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声控伤不起(网配) 作者:迟睡

字体:[ ]

 
 
文案 
剪约是网翻圈大神,常驻墨染锦歌娱乐公会;
浣色只是娱乐公会的一个声音好听的小场控;
程简在现实中是个知名摄影师;
苏浣是大学外语系学霸一只;
看二货攻如何制服清冷受,
 
二货逗逼攻X清冷傲娇受。
 
===============小剧场===============
墨染锦歌*剪约【歌手】:浣色,早安。
螺音场控*浣色【实习】:嗯。
墨染锦歌*剪约【歌手】:浣色,中午好!
螺音场控*浣色【实习】:嗯。
墨染锦歌*剪约【歌手】:苏浣……我喜欢你。
螺音场控*浣色【实习】:……嗯
 
后来,程简问出了一个郁闷了好久的问题...
你当初为什么拒绝我的好友请求?!
苏浣淡淡道:只要是陌生人来加的,有点脑子的人都会拒绝的吧。
......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网配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简(剪约),苏浣(浣色) ┃ 配角:侯宇(猴砸),沈绯(绯子) ┃ 其它:迟睡,声控伤不起,耽美,网配 
 
 
 
  ☆、【001】浣色有约
 
  “麦上的剪约你在吗?墨染锦歌到你的麦序了。在的话请在公屏扣一,黑麦十五秒,场控会将你轻轻的抱下麦。”
  程简戴着耳麦,手指轻叩着办公桌,一脸愉悦。这个最近才来的实习场控的声音大大满足了程简作为一只声控的耳朵。
  “麦上的剪约你在吗?墨染锦歌到你的麦序了,在的话请在公屏扣一。”小场控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程简笑着开了麦,带着歉意的语气说道:“抱歉,刚才有点事耽搁了。”
  他一出声公屏就沸腾了。
  粉丝1:嗷!总算出声了!不枉我等了那么久QAQ
  粉丝2:约儿最近黑麦黑的好勤啊QAQ
  粉丝3:不星湖QAQ
  粉丝4:不星湖+1 QAQ
  粉丝5:不星湖+10086 QAQ
  ......
  *
  程简挑了一首轻柔的歌曲,开口唱了起来。
  ......
  剪约是墨染锦歌yy公会的签约歌手,唱过许多广播剧ed,算是一个网翻圈大神,唱功好到没话说。在论坛还有人来过一个帖子,怀疑他究竟是不是职业歌手……每当程简逛论坛的时候看到关于他是不是职业歌手的帖子出现都会让他啼笑皆非,他明明是学摄影的好么!作为知名摄影师的程简摸了摸下巴,或许自己真的可以向职业歌手这条路发展。这并不是他自恋,而是他真的有这个本钱。大帅哥一枚的程简自豪的摸摸脸。
  周末在墨染锦歌螺音区排麦的歌手很多,程简唱了两首歌就下了麦。刚才那个场控的声音真的很和他胃口啊!在查找里找到那个场控的马甲,右键发送好友请求。
  对方立马回复过来。
  螺音场控*浣色【实习】拒绝你添加他为好友。
  他居然被拒绝了……从前只有他拒绝别人的好友请求,自己被别人拒绝倒还是第一次!他不死心的又发了一遍……
  螺音场控*浣色【实习】拒绝你添加他为好友。
  程简觉得自己的心灵受到了伤害。
  ……
  程简叹了口气,点开自己竹马的私聊。
  剪约:侯宇,螺音快到你麦序没有?
  猴砸:快了,上面还有两个_(:_」∠)_。
  剪约:原来你是下面的。
  猴砸:友尽!不见!
  于是程简就被自己竹马拉黑了……
  程简立马一个电话飞了过去。
  “喂,侯宇,待会儿你黑一下麦。”
  “干嘛。”侯宇很不爽。
  “额……我挺喜欢那个小场控的声音的。所以……懂?”
  “.......卧槽!程简你不会喜欢上|了那个场控吧!”那边传来惊讶的声音。
  “我只喜欢他的声音。”程简无奈解释道。
  “啧啧,我倒要仔细听听未来程夫人的声音!”语气有些玩味。
  程简对于自己竹马的话,只能扶额。他到底是从那句话知道那个声音好听的小场控是我媳妇的!脑补是一种病,得治!
  程简不悦的挂断电话虽然他早就跟父母出柜,但也不会轻易喜欢上一个二次元的人吧!
  所以说,竹马什么的最不靠谱!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来一发?(? ? ??)打滚求收藏O(∩_∩)O哈哈哈~【修了一下bug,顺便解释一下,因为小迟签约之前不知道晋江最好日更三千,所以签约之前的章节都是一千+,现在不好修改,如果增加字数大家会说我注水的吧QAQ别打我!
 
