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帝国 作者:小蛟龙(上)

字体:[ ]

 
文案
 
有人生活在社会最底层已是够卑微,可沈良思却是活在地下室的那种人,还是地下好几层。
 
赚钱是他的人生信条,存钱是他的人生哲理。而现实是,没有债务就已经是他遥不可及的梦想。
 
赚钱已很难,存钱更不易,更悲催的是还有一帮有钱没处花的大爷来搅合他的生财之路……
 
死而复生的前男友→半路捡来的病犬→觊觎已久的男神→勾搭来的小屁孩。四个人串成串,到底谁才是他的生活好帮手?哪一只才是他的命中注定!!!
 
所以,这是一个苦逼又倒霉滴小受的励志故事。(满脸不确定)
 
结局HE,喜闻乐见哦!
本故事纯属虚构,莫要当真。
 
此文可以下图做总结,也素龙的心声……
 
内容标签: 因缘邂逅 都市情缘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良思 ┃ 配角:萧亦,唐翼飞,许澈,周煜霆 ┃ 其它:MB
 
==================
 
  ☆、第一章
 
夜幕降临,黑暗笼罩下的城市已进入沉睡,而此时有一个帝国才刚刚醒来……
    看一个城市发达与否,不只要看它在日光下要有多璀璨,还要看他在黑暗中,到底能有多黑暗。夜间的都市充斥着糜烂,纸醉金迷,人们在夜间的欢场中夜夜笙歌,满足自己的欲-望发泄着白日的压力。
    【夜色帝国】作为黑暗王国中的翘楚,将夜生活发展的淋淋尽致,将这个原本低级的行当包装的富丽堂皇,甚至成为了富人的代名词。
    沈良思就是服务于这【帝国】的MB,但可惜,他是最低等的,或许连最低等都算不上,每天晚上他都会他跟一堆花样年华粉嫩可人的俊男美女排在一起供人挑选,可经常性的,他带着一双渴望的眼睛期盼着被选中,随后再黯然得独自离开。
    就如同今天,不但没被选中,还被308号房里那几个脑满肠肥得胖子着实的羞辱一番。嘲笑他这个长相,这个年纪还学人家出来卖身,难道帝国已经烂到需要用他来充数了么。
    一旁搔首弄姿的同僚们,不但不帮他说一句好话,甚至还跟着客人一齐起哄,再然后扑倒在那些恩客的身上一起把他赶走。
    这些沈良思早就习惯了,只要不搞到去投诉他就行,他已经收到多起投诉,再来几条,他怕是就在这帝国混不下去了。
    “一群王八蛋。”关上308的门沈良思咒骂了一句,也只有在背后他才敢发泄些屈辱的怒气。
    不过却着着实实的吁出一口气,想到要被那二百多斤满嘴流油的胖子压在身底下,还真是有够恶心的。这个时间,各包间已经差不多都满了,沈良思又不觉叹了口气,今晚怕是再接不到客人了,习惯的走去大厅,他在这里还有另外一份工作——酒保。
    此时,大厅正上演着香艳的戏码,女歌手穿着暴露的在台上唱着嗨歌扭动着蛇腰搔首弄姿,配合着她的演唱,舞台中央及两侧挂着的铁笼子里,男女艺人在互相摩擦着大跳艳舞。
    帝国真是把这项高端行业做全了。
    笼子里,男男,男女,女女,符合各种变态客人的口味,全数做着下流挑-逗的动作,衣不蔽体的互相抚摸,还不忘趁机用魅惑得眼神勾引着台下的客人。
    但台下并没有想象中的爆满,只是按照各包间名称排列的沙发上坐着寥寥数人,这个时间哪还有人在这听狼哭鬼嚎,都抱着各自的美人到包房去淫窟浪语了。
    就剩下的这些人,在看着台上艺人发-浪的舞蹈时也按奈不住,抱着自己旁边的男男女女,又亲又抱,有几对更是手指猥亵得伸入对方的裤子里,眼神涣散,嘴角溢出连音乐都遮盖不住的呻-吟声,不用看都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再仔细瞧瞧,在昏暗的灯光下,有几对已经做上了。台上台下*声此起彼伏,也分不清楚到底是从哪个方向发出来的。
    沈良思瞧着这些人,嘟囔着:“发-骚就去包房里啊。”口气不乏酸涩,瞳孔里却是闪烁着羡慕的目光。其实就算是在大厅里,他也是无所谓的,只要有人愿意上他就好。
    愣神的功夫,调酒师已经调好了酒,喊了他几声,沈良思才反应过来。
    接过调好的酒,转身刚要走,却被调酒师欧文叫住。
    “有事?”
    “今晚又没接到客。”
    这还用问,有客他还会来这里端酒?“没……”沈良思低下头轻轻的答应一声,抬步又要离开 。
    欧文叹口气,张口又叫住他,“你等等。”随手从吧台里面拿出一瓶刚取过来82年份的顶级红酒,“把你手里的放下吧 ,我叫别人送,你把这瓶送到八楼的帝王府。”
    “……”沈良思停住向外迈的脚步,狐疑得眨眨眼,“这……不该我去送吧。”哪怕只是送瓶酒,他都是没资格去八楼的。
