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青色的城堡 作者:脂肪颗粒

字体:[ ]

 
 
文案:
     
在这座空旷的城堡里,只有他一个人……
 
 
 
 
    
    第1章 一
 
  出租车司机抱怨道:“这条山路年久失修,山路上经常滑坡,司机们一般都拒绝上这儿来的,看你一个人提着这么多行李,大晚上的又下雨,我才载你过来的,怎么着也得多给点小费吧。”
  我无力的笑了笑说:“您瞧我这个样子,刚毕业的穷学生一个,全身上下的钱也就刚刚支付出租车费,我是有心无力啊。”
  司机摇头道:“唉,算我吃亏。”
  我笑道:“大哥是好人。”
  “你大学刚毕业,学的什么?”
  “绘画。”
  “哈,绘画?”司机嘲讽道:“小伙子找到工作了吗?”
  “嗯,找到了,就在……就在这山上……”
  雨哗啦哗啦的下着,走下山道,漆黑一片,我打着一把伞,但是大半个身子都淋透了,行李也都遭了秧,像我们这种绘画专业出身的学生,总是很难找到一份合适自己专业的工作,大都白白转行干别的去了,哪怕再热爱绘画也没有办法,毕竟单凭画画就能养活自己的根本凤毛麟角。
  毕业后的整整半年的时间里,我一直在餐厅做侍应生,后来在一张报纸上看到了一则小小的招聘广告,要招募一名男性园丁,负责修剪花园,打扫庭院。乍一看是一则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岗位,待遇看上去挺不错的,但主要吸引我的却是这项工作的地点,在一座大山里,远离喧嚣的人群,在那里生活的话,我一定可以静静的作画吧。
  就这样我尝试着写了求职报告,很快就得到的答复,于是一股脑的来到了这里,在一个漆黑的雨夜,独自一人站在了长满铁锈的大门前。
  第一眼看到那座建筑物的时候我惊呆了,这是上个世纪的东西吗?简直……让人不敢相信,黑暗中远处的庞然大物像一个朦朦胧胧的怪兽盘踞在风雨之中,那是一座破旧古老的宅子。高大的围墙将宅子圈起来,院子里连一盏灯都没有,漆黑一片。围墙正中宽大的铁门上拴着粗重的铁链,铁链被一把大锁锁住,不管是铁链还是铁索,上面都锈迹斑斑,仿佛已经被人遗忘了多年,雨水顺着铁门的铁柱滚滚而落,黑夜里有些惊悚。
  我尝试着按了按那个像门铃一样的东西,没想到居然接通了,话筒中传来‘兹啦兹啦’的噪声。
  我大声对着话筒喊道:“您好,我是之前写信来应聘园丁的人,很抱歉这么晚了前来打扰,可以让我进去吗?”
  话筒里仍然只有‘兹啦兹啦’的声音,没有人应答,也许是应答了,但是被雨声掩盖,所以我没有听清,只是铁门一旁‘啪嗒’一声,一个电控的小门开了。
  没想到这么古老的地方还有电门,我心里恶劣的想,还以为这地方连电灯都不会安装呢。
  沿着石板路走近宅子,靠近后才发现这所宅子是有多么巨大,简直像一座古代的城堡,本来想敲敲门,没想到轻轻一碰,宅子的门开了,‘吱呦’一声,在这样的夜里让人的头皮一阵发麻。
  门缝里是漆黑的,里面没开灯,我有些怕黑,攥着门把手把头探进去,小声叫道:“您好,我进来了,有人在吗?”
  过了许久也没人应答,我声音放大了一点:“有人在吗?”
  就在我以为不会有人回答我的时候,不远处一抹亮光缓缓袭来,我下了一跳,紧张的看着那抹亮:“谁?怎么不回答我?”
  那抹亮越来越近,昏暗的灯光来自一盏暗黄的手提电灯,似乎快没电了,所以非常暗淡,我眯起眼睛,想仔细看看提灯的人。
  那是个女人,一席白色的长裙轻飘飘的盖住脚踝,身材纤细高挑,长长的披肩发散落到腰际,半掩着她的脸颊,加上灯光很暗,根本看不清她的长相。
  “你好。”她倏然一开口,我的心颤了颤,这女人的声音怎么怪怪的,说不上哪里怪,很低沉,很沙哑,很……
  “您好,我是周平,请问这家的主人?”
  “就是我。”
  “哦,您就是罗女士。”我不太确定的开口:“可是我记得报上说您是位40岁的女性,您看上去顶多二十几岁。”
  “报上弄错了。”她简单的说:“跟我来。”
  我跟在她身后走上长长的楼梯,那一点点灯光映在走廊的墙壁上,影影绰绰可以看到许多壁画,一幅连着一幅,只是看不清画的是什么,这家的主人似乎也是个爱画的人。
  “你就住在这里。”她在一扇门前停了下来:“明天起你就正式工作吧。”
  说完还不等我回答,她就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了。
  我呆呆的站在门口,注视着那盏灯光渐渐的远离,心想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半夜三更在这所大宅子,也不开灯,她难道不害怕吗?我一个大男人都心里惴惴的。
  打开门,在墙壁上摸索了一下,摸到了电灯的开关,这一夜,在沉沉的雨声中我失眠了……
 
