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梧桐入窗 作者:Silent-Sky-Skipper

字体:[ ]

 
书名:梧桐入窗  
作者:Silent-Sky-Skipper  
文案:
 
没吃到的一口总是念念不忘,可是过了多年味道早变了。然而再一次入口,却好像……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子介,林泉 ┃ 配角: ┃ 其它:
 
 
 
==================
 
  ☆、第 1 章
 
  “怎么了,很不高兴的样子。”在酒店自助餐厅吃早餐时,昨天跟我翻云覆雨的年轻男孩微笑着问。
  “没什么。”我端起橙汁慢慢喝着,还好对方也很识趣没再问下去。
  我又梦见了他。
  林泉。
  我已经很久不会想起他了,却突然又做了那样的梦。确切来说,他并没出现在我梦里,我只是又站在了那扇窗前,面前梧桐绿影层层叠叠。
  林泉是我高中时候的美术老师,我上高一时他也刚结束实习开始正式工作。在高中美术课本来是那种大家都漫不经心做着自己事情的时间,他却把美术变成了我最喜欢的科目。我记得第一次上课是在普通教室,九月份昏昏欲睡的下午第二节,上课铃响后我连头也没抬,余光看见有个人走进来就喊全班起立问好。
  “大家好,很高兴成为你们的美术老师,我叫林泉,林泉高致的林泉。”他说第一句话的时候我就一下子清醒了。他的声音太好听!有一点低沉,很有磁性,又很干净。我抬头看他,简简单单的浅蓝色条纹短袖衬衣,简简单单的发型,一张脸也清爽干净带着点微笑,谈不上帅,但是右边眼角褐色的泪痣挺有特点。
  他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林泉高致”四个字,笔体很潇洒,看得出是练过书法的。
  “希望这两年里美术可能让你们在繁重学习的间隙得到一些放松,如果你们能对美术和艺术萌生一些兴趣、有一些鉴赏和了解,那就更好了。我会跟你们一起聊聊聊中外美术史,其间穿插一些绘画练习,如果你们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欢迎随时告诉我。”他顿了顿,继续用那把好听的嗓音说,“既然我叫林泉,那么第一节课咱们就从《林泉高致》作为引子,从中国画开始。”
  我爷爷喜欢书画,我对中国画大致也有些了解,所以这节课我的听讲重点就完全在于林泉。他讲课很从容,并不会刻意让语气抑扬顿挫,但讲到有趣的内容时嘴角的笑意会稍微加深一些。他的课件做得相当漂亮,字体素净排版雅致,不会像有些人那样放进大段大段介绍,通常只是几个关键词配合他的讲解。
  我大概就是这样迷上了他。
  因为小时候稍微学过一点国画,我很快在第三节课上引起他的注意。我画了螃蟹和桂花酒,还特意用红色表示那螃蟹是熟的,他看了以后莞尔一笑:“唐子介同学,你很会吃嘛。”我忽然发现他笑起来挺好看的。
  一开始我只是特别喜欢上他的课,有时候下课也会跟其他同学一起围住他聊几句。大家都挺喜欢他,这门课又没压力又有趣,就算是在他的课上睡觉或是做其他科目的作业他也不会说什么。而且他才大学毕业年龄跟大家比较接近,聊聊漫画什么的也都挺开心,他甚至还在同学们的怂恿下专门腾出一节课讲漫画入门。
  一个学期过去,寒假有一天我去一家挺偏僻的音像店里淘碟偶然遇见了他。我一进店就看见了他,他背着琴包,修长手指轻快地拨拉着一摞CD盒,最后停在中间一张上利落地用两根手指把它抽出来看了看,然后转身去结账,脸上轻松恬淡的表情是在学校里没有的。交过钱出去时他看见了我,有点意外地跟我打招呼:“咦,唐子杰。你也来这儿呀。”
  “林老师。”我朝他走过去,不小心在架子上磕了一下,一张CD掉下来,还好我手快接住了。
