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夕言 作者:籽花

字体:[ ]

 
书名:夕言
作者:籽花
 
文案
第二章有问题 所以第一和第三是连在一起的
 
内容标签:怅然若失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1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文的灵感来源于我做的一个梦,梦不长,所以这注定是个短篇。
  景锡篇
  1.^我上前抱住他,在他耳边说道:“最后的时间里让我陪着你。”没有眼泪,没有悸动,我们就这样抱着站了好久,好久。^
  我静静地看着青言熟睡的脸庞,心里一遍一遍地描摹着他的轮廓,他的容颜。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呢,我都不知道,只是希望多看一会,在以后看不见的日子里,仍能清楚地记得他的眉目,在悠长孤独的岁月中,来回忆我这恋了,爱了十多年的人来。
  这些日子我经常想,他那小小的心里,是否有我这个人,哪怕只有一点点的位置,只要不全是她就行,但我知道,答案肯定不是我所期望的。我一边暗暗猜测着他的心,一边又在嘲笑着我的自不量力,明明知道她在他心里的地位,却又不甘心,企图用时间来消灭她的身影,但我心里清楚的知道,她的不在人间便在这个时间上加好久好久,而我却没有那么多时间来慢慢影响着他。
  我知道我终有一天会失去他,也许这是最好的一种,不会遗憾,也没有多心痛,这是一种我抗拒不了的力量,将来我也不会惭愧,只会淡然地接受,或许我还会庆幸,庆幸他最后的时间是属于我的,我知道我是自私的。
  他的睫毛开始抖动,我知道他要醒了。
  “早安。”我坐在床边对他说道。
  “嗯…早安。”他迷迷糊糊地说,还没有彻底地清醒。
  “早上想吃什么?”
  “嗯……夏花!”他眼睛突然一睁,亮亮的,对着我笑,心跳好像停了一拍,果真,无论是怎么样的他,都会激起我心中的涟漪。
  “米粥怎么样?我不放盐的。”夏花什么的,只是他的小俏皮,我知道他只想要与以往不同,更开心些,毕竟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好,牛奶不要太热”他垂眼应答道,睫毛在空中画了一道小小的弧度,也画到了我的心里,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关于他的一切我竟可以看得如此细致。
  “赶快起来,不许再睡了。”我站起身,轻拍着他的头说道。
  “好,不睡了”他看着我答道,眼睛一如既往平静淡然,仿佛这世上没有任何的事情会让他感到惊讶。
  我转身离去。
  这才是真正的夏青言,永远这样孑然一身,却在我心里住了好久的人。
 
