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不作不活 作者:傻傻的小黄鸡

字体:[ ]

 
书名:不作不活
作者:傻傻的小黄鸡
文案:
     “渣男,变身忠犬,可是很难的哦。”
 
“小贱受,你不作,就不难。”
 
“不作不活嘛,还是要多多作。”
 
“哦,那我今儿又听我妈的话,去相亲了。”
 
“渣男,小爷跟你没完!”
 
本短篇根据歌曲《别丢下我不管》《别让爱情走了样》改编,再次一盆狗血洒来!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若、孙家晋 ┃ 配角:孙母、李琳 ┃ 其它:根据歌曲《别丢下我不管》《别让爱情走了样》改编。
 
 
==================
 
  ☆、第 1 章
 
  饭桌上安静的只有孙家晋和安若吃饭时发出的细微声音,没有任何交谈,无论是对安若做的饭菜的评价还是两人工作的进展,哪怕是生活的琐事。不一会儿,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破这一宁静。
  孙家晋起身去客厅接起电话,简单几句便挂了,收拾着拿好东西边往门口走换鞋子,对依旧沉默吃饭的安若道:“酒店出了点纠纷,我过去一趟,你”,见那人抬起头只是点点,不禁顿了一下,“你早点睡,看剧本别太晚。”然后开门出去。
  安若用筷子戳戳碗底的米,两三口吃完,将孙家晋剩余的饭倒进垃圾桶,剩菜用保鲜膜包好放进冰箱明天吃,洗完碗踱到沙发上拿起剧本看起来,半小时后还是停留在那页,回神后放下剧本,拿起桌上的台历和刚才勾画剧本的黑笔,将下午画在今天日期上淡淡的圈打了个叉,用修长食指点了点这个月没有被打叉的日期,虽然今天才二十三号,不到月底,但也足以说明,这个月他和孙家晋一起吃晚饭同床的日子也不会超过十五天。
  看时间十一点了,也不惦记孙家晋吃没吃饭,纠纷处理的怎样,临走前的那句让他早点休息的话外音就是他今晚不回来了,安若合上剧本洗澡就睡了。
  安若不是什么有名气的演员,只是个小龙套,哪里需要就往哪里跑,仅仅凭着对演戏的一腔热血到处蹦跶,四五年过去了,从各大影视城门口蹲着压马路牙子的群众演员到跑龙套的,安若觉得还行,有时候想想是不是他名字的问题:安然若泰,所以才会这么淡然看待自己目前的境况。
  抛开乱七八糟的事情,安若闭上眼睛不看漆黑一片的卧室,放空脑袋开始和失眠作斗争,争取在两点半之前睡着,因为第二天一大早还要去剧组,当红明星可以因为睡眠不好耍大牌迟到,他仅仅一个小龙套没那资本和实力。
  那头的孙家晋赶到酒店,纠纷处理的差不多了,是一位客人疏忽将自己猫眼石的戒指压在衣服底下,找不到非说是酒店清洁人员拿走,还着急忙慌地报了警,警察来盘问了客人和酒店清洁人员,又在房间里用人工、机器一寸一寸地搜索一遍,在客人扔在洗漱台上的浴袍袖口里面找到,跟闹剧一般。
  孙家晋去的时候,刚好是戒指被找出来的时候,其实用不着他这个总经理亲自过来,只是客人要求的,客房部经理不得不打电话把他给叫来。压下心中的不快,毕竟顾客就是上帝,孙家晋走进房间,挂上工作中的笑容处理这起莫名的纠纷。
  忙完事情,孙家晋抬起左手看时间不过九点半,考虑要不要回家,电话就响了,看了来电显示不禁皱眉接起来:“妈,出什么事了?”
  “没事,琳琳在咱家,你过来一趟呗,人家可是专门过来看你的。”老人爽朗的声音中透露对那个琳琳的满意。
  孙家晋松了松领带,继续说:“妈,跟您说好几次了,我不着急处对象,你怎么没完没了的,我工作这么忙,哪里有时间花在这个上头。”
  孙母直接撂下一句话:“赶紧给我回来。”就挂了电话。
  孙家晋心口窝了一团无名业火,孙母见孙家晋奔三了还没个女朋友安家的意思,退休的老人闲着没事就到处给他安排相亲对象。孙家晋不止一次跟老人明确说过,他还年轻没那方面的意愿,就是按耐不住老人一颗雀跃地抱孙子享受天伦之乐的心。这个李琳是孙母同事的女儿,也在孙母单位上班,所以孙母亲眼见过也了解李琳的情况,打心眼里喜欢她做自己的儿媳妇。三个月来,李琳也在两家老人的撮合下,再加上孙家晋工作好人帅气,心中也有意向逐渐开始喜欢上孙家晋。
