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天才儿子两个爹 作者:半川沐泠(下)

字体:[ ]

 
  ☆、100. 正视自己的感情
 
  谁一念间,生死轻言? 谁一笑间,心已残年? 谁一舞间,雨落漫天? 谁一梦间,模糊眉眼? 谁一曲间,萦绕魂牵? 谁一遇间,三生缘劫? 谁一笔间,湮灭云烟? 谁一朝间,踏碎容颜? 谁一眼间,浮世爱恋? 谁一剑间,斩断情线?
  “我在家,敬轩你在哪?”陆时昊担心的问,昨天肖奕宸的生辰宴会出了打纰漏,竟然有人在宴会暗杀。
  在洗手间的陆时昊目睹人群的混乱,但是他出来的时候,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
  他四处找不到慕容敬轩,心中的恐惧加深,如果不是爹地妈咪非要叫他回来,他绝对杀去医院的。
  回家后心中的不安更加的深重,听到慕容敬轩的声音时,他心中的大石终于放下了。
  “我在医院。”慕容敬轩缓缓的说。。
  “什么!你怎么会在医院,受伤了吗?”陆时昊的声音急促起来,激动担忧的喊。
  慕容敬轩沉着的对激动的陆时昊说“昊昊,肖肖受伤了,我在这里等着他醒过来。”
  “好!好!你竟然等那个下贱的人!你把我当做什么了?”陆时昊羞赧的喊。
  “昊昊,你是一个贵族公子,说话往往要慎重!口吐粗言是你该做的事吗!看来真该和伯父说说了!”慕容敬轩严厉的怒斥。
  陆时昊眼含泪光,委屈的大叫“你竟然为那个下贱的人凶我!我才是你的未婚夫!他只不过是你不要的人!”
  慕容敬轩心里堵着一股难以爆发的怒气“昊昊!你的礼仪都去哪了?现在如此胡搅蛮缠了!”
  “对!我就是胡搅蛮缠,他不过是一个孤儿,凭什么站在你身边!我才是最有资格的!”陆时昊泪眼朦胧,羞怒的说。
  “昊昊,你需要清醒一下!”慕容敬轩恼火的说,他从来没有发现陆时昊是如此的不懂事!
  “我不需要清醒!是你该清醒清醒!”陆时昊恼怒的怒斥。
  “我们都需要清醒!慕容敬轩决定退一步,免得陆时昊突然闹出什么事来。
  “你答应我明天的约会你回来吧!”陆时昊知道慕容敬轩示弱了,决定更进一步。
  “昊昊,对不起。”慕容敬轩愧疚的说,和陆时昊出去约会,是他很早就答应的事情了。
  可是现在突发这种事变,他觉得不能再欺骗自己,蒙骗昊昊了。
  “够了!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陆时昊咬牙切齿的说,然后便挂断了电话。
  慕容敬轩看着手机显示的通话结束,沉默不语。
  他知道陆时昊已经陷入了死角,什么都可以做出来。
  但是,他不允许他伤害那个美好的人。即使背负一切。
  慕容敬轩静默的站在病房外,病房内有肖宝贝作陪,肖宝贝是不可能让他能进去的。
  那个孩子长高了,也更加像自己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孩子会那么神似自己。但是自己看到他总会有一股莫名的感觉。
