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情难自禁 作者:东篱下

字体:[ ]

 
书名:情难自禁   
作者:东篱下
 
 
  原创  男男  现代  搞笑  美人受  高H
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
 
肉文练笔,控制欲极强的痴汉攻X被玩坏美人受
 
 
01 深巷play(一)
这天晚上和平时一样,白静承加班到十点多才回家。他租住的房子离公司不远,抄小路只要走上十分钟,就是环境差了点,四周都是老房子,巷子狭小阴暗,连盏明亮的路灯都没有。一入夜伸手不见五指,附近也无人走动,漆黑幽静,颇有点恐怖片里的诡异气氛。
   
   白静承打亮手机上的电筒,轻车熟路地在七拐八弯的巷子里前行。这条路他走过上百遍,便是摸黑也能安安稳稳地走出去。然而今天晚上不知为什么,他总是心神不宁,从下班开始眼皮就老跳个不停。
 周围实在太安静了,静得有些吓人。
 以往在巷子里窜来窜去的野猫反常的没有出现,黑暗中只能听见他自己的脚步声和一声小石子蹦起的碰撞声。
 白静承握紧手机回头看了看,他似乎感觉到有人在跟踪自己,不由得往回走了几步,小心翼翼地巡视小巷一圈,有个小铁门门口堆了几个大纸箱,占据了小路一半位置,除此之外,并无可疑的人或者物品,他自我安慰道:“可能是这段时间工作太紧张,所以有些神经衰弱,没事的没事的。”镇定下来,转头出去。
 拐过最后一个弯,白静承看到不远处的便利店仍然在营业,陡然松了一口气,按掉电筒,打算过去买杯热咖啡喝。
 便利店员戴着一个鸭舌帽,低着头结账,白静承看不到他的长相,凭轮廓猜测他应该是一个年轻男人,和白静承差不多年纪。白静承拆开速溶咖啡,在柜台上加热水,等待咖啡泡开的时候,他与年轻店员攀谈起来。
 “你是新来的吗?我记得以前这里值夜班的是一个女大学生。”白静承说。
 他每天下班都会路过这家便利店,所以经常光顾。
 男店员没有搭理他,依旧低着头,拿着圆珠笔在本子上写着什么。
 白静承盯着男店员看了一会儿,咖啡泡开,他吹了吹,才端起杯子咕噜咕噜喝完。
 男店员略微抬头,斜斜地从鸭舌帽沿下瞥了白静承一眼,后者面容秀美,肤色白皙,红润饱满的嘴唇微微张开,抵在纸杯边缘。
   
   白静承喝空杯子,伸出一点舌尖舔去沾在唇上的咖啡。男店员发出几不可闻的吞咽声,握着圆珠笔的手不由自主攒紧,划破了笔记本。
  白静承朝男店员挥挥手,道了一声晚安,把纸杯捏瘪,丢进垃圾桶里,推门出去。
 男店员躲在鸭舌帽下对白静承瘦削的背影笑了笑,从收银台抽屉里找出一把割胶带的小刀,跨过藏在脚边的被打昏的女店员,去追白静承。
  白静承没想到会碰上这种事情。
 男人像鬼魅一样,悄无声息地从他背后勒住他的脖子,将他往幽深的小巷子里拖,白静承登时慌了,瞪大眼睛,发出唔唔的求救声,双手掰着男人强壮的胳膊,企图挣脱。
 一辆出租车从路口驶过,白静承爆发出与他体型不相符的巨大力气险些从男人手中挣开。男人抽出小刀,刀尖抵上白静承的腰,白静承刹那间静了,一动不敢动。
 “你……你想干嘛?”白静承脑中闪过两个字,“打劫?”
 男人拿着刀拍了拍他的腰臀,示意他别轻举妄动,箍着白静承进了深巷。
 白静承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试图与劫匪谈判。然而男人粗鲁地将他推到墙上的动作还是令白静承脊背发凉,话都说不完整:“你、你要多少钱?我现在身上……没……没有、多少,啊——!现金……”
 男人粗糙的手掌钻进白静承的衬衫里,顺着他后腰缓慢往前摸,抚上他的小腹,在肚脐周围打了一个圈。白静承喘着粗气,他感觉体内开始发热,男人的手法有些怪异,不像在搜身,倒像在干那种事情的前戏。
 白静承伸手按住男人往上游走的手,却被男人隔着衣服反握,抓着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在他的rǔ头上捻弄。男人很有技巧性地教他用拇指和中指夹住乳晕,食指压住乳尖,随着喘息揉搓,力道恰到好处,舒服得白静承不得不紧咬下唇,以免yín靡的呻吟从自己口中溢出。
 仿若自.wèi的错觉令白静承升起一股羞耻又舒爽的奇异快感。
 白静承仅是被玩弄了一下rǔ头就脸色潮红,热汗淋漓,表现得十分像一个未经世事的雏。男人贴上他的身体,将他牢牢圈在怀里,用下巴蹭了蹭他的颈窝,湿热的舌头从耳后舔上来,一直舔到眼角才离开。
 “你还是个处?”男人戏谑道,呼吸喷在他耳里,低沉醇厚的声音有着cuī情的魔力,白静承瞬间就硬了。
 他艰难地摇摇头,想避开男人的气息,他退一分,男人便逼近一寸,侧头强吻上他柔软的嘴唇,舌头撬开他整洁的牙齿,白静承第一次跟人湿吻,尤其对方还是一个陌生人,口中发出极大的搅动声,在静谧的小巷中分外突兀刺耳,给白静承带来身体与精神上的双重刺激,这股强烈的刺激像浪潮一般,直窜上他的神经,不由得腿软,几乎支撑不住,要倒进男人怀里。
 唇分,男人松开还在教导他抚弄rǔ头的手,白静承获得一刻喘息的机会,吞咽了一下口水,而接吻流下涎液还是止不住的滴下来,滴在雪白的衬衫上,浸湿布料。此时的白静承已经变得十分敏感,湿透的衬衫摩擦着他的rǔ头,冰凉黏腻,激得他缩了缩身体,撞上身后男人发烫的胸膛。
   
