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亲爱的空想家+番外 作者:凉蝉

字体:[ ]

 
 
文案:
【关键词:暗恋,娱乐圈(或更应该称影视圈?),洒点小狗血】
 
 
罗恒秋一直以为邓廷歌是直的。
邓廷歌也认为自己是直的。
后来他们发现,这是个很大的误会。
 
 
1.《野狗驯养指南》系列文,相关角色会出来打酱油跑龙套;
2.又名《一个深柜的觉醒之路》《演员家属的自我修养》《没影帝的命却有影帝的病》;
 
3.明星攻VS富二代受(表再说我逆你们西皮啦ヾ(≧へ≦)〃(但我知道还是会逆的(所以不要在意这种细节问题啦(卖萌脸
 
内容标签:娱乐圈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邓廷歌,罗恒秋 ┃ 配角:方仲意,钟幸 ┃ 其它:娱乐圈,暗恋,年下,狗血
==================
 
  ☆、我是直的
 
  “小邓!”龙姐推着一堆被褥从房间里走出来,扯着嗓子大喊:“邓廷歌!”
  邓廷歌一边扣马甲的纽扣一边跑过来:“来了来了,龙姐你别那么大声。”
  他穿着修身的白衬衫,外面套一件藏蓝色小马甲,左胸上别一个写着员工号的金色小徽章,腰身细瘦有力,是个好看又挺拔的年轻人。
  看到邓廷歌这个样子,龙姐一大早的火气一下就消了。
  她冷冷地指着身后的房间:“你先看看房间里什么样子。”
  邓廷歌一边不要脸地拼命夸她气色好,一边从她身边挤进去察看房间的状况。
  只是一看那狼藉不堪的地面和床褥,他顿时脑袋嗡嗡响。
  龙姐在身后撇撇嘴:“我听小朱说住了四个男的。啧啧。我可不收拾,你去你去。”
  邓廷歌唯唯诺诺地应了,掏出对讲机跟前台汇报:“地毯有烟头烧灼的痕迹,房间整体的卫生状况比较糟糕……”
  龙姐已经推着小车继续去收拾别的地方了。床下四处散落着用过的安全套、食品包装袋、烟头,邓廷歌找来长筷子和垃圾袋,开始收拾。
  他在这里打工已经有一个多月了。
  因为是熟人介绍过来的兼职,虽然工资不高他也做得勤恳,和其他几份兼职的工钱加起来,统共确实也达到了邓廷歌的预想值。
  一个大三的学生能够月入两三千,他觉得已经很足够了。除去自己平时的生活和应酬,邓廷歌还能攒下不少钱。
  他工作的酒店开设在酒吧街后面的道路上,因而特别多到这里来约炮开房的人。第一次看到浴室里各种秽物,邓廷歌还很纯情地红着脸退了出来,被龙姐笑了三天。还有一次他送餐到客房,看到一对男女在地上纠缠,而给他开门的是房中的第三个人。三个没穿衣服的人齐刷刷望着他,邓廷歌站在门口,愣得好久都回不了神。
  同事们问他:你真那么纯?
  邓廷歌不出声,只是笑笑。
  后来看多了也就习惯了。有时候客人叫客房服务,他进去之后还必须目不斜视,以免看到凌乱床铺上的赤.裸人体。或是男人,或是女人,他们盯着他这个闯入者,直把他看得背后冷汗涔涔。
  “为什么一定要我送?”邓廷歌接到送餐服务要求的时候往往很郁闷。客人们纷纷点名要0036号员工送餐,有人还在点餐的记录上说了句“请让他穿着小马甲进来”。
  服务台的小朱乐不可支:“邓廷歌,你不知道你很帅?你进去送餐,是助兴啊。”
  邓廷歌黑着脸走了。
  有的客人来的次数多,叫他去送餐的次数也多,还跟他打起招呼来。邓廷歌巴不得送完立刻跑路,哪里还顾得上跟人聊天。有男人或女人在给他小费的时候会在他手里很隐蔽地塞一张纸条,邓廷歌看都不看,出门就扔进垃圾桶。