  那个孩子和肖肖一同消失了五年,变得成熟了,虽然还看不出来能担当一面。
  当年矮小的小家伙看他没有了原本的欣喜,只有无尽的恨意和肃杀。
  他不埋怨,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怨不得别人,当年自己做的蠢事,不是报应不到,而是报应未到。
  现在,他是真真切切知道自己做错的后果,无论是肖肖的家人,还是自己的兄弟,没有一方善待自己的。
  “慕容敬轩,你能让一下吗!”踩踏着一双6厘米高的高跟鞋还是没能高过慕容敬轩的宁幻千仰着头对慕容敬轩说。
  慕容敬轩居高临下深深的看着宁幻千,抿紧薄唇。无奈的让出路来。
  宁幻千不屑的对慕容敬轩挑衅的一笑,消失在慕容敬轩的视线里。
  慕容敬轩心中的有些难受,他竟然忘记了肖肖已经是有夫之妇了。
  果然是自作自受,原来肖肖唾手可得,可是自己却亲自把他送出去,现在又想要把他夺回。哪有那么容易……
  “球球,他在外面。”宁幻千望着病床上躺着的肖奕希,缓缓的说。
  肖宝贝乌黑的眼瞳暗了几分,冷笑“现在才知道后悔!原来做什么去了!”
  “奕希真可怜,爱上了这种人。”宁幻千叹息道,宁幻千对慕容敬轩的第一眼印象本就不好,更是一个花心之人,左怀右抱,彰显自己的成就感。
  “想保护爹地的是我,害爹地的还是我。说到底,是我对不起爹地。”肖宝贝在沉默中发言。
  宁幻千惊讶的看着肖宝贝的背影,不知道他为何这样说。
  “如果当年不是我渴望一个完美的说家庭,爹地也不会让慕容敬轩伤的体无完肌。”肖宝贝声音低低的。
  完美的家庭?哪个孩子不想有,错的也不在他。
  “是我安排爹地进MR集团的,如果不是我当年的任性,爹地和慕容敬轩就不会有交集,就不会发生这些事。”肖宝贝愧疚的说,自幼儿过后就没有哭过的肖宝贝最后还是自责的流泪了。
  宁幻千心疼的看着肖宝贝,肖宝贝的身高不高,但是在宁幻千看来,肖宝贝已经长得很高了。
  从来不是父亲担忧儿子,却到了奕希和球球这里,确是球球承担了许多。
  宁幻千看着小小的身板,为什么小小年纪就要承担这么多,他还是和孩子啊!
  为了让自己有一个美好的家庭,他有什么错。奕希,想要个爱情有什么错。
  这一切的源头不过是在病房外的男人,为什么他可以毫无压力的伤害他们,为什么要挥霍肖奕希对他的爱情。为什么要挥霍肖宝贝对他的期盼。
  宁幻千不懂,她永远都不会懂。
  “阿幻姐姐,我是不是坏孩子。”肖宝贝趴在病床上问。
  孩子的心是脆弱的,不管肖宝贝有多么成熟,他都还只是一个孩子,他还是有哭的权利。
  宁幻千往背后抱住肖宝贝“不是你的错,或许谁都没有错,只是老天的残忍的游戏。”
  是否可以,她愿意折寿十年,换来奕希和球球一声欢乐。
  ——————————————————
  百章大喜,沐沐既然写到百章了,沐沐自己都不敢相信!!!
  你们都是大善人,百章一起高兴,在主站给沐沐送几朵花呗!!!
  还有,恭贺伏木思密达《假戏真做吃掉你》完结么么哒。
             
