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春风徐来+番外 作者:朱门寒少

字体:[ ]

 
书名:春风徐来
作者:朱门寒少
 
 
文案
 
徐春风不想离开,却不得不离开,可还是要回来。
雷耀阳在春风离开的那些年,仇恨的种子慢慢生根发芽,可他终究无法对心爱的人发狠。
路平远喜欢一个人,默默守候,不知何时是尽头。谁说付出以后就会得到?
为何放不下执念,只因有那么一人。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青梅竹马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春风,雷耀阳 ┃ 配角:路平远,路平遥,张进,汪然,金晓萌 ┃ 其它:
       
 
 
  ☆、第一章
 
  这是徐春风的手,在擦地。
  这还是徐春风的手,在擦地,一刻钟过去了。
  雷耀阳终于看不下去了,从沙发上站起来,夺过春风手里的抹布,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春风跪在地上抬头看他,愣了一下,站起来,坐到沙发上。两个人谁也不说话,最终,雷耀阳甩门而去。他总是忍不下去,春风想着。
  就像春风第一次见到雷耀阳。那时候,春风在自家的院子里,手里拿着碗,碗里装着玉米面和麦子,嘴里不停地“咕咕咕”地叫着,还不时吓一吓那十来只小黄鸡。正玩得开心,一回头便看到了雷耀阳。雷耀阳走在他妈妈前面,笑眯眯地看着春风。春风也冲他笑了一下,然后继续玩儿。其实,春风也是好奇的,他边喂鸡边想,这个可爱的孩子是从哪儿来的。雷耀阳见春风冲他笑了,又不理他了,顿时收起了灿烂的笑容,拉起身后的妈妈往屋里走,倒是一点也不像初来乍到的生疏样子。那一年春风八岁,雷耀阳九岁。
  徐春风本来在书房里画画,雷耀阳在一旁玩电脑游戏。苏玉珍,也就是雷耀阳的妈妈,春风的舅妈,打电话来说,今天中午不回来吃饭了,让他们自己做,把家里也收拾一下。说是让两个人打扫,其实,每次都是春风一个人干。挂了电话,春风就开始动工,擦窗台,擦桌子,擦电视,擦擦擦。正当擦地擦得正起劲儿的时候,雷耀阳突然夺了他的抹布。春风很吃惊,但随后又平静下来,他是不指望雷耀阳帮他擦地的。雷耀阳连碗都不会帮你洗的。尽管他什么都会,但是他什么都不做。苏玉珍是知道这些事的,但她装作不知道。
  雷耀阳刚高考完,这个暑假他总算可以彻底解放了,跟着解放的还有春风。雷耀阳心里清楚,他上高三这一年,在家里过的是什么高高在上的日子,春风就惨了,几乎快成了他的保姆加陪读。雷耀阳的爸妈都是大忙人,做饭洗衣服,几乎全是春风干的。可以说,春风自从住进他们家,就干起了这些活,而且,干得自然而然,顺理成章地就成了家里的小保姆。没办法,谁叫自己是寄人篱下呢,春风边做饭边想。
  春风七岁那年冬天,他爸爸去城里办年货,出了车祸,送到医院还没来得及抢救就不行了。春风跟着妈妈哭,那时候他不知道难过,只觉得害怕。其实,雷耀阳在葬礼上见过春风,春风当时只知道哭了,谁都不曾留意。爸爸一年里只有春节的时候才会在家多住几天,还会给春风带很多好吃的。他一直跟妈妈在一起,每当爸爸一回家,他心里就发憷,当和爸爸混熟了,爸爸又要走了,一走又是一年半载才回来。
  锅里正烧着水,春风出来看了看客厅里的钟表,十二点十分。雷耀阳怎么还没回来,去哪儿了。打他新买的手机,书房里铃声大作。去同学家了?好歹打个电话回家吧。
  雷耀阳没去同学家,他一个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看着远处几个孩子玩儿滑板。在雷耀阳的记忆中,玩得最开心的一次是在春风的家乡。那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山坡上有野花,山下有小溪流,田地里不时有一条小河沟。他和春风在草地里捉蚂蚱,在河沟里摸鱼,春风还编了个花环给他戴上。夕阳下,春风笑着给他戴上花环,他觉得春风就像天使掉在他眼前一样。那一刻,雷耀阳就想和春风一直在一起。一个男孩儿摔了一跤,又开心的站了起来。雷耀阳想,玩儿滑板什么的,真是没什么意思。在这儿看他们玩儿,更是没什么意思。春风应该在等他,回家吧。
