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少年排球事 作者:镜子猫

字体:[ ]

 
书名:少年排球事
作者:镜子猫
文案:
     第一中学的排球社团风雨飘摇,有时候连打场比赛的人数都凑不齐。就是在这样的排球社团里,聚集了一群喜欢排球的少年。为了共同热爱的运动,他们欢笑流泪、他们奋斗拼搏、他们相互扶持。二传手孙文嘉和副攻手赵晓声一起长大,是排球社团里配合得最默契的一对。但是其他人很快发现,赵晓声像有强迫症一样,总是想找到不在自己视线之内的孙文嘉。而冷淡如冰的转校生张一鸣,居然也被孙文嘉身上的某种特质所吸引。三个少年背负着三个互不相同的秘密,因为排球而互相认识、互相纠结。他们,在有排球陪伴的青春里,共同成长着。
 
内容标签: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孙文嘉;赵晓声;张一鸣 ┃ 配角:亲爱的队友们和可敬的对手们 ┃ 其它:排球;少年;青春
 
 
==================
 
  ☆、我最最喜欢排球了
 
  面对着操场边巨大的室内体育馆,少年尽情地张开双臂,彷佛要将自己融入其中一样。
  “运动白痴。”一阵嗤笑声传来,两个围着厚围巾的女生互相挽着手臂,从少年的身侧走过。
  少年毫不在意地回头朝女生的背影喊道:“我,最喜欢排球了!最最喜欢排球了!”
  两个女生惊讶地转过头,看见少年的脸上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他重新说了一遍“我,最最最喜欢排球了!”不再理会女生脸上或愕然或迷茫的表情,少年深吸了一口气,拿起地上的书包,飞快地向教学楼跑去。
  “文嘉,快点快点!”赵晓声叼着半袋奶,朝那个提着书包飞快地奔进教室的少年挥手。
  孙文嘉将书包向桌子上一扔。
  “又去跑步了?”赵晓声双手都被试卷占去了。他一口一口地嘬着奶,说话有些含糊。
  “嗯。”孙文嘉点点头,开始整理各科老师要收的作业。
  “对了,你那张化学卷子做了么?给我看看。”赵晓声伸手从孙文嘉一叠作业中抽出一张空白到能卖的化学卷子。“我真他妈不该对你寄予厚望,连个名字都没写。”
  “我一文科生,做什么化学卷子。最讨厌这东西了。”孙文嘉一脸嫌弃地擦了擦染了一点儿奶渍的卷子。
  “那你今天的作业怎么办?”
  “还能怎么样?我已经坐在倒数第一排了。理科老师看我再不顺眼,也不能在墙上掏个窟窿把我踹到二班去。”孙文嘉说得理直气壮。
  “我们文嘉,就是霸气。”赵晓声用力拍了拍孙文嘉的胳膊。“你是不是又长肌肉了?”
  “老子一直都很结实。”孙文嘉不胜其烦地捏了一下赵晓声嘴边晃晃悠悠的半袋奶,恨不得一下子全挤进他嘴里。
  “喂,老师来了。”坐在门边的同学边轻喊边给赵晓声打了一个手势。
  赵晓声用手摆了一个OK,但连一秒钟都没挺住,他就又侧过身对孙文嘉说:“听说今天有一个转校生。”
  孙文嘉用手扑扇扑扇耳朵,彷佛赶苍蝇似的,“那有什么好稀奇的。”
  “喂!咱们学校的文科班。班级又少分数又高。干嘛想不开,不转到旁边的榆文中学去?”
  “赵晓声、孙文嘉又是你们两个上课之前说个不停。有那个精力,给我出去跑圈!”踩着赵晓声的尾音,班主任任天奇走进了教室。
  “报告老师,请问转校生什么时候到?”赵晓声一本正经地举手问道。
  “哎哟,你也对帅哥感兴趣?”任天奇放下了课本,饶有兴致地看着嘴边还粘着奶渍的赵晓声。“是个帅哥不假,但人家是理科生,根本没你什么机会。”