  孙家晋面色不善地到停车场开车去孙母那里,对于孙母的话他没有选择的余地。他十岁那年父亲在车祸中身亡,孙母当爹当妈辛苦把他拉扯大出人头地,多年不完整的家庭环境影响下,老人希望儿子能在她闭眼前有个属于自己的家,这样遇到事情也不会举目四望没有个可以共患难的人。就是理解明白这一点,孙家晋一边会明确说自己没有结婚的意思,也会去和那些女孩相亲。还有一点,孙母能将他拉扯大,性格上无疑是强势不让步的,如果他今晚不回去,孙母肯定一段时间要和他因此说事,甚至会在他和李琳的事情上更加强势,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能拖一天是一天,毕竟他目前还和安若在一起。想到安若,孙家晋加大油门,眼神有些复杂地看向前方。
  安若一大早起床,收拾好自己就往片场跑,挤上沙丁鱼罐头般的地铁,再搭个敞篷的农家小三轮车赶到剧组在郊区的场地,拾掇好自己凌乱了些的外型缓口气就去找导演。
  导演是个聪明绝顶的中年胖大叔,看见安若点头哈腰给他打招呼,坐在椅子上斜眼看了眼他,就指指角落的更衣室,安若当即心领神会,再笑的灿烂地点个头道声谢就跑去换衣服了。
  这剧是根据网络上很红的一部架空历史小说改编的,能在里面当个小龙套,安若很开心激动,说不定就那么露脸的几面就会有很好的机会,这么安慰自己拿到自己的角色戏服。戏里安若饰演一位木讷呆愣的小皇子,就是因这不甚发达的脑袋,出来没多久就被争夺皇位伺机报复的另一位皇子给谋杀了。这位小皇子的娘他是皇后,心眼计谋没人多,还仰仗娘亲的地位,自然是要被谋杀的那个,不然矛盾没法引出和展开。
  换好衣服化好妆,安若边走到片场等着他的戏份开始。他的戏份真的很少,下雨天坐轿子里哼着小曲儿行路,路过湖边的时候,被突然从水里跳出来的杀手谋杀掉。值得一提的是,小皇子随身侍卫是剧中的二号男演员,所以这里自然有个打戏来凸显男二的身手不凡,小皇子不会打架又是谋杀目标,打戏中间肯定要露脸。
  安若以为他就是坐在轿子里被杀手突围进来杀掉的,因为他拿到的剧本就这么写的,奈何导演告诉他们,为了表现打戏的激烈程度,轿子在打斗中被连累打残了,他还要被侍卫拉来扯去的护着,等打的差不多才会被乱剑残杀,安若还是很高兴,因为这样他的戏份无疑会增加,哪怕本质是给男二加戏。
  在人工降雨下,安若坐着八抬大轿出场了,没多久就是轿子剧烈颠簸,他坐在里面晃来摇去的,安若捂住被撞疼的鼻子,心中只喊赶紧把这轿子打的拆了吧,脸上还要表现出惊慌与恐惧。轿子是很快就被拆了,但接着安若又被侍卫一把揪出去丢在泥泞的地上躲过砍来的一刀,再腹议一句:就是个演戏,下手不会轻点!更重的在后面,他被侍卫表面是护着的,其实也就那么回事,毕竟这戏份又不是给小龙套的,哪怕是个小皇子,也是不被重视关照的,何况他的镜头也没几个,一会在地上深一脚浅一脚站不稳还被拉扯,一会又是丢进水里喝口湖水,再在水下不知被谁踢一脚的。
  安若按照导演的安排下,怀着复杂的心情等待死亡的到来,复杂是因为就目前来说他想赶紧结束,最好一次过,别再出现NG,这打戏有点受罪。可就长远来看他不能死的那么快,还指望这惨不忍睹的谋杀案件露脸啊露脸。
  跌跌撞撞地拍完这出戏,安若鼻青脸肿地接过五张大钞,然后默默退出片场,看看时间竟然下午两点半了,印证了那句话: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安若找了个大树,缓缓坐下,没办法浑身疼,“这哪是小皇子,简直就是惨无人道!”。
  刚才被水浇的难受,这会安若觉得又热又累,因为他不是剧组的人员,中午连个盒饭都没有,现在想想他越发觉得那个胖导演当初是忽悠自己过来的,现在还要这副怂样回去,愁死他了。早上的农用小三轮是顺路的,这会哪里找,就是有,他也不想颠了,骨头快散架了都,“丫的,替身就替身,不知道自个儿是个练家子还没个轻重!”。好吧,男二用的是替身,据说还是有身手的。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根据歌曲《别丢下我不管》《别让爱情走了样》改编,如若觉得被改的不好,不喜请喷!
  只是听歌时候想到的,单曲循环循环的,有天早上晚上脑内都是歌词。
  谢谢大家的支持,求留言求收藏!
  