  徐春风在书房画画,门铃突然响了,而且响得很急。让人以为按门铃的这人憋着尿呢。春风打开门,雷耀阳吸了吸鼻子,大声嚷道:“这是什么味儿?你闻不到吗?”说着便大步冲进厨房。锅里的汤成了锅巴。春风看到这惨况,低声说了句对不起,然后就开始收拾。总是那副不慌不急的样子,温温吞吞的,是学画画的缘故吗?雷耀阳出了口长气,开始盛饭。春风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今儿是怎么了?太阳打西边出来了,雷耀阳居然在盛饭,最重要的是,盛了两碗!
  “暑假要补课吧?”雷耀阳问道,俩人的筷子夹向同一个盘子,碰到一起。春风收回筷子,点了点头。“不会说话啊?”雷耀阳夹了一筷子胡萝卜放到春风碗里。
  春风怔了一下,说了声“是”。今天雷耀阳很奇怪,春风嚼着胡萝卜想。雷耀阳想不通,动作和语言,哪个更费劲?果然是学画画的缘故,总是想着做,而不是说。
  “别住校了,回家住吧。”什么?回家?给你做饭?本来以为上了高三情况会好些,还是摆脱不了被人使唤的厄运。
  “哦。”春风不情愿的应了一声。雷耀阳知道春风的想法,但只要他开口,春风都不会拒绝,不管情愿不情愿。
  春风其实是有梦想的人。他从小就喜欢画画,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得过市里某美术比赛的一等奖。雷林,雷耀阳的爸爸,把春风得奖的消息告诉了春风的妈妈雷青。雷青专门从乡下跑到城里来看春风,还拜托雷林把春风培养成才。雷林看着妹妹雷青日渐苍老的脸,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像对待自己的亲儿子一样对待春风。春风没有想到,那是最后一次和妈妈见面。那年冬天,妈妈死于胃癌。春风只有舅舅这么一个亲戚可以依靠了。雷青去世后的一个星期里,春风天天躲在被窝里哭,偷偷地哭,压抑地哭,或许听不到他的声音,但是能看见他的颤抖,能感受到他心底深深的悲痛。直到有一天,雷耀阳提出要和他睡一张床。那一夜,春风搂着雷耀阳睡了个好觉。后来,春风发现,其实雷耀阳心眼不坏,很会关心人,可总是默默地,不着痕迹的,让人不用心就不明白,不会懂他的好意。春风觉得家里的每个人都对他很好,他无以为报。所以他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这个家多做事,不曾抱怨。
  吃完饭,雷耀阳帮忙收拾碗筷,打扫厨房。春风很诧异,但什么也没说。两人一起走到书房,雷耀阳坐在桌前玩游戏,春风继续画画。春风画的是窗台上的一瓶百合花,苏玉珍昨天早上买的,粉色的,在阳光的照耀下像小姑娘娇羞的脸,惹人喜爱。舅妈说,好好画,画完了裱起来挂到书房里。其实谁都对他很好,春风看着那瓶花想。
  “你想什么呢?怎么不画啊?”雷耀阳边玩游戏边斜眼瞄春风,看见他一动不动愣在那,肯定没用心画画。
  “哦,没什么。”春风拿了个颜料挤在调色盘上。
  “你是不是想住校?不想住家里。”雷耀阳问。春风没说话,事实的确是这样。高三是很重要的一年,而且雷耀阳考上了大学,也不会回来住,舅舅和舅妈应酬不断,也不怎么回家吃饭,家里好像没什么需要他的地方了。
  “那你多久回来一次?”雷耀阳问。
  “一个月吧,你上高三那会学校不是让一个月回一次家吗?”
  “我上高三那会,是每天回家。”雷耀阳故意把每天两个字用了独特的音调。见春风又不说话,便转身继续玩游戏。他不明白春风的心思,他以为春风想逃离这个家,毕竟春风为这个家付出了很多,尤其是自己高三那年。雷耀阳很聪明,但总是不肯全力以赴,好像没有事让他在乎,包括高考。别人为他忙前忙后,他却心不在焉。可最后的结果没让大家失望,他考上了本市的一所重点大学,他要留在本市,因为他知道春风一心想考本市的那所美院,那是春风的梦想,可能也是很多美术生的梦想。
  相反,春风很在乎。他的努力大家有目共睹,若是考不上,大家都会为他感到遗憾,甚至难过。雷耀阳又看了春风一眼,决定不再勉强他,他想住校就让他住校吧。
作者有话要说:  望大家积极发言评论哦!
 