  此语一出,全班立刻哄堂大笑。本来就是对恋爱敏感的时期,再加上任天奇的这句话实在是不伦不类,惹得前排好几个女生都捂嘴笑着回头看赵晓声。
  “笑什么笑,笑什么笑。我要是对男人感兴趣早就对孙文嘉下手了,还用得着等转校生?闭嘴,闭嘴,上课了!”赵晓声嚷嚷着,一脸愤懑地坐下。前排的女生们笑得更疯了。
  孙文嘉扭过脸,假装什么都没听见。他和赵晓声是正经八百的发小,从懂事起就吃一桌饭、睡一张床、穿一条裤子。虽然两个人亲如兄弟,但赵晓声有一样让孙文嘉很是嫉妒——他的身高。最开始,两个人的个头也差不了多少,不知道到了初中之后赵晓声是怎么了,那个子窜得叫一个快,看得孙文嘉是欲哭无泪。你要说是先天基因的问题,还真不是,孙爸孙妈长得都比赵爸赵妈高。你说赵晓声吃得好吧,更不是。掏心掏肺地说,谁没吃过谁家的饭?赵晓声运动得多,这也不太对。想当年,两位妈妈还青春那会儿,正赶上中国女排六连胜。连着老公,带着儿子,那就是一个排球队啊。在上一代的领导之下,孙文嘉和赵晓声从很小就开始接触排球。这不,孙文嘉就为了第一中学的室内体育馆死活非要考到这个以理科见长的学校。他一个文科生面对着3比8的文理班级比率还真是百感交集。当然,更让他百感交集的是,发小,这回更进一步地成了他的同桌。
  中午午休铃一响,孙文嘉就拎着饭盒朝体育馆飞速跑去。背后传来一声冷笑,“跑个屁!没有我,你怎么打排球。”孙文嘉头都没回就朝赵晓声竖了竖中指。这和能不能打排球没有关系,好吗?
  第一中学的室内体育馆只要没有体育课或者比赛,就可以无偿地为在校学生全天开放。但毕竟,高中生里喜欢篮球的人占多数。篮球社团的人也总是时不时理直气壮地要求霸占整个场地打训练赛。但即使不是专门的室内排球馆,对于孙文嘉来说,这已经是一个足够让他为之奋斗的理由。
  远远地,孙文嘉就看见排球场地里有一个人在垫球,大概是二年级的杨旭。孙文嘉高声喊道:“喂,杨旭。我今天带了火腿肠要一起吃吗?”
  那个人慢慢回头,居然是一张自己不认识的脸。校外的?不对,明明穿着一中的校服。“你是?”孙文嘉慢慢停下脚步,发现这个人的身高还真是让人不愿意靠得太近。
  “张一鸣,理科一班的转校生。你。”
  “孙文嘉,文科一班。”
  “打什么位置?”
  “啊?”
  “我问你排球打什么位置。”
  “哦,我。”孙文嘉还没来得及说完话就听见从远处传来一阵“扑通、扑通”的脚步声。
  “我的小祖宗,不吃午饭瞎跑个屁,你家体育馆长腿了是吧。”赵晓声夹着面包和牛奶朝自己跑了过来。“唉?这谁啊?”赵晓声在孙文嘉身边停下,指了指面前这个高大的新面孔。
  “理科一班的张一鸣,就是新来的那个转校生。你怎么这么快就跟来了?”孙文嘉下意识地从赵晓声的身边后撤了一步。这两个人的身高,看着就让人感觉不爽。
  “这不是饭盒落家里了嘛。你倒是让哥哥蹭口饭吃。”赵晓声笑得一脸谄媚。
  孙文嘉把手里的饭盒往赵晓声的怀里一扔。
  “你就是那个转校生?是不是也没吃午饭?来来,尝尝我们孙妈妈的手艺。”说着,赵晓声就已经掀开了饭盒。
  “我不吃,体育馆又不是食堂。不打球就一边站着去,别耽误我练球。”
  “我说你会不会说话。这是排球!没有人配合,你自己一个人练空气啊?”被张一鸣泼了一头凉水的赵晓声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手里的饭盒都抖了三抖,幸亏被站在一旁的孙文嘉及时接住。
  “少废话,一会儿我午饭撒地上了。”同样对张一鸣高人一等的态度不爽,但孙文嘉还是当机立断地截住了赵晓声的话头。这个时候起冲突,自己的午饭就彻底不用吃了。
