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男上加男 作者:恭喜发财

字体:[ ]

 
 
 
本文双CP,有肉,绝对有肉,必须有肉!
 
作者不会写简介,总之双菊洁无NP,两对CP有点甜。
 
看官要是喜欢,记得点赞和留言!楼主玻璃心,没支持不更新。
 
吃一下安利,楼主的老文们:
 
 
 
第一章
 
    风和日丽的清晨,李医生跟往常一样,正专心地对着浴室的那面镜子找白头发。
    手指对准了好半天,一使劲,总算将一根只有一截指头长的白发给揪了下来。
    “嘶——”,定睛一看:还牵连了一根黑的……
    李医生对着半路夭折的黑头发心疼了好一会儿,接着把手里那根白的跟台盆上的一小撮凑到一块儿。
    数完心更疼了,记得前两年白头发可没长得这么快。
    他禁不住担心要照这个速度下去,不出三年,头发就得白一半……而实际上他还没过四十呢。
    愁的……全是叫某人给活活愁出来的。
    李医生找了纸巾把白头发包好扔进马桶冲了。  
    叹着气回去卧室。
    卧室门一开,“某人”已经醒了,正懒懒地坐在床上发呆。
    见李医生进来,便眯着眼冲他乐呵。
    “大清早傻笑什么……”
    “老公,你刚才在浴室做的我都看见了。”
     李医生有些心虚,说:“洗脸、刷牙有啥好看的。”
    床上那人噗嗤一下笑出声来,“我看见你找白头发。”
    李医生原本正在换衣服,听他这么一说,手里的动作停下来,一本正经地凶他:“别胡说!”
    “没胡说,你就是在找白头发,嗯……还找白胡子、白眉毛。”
    此话一出,李医生立马脸红了,倒不是羞的,而是气的,至于吗?昨天晚上该交的“公粮”一点儿没剩全交上了,也不想想自己这一身精血都花在谁身上了。
    真真是越想越凄凉,李医生懒得搭理那人,自顾自地换出门的衣服。
    屋里沉寂了片刻,只听“咯吱”一声,脖子上一沉,床上下了地,正搂定自己脖子撅着嘴索吻……
    那会儿李医生裤头刚拉到一半,一抬眼见这架势赶紧仰头向后躲,顺便抓住窗帘,猛地一拉,明媚的光线瞬间投射进来。
    “哎哟——”
    那人条件反射地松开手,揉着被光线刺激的双眼。
    李医生见状赶紧把裤子拉好,身子一侧拿背给他挡着光。
   “赶紧刷牙洗脸去……还有,我早饭做好了,一会儿记得吃,吃完了带二牛下去溜溜,它昨晚上没拉屎,现在都憋坏了。”
   (注释:二牛是俩人养的一条斗牛梗,这个留着后头说。)
    那人“哦……”了一声,待眼睛习惯了光线后才放下手,露出一张挺讨人喜欢的娃娃脸。
    柔软的栗色头发带点自然卷,淡粉色的嘴唇微微撅起,睫毛又密又长,大眼睛受了刺激还湿漉漉的。这些条件加一块儿活脱脱就是个上品的美少女。
    美少女见李医生穿戴完毕,拎上了公文包要走,便拖着步子跟在后头,嘴里还哼哼唧唧地要跟他牵牵手。
    可惜人家医生对这些亲昵的小动作压根儿没感觉。
    “别闹,正赶着上班呢。都是大老爷们,一大早唧唧歪歪的像什么样。”
    那厮毫不为所动还凑上去在李医生脸皮嘬一口,甜甜一笑,露出脸颊边上俩大酒窝:“老公,想你哦,早点回来。”
   李医生给他这一弄,搞得有点不好意思,含糊地应了一声,便僵着脖子走了。
   ……………………
   李医生本名李道基,他其实挺烦这名字,叫“道哥”吧,听着像dog,叫“基哥”呢听着像早上专业打鸣的家禽,反正怎么听都不像人名。
   对了,最烦的就是家里那人,叮嘱他不准叫老公,于是改管自己叫“大基基”,这基基长基基短的,怎么听都跟骂人似的……
   总而言之吧,李道基就是不乐意别人拿他大名起绰号,所以大家都管他叫老李、小李、李医生,或者干脆叫他的洋名字Richard。
   话说这李医生再过两年便到不惑之年,人摸样还算不错,瘦高瘦高、斯斯文文的,一看就是知书达理的人。
   他目前在本市一家三甲医院心理科做主治医生,过去又叫电视台请去当嘉宾做过几期心理健康的节目,在圈子里也算混出了点儿名气,如今一小时的看诊费相当可观,工作了十多年自然有房有车,娶妻生子的条件算是都齐了。
   于是静下来的时候,他自己也寻思:
   凭自己这些条件,怎么找了家里那么个不男不女的“歪”货?自己原本好好的给人看病,怎么看着看着却和病人搅合到床上去了?
   那么接下来,咱们就来八一八李医生错误人生的始末。
   
 
 