  ☆、2
 
  2.^“你以后要好好活下去。”他注视着我的眼睛认真说道。“我当然会的。”我应道。^
  我们静静地吃着早餐,用眼神交流着,或者说,我总看他比较准确,看他慢慢地吃着粥,喝着牛奶,然后轻轻为他把嘴边的奶渍擦掉,原本梦里想做的事情,现在做得得心应手,却没有想象中的温馨,反而带着淡淡的伤感,心里清楚应该知足的,却怎么也阻挡不住那股悲戚丝丝点点地流在心里,蔓延了整个心扉。
  “一会陪我去弹会儿钢琴吧。”青言抬眼对我说道,不是询问,而像是命令般的,我不知道他瘦弱的身体下为何会有如此坚定话语,还是说他知道我不会拒绝他,也是,我什么时候拒绝过他呢。
  “好。”我浅笑向他应答着。
  偌大的琴房里就只有一架红色的钢琴,和墙上的一把水晶小提琴,很难想象不是玩音乐的人,家里竟然特意准备了一件琴房。
  “你想要听什么?”他坐在琴椅上侧头问我。
  “你弹什么都好听。”我说道,他便没有再说话,开始了弹奏。如此明显的话语,你却永远像没有听到一般。
  一首曲子不长,曲调舒缓流畅,是一首值得倾听的乐曲。不过我也只是听进了这几分,只是顾着看青言修长的手指在琴键上灵活地跳动着,却又不急不乱,像极了他的性子,淡然却也淡薄。
  “这是我妈妈最喜欢的曲子,她说她在与我爸爸恋爱的时候就一直听着这首曲子,也是因为这首曲子,她才有勇气决定和我爸爸一起私奔。”一曲终毕,他看着琴键缓缓说道。
  我怔住,心里问道,那么你和她呢,是不是也同样喜欢着这首曲子,没多让这份不甘过多的留在心里,我走到他身后揽住他的肩膀,让他靠到我的身上,“逝者已逝,况且在世间的时候,我们也是敬着,爱着,唯一遗憾的只是他们看这世界的年岁太少,夏伯父和林伯母也是一同去的,在路上也有个伴的。”
  他呆呆地盯着琴键,而我也在看着他。
  靠在我怀里是我你在想着什么呢,我或许能猜到,或许猜不到,但我却不想猜,因为不会是我,也不可能是我。
  我紧了紧掴着他的手臂,不需要太多,只要你此刻是我的,我就心满意足了。
  “不过很快,我就会找他们的。”他语气平淡,没有一丝伤感,悲哀,仿佛这世界上没有一丝他留恋的事物,是否,我对你来说从来就不算什么,或许,只是朋友。
  “其实我最喜欢的乐器不是钢琴,你知道吗?”许是不想继续那个悲伤的话题,他说起了另一个。
  “是小提琴吗?”我看向墙上的从未被人碰过的小提琴接到。
  “嗯。”他看向墙上的琴,眼神迷恋。
  “那为什么不学?”
  “因为太喜欢,所以不敢触碰。”他轻声道。
  我不语,心里有些痛,更多的却是麻木,她会拉小提琴。
  为什么你总是这样不着痕迹地刺痛我的心,为什么在她走后,你才对也会拉小提琴的我说这样的话。                        
作者有话要说:  
 