  ☆、第二章
 
  春风在学校住了一个星期了。这一个星期,雷耀阳天天在家做饭,学了不少菜色,当然包括春风喜欢的。
  今天是星期天,雷耀阳一大早就去菜市场挑了很多新鲜蔬菜,吃了早饭就开始忙活午饭。雷林和苏玉珍也对儿子这几天的表现颇为吃惊,春风在家的时候,他们是不知道雷耀阳还有这本事呢。
  十一点二十,雷耀阳已经把饭做好了,他把饭菜装到保鲜盒里,再放到包里,拉上拉链。他要去学校给春风送饭。学校的食堂,星期天的伙食是不好的,因为很多学生都会回家,所以菜色很少。只有春风这个死脑筋,还想下午去学校的画室里画画。别人学画画有的是迫不得已,春风真是因为热爱。
  学校食堂开饭时间还没到,雷耀阳就坐在椅子上等着了,在食堂一进门的地方,便于看到和拦住春风。雷耀阳等啊等,等到食堂打饭的窗口都关了,还是没看到春风。难道这小子不来食堂吃午饭?还是回家了?拿出手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妈妈说春风没回去。
  最后,雷耀阳在学校的画室找到了春风。偌大的画室,只有春风一个人,他在画大卫的石膏像。雷耀阳知道他不应该打扰春风,可他就是气不过,也忍不住。雷耀阳把包放到讲桌上,站在春风身边说,“为什么不去吃饭?”春风被他吓了一跳,铅笔“叭”的一声断了。
  “我不饿,不想吃。”春风放下那支铅笔,在一堆铅笔中翻找能用的。
  “是不是食堂的饭不合胃口?我从家里给你带饭来了。”雷耀阳蹲下身,把春风的笔袋拿走。春风抬头看他,又把头低下。这一看不要紧,本来就没什么肉的脸越发消瘦了。雷耀阳打开保鲜盒说,“你在学校没好好吃饭。”春风别过头,不说话。“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春风摇摇头。“你别总是不说话行不行!”雷耀阳的声音不知不觉高了。
  “没事。”事实上,春风不知道怎么说。他住校的第二天,居然就开始想家,尤其想雷耀阳,想他们一起在书房,虽然各干各的事,但是习惯旁边有一个人的陪伴,而这个人是一直默默关心的人,他的亲人。他想回家,可当初又说的那么坚决,再说,过两个星期,雷耀阳就要去大学报道了。春风想,可能是刚住校不太习惯,过段时间就好了。
  “刚住校不太习惯吧?可能过段时间就好了。”雷耀阳把饭菜摆好了,见春风点了点头,便把他拉起来。“一起,我也没吃呢,好饿啊。”他把春风喜欢的菜放到春风面前,“我做的,吃吃看。”见春风夹了一口放到嘴里,冲他笑了笑,又竖起了大拇指,雷耀阳心里乐开了花。
  雷耀阳很想说,回家住吧。春风不在家的这段时间,雷耀阳总是觉得少了些什么,心里空落落的,连玩游戏都没心情。只有做饭的时候,才不会觉得空虚。可能是不太习惯吧,过段时间就好了,雷耀阳找同样的理由安慰自己。
  后来,雷耀阳又去过两次学校,给春风送饭。四个星期了,学校放假了。周五下午,春风回到家,家里一个人也没有,雷耀阳去学校了。看着空荡荡的书房,春风突然鼻子一酸,落下泪来,又赶忙擦了。晚饭是苏玉珍从外面买的,都是春风喜欢吃的,他们都知道春风爱吃胡萝卜,他们都知道。苏玉珍说,明天周六,雷耀阳打电话来说要回家。春风听了,吃了很多,很多很多。夜里躺在床上的春风想,生活很美好,他失去了一种幸福,又拥有了另一种幸福,他很满足。
  雷耀阳用钥匙打开门,轻轻走到厨房,看到春风在切菜。雷耀阳从身后猛地抱住春风的腰,春风“啊”了一声。雷耀阳想,这小子总算出声了,或许吓他是让他说话的好方法。可是看到案板上的几滴血后,雷耀阳差点没抽自个儿俩嘴巴,这可是春风的手,这可是大画家的手。他发誓要一辈子保护他,不让别人碰他一根手指头,可是现在…雷耀阳拉着春风往客厅走,让春风坐下,翻出药箱,消毒,上药,贴创可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