  ☆、【002】浣色有约
 
  墨染锦歌是一个集pia戏k歌ft于一体的大型yy公会,从这里出去了许多大神。螺音是墨染锦歌的k歌总频道,这里允许所有的人爬麦。但是在浅吟和低语子频道就不是允许所有人爬麦了,浅吟子频道是只唱现代歌的歌手才能爬麦,而低语则是古风歌,总的来说低语子频道很少开放,浅吟子频道也只有晚上八点歌会歌手爬麦的时候人才会多起来,螺音区是人气最高的频道了。墨染锦歌对歌手的限制很少,一个月爬麦次数任意,只要不乱来,管理组还是很仁慈的。
  但是如果歌手明明是唱现代歌的,却不老老实实在浅吟和螺音唱歌跑到低语去,那么抱歉,警告一次,警告三次之后若是再犯那就拜拜了!管理组也是很公正的呢!
  像墨染锦歌这样没有过多约束的公会,自然越发得到歌手和听众的喜爱。每天来挂机或听歌的都有三千多人,若是举办什么活动ft或是歌会,人还会更加多。而且墨染锦歌pia戏厅里偶尔会有大神出没,大神效应一开启,人刷刷的就多起来了。
  ——
  “ 麦上的猴砸你在吗?墨染锦歌螺音区到你的麦序了,在的话请在公屏扣一。”
  “好,看到你扣一了。”
  侯宇笑着在公屏扣一,听到小场控的声音,不由挑眉。
  难怪程简那家伙对这声音心水的不得了。小场控的声音其实是又萌又软的受音,但却伴着清冷的语气,而且听起来竟然毫不违和!那么程简会喜欢也就可以理解了。
  程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点下了录音,保存进了一个名称为“my favourite voice”的文件夹,里面只有两份录音,但不外乎的这两份录音都是小场控的。
  程简摸了摸光洁的下巴,摸着键盘点动鼠标,又将文件夹的名字改成“摄影相片素材”
  这样。。应该就没人会想点开了吧。这两份录音是他的,才不要分享给别人呢!
  要不要待会儿再黑一次麦呢?
  程简坏坏的想。
  ……
  “小浣,出来吃午饭了。”
  房外传来苏母的声音,苏浣见自己的值班时间也差不多了,就在公屏上扣了“换班”两个字就下了yy,走过去开门。
  苏母看着自家儿子皱起的眉,叹了口气。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原本活泼可爱的儿子变的不爱说话,笑容也不见了。不是皱着眉头就是面无表情。苏母旁敲侧击问过许多次,儿子都是用沉默来回答,让苏母一阵心疼,曾经都想到过要带苏浣去看心理医生但苏浣拒绝了。
  “小浣,今天有你最喜欢的糖醋鱼。”
  苏母拉过儿子白皙的手。这手跟小姑娘似的,白白嫩嫩。苏母仔细端详儿子白嫩的脸蛋。很精致秀气的一张脸。可惜这性格怎么就养残了呢?QAQ苏母又叹了口气。伸手掐了掐自己儿子的脸蛋儿。
  苏浣垂下头,心里有些难受。他知道妈妈为自己废了许多心思,可是他自己依旧无法释怀那件事,那件事在苏浣的心里留下的阴影是无法抹去的。
  高一的苏浣还是个活泼开朗的男孩,那时候的苏浣觉得自己喜欢上了一个学长,没错,是学长。傻乎乎的跑去告白。理所当然的被拒绝。
  “看你长的白白净净,没想到内心这么肮脏!少说这话来恶心人了!我对男人没兴趣……”
  苏浣放开了捏成拳头的手,平静的听完学长的话,看着他厌恶的甩手离开……
  这件事情苏母自然不知道,但从那时起苏浣变的越来越沉默,也不爱笑了。只知道看书,学习,已然变成了一个书呆子。那时苏母只觉得自己儿子变的勤奋了,倒也不觉得怎么样。但从高考之后的那个假期,苏母才感觉到不对劲。那有人连假期都整天捧着本课本的呀!于是苏母就劝他出去玩,他不去。于是苏母就赶他去上网……
  “小浣,你是不是有心事?”
  苏母看他一筷子都没动过,不由问。
  回答她的依旧是沉默。苏母没在意,继续说。
  “你爸他这个月太忙了,都没有时间好好陪陪你。明天一定要让他回来一趟。”
  “对了 ,后天小浣就要上学了吧。这暑假过得真是快!我让你谦业表哥送你。那天妈也要去忙了,首饰店又进了一批新首饰……”
  苏浣的父亲在苏浣表哥苏谦业的sj信息技术公司就职,总公司在s市,苏父在023分公司担任总监,分公司就在本市。而苏母则是一家叫做“丽人轩饰”的店长,还有许多分店需要打理。现在筹备在s市开一家分店。
  苏浣认真的听着苏母的话。苏母每天都很忙,却总是会抽出时间来陪陪苏浣,苏浣很感动,张了张嘴,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  段子来一发:
  小受:(*/ω\*)你当初为什么会喜欢上我呀?
  小攻:看走眼了。
  小受:Q_Q那你为什么还要和我在一起?
  小攻:=_=看上瘾了
  【和正文没关系hhh】
  打滚求收藏啊啊啊啊~~~~
 
  ☆、【003】浣色有约
 
  墨染锦歌*剪约[歌手]:妃子,这两天那个叫浣色的小场控怎么没来?
  螺音场控*绯子[管理]:大大~\\(≥▽≤)/~你肿么会给我发信息!一定是我打开yy的方式不对!!!我去重启一下看看⊙▽⊙!
  墨染锦歌*剪约[歌手]:别闹!
  螺音场控*绯子[管理]:小浣色是学生,快开学了,跟我请了几天假_(:_」∠)_
  墨染锦歌*剪约[歌手]:有他Q|Q吗?
  螺音场控*绯子[管理]:-_-|||木有诶!。。小浣色没加官群!而且他说不玩扣扣!
  墨染锦歌*剪约[歌手]:好吧,我下了。
  螺音场控*绯子[管理]:大大,挥~~(≥▽≤)/~~
  程简把玩着手里的单反相机,对着窗户按下快门。看了一眼又烦躁的删掉。
  ……
  窗外的景物飞快的往后退,苏浣坐在车里只觉得头晕还有一阵阵反胃。
  “苏浣,你晕车?”苏谦业是来y市出差的,于是顺道送自己表弟去大学报道。
  “嗯。”苏浣咬住嘴唇,强忍着胃里的翻江倒海,点了点头。
  “那你忍忍,马上就到了。”苏谦业皱了皱眉,立即加速。他可不想把自己的表弟折腾吐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