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哥们 作者:麻油杂胡椒

字体:[ ]

 
文案
卓哥的哥们、卓哥的兄弟都是宝,卓哥的对象就是根草。为了哥们两肋插刀,为了弟弟插自己两刀。
优秀设计师老昕卓一朝失足,啷当入狱整三年,丢了宝,失了草,重新扯起大旗东山再起,刷灰喷漆扛沙包,从人生谷底爬上巅峰,把到总裁养包子……
本文其实想叫 兄弟 ……不是亲的。
两对CP,主CP 老工X常土豪,另一对大家自己找~
主攻文,下克上,1V1,HE,狗血不要嫌多……
 
 
麻油的微博   
内容标签:强强 欢喜冤家 都市情缘 三教九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老昕卓,常图皓 ┃ 配角:孙天翔,谷真、强子、林晓晓 ┃ 其它:强强,主攻,设计师,麻油
 
晋江银牌编辑推荐:
讲义气的纯爷们老昕卓出狱后,洗心革面奋发图强想要走出人生谷底,半夜刷小广告时无意间救下看似纯良的小土豪--常图皓。殊不知,偶然的相遇背后隐藏着巨大的秘密,小土豪不断刷新着老昕卓的世界观,不掰自弯的哥们变着花样作死,本想过上安宁日子的老昕卓至此走上一条鸡飞狗跳却精彩绝伦的人生路……亲情、友情、爱情与事业相互交错其中,共同演绎一出鸡飞狗跳的生活剧。作者用朴实的言语给老工程师和常土豪添上了血肉,三观正的爷们老工程师携手一肚子坏水的常土豪,无需过多华丽的修饰,几笔简单的笔墨令人物跃然纸上,让他们的思绪苦恼牵动了读者的喜怒哀乐。生活比故事更精彩,哥们是故事,更是生活的故事。
 