    “愣着干嘛,叫你去你就去,快点,别被领班发现了,要不我跟你一块吃不了兜着走。”欧文直接把红酒往沈良思手里一塞,还不忘埋怨一句,“真是烂泥扶不上墙,给你机会都不知道把握。”
    “可……”沈良思还是放下了酒,“我还是不去了,免得再牵连你。”
    “我是看你可怜。”说着又把红酒塞给他。
    “哦,谢谢你了。”面对人家的怜悯,沈良思只能说谢,都出来卖身了,还有什么傲骨。
    欧文怕他真的只是上去送酒,又嘱咐道:“不是让你白送,等你进了帝王府,看看人家阿纶是怎么服侍客人的.\\\\\\\\\\\\\\\\\\\\\\\\\\\\\\\"
    又招招手,示意沈良思凑近一点。
    沈良思疑惑的凑过去,欧文一把便将他扯过去,在他耳边轻声道:“哎,我听说阿纶今天接的客人来头不小,但有点那什么,很强悍啊……。”欧文说着嘴角溢出一声浪笑,意思是你懂的,“我刚听人说,阿纶可能一个人对付不了,你瞅瞅机会看能不能帮上忙,要是……那客人不会亏了你。”
    “啊!”沈良思张了张嘴,他最怕的就是太过凶猛的客人,那种客人接一个顶十个,搞不好趟几天都起不来,就算价格高也是不划算的。
    欧文瞧他这模样,就猜出他在想什么,鄙视道:“一看你就是被那些有点小钱就装逼的货给压惯了,你要真能让那客人看上,一晚上的钱顶你一个月了,就算你躺半个月起不来都划算了。”又哼了一声,“不过前提是你得能凑上去,要是被人一脚踢出来,啥都白扯。”
    “哦。”沈良思答应下来,他还有什么办法,月底该还利息了,这个月就凭他端酒赚的这点钱,都不够付母亲医药费的,到时候债主逼门再打自己一顿下个月也跟着完蛋了。
    “小心点,别摔了,这酒可比你贵。”
    “知道了。”手里端着价值五六万的红酒,沈良思惆怅啊,这一瓶酒就够他还一个月的利息再加上母亲两个月的医药费了。可人家随随便便就给灌肚子里了,而自己要想赚到这瓶红酒钱就得被人压上至少十次。
    心里极其不平衡的进入电梯,当他手按上⑧键的时候,沈良思得手竟然是发抖的。
    八楼,他来帝国一年多了,从来都没上去过的楼层!
    帝国是本市最大的情-色场所,一二楼是打开的演绎大厅及洗浴桑拿等娱乐设施,从三楼开始就是各个包房,相对应得楼层越高包房价值越高,这样客人便分出了三六九等,同样他们这些卖身的也跟着分出了等级,就如同沈良思,就只能在三楼晃悠,就这样他还被嫌弃呢。
    八楼,在沈良思眼里就跟天堂一样,在八楼服务的MB一天出台的价格加上小费,在他眼里就是天文数字。
    想到这些,沈良思越发激动,手跟着抖的更厉害,他今天要真是成了,今后两个月都不用发愁了,再往好处想,要是那客人瞎了眼,能看上他,长期点他,那他就真发财了。
    或许还能早点离开这里!
    沈良思摇摇头,自己真是想太多了。
    但既然欧文可怜自己给他这个机会,他便不能错过,看着电梯镜子里反射出来的自己,二十多岁得脸已不再年轻,没有那些十几岁的MB娇俏可人,惹人怜爱。
    沈良思其实长的不丑,甚至可以被称为英俊帅气,但他是那种无论怎么卖弄风情,身上都少了那种胭脂香妖娆气的类型。他要是一上妆就更奇怪了,不伦不类的。所以沈良思只能素着一张脸,与其他粉嘟嘟得MB站在一起,结果可想而知。
    因为这样,沈良思接到的客人几乎都是那种有着强烈征服欲的客人,但三楼的客人一般都是偶尔才来帝国消费一次,大多数又都是来找温柔乡的,所以他并没有多少常客。
    沈良思看着电梯镜中的自己自嘲道:“连卖个身都不及格 ,你还能干什么。”
    说罢,豁出去般,沈良思把自己上衣扣子解开一半,露出半边肩膀,纤细的锁骨下隐约可见几条浅淡的疤痕,沈良思楞了楞,扯了扯衣服盖住,当没看见般又对着镜子扭动了一番,抛了几个媚眼,伸出舌头在嘴唇上舔了几下,独自练习着搔首弄姿。
    “叮叮”两声,电梯稳稳停住,沈良思得心脏一下子卡到了嗓子眼,当电梯门打开,他如将要上战场般慢慢向【帝王府】走去。
    【帝王府】房如其名,是帝国最大最贵的包房,一夜开房最低消费十万,再加上MB的小费和那些乱七八糟的项目,都不知道一夜要消费多少钱。所以帝王府的客人规格可想而知。
    八楼整个的装潢设计真必须得用豪华到浪费来形容,比他的三楼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可沈良思可没心情感慨欣赏,一心一意的捧着红酒,慢慢像【帝王府】靠近,却发现此时【帝王府】的大门却并没有关严。
    未着急进去,沈良思把门缝稍微扒得大一些,探进去半个脑袋想先听听里面的动静。
    声音很激烈,画面不用看你们也可以想象的到。
 