    第2章 二
 
  宅子里空空荡荡的,我从二楼走到一楼,从这条走廊走到那条走廊,一个人都没有发现,已经7点钟了,这家的人是还没有起床吗?为什么一点动静都没有,这种空旷的感觉仿佛整座宅子是死的。
  又逛了一圈依然没发现第二个人影,连昨晚的那个女人都没见到,我忍不住喊了一声:“有人在这里吗?喂,有人在这里吗?罗小姐您在哪?”
  没有人回答我,我紧张的一个一个房间搜寻,除了锁着的房间以外都被我找遍了,终于确定,这所房子除了我,一个人都没有。
  找到二楼最里面时,我发现了一个阁楼的梯子,长长的梯子连着阁楼的小门,门口留着一条缝隙,我存着最后一点希望叫道:“请问阁楼里有人吗?罗小姐在里面吗?”
  阁楼的门开了,露出白色裙子的一角,我抬头望去……
  长这么大,我从未见过像她这样美丽的女人,美的不像真人,而像是一幅油画,消瘦的脸颊,苍白的嘴唇,忧郁的眼睛,但这一切都丝毫不减她的美丽,反而给人一种虚幻的美感。
  她皱了皱眉头,似乎有点不高兴我来打搅她。
  我赶紧解释道:“罗小姐,那个……”
  “你不是我请来的园丁吗?去收拾花园吧。”她不太耐烦的说。
  “可是早饭还没有吃,请问这里还有其他人住吗?”被她沙哑低沉的声音弄得一愣,我过了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她似乎更加不耐烦了,仿佛碰到了麻烦事一样说:“这里只有你和我,厨房里有面包和火腿。”然后不再等我开口,砰的关上了门。
  我无奈的去找厨房,厨房里很整齐,只可惜厨具和灶台上铺着厚厚的一层灰,也许好多年没用过了,其实不只是厨房,我发现这座房子大多数地方都盖满了灰尘,连昨晚我自己住的那间房都有些发霉的味道。
  她说这里只有她和我,那么她一个人女孩子独身住在这么一幢大宅子里吗?为什么不找佣人来照顾她呢?最重要的是现在我们孤男寡女独处在大山里,这么漂亮的女人难道不害怕我会对她不轨吗?我心里胡乱的闪过各种各样的猜测,厨房里一个很大的电冰箱在‘嗡嗡’作响,打开一看,里面满满的面包火腿还有罐头,有些还很新鲜,有些已经过期了,杂乱的摆放着。
  我叹了口气,匆匆吃了几口面包,换了身衣服就来到了花园里,昨晚下大雨所以没有注意院子的样子,今天一开门,我整个人都惊呆了,院子里满满的密密的,种着大片大片的金茶。
  正值金茶怒放的时节,浓郁的黄色将地表盖满了,一朵连着一朵,一片连着一片,在苍茫的雾气中释放着刺目的鲜黄。
  美丽的确是美丽,只是这样繁茂的铺天盖地的黄色让人不由得心里发颤,有种心慌慌的感觉。
  我在这里住下来了,老实说,这种感觉太诡异了,仿佛是我只身一人住进了大山的一所空房子里,因为那位罗小姐一天到晚都不出阁楼一步,有时候我一连一星期都见不到她一面,我恶劣的想,如果到这儿来工作的不是我,别人把这里的东西都偷出去卖掉,恐怕那位罗小姐也不会知道吧。