  “哦,饿了你就早说。消停儿在教室吃该多好,害我总跟在你屁股后面跑。”赵晓声拍了一下孙文嘉,示意他到观众席上坐下好好吃。
  “喂,那个小个子。你到底打什么位置?”就在孙文嘉和赵晓声并排朝观众席走的时候,后面传来了张一鸣略带傲慢地询问。
  孙文嘉“嗖”地回过身指向张一鸣的头顶,“老子上个月就突破一米六五的大关了。老子还能长,还能长呢!你再叫老子一个小个子试试?”张一鸣这回可是精准地戳到了孙文嘉的痛处。
  “宝贝宝贝,消消气,消消气。吃饭吃饭,要不就都凉了。”赵晓声赶忙把手里的饭盒、面包、牛奶都放下,双手给孙文嘉顺气。
  “给老子滚!叫什么宝贝。挺大男人丢不丢人。”
  “丢人,丢人。”赵晓声捡起地上的午饭,“我们文嘉说什么是什么。”话音未落,赵晓声的屁股上就挨了孙文嘉一脚。
  赵晓声也不生气,反而指着张一鸣说:“告诉你,我们文嘉是一中排球队的心脏。他是一中最强的二传!”
  “都吵吵个屁吵吵,在门口就听见你丫的大嗓门!赵晓声,你哪来的那么多精力?今天中午你就站在台子上负责给我们发球!看我弄不死你,臭小子。”鲁理挥舞着手中的运动服,从体育馆门口走过来。“还有你,天天不吃中午饭就往体育馆跑,队长说话到底还好不好使?你们两个小兔崽子赶紧吃饭去。别一会儿打球的时候软绵绵地像女孩子似的。”说着,鲁理举手在孙文嘉和赵晓声的脑袋上一人来了一下。
  “就是啊小嘉,你怎么能总不好好吃中午饭呢?”王梁栋是跟着鲁理进体育馆的,总算在鲁理发完一通脾气之后说上了话。王梁栋长得成熟粗犷,但确有一股文科生才有的书卷气,一笑就让人有如沐春风的感觉。他和性格火爆的鲁理搭档,真是不偏不倚、一张一弛。
  “队长,是他!”孙文嘉显然还没有从刚才“小个子”的刺激中回过神来。
  “哎呀,不就是说你长得比较玲珑嘛。看在他帅气逼人的份上,赶紧吃饭去吧。”鲁理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赵晓声发现鲁理正和张一鸣聊着什么。“你说这个张一鸣到底是什么人?转学就进了一中最牛的理科一班,打个排球还让咱队长这么狗腿。哟,还拍上肩膀了。”赵晓声咽下去一片香肠。“我靠,连副队也狗腿上了。这笑得,也太甜美了。”
  “队长没拍过你肩膀?”
  “拍过。”赵晓声瘪嘴想了一下“但还是踹屁股踹得比较多。哎你,爪子拿走。”
  从孙文嘉和赵晓声中间挤进来另外一个人,“这是孙妈妈的饭盒吧?就是好吃。”说着他伸手又抓了一块鸡排。
  “你们不知道吧?”挤进来的男生边咬着鸡排边用含糊的话说道:“新来的那个,可是我们理科班的新闻。”
  “他?张一鸣?”孙文嘉指向排球场地中那个一脸寒气的男生。
  “对对,是叫这个名。好吃,再吃一口。”说着,男生的手又要伸向一片香肠。
  “杨旭!你给我适可而止。”赵晓声死死地抱住饭盒。“你都吃了我和文嘉吃什么?”
  “不是还有面包嘛,又饿不死你。”孙文嘉把几片香肠和鸡排往杨旭的手里一塞。“新闻?为什么?”
  “长得帅,学习好,据说家世也不错。关键是排球,人家从初中开始就是校队的。不是咱们这种排球社团,是校队,真正打比赛能上场的那种。”杨旭拍了拍手,终于不吃了。“据说今天整个理科楼的女生都趴在走廊的窗户上看他。”
  “你们三个!吃完是没吃完?吃完了就赶紧滚下来。”鲁理吆喝了一句。
  孙文嘉、赵晓声、杨旭答应着,赶紧收拾了饭盒,在鲁理身后站成一排。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