到一分钟。
  患者通过镜子等反射物品可以看见第二人格,并且伴有强烈的臆想症。能够清楚的描述出第二人格。
  间歇性失忆症状未有所缓解。
  药物:
  黑色钢笔帽在手记本上轻轻敲打着,不急不缓。吕恺歌的助手要是在一侧,定要奇怪平日果断的吕医生,怎么突然踌躇起来。
  服用少量的镇定药物是惯例,除非患者症状良好,能够通过环境的改变,自我控制。可路信然的症状实在是.......
  “刷刷刷”的在纸上写上几笔。
  药物:一日三片安定片。一星期药量。
  随手的将手袋放在床头柜上,吕恺歌给窗户留了一道缝隙,才见窗外白雪点点,有感而叹声:“下雪了。”
  这才转身去开了暖气,又给路信然掖了掖被角。
  路信然蹙着眉头,闭着双眼,睡的不安。但吕恺歌觉得至少比前一段时间,一直呆坐着要好许多。
  伸手将他的眉头给抚平,再隔着被子,握着他的手。
  路信然才睡的好受些,他似乎感受到有人正在关心着他,沉沉的睡去了。
 
  ☆、第四章
 
作者有话要说:  改错
  天空微亮,路信然一夜好眠,窗外的积雪反射着光芒,透亮了整个房间。
  路信然从床上坐起,柔软的白色被子堆在腿上,伸手推了推床边的吕恺歌,他抿嘴说道:“恺歌,去买点吃的吧。”
  吕恺歌才转醒,缓和一下保持一夜姿势而麻木的身体,起身,弹落身上灰尘,修长的手指在路信然栗色的发间穿梭,说道:“恩。我很快回来。”等他。
  继而传来脚步声,关门声。
  说者无心,听者有心。
  吕恺歌无心的动作与话语,勾起路信然的脑袋里面深处的记忆。
  =========================
  “信然宝贝要乖乖呆在家里,麻麻和爸比很快回来的哦~”一身香奈儿的套装、香水、配饰的妇女蹬着迪奥新款高跟鞋。她保养很好的手指,红宝石的手链之间的摩擦声,温柔的揉着身前不到腰高的软萌小男孩。
  缩小版的路信然眼角泪痣还是朱红色的,如同星星一样闪耀,挥手再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