 
第二章
    
    李道基行医多年遇上最难搞定的俩病患,一个是黎氏房产的二少黎荣轩,另一个就是家里的活宝路司嘉。
    前者呢偏执多疑,神经脆弱的跟温室里的小白兰花似的,一弄得不巧便要寻死觅活,好在人家钱多,标准优质VIP。李道基对人家动过心思,无奈还没表白就失恋了。
   后者呢生个男儿身,却死活不愿相信事实,偏认定了自己是女娇娥,一弄得不巧便闹得别人想寻死觅活,而且此人看病从来不给钱。     
    先说说李医生惨淡的暗恋,那发生在好些年前他第一次接了医院安排上门给黎荣轩看病。
    那时候黎荣轩才十七八岁,穿的是居家的打扮,焦茶色的裤子,领口很松的淡灰色开襟衬衫,他完全没有他家人描述中的那般歇斯底里,相反,他很安静,只是啜饮红茶边懒懒地靠在安乐椅上。
    李道基向他自我介绍,那人也只是淡漠地一瞥。
    说实话,黎二少长得跟言情小说里病弱的美少年似的,五官的轮廓很深而且精致,肤色好像常年不见阳光一般苍白,从那张白得过分的脸上基本看不出情绪,只是偶尔那双带着艺术家气息敏感又有点神经质的瞳仁泄露了他心里的秘密。
    屋子里放着低沉的霍洛维兹唱片,暖炉里的薪柴偶尔发出一两下爆裂声,李医生盯着喷出的细小火花短暂的出了神……
    安静。
    这就是对黎荣轩的第一印象。
    人骨子里都一样,嘴上说欣赏心灵美,实际却是颜控,见着相貌符合自己审美的人,自然会待他好一些。
    李道基是个心理医生,同样不能免俗。
    他尽可能在他暗恋的人面前表现得像个值得信赖的人,他希望黎荣轩逐渐对自己打开心扉。
    但若是再进一步的关系,他不敢想。
    那些年里,李道基一直很小心着不敢靠的太近,好像生怕自己的呼吸都会打搅幽谷里最静谧的百合。
    世事弄人,李道基觉着自己的暗恋经历简直可以拿去拍低成本的连续剧了——当你偷偷暗恋一个人的时候,那个人浑然不知,还爱上了别人……
    黎荣轩在电话里向自己倾诉自己为了一个花心的男人肝肠寸断,那个花心的人渣却还搂着别人卿卿我我的时候,碎的哪里是一颗心。
    李医生还必须捧着自己一颗碎得都拼不起来的心,反过来安慰他的暗恋对象。
    可那人油盐不进,坚决要去捉女干。    
    李道基生怕他一发病得出大事,于是立马也跟了过去。
    后来他忧心忡忡,却又多少带点儿幸灾乐祸的隔着包间那扇门听俩人吵。
    最后打也打了,骂也骂了,里头的渣男说:“这样满意了吧,黎少爷,可以回去了吗?”
    只听里头啪的一声,估计渣男又挨了耳光。
    紧接着门突然发出一声巨响,那渣男吼道:“你够了!不就是亲个嘴么?就亲一下怎么了?至于当这么多人的面不给我台阶下吗?!”
     黎荣轩特有的清冷声音冒出来:“对,我就是看不过去,我就、是、不、准。”
    “你凭什么不准?就凭你跟我睡过几次?你是在搞笑吧,黎少爷,你要是跟我睡了现在能生下一儿半女,拿来要挟我也就算了,可搞屁眼能他妈怀孕么?不能!往后你要是不跟我再提这不准那也不准,我还能陪你多玩儿两天,要是办不到,咱们今天就到此为止,撒由那拉了!”
    李道基一听这话,气不打一处来,自己生怕一碰就碎的白兰花人家却不当回事儿,这还矜持个屁呀,现在就进去摊牌!
    手刚摸到门把手,却听黎荣轩带着哭腔说: “包爽,你听清楚了,你真是又自私又不要脸,十足的人渣……但是我看上你了,你必须只属于我,除非我说不要……要不要分手由不得你,必须听我的!如果还要问我凭什么,告诉你,就凭我比你多那么几个臭钱!”
    李道基心里登时一阵抽痛,伸出去的手黯然垂下。
    里头那叫包爽的渣男见形势不对便转而去哄情人,又是道歉又是发誓,那肉麻程度,就是写纸上让自己照着念,恐怕都念不下嘴。
    短暂的沉默后,又听黎荣轩伤心道:“包爽,世界上有那么多感情专一的人,为什么偏偏不是你,你到底还要玩到什么时候?”
    “我今后肯定不跟你以外的人瞎搞了,别说亲嘴,我看都不看一眼,行么?”
    “你满口谎话,我要信你就跟你姓。”
    “那不是迟早的事儿么,你要跟我结婚了不得跟我姓?”
     …………
     李道基躲在暗处,眼看到包爽连哄带骗地把人搂着出去了。
     说没挫败感是假的,李道基在角落里缓了好一会儿,使劲自我安慰:地球上这一刻失恋的人多了去了,也不只你一个,收拾收拾心情,继续迎接崭新的一天。
    怎料刚下定决心要踏出迈向新生活的第一步,手臂却突然让人勾住了……
    李道基侧头一看,迎上一张粉白的娃娃脸,妆画得特浓,穿的是吊颈露背的小黑裙,一双十多公分的高跟鞋光看着都替她脚疼。
    显然,眼前这十七八岁的小丫头刻意扮成熟。
    眼神一对上,女孩就笑了,脸颊上一边一个大酒窝,别说,笑起来还挺甜。
    可李道基那会儿刚失恋,心中正奔驰着一万头草泥马,哪里欣赏得了这个。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