 
  ☆、第 2 章
 
  安若在心里把导演和男二的替身骂了个狗血淋头,最后还是放弃再搭个顺风车坐地铁回去,他好累。咬咬牙,安若掏出电话,想想还是发了个短信给孙家晋:“现在能来郊区接我一下么,这边没车。”
  短信很快就回了,“吃了吗?顺便带点过去?想吃什么?”
  “一份粥就好,快点快点!”发完短信,安若依靠在树干上,眯着眼睛趁孙家晋过来的这段时间睡一会。
  安若是呼吸困难被憋醒的,看到孙家晋一脸的阴沉,他抬手抹一把脸,双手拽着孙家晋的衣服龇牙站起来的,还差点一个不稳倒下去,被孙家晋扶稳才站好。
  孙家晋不用问单是看看安若脸上的色彩,变形的眼睛以及睡着时皱起的眉头,就知道他又找了个挨打的小角色,不禁伸手扯住安若嘴角,“以后这种角色,你给我少接,听到没有,不然我真打你。”
  安若疼的嗷嗷叫,泪花都出来了,孙家晋才松手,“你打我我也演,这叫先苦后甜,等我揣摩够小角色攒够了经验,才能有更好的发展。”
  孙家晋上下打量一番安若,顿觉牙槽有点疼,揣住他的一只胳膊慢慢往车边走,“你还没熬出头,你挨打的经验倒是会积累不少,都能出本书写成传奇。”
  “嘿嘿,你怎么知道我想成名以后给自己写个传记,到时候我不单要把你写进去,还要写你是怎么鼓励我不放弃演绎道路的,让你也沾我的光火一把。”
  打开副驾驶的门,把安若扶上去,孙家晋去后座取了医药箱,上了驾驶座,开始给他做简单的处理,“算了,你还是别写我在里头,只要分我三分之一的稿费就行,就当我伺候你的辛苦费了。来,把脸朝左偏一点。”
  安若按照指示动动脖子,忍受疼让孙家晋给他抹碘酒,“那不行,我那么累的写本书,你还要那么多稿费,给你露脸就不错了,还要报酬,不行不行。”
  孙家晋扳正他的脸,认真到:“安若,听我一句话,找份正经工作吧,别这样折腾自己了,我能养活的起咱俩,成不成?”
  安若摇摇头,用手按住他拿着棉签的手,“咱能不能不说这事了,我答应你,今年结束要还是这样,就听你安排。”
  孙家晋没有继续劝,继续手上的动作,淡淡说:“我妈给我介绍女孩了,老人家挺中意的,昨儿本来是要回去的,就是那女孩在我家,我妈叫我过去一趟的。”
  安若任孙家晋给自己处理伤,“好事儿啊,这样你也就不用再管我这个负担了。”
  “安若!”
  “行了行了,咱俩别再吵了,这个月我可记着,你都没和我吃几次饭,今儿是我主动给你打电话的啊,别再说些烦心的事情,消停两天好不好。”
  两人谁也没有说话,孙家晋上好药,把从酒店餐厅带过来的粥和点心 放在安若手里,然后开车往回走。
  喝完粥,安若调低座位又要睡了,说了句:“孙家晋,我知道,你和我在一起是不会有结果的,所以不用有心理负担。”
  紧握着方向盘的手因过于用力,手背上的青筋可以清楚看见,孙家晋内心翻涌万般情绪,还是没有加油门,尽量开稳车叫安若睡的安稳,一会又脱下外套给他盖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