  这所房子也没有任何的访客,只有每个星期一的早上,某个超市的便宅送人员开着货车过来,送每星期的面包、火腿、罐头和水。超市的工作人员见到我开门以后非常惊喜,悄悄跟我说:“这里总算有别人了,过去我来送货,等一个早上都不见得那位小姐出来应门,常常要跑好多次,可是老板却不肯断了来这里送货,因为这里每次都多付很多钱。”
  吃了一个星期的面包和火腿以后,我终于受不了了,在某次超市的人来送货时,我向工作人员改了货单,让他把四分之一的货改成了面粉、水果、蔬菜和肉类,偷偷在厨房里自己做吃的。
  山上的生活虽然单调,但却平静,我总是喜欢在傍晚的时候,跑到花园里作画。也许是天赋的问题,我的绘画水平总是在一个不高不下的地方,没什么人欣赏,更没办法卖钱。也许过一段我就会突破瓶颈,让别人喜欢我的画,也许永远都是这种水平,永远默默无闻。
  山里的日子过得很快,一眨眼一个月过去了,我跟我的雇主却见了不到十面,话也没说过几句,她似乎对任何东西都不感兴趣,只是每天都藏在阁楼里,也不知道她究竟在干些什么。
  本以为她对我更加不感兴趣,可是某天傍晚我在花园里作画的时候,她却突然出现在我眼前。还是那身纯白色的长裙,漆黑的长发,苍白的脸色,就像一个精致的玩偶,不带喜怒哀乐。
  “罗小姐……您好。”我有些充愣的向她问好,面对美丽的女人时我总是有些紧张。
  “你在画金茶?”她细长的眼睛盯着我还未完成的画作。
  “是啊。”我点点头:“画得不好,让你见笑了。”
  “为什么要画金茶呢?”她淡淡的问道,仿佛这不是一句问话,而是她在自言自语。
  “因为……这里金茶很多。”我的回答实在太傻了,一出口就后悔,心想应该做出比如颜色和采光度等比较专业的回答。
  她愣愣的看了我的画很久很久,久到我忍不住咳嗽了两声拉回她的注意,她抬眼回望我,我被她的注视弄得十分窘迫,我很害怕跟女人对视,特别是漂亮的女人,那会让给我紧张的手足无措。
  “你画的真好。”她突然说。
  “什么……是吗?”我有些惊喜,不管人家是不是随口说的,我都会从心底里跟到快乐:“呵呵,谢谢,很少有人喜欢我的画,我的家人都让我不要画画了,说是很没前途,呵呵。”
  她又转身去看我的画,夕阳的余光散在她的侧脸上,迎着满地盛开的金茶,微风拂过她的发丝,轻扬到她白皙的脸颊上,那一刹那,我突然感到自己的心跳动的剧烈,不知道她是何时离去的,我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感受着内心强烈的冲击。
 
    第3章 三
 
  从那天起,我期待可以见到她,心想人类真的是很肤浅的生物,对美丽的东西总是无法抗拒,只是因为美丽于是就无可救药的产生迷恋和思念,我对这样的自己感到无奈,自己也知道那只是一个陌生人,根本就不了解她的任何事情,可是仍然无法控制自己想见她的心情。
  也许是上天感受到了我的欢喜之情,于是特地满足了我的愿望,她开始每天都出现在花园里,有时在清晨我在干活的时候,有时在傍晚我画画的时候,她就像个失魂落魄的精灵,站在一片金黄色中,仿佛随时都会消失一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