   白静承又是一颤,发着抖问道:“你是谁?你到底想如何?”
 黑暗中看不清男人的面容与表情,只能听见窸窸窣窣的布料摩擦声,半晌,男人才开口道:“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你只需要知道,每次我看见你衣冠整齐的跟别人说话,都想当着那个人的面,撕掉你身上那些累赘,揪着你的头发,强迫你张开嘴给我口.jiāo。”
 “你整天像个保守的女人一样裹得密不透风,却总是对我做出浪荡的勾引动作,勾引得我满脑子只想狠狠地操你!想得快要发疯!”
 
 02 深巷play(二)
男人说完,忽然暴怒,果真一把揪住白静承的短发,白静承惊恐的瞪大双眼,呼了一声痛。男人挺了挺下身,被裤子包裹着的巨大物什在白静承浑圆挺翘的屁股上磨来磨去。
  “白静承,你说我想对你如何?”男人磨得下身硬了,猛然扯开白静承,朝他小腿上踹了一脚。
  白静承跪在男人脚边,后脑的头发被男人揪着,昂起头,一脸痛苦神色。月上中天,籍着黯淡的月光,隐约可以看见白静承额前短发凌乱,嘴唇红肿,还破了皮,泛出血渍,眼睛也红红的,浓密的睫毛上闪着水光,不知是男人舔湿的口水还是他流的泪水。
  接下来的事情白静承几乎可以预料到,他虽然没有真刀实枪的和谁上过床,却也知道做爱是怎么一回事。想到自己要像AV女优一样被看不清长相的男人强jiān,白静承打心底接受不了,然而男人手中有刀,似乎是猜到了白静承会拼命挣扎,男人故意用冰凉的刀背去挑逗他,小刀代替男人的手,贴着白静承白嫩的脸蛋一路向下,经过他的颈动脉,经过他好看的锁骨,来到衬衫领口,男人把小刀从领口伸进去,刀尖勾了勾白静承先前被玩弄肿胀的rǔ头,不经意划开一道细小伤口,针扎一般的疼痛令白静承呼吸一窒,识趣的打消了挣扎的念头,任由男人为所欲为。
  男人将右手里的刀收进口袋,空出的右手钳住白静承的下巴,两指捏着他的脸颊逼他张开嘴,白静承好似被一把铁钳折磨,痛得皱眉,紧紧咬住的下唇被强制松开,变了调的呻吟像洪水一样泄出,听得男人口干舌燥。
  男人不急着解开皮带,而是将皮带扣送到白静承嘴边,挑着眉“嗯”了一声,示意白静承用嘴替他解皮带。
  白静承倔强地不肯动,男人加重了捏着他脸颊的力度,恶狠狠地威胁道:“乖乖的让我舒坦一回,我就放了你,要不然……”
  男人弯下腰,捏了一把白静承的下体,白静承夹起双腿,双手拉着男人的裤腿求饶,男人在他耳边道:“还是说你想我在你的床上狠狠操你?”
  白静承心慌意乱,这个陌生男人不仅知道他的名字,还知道他家住哪儿,或许还有钥匙。他从未有过如此畏惧的时刻,放佛落入笼中,无处可躲。
  白静承垂下眼,沉默了良久,就在男人快发飙的时候,忽然主动吻了吻男人的侧脸。
  男人似乎被这个举动取悦了,没有进一步威胁他,挺直身,把白静承的头压在胯下。白静承屈辱又自觉的咬住皮带一端,缓慢地用嘴抽出来,解开皮带后,白静承没有迟疑的伸出舌头把拉链勾起来,张嘴咬住,往下拉拉链的同时,他柔软的嘴唇隔着内裤舔上男人的yīn.茎,一股夹杂淡淡尿液气味的腥膻味充盈白静承的口腔,白静承很排斥这种味道,身体却莫名其妙的开始发热。