  “很敏捷嘛!”他爽朗地笑了,“当心点。”
  我把CD放回原位指指他背后的琴包,“老师你弹吉他?”
  “BASS。”
  “是玩乐队?”
  “嗯,跟几个朋友。”
  “不错嘛。什么类型的?”
  他把琴包往肩膀上拽拽:“偏迷幻和民谣一点。”
  “挺好,挺适合你的!”
  他笑了笑:“嗯,不喜欢太闹的。”
  “有演出吗?”
  “有时候会在LIVE HOUSE做。”
  “那下次送我一张票行吗?”我厚着脸皮说。
  他很痛快地答应:“行啊。”
  “那我给你留个电话,等到下次有演出了你通知我?”
  “没问题,说吧。”
  他掏出手机记下我的号码后说还要去排练就先走了,我走到他刚刚看过的那排CD前面找出他拿的那一张买下匆匆回家去听。是个不知名的小厂牌乐队,旋律带一点俄罗斯味道,很好听。
  爱情有两个廉价的开端,一是好奇,二是比喻。
  我掉进了第一个。
  几天之后我接到了林泉的短信:“唐同学,周五晚上九点半在壑LIVE HOUSE有演出,欢迎来玩,入口报我的名字就行。”看到短信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很兴奋,来回输入又删掉了好几次才故作镇定地发过去一条“期待老师的表演”。
  那天我九点钟就到了,在周围徘徊了一圈再进去。入口收票的是个打着唇钉的浓妆女子,我跟她说是林泉请我来的她就点点头算是放我进去了。我在一个不大起眼的角落站下,周围的人慢慢多起来,音响里传来林泉好听的声音:“大家晚上好,欢迎来到生宣乐队的现场,演出马上开始,老规矩,不要抽烟,喝多了不许闹事,其他自便。”观众大概很多都是熟悉他们的乐迷,听见这句话之后纷纷笑着说“林老师规矩真大”。不一会儿灯光慢慢暗下来,我紧盯着黑暗舞台,几个人影幢幢应该是他们登台了,我盯着贝斯手的位置,勉强看见他套上琴开始试音。暗蓝色的灯光突然流转起来,人群中发出一阵掌声,贝斯低沉声音拉开表演的序幕。乐队成员都穿着很简单的黒T恤,只是每个人身上的图案有些不同,都是各种传统花卉的线描,我猜是他画的。主场是一个挺漂亮的女孩子,声音非常透亮。林泉兼做副主唱,演出期间他也唱了两首。
  他们的音乐很有中国味道,一首一首安安静静的,林泉专心致志弹着贝斯,偶尔撩一把额头汗湿的碎发。
  演出结束的时候底下有人起哄:“泉儿今儿过生日,毛毛,你不表示表示!”
  “就是!表示表示!”
  哄笑声里叫做毛毛的女主唱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你们想干什么呀!”
  “你说呢!”
  林泉不做声地笑着,落在毛毛身上的目光非常温柔。毛毛走过去在他面颊上轻轻吻了一下:“生日快乐。”
  “噢!”前排的人哄笑着鼓掌。
  “好啦好啦我们要去给林泉庆生了,大家晚安!”鼓手发话之后他们就下去了,我心里忽然好失落。
  不过至少我有了林泉的号码,那之后我经常跟他发信息聊一些有的没的,假期里还跟他见了几次面。当时我觉得这是因为我同龄的朋友比较少,总觉得男孩子们只知道打游戏追女生很幼稚,女孩子们更是扭捏的生物。我当时正处在很容易对未来感到迷惘的年纪,加上本身略有早熟,迫切地需要一个即可以平等对话又可以给我一点指导的谈话对象,林泉符合我的一切要求,他总是那么有耐心,不论我说出怎样激进或幼稚的话他都会给我鼓励,说趁着年轻多尝试多思考很好。
  我现在还记得拿着手机期待他回信的心情,胸口就像是被鼓噪的白色翅膀充满,下一刻就要刺拉拉飞向蓝天。
  慢慢地我们比一般师生要走得近了,高一结束我开始萌生想去念建筑的想法,跟家里人说了之后他们也没反对,但是这个专业要考美术,我虽然有一点国画基础,但是素描什么的却是从没碰过。我妈本来想让我去上个美术班之类的,但是我打算去找林泉。