  ☆、第二章
 
淫-叫浪语不绝于耳,还夹着*碰撞的“啪啪”声,情况比沈良思想象得更为激烈,因他听出亚纶虽然还很有职业道德的在叫-床,可声音破碎不堪 ,像是被车轮子碾压过,每一个字都是硬挤出来,尾音都卡在喉咙里,想喊却喊不出来。
    沈良思下意识得看了一下室内豪华的大座钟,这个时间,那客人应该是做了很久了吧,怪不得头牌阿纶都扛不住了。
    但这种情况很有利于自己,听那客人的频率应该还在兴头上,一时半会完不了,而阿纶显然已经不行了,再一会儿准得晕过去。
    这时候阿纶应该很愿意自己帮忙,客人也不喜欢跟一个死人做不是。
    沈良思自我安慰的增加信心,忐忑得走进去,奔着声音来源,一步步穿越大厅向卧室靠近。推开半敞着得卧室大门,床上一片混乱,白色的床单上夹杂着些许血丝,但却没有人。
    眼光朝旁一移,沈良思才看见一个身材高挑劲瘦的男人此时正站在角落里,腰部不断向前挺送,在他腰间两侧耸拉下两条白嫩的长腿。
    那男人背对着沈良思,白衬衫黑西裤,十分正式的装扮,虽然有不少褶痕,可看着还算整齐,如果不是他此时正做着活塞运动,根本看不出他现在是在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