  酒店的客人形形色色,前台的小朱说不少人看着都很脸熟。“有的人每次都和不一样的伴过来,有的一直都是同一个人。哎,感觉有好多故事的。”
  小朱所说的那些一直带同一个伴来的人之中,给他塞纸条的也不在少数。
  因此邓廷歌对在酒店里行勾搭之事的人完全没有任何好感。
  这天帮不肯清理的龙姐清理完房间,邓廷歌又赶到前台帮忙干活。
  他是个没有固定岗位的小工,大部分时间都在应付客人,偶尔帮忙顶班。
  本来已经可以离开,但邓廷歌架不住小朱的恳求,只好和她换班。心想着应该没什么事吧,但刚坐下没几分钟电话就响了。
  一个年轻男人用非常温和的声音告诉他,房间里的安全套没有了,麻烦服务生拿一些过来。
  邓廷歌看看坐在自己身边的小刘。
  小刘:“卧槽,别看我,我是女的。要送你去送。”
  邓廷歌:“声音很好听,说不定是帅哥。”
  小刘:“那更不行了,万一我控制不住自己怎么办?”
  邓廷歌:“……”
  他只好去了。
  618号房是酒店里比较少有的豪华情侣套间,早上刚刚退的房,估计没有及时补充。邓廷歌搭电梯上去,捏捏脸做出个得体笑容,伸手去按门铃。
  铃声未响,门却自己开了。
  “孔郁,这样的事情不要再有第二回了,谁都下不来台,你自己也……”开门的男人很不愉快地说,转头正好看到邓廷歌站在门口。
  邓廷歌看到另有一个人站在房间里,上衣脱光了,领带攥在手里,又长长地垂到地上,皮带已经扯开,形容有些狼狈。
  身材这么棒。邓廷歌想,果然很帅。
  他连忙将手里的东西朝开门的男人递过去:“你好,这是618号房要的……”
  高大的男人看看他,又低头看看他手里的杜蕾斯超薄,最后抬眼盯着他,没有接过的意思。
  邓廷歌压抑着心里的不耐,装作没发现男人的窥看,转头笑眯眯地注视着房间里的人。
  “是您要的……”
  “不要了。”房里的男人大步走过来,砰地关上了门。
  邓廷歌心里猛跳。刚刚男人走过来关门的时候他认出来了:是最近小朱和小刘每天上班都要摸鱼偷看的那部热门偶像剧里的演员,孔郁。
  他按捺着好奇,稍稍打量了几下面前的男人。
  男人有一张很端正的脸,眉目俊朗,脸色温和,穿着也很简单有品,邓廷歌心想天哪长那么帅还要来约炮?现在的状况是约炮不成所以一拍两散?转而又想,不对,不一定是约炮,说不定是情侣。哎,挺好,很般配,视觉上非常赏心悦目。他想。
  他把手里的安全套收了,说句“不打扰了”转身离开。
  走进电梯的时候他抬头看到男人依旧站在618的门口,呆呆看着自己。
  ……又被基佬看上了?邓廷歌心里很不舒服。虽然那男人是少见的端正帅气,但他是个直的,这不是件令人愉快的事情。
  况且那男人和孔郁,很明显有非常亲密的关系。他忖度。
  电梯一路下行,邓廷歌隐隐约约觉得那个男人有点面熟,但怎么都没法从记忆里捞出个确切的印象。
  ……估计是这里的常客。他想,有了孔郁这样的极品还要出来约炮?顿时对那人的印象差了几分。
  他下了班,急匆匆骑自行车去洗车店,换上制服开始工作。
  除了酒店小工、洗车店小哥,他还偶尔到朋友的奶茶店里冲冲奶茶粉。兼职很多很忙,还要兼顾学业,他时常很疲倦。邓廷歌考虑过辞去一两份工,但绝不包括洗车店的这一份。 
  来店里洗车的都是会员,大部分是豪车,有的人出手阔绰,运气好的话,除去工资,他每天还能拿到几百块的小费。有钱的鼓励,还能摸着自己一辈子都买不起的靓车,邓廷歌觉得其实也挺开心的。 