  跟他说过之后他答应得很痛快,让我暑假里每周去找他辅导两次。学校的美术教室到了假期就不会再开空调,我就在闷热的教室里对着三棱柱和圆球画素描,林泉在我边上不时伸手指点我这里透视不对那里明暗可以再强烈一点,热汗不断从额角滚落,我觉得不说点什么就要呆不下去了。
  “老师你们乐队这阵子都没演出吗?”林泉跟我约好上课期间不能去看他们演出,但是暑假以来他也还没邀请过我。虽然他倒是没说过不能跟其他同学说起他玩乐队的事,但我却一次都没说过,我想保有这个只有我知道的秘密。
  “啊……嗯……”
  “为什么啊?暑期应该是演出旺季吧。”
  他停了片刻才淡淡地说:“乐队解散了。”
  “啊?”我只是随口一问,却没想到得到这种答案,“为什么啊……”
  “毛毛跟唱片公司签约了,所以……”林泉的口气很随意,但我能感觉到他淡淡的失落。
  “这样啊……”
  “不过也挺好的。”他笑笑,“我们都是玩,毛毛是认真想唱歌。”
  我看着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不会把个人情绪带到工作中,什么时候看起来都是一副淡然的样子,但我知道他实际上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否则他不会浪费时间陪我说话,不会在大热天帮我辅导素描,对一个普通学生都能这样,对恋人还不知道会有多好。
  “擦擦汗,接着画吧。”他掏出一张餐巾纸递给我。
  “哦……”
  在替他惋惜难过的同时,我竟然有一丝暗暗的高兴。
  那天从美术教室出来我跟他说我妈让我请他吃饭,餐厅有架钢琴,我怀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想在他人面前显示自己的心态去弹了一首小夜曲,林泉的目光落在我身上时我很高兴。
  这个暑假很快拉近了我们的距离,画完画林泉经常带我去小胡同里吃各种各样的东西。除了第一回都是他请我,我最喜欢去一家烤兔店,因为一回在店里等位有个抽烟的不小心烫了我一下,林泉跟他急了,还拉起我的胳膊问我疼不疼。其实就是有点热,一点儿也不疼,但我喜欢看他担心我。
  也就是那个暑假,我终于清楚地意识到我喜欢的是男人,因为跟林泉一起游泳的时候我在淋浴间硬了。
  高二飞一样的过去,这一年里我简直把一辈子的小聪明全用在林泉身上了。我又是找他辅导素描(他好几次开玩笑说按我这种努力法简直可以去考美院了)、又是把他当知心大哥哥倾诉我烦恼的家庭问题(我爸外面有人,不过其实我妈不太介意,只要还是她管钱),还很不要脸地借着他关心我跟他坦白我苦恼的性取向问他会不会因此反感我(他当然不会了,他像我想象中的那样告诉我这没什么只是一种取向,要我不要多想好好学习,还说大部分人其实都不是百分百的异性恋,只是程度不同)。
  又到一年最热的时候,我开始试着画一点水粉,不过这次已经不是在闷热的教室,而是林泉家里。林泉住在一个八十年代末的老小区里,房子是他爷爷留下来的两居室,他把所有非承重墙都拆掉成了一个宽敞舒服的整体大房间。我还是第一次见有人家里装修的这么简洁现代,跟我妈喜欢的那种金闪闪的欧式家装完全不同,感觉新鲜极了。我在里头来来回回参观了好几圈才被他催着去画画白色背景布前的西瓜桃子,画完了就吃掉。
  那段日子真的很开心,我吹着空调画着画,林泉在边上戴着耳机看书,我偶尔摘下他的耳机听一听是什么,偶尔偷偷看他。窗外巨大的法国梧桐投下浓浅匀停的绿荫,有一枝只要一开窗就能伸手抓住。真是,世界上怎么会有林泉这样的人呢,弹琴画画读书什么品味都好,性子也好,看久了长相也这么舒服,他的一切在我看来都不可思议,我想靠近他了解他,多一点,再多一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