  ☆、第 4 章
 
  3.^“什么时候你的相机里会出现我的身影。”我不知何时出现了这个念头。^
  广场上永远都是那么有活力,总有很多大妈在励志地跳着广场舞,不辞辛苦,有时我都怀疑广场舞是不是一种职业,每月也都有薪水。
  “只是看着这些大妈跳舞,心情就会觉得很好。”青言侧头看着我,嘴角勾起一抹浅笑。我突然有一种冲动,想要把这个情景照下来,在来日方长的以后,慢慢回忆着,但我压下了这个冲动,即使手里拿着一个相机。青言不喜欢照相,他总说人走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何必留下一些东西让还在世间的人独自伤悲,所以在离开世间之时定要把所有的东西都带走,不留下一丝痕迹,那又为何还要照相,岂不是徒劳吗?我总是不语,也不想说什么,因为心里很清楚,很明白,我在你心里的位置。
  “那你要去跳吗?”我挑眉看他。 
  “没那个能力。”他斜了我一眼,我轻笑。记得曾经和朋友一起出去玩,打赌说谁输了就跟到广场舞大妈后面跳广场舞,而青言就是那个输的人,他最后被迫跳了十分钟,后来我们笑了他好久。青言肢体不协调,连最简单的广场舞都跟不上,我到现在都还清楚地记得他当初跟在大妈后面手忙脚乱的样子,很可爱。
  “要拍照吗?”没再继续这个让他记恨了好久的话题,我把相机递给他。
  “嗯。”他接过了相机。青言拿着相机唯一的用途就是拍云,他自己是很喜欢云的,说是很漂亮,永远都是不一样的,而且随时随地都能见到,不用特地为了一个景色而跑到很远的地方,久而久之,他便只拍云彩了。
  我看着他时而仰望天空,时而低看相机,世界仿佛就只剩下了我们两个,这一刻是宁静的,是安详的,也是我一直所期望的。我眼前一阵恍惚,好像我们就这样一直坐到了老,我看着他,他看着天空,阳光洒在我们的身上,留下了一层淡金色的光辉,我们就这样相濡以沫相守相爱了好久。
  天色逐渐暗下来了,而他也拍得差不多了,
  “回去吧?”我问道。
  “好。”他把相机收拾到了背包里,把手伸到我面前,我轻笑的拉过,看他,他却没有看我。
  青言体寒,所以受总是冰的,从小到大都是我帮他暖手的,而这也可以算是我们以前最亲密的动作了。
  我拉着他向回家的路走去,夕阳在我们背后散着金色的的光辉,晕染了周围的云彩,很漂亮,这是我喜欢的画面,也是永远不会出现在他相机里的照片,不拍日落的云彩是他的习惯,所以我也只是将这个画面留在了心里。
  青言家里有很大一面照片墙,大部分照的都是云,只有几张是其他景色的,而且还是夏爸爸曾经照的,不过听说这几张都曾得过奖。
  青言认真地贴着今天新照的相片,我撕海绵胶带,他接过,粘在相片后,小心翼翼地贴在墙上,我们配合得娴熟,没有话语,却很熟练。其实我们很有默契是不是?我暗暗想到。
  贴完了相片,我们都静静地看着这面云朵墙。我突然意识到,这是在我住到青言家后才有的,没想到已经快要贴满了,原来过得这么快。
  “快要满了。”他低声呢喃道。我没有接话。
  晚饭过后,青言便早早睡了,他的睡眠一向很多,最近好像睡得更多了。 
  我站在二楼的阳台上,静静地看着这个小小院子,青言从小住到大的院子,月光铺洒,照亮了这一方天地,也照亮了这小小的院子,荒芜的院子,夏伯伯和林伯母去世后,本事生机昂昂的院子就变成了如今的样子,只剩下了泥土。
  现在,你的心是否也想这个小院子一样,没有了生机,没有了面对明天的希望和勇气。
  好像越来越不舍了,我按住胸口,不让这样的情愫滋生,蔓延。一天又这样过去了,留给我的还有多少呢?                        
作者有话要说:  
 
  ☆、第 5 章
 
  4. ^有时我就像一个小孩子,渴望着橱窗里的玩具,却只能看着,触摸不到。^
  我在收拾着出去野餐的的东西,他坐在客厅沙发上静静地看着电视,彩色的屏幕晃动着,他两眼无神的地注视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神了,我停下忙碌的脚步,看他发呆的神情,睫毛有规律地上下动着,眼底却没有一丝波澜,像一个没有生命的瓷娃娃,我暗笑,要真的是一个玩偶该多好,这样,我就能把你捧在手心里,你也不会离开我,我会一直看着你,而你的眼里也只能有我,然后我带着你一起看世界上最美好的风景,然后我们一起变老,最后我们相依相偎地躺在一起。
  我走近他,伸手在他的眼前挥了挥,他的睫毛抖了抖,身体后仰了一下,像是惊道了一般,然后抬起眼,向我露出询问的眼神。
  “发什么愣啊,看个电视都不认真。”我低笑地说道。
  他没有说话,只是底下了头,像是在想一件很悲伤的事情。
  我有些怔住了,却又随即释然,原来在想事情啊。我转身继续收拾着东西,却止不住那股冰冷在心中流淌,什麽时候,我连他在做什么想什么都看不透了。
  出去郊游的东西很快准备好,而青言也在这段时间内恢复了常态,他今天穿着一身白色休闲装,衬得他的皮肤更加白皙,最近没剪的头发用发胶固定在了后面,露出了饱满的额头,也给他添了几分精神气,很久没看见他这么有精神了,看来今天心情不错。
  “出发吧。”他看着一直盯着他的我说道。
  “你今天很好看。”我说道,他没有回话。
  “你确定要穿着一身白去草地上?” 忽视了小小的冷场,我认真的地问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