  某日,他正满头是汗踮着脚擦拭一辆奥迪车前窗上的鸟屎,突然听到有人在他身边问了一句:“你是邓廷歌吗?”
  邓廷歌回头,看到一个很帅的男人。
  他一下就想起来,正是那天618号房间门外盯着自己猛瞧的客人。
  ……连我的名字都知道了?邓廷歌有些郁闷。
  他没工夫理会他,冷冰冰地转了头,没搭腔。
  男人似乎还不死心。他犹豫片刻,又转到邓廷歌面前:“你是华观中学高一六班的邓廷歌吗?”
  邓廷歌顿时一愣。他是的。
  他忙抬头盯着面前的男人。男人真的很面熟,他的眉目非常温柔,笑意也如此真挚,邓廷歌觉得这个表情自己应当很熟悉,他甚至觉得男人的面熟是有历史渊源的,仿佛在很久之前他们也这样面对面亲热地交谈过。
  男人又补充道:“学号的最后五位数是00635,对吗?”
  邓廷歌这下真的吃惊了。他已经完全记不得自己高中时候的学号。
  “你是谁?”
  “认不出我了吗?”男人举起双手,做了一个吹奏乐器的动作,手指灵活地弹动,“我是罗恒秋。”
  邓廷歌一惊,立刻欢喜地喊了一声:“师兄!” 
  随着“罗恒秋”这个名字的出现而浮现在记忆里的是一张总没什么精神的脸。高中时每周一都要举行升旗仪式,鼓号队照例吹奏国歌。鼓号队里的男孩女孩全都好看又高挑,唯有一个号手脸上总是面无表情,强装肃穆。邓廷歌习惯在人群里冲他挤眉弄眼,那号手往往会冲他露出一点不太明显的笑意。
  邓廷歌还记得自己当时的印象:罗恒秋,高自己一届的师兄,号手,个子很高,人挺帅,但看上去脾气似乎不太好。 
  先跟他说话的是罗恒秋。开学第一天的升旗仪式上,邓廷歌作为高一新生的代表站在主席台一侧紧张地等待着上台,手里的方格子稿纸被他攥得都快湿透了。
  这时鼓号队里有人喊他:“喂,那个高一的。”
  邓廷歌抬头,看到一个拿着小号的男孩站在不远处,指指他的鞋带。
  “你鞋带松了。”
  他窘了几秒,讷讷道谢,蹲下来系好。再起身的时候鼓号队已经整肃队伍,走到了升旗台下方,开始奏乐。
  红旗缓慢向上飘扬,鼓乐猝然中止。邓廷歌站在罗恒秋面前,看他一身齐整的衣服,头发整理得有型又潇洒,突地有种陌生的感觉。然而那双眼睛里的笑意又和当年一模一样。
  “师兄。”邓廷歌笑着,忍不住又喊了一声。                         
  
 
  ☆、去你的情趣
 
  邓廷歌快手快脚地洗完了车,跟班组长打个招呼,之后就坐在一边和罗恒秋聊天。
  罗恒秋是被朋友带到这边来洗车的,见到邓廷歌也很意外。
  “我当时就认出你了,不过你好像没想起我。今天我去酒店那边问过,他们说你今天不当班,我打算明天继续去的。”罗恒求说,“好久不见,有四五年了吧。你好像没什么变化。”
  邓廷歌想了想。罗恒秋毕业的时候他刚准备升高三,学业繁忙,罗恒秋又去了国外,两人就这样断了联系。他今年大三,算来算去,他说没多久,就四年。
  罗恒秋笑着说我怎么觉得隔了很久
  他问起邓廷歌现在的状况,邓廷歌一五一十地说了。他考上了自己喜欢的表演专业,现在学业不太紧张,所以到处找兼职挣钱,还在话剧剧场里演出,磨练自己。罗恒秋看看他的工装,有些诧异:“现在大学里可以申请助学贷款,也有助学金,你不用那么累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