  解开男人的裤子,白静承跪近了一点,鼻尖碰上男人的小腹,他继续用嘴将内裤慢慢卷下来,溢出来的口水沾湿了男人浓密的yīn.毛,男人舒服的呻吟了一声,迫不及待地将bó起的粗大yīn.茎塞进白静承口中。
  男人的xìng.器过于粗长,白静承只能吞进龟.tóu和一部分柱身,男人就着他上面的小嘴开始chōu.插,一点一点把yīn.茎完全插入白静承喉咙中。
  白静承第一次口.jiāo便是深喉,颇有些承受不了,男人没有勉强他很久,插入了一会儿就抽了出来,此时的白静承已经有些脱力,彻底放弃了挣扎,任由男人将他抄起来,压在墙壁上。
  男人只脱下了白静承的裤子,揉搓了一番肉臀,白静承下体溢出的前列腺液在内裤上洇出一小块水渍,男人手指在水渍上画来画去:“爽吗?你看,你都浪出水了。”
  白静承的bó起被内裤勒着,龟.tóu又被男人的手指挑逗刺激,早就说不出话来,只能嗯嗯啊啊的回应。
  男人笑了笑,一手放进白静承口中,搅动他的舌头,一手从衬衫下摆伸进去,捻着他另一边没被玩弄过的rǔ头,小豆子一般的rǔ头在男人手里逐渐变软变大,白静承头皮发麻,快感像一道电流窜过他全身。
  白静承无意识的夹紧腿,口水流了男人满手,男人咬着他的耳垂,抽出湿漉漉的手指,放进他内裤里,在臀缝间打转,转着转着猛然用力戳入他的小.xuè中。白静承含糊地“啊”了一声,身体痉挛似的颤抖了一下,男人手指趁机深入,模拟xìng.交的动作,进进出出。身下的手指慢慢地加到两根、三根、四根,一边扩张一边湿热紧致的甬道里转动。
  “想不想要?”男人忽然将手指都抽出来,白静承被开发到一半的小.xuè顿感空虚,他已经被情欲占据了理智,yín荡的扭着腰主动贴上男人。
  男人扒下他的内裤,扶着yīn.茎将龟.tóu插入,搅动两下,又抽出来,白静承反手扣上男人的腰,想拉近一点,男人再次将龟.tóu插入,稍作停顿,忽然一个挺身,尽数插入。
  白静承被插得尖叫,像发春的猫,起初甬道有种被撕裂的痛,白静承摇着头满脸泪水的唤道:“不要……啊!不要……出、出去。”
  男人强硬地箍着白静承,掰着他扭过头接吻,下身像打桩一样,快速的抽弄,白静承哭得直喘气,身体随男人的进出一抽一抽的,鲜红的肉.xuè被插得翻出,身前的bó起拖出长长的yín液,白静承感觉到一阵酸麻取代了进入时的疼痛,爽得他不自觉开始摆动腰肢。
  “嗯……啊!”
  白静承被顶到身体内部的某一点上,前所未有的强烈快感像海浪一般淹没了他,令他忽然有种憋尿的感觉,想射.jīng。
  男人却掐着他的yīn.茎根部,故意又重又快地顶那一点,白静承既舒爽又难受,嘴里胡乱叫喊着,哭得稀里哗啦的,也顾不得羞耻不羞耻,伸手去掰男人手,男人手掌宽大,只需一手就能抓紧白静承细瘦的两只手腕。他将白静承的双手高举过顶,趁机在他颈间亲吻,啃噬他的锁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