  ☆、第1章 出狱
 
  老昕卓出狱的那天正是初夏,监狱的大门口没几个人,道路两边的树木枝叶摇碎了阳光,一地的斑斓。身后的狱警说了句无非是好好做人,不要走回头路之类的表面话。
  心飘得太远,老昕卓也没听清楚,他只是摸了摸光光的犯人头,连咳带喘好几声,低着头漫无目的地走上那条笔直的大马路。
  三年了,他进来的时候二十七,现在整三十,人生冲刺的黄金时光,全交代在牢里。未婚妻跑了,家里曾经有的那么点小钱也被他的官司折腾殆尽,就连他最亲的弟弟也和家里闹翻划清界限,再也没有回过家。
  昕卓姓老,姓特别怪,今年三十岁,人不显得老,在工地上被太阳晒得均匀的肤色显得有几分粗犷的美感。小伙子长得特MEN有棱有角,一米八五的大高个,长期运动的挺拔身材,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倒三角的体型,细腰大长腿,走哪都令人眼球发热、血脉逆流。
  昕卓也挺满意爹妈给他的这副俊皮囊,总觉着自己长得就像大片里的硬汉,特地蓄起了一圈去去健身房,练个拳击游游泳,哥几个有空了唱歌喝酒,生活不要太惬意,虽然不是正经设计师该过得的日子,但他自在,骨子里就是这么个德性,流淌着W市老爷们特有的血脉,豪爽,讲义气。
  他曾经是世界五百强甲级设计院里的设计师,逢人递上名片就等对方喊他一声‘老工’,对方若是跑业务的美女,他乐呵呵地点点头,猥琐心理不要太明显。遇上男性上了年纪的妇女同志,他会敬谢不敏,说‘叫我老昕卓就好。’
  昕卓人长得帅,脑子也聪明,大学还没毕业就被人选中进入设计院,五年的设计师生涯带给他的宝贵财富,在失手伤人后化为泡影,曾经千辛万苦考到的注册证全部被注销。被公司开除,以前那些同事就没搭理过他,就连他最孝敬的师傅也只是给他家里打过一个电话之后再无消息。
  这些都无所谓,披着高知的皮,沾染他这样被劳教的人员,那就是被人瞧不起,等着被人编排。他也只是将对方当一般同事看待,不值得掏心掏肺,给不给一句安慰话都是虚的。
  可这三年除了他那两位铁哥们谷缜和强子,以前那些拍胸脯搂肩膀的一口一声‘卓哥,兄弟我……’的人一个都没来看过他。
  世态炎凉人情冷暖,进去三年,都看清楚了。
  一辆豪车缓缓进入老昕卓的视线,对方摇下车窗,谷缜的小脸露了出来:“卓子,嘿,这这。”
  强子坐在驾驶室里冲着昕卓直乐,大嘴裂到第五颗牙,小眼睛都眯成了缝儿,“卓哥!哥!”
  昕卓的心松了口气,还有人来,他铁哥们没忘记他。他紧跑了几步,看了眼豪车,“你又把车行里修的车开出来了?”
  强子满不在乎地说:“客人明天才来取,我昨晚上赶着修好了就为了接咱哥,走走,找个地给哥洗尘。”
  谷缜挺讲究地,下车拿着一枝樟树树枝,在昕卓身上拂了拂,“樟树叶子去晦气,咱妈特地去求的,早上千叮咛万嘱咐的,站好了别躲啊,小心我抽你。”
  昕卓接过强子递来的烟,咬着烟蒂斜眼:“谁妈啊?”
  谷缜比划了几下,扔了树枝:“谁妈不都是妈,咱们哥几个还分什么啊,除了女朋友,什么不能共用的。”
  小时候谁家里有什么好吃的不都是这几个一起分了,一条小裤衩都可以轮流穿,分什么你妈我妈。
  强子父母去世的早,这几年昕卓坐牢,强子两头跑帮着照顾昕卓父母,早就把昕卓的爹妈当成自己的。白捡一双父母,外加一哥,他乐的鼻子都要冒泡了,心里美滋滋的。
  昕卓瞟了眼两位哥们,喉头抖动,就着强子的手点燃了香烟,站在车边看了眼拉着电网的那道墙,站在岗亭处的警察,他真的出来了,哥们都还在。
  强子一路叽叽喳喳地说着这三年的见闻,见昕卓没怎么回应,透过后视镜看了眼,昕卓没变,还是那么帅,只是眉眼更加浓厚,粗粝的下巴上蒙着一层青色的须茬,双眼里没个笑模样,沉默时眼神像冰渣子一样,令人后背发。以前昕卓酷酷的,但不会显得这么不近人情。
  谷缜咳嗽了一声,转过身去对昕卓说:“去哪吃饭?要不就去我那小饭馆?”
  昕卓将烟头按灭在掌心里,无视了焦灼的痛感,淡淡地说:“让你们准备的东西准备了吗。”
  谷缜:“都弄好了,先休息几天,不急着上班。那个装修队里也没什么活干,都是小工程,马上就夏忙了,不少人要赶着回家种地。”
  昕卓问了问谷缜和强子这段时间的状况。
  谷缜为人稳重,属于狗头军师哪一类型的,家里开着小饭馆,生意一般能混口饭吃,不需要人担心。可强子就是个刺头,快三十岁了还整天喊着打打杀杀的,受不得撩拨沉不住气,在修车行里,因为脾气不好容易起争执,就没加过工资。
  这两个天生一对挑事的主,哪次在外面闯了祸不是昕卓跟着收拾烂摊子,昕卓都习惯了,谁叫他们是哥们,他是老大。
  ………………………………
  夜风带着几分暑气,卷着火气混着江水特有的腥味扑面而来,热辣辣地满是麻辣烧烤的味道,离着江滩不远的“好吃街”里灯明火亮,被晒了一天的阔叶树,蔫儿吧唧地垂着树叶,被小风吹得沙沙作响。