 
  ☆、101. 慕容敬轩的忏悔
 
  纽扣第一颗就扣错了,可你扣到最后一颗才发现。 有些事一开始就是错的,可只有到最后才不得不承认。
  “是我安排爹地进MR集团的,如果不是我当年的任性,爹地和慕容敬轩就不会有交集,就不会发生这些事。”肖宝贝愧疚的说,自幼儿过后就没有哭过的肖宝贝最后还是自责的流泪了。
  宁幻千心疼的看着肖宝贝,肖宝贝的身高不高,但是在宁幻千看来,肖宝贝已经长得很高了。
  从来不是父亲担忧儿子,却到了奕希和球球这里,确是球球承担了许多。
  宁幻千看着小小的身板,为什么小小年纪就要承担这么多,他还是和孩子啊!
  为了让自己有一个美好的家庭,他有什么错。奕希,想要个爱情有什么错。
  这一切的源头不过是在病房外的男人,为什么他可以毫无压力的伤害他们,为什么要挥霍肖奕希对他的爱情。为什么要挥霍肖宝贝对他的期盼。
  宁幻千不懂,她永远都不会懂。
  “阿幻姐姐,我是不是坏孩子。”肖宝贝趴在病床上问。
  孩子的心是脆弱的,不管肖宝贝有多么成熟,他都还只是一个孩子,他还是有哭的权利。
  宁幻千往背后抱住肖宝贝“不是你的错,或许谁都没有错,只是老天的残忍的游戏。”
  是否可以,她愿意折寿十年,换来奕希和球球一声欢乐。
  “为什么要后悔。”封寂沉静的问慕容敬轩。
  慕容敬轩看着封寂平静似水的对视着自己,心中更是一股苦涩的滋味。
  “你既然选择了陆时昊,你现在又说你后悔了,对陆时昊公平吗?对肖奕希公平吗?既然选择伤害肖奕希,现在后悔有什么用!”封寂咄咄逼人的质问。
  “我对不起昊昊,我真正知道了我爱的是谁。我对不起肖肖,就算肖肖会恨我,我也不会放弃。”慕容敬轩攥紧拳头坚定的说。
  “肖奕希离开这么多年了,说不定他都已经结婚了。”封寂提醒道。
  “他没有结婚!”慕容敬轩咬牙切齿的说,拒最新资料,肖肖没有结婚,那个女人最多算肖肖的女朋友。
  “他身边有人了吗?你有没有想过,肖奕希不一定愿意再和你过。”
  “他是我的!我不会在让他在我的手上溜走!那个女人,既然没有和肖肖结婚,以后也不会给她机会!”慕容敬轩眼底闪过一瞬狠历。
  封寂沉默,多久了,多久没有看到慕容露出这种神情了。
  看来慕容这次是认真的了。或许,这次,如果慕容能够成功,慕容就不会变心了。
  但是,自己的那位,是不会支持慕容的。镜一的性格爽朗,本就是喜欢肖奕希,慕容原来又做的那般过分。
  慕容敬轩的情路很艰难,不仅肖奕希可能不会原谅他,接受他。就连肖奕希身边的亲人也不会接受的。
  “我也不指望你会帮我。只是希望你能拉住牧镜一,不要让他坏我的事,否则……”慕容敬轩冷冷的扫过封寂一眼。
  “你就不怕会激起肖奕希的反感吗!”封寂激动的说,牧镜一就是他的命根子,听到慕容敬轩有可能伤害牧镜一,他就浑身难受!
  “俗话说,一粒老鼠屎坏一锅粥,而牧镜一很有可能坏了我的粥!坏我的事,那么我也只能说对不起了。”
  封寂狠狠的抖了一下,真正的慕容敬轩,终于露出来了。
  一阵悦耳的铃声响起,慕容敬轩掏出手机“百里?”
  『肖奕希醒了,我只能帮到你这了。能不能成,是你的事了。』
  “谢谢。”慕容敬轩颤抖的说。
  封寂疑惑的看着神情不定的慕容敬轩“怎么了?”
  “我们走,肖肖醒了。”慕容敬轩提起外套,拼命的往医院奔去。
  “爹地,你为什么要躺在这里。”懒懒天真的说。
  肖宝贝把懒懒抱起来,让懒懒能看到肖奕希。
  “因为爹地累了。”肖奕希微笑对懒懒说。
  “那以后懒懒帮爹地吧,爹地以后就不会累了。”懒懒单纯天真的气说。
  “好,你说的,别只说不做。”肖奕希笑道。
  “不会的,懒懒最勤快了!”懒懒仰头,志气昂扬的说。
  “我才不信!”上官千年不给面子的说。
  “年年最坏了!”懒懒撅着嘴说。
  “好了好了,都别吵了。”肖奕宇劝着两个小祖宗说。
  “爹地什么时候能和懒懒一起回家啊。”懒懒眨巴着眼睛问。
  “懒懒,等爹地好了,爹地就和我们一起回家了。”肖宝贝掐着懒懒肉肉的小脸蛋。
  病房内的欢声笑语,与房外犹豫不决的慕容敬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你确定要进去吗?”封寂担忧的问始终没有扭开把手的慕容敬轩。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