  大盆的麻辣小龙虾热气腾腾,一只只红通通的虾子浸在红油之中,令人腹内一阵叽咕。
  昕卓感觉自己就是那只虾子,水深火热地还摆出副张牙舞爪的模样,挥舞着毫无攻击力的大钳子等着被人剥皮抽筋。
  “哥,动筷子啊,敞开了喝!嘿嘿,真哥说他请客,这不是为了你接风洗尘吗。”
  昕卓看了眼坐在对面剥龙虾的强子,点了烟缓缓吸着。车水马龙的街景,人头攒动,不时而过的汽车尾灯在视网膜里拖出一道霓虹的线。缭绕烟雾下昕卓俊朗英挺的侧脸显出几分烟火味,粗黑睫毛遮不住眼里的流光溢彩。
  强子手里不停,偷瞄着昕卓,都看了几十年,卓哥还是那么帅。眉眼浓厚,宽肩窄腰比明星还要好看。时光仿佛化作一把刀修饰着这人的脸颊,雕琢着这人的气质,沉淀在这人的眉目之间,光影璀璨,犹如闷一口老白干儿,酣畅淋漓、鲜辣回甘够味。在男人眼里,卓哥真帅,真TM酷。
  昕卓咬着烟蒂舌尖打转,吐出漂亮的烟圈,拍强子的头,“看什么呢?吃你的。”
  强子连忙说:“哥,做再大的官都是给别人打工,自己做老板总比看人脸色强。看真哥多快活,自己赚钱自己花,找什么单位受那份鸟气,这么着急工作干嘛,多休息几天嘛。”
  昕卓斜眼瞟强子,挑了只虾子,隔着薄膜手套都感觉到一股子油腻,鲜嫩的虾肉麻辣无比,冰镇的生啤透着那么几分凉气,舒坦地连毛孔都绽开了。日子就该这么过,男人么,没什么迈不过的坎。
  他仰在椅背上,脖颈的皮肤在灯下闪闪发光,长长的眼线一排粗黑浓密的睫毛微微抖动着,随着烟雾地喷吐,喉头性、感地滑动着。少了条条框框地约束,不用装逼,装文化人,不用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可以恣意显露着自己的个性,就算是个刚出来的人,他也要活得像个人样。
  谷缜拿了两扎啤酒过来,踹了踹昕卓的板凳,“卓子,别TM像只公孔雀在哪里发、骚,老子这里卖的是麻辣小龙虾,不卖肉。坐直了,你他妈比小龙虾还招人喜欢。那女的眼珠子都要瞪出血了,没瞧见人家男朋友要掀桌子吗?我看这顿夜宵那俩人吃完就分。”
  昕卓咬着烟蒂飞腿踢人,谷缜拿着啤酒往回收了收胯夹着腿说:“卓子悠着点,别把老子搞废了,老子还要传宗接代。”
  强子接过啤酒,傻兮兮地说:“真哥,卓哥怎么舍得废了你,你和卓哥那才是真爱啊!”
  昕卓瞥了眼强子,薄嘴唇吐出两个字:“扯蛋。”
  哥们儿在一起开个小玩笑无伤大雅,若换做旁人,昕卓早掀桌子走人。
  谷缜借着机会在哪里喷,“卓子,你高学历,人长得帅,尼玛你就是三高啊,你怕个毛,哥们不计较你是被人用剩的,咱倒贴嫁妆,咋样,考虑下我?”
  昕卓拿眼皮扫着谷缜,毫无兴趣地说:“你?胸太平毛太多,下辈子投胎投成娘们,咱哥俩再商量商量嫁妆。”
  谷缜冷笑:“你找那毛不多的去。”
  强子手里不停,偷瞄着昕卓,嘴也不闲着,“哥,三年没见哥还是那么帅。这身段,这模样,我要是个女的倒贴嫁妆也要赖上你!哥真帅,真TM酷。老子都后悔投错了胎……”
  昕卓舌尖打转拨弄着烟蒂,吐出漂亮的烟圈,“少拿老子开涮。”
  强子说:“哥,我这都是肺腑之言,只恨当年我妈生我的时候,我跑的太快,多带了个零件。”
  昕卓冷笑:“滚你妈蛋。”
  强子嘿嘿笑着,“卓哥,我真替你不值,为了那么个女的,搭上自己真……”
  昕卓粗硬的睫毛遮不住眼底的冰冷,冰渣样的视线缓缓扫过强子的脸,紧绷的嘴角夹着香烟,长长的灰烬落了下来。
  风一时间止住了,树影黝黑,懵懵懂懂的,一排排路灯亮着,飞蝇蛾子围着朦胧的光晕扑腾着翅膀。
  谷缜冷下脸碰了碰强子的胳膊:“少他妈胡说。喝,喝……喝完了和卓子去刷小广告。”
 
  ☆、第2章 找茬
 
  几天后
  凌晨三点的街头,路灯发出的荧光笼着一层淡薄的光晕。W市闷热潮湿的暑天,即便是夜里也不见小树叶晃动。
  宽敞的马路上偶有车辆驶过,前灯照着环卫工人身上的制服背心发出绿色的荧光。
  昕卓微眯着眼,叼着烟,光膀子穿了条沙滩裤,一手拎面糊桶,一手拿着刷子,胳肢窝下夹了叠小广告,利索的手腕上下翻飞,臂膀流畅的肌肉在灯下泛着光,他正沿着新建的青石围墙贴小广告。
  这块地他们刷过一次,可白天过来看时他们装修队的广告被人蒙住了,对方似乎故意找茬,围栏柱子上大面积的地方不贴,偏偏要蒙住他们的。
  站在昕卓身边的强子边打着哈欠边说:“卓哥,这么天天刷小广告,小心城管的摸你家去,还没赚到钱就被罚款,多不划算啊。昨天我不是给你介绍个工作吗,轻便又省事,你就去露个面拿三百块,喝杯鸟屎咖啡还能赚钱多好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