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深渊 作者:衾岚

字体:[ ]

 
 
文案
姜亚宁只是想争取最大的自由,却因为发现的秘密堕入深渊。
然而事情的发展越来越脱离主线,要怎么才能从深渊里获得解脱?
排雷:
1.兄弟年上
2.潜规则
3.抑郁症
4.……想到再补充
 
内容标签:阴差阳错 娱乐圈 虐恋情深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亚宁 ┃ 配角:项楚年 ┃ 其它:
 
 
  ☆、chapter1
 
  保姆车经过小区大门时速度降下来的那一瞬间,就被全副武装拎着各式“武器”的记者们围住了,他们随车移动的同时拍打着车窗大声喊话,即使看不到车里的人也抱着侥幸可以借此刺激车里的人走出来说点什么,以便他们时时刻刻准备着发表新的独家稿件——
  “姜亚宁,请问你和苗佳之间的情侣关系已经保持了多长时间?” 
  “姜亚宁,据说有人看到你出入心理诊所,你是否有严重的心理疾病?” 
  “这次的绯闻是否带有炒作中的假戏真做的性质?” 
  “姜亚宁……” 
  车后座的男人带着足足遮了半张脸的茶晶墨镜,对窗外的变化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保姆车压过了大门口的减速带后,记者们不甘地被保安们拦在了门口,挣扎无望才渐渐散去。 
  霍达把车停在地下车场,看了一眼后视镜里面的男人,扭头道:“亚宁,下车吧。”
  姜亚宁回过神来,深吸了一口气摘下墨镜下车。走进电梯后按下按钮还对霍达勉强笑了一下:“达哥,你回吧。没事儿了。” 
  霍达看着他的手微微颤抖,张了张嘴又闭上。顿了一下,还是点点头离开了。 
  电梯运行很快。“叮”的一声,停在了18层。姜亚宁掏钥匙开门的时候,手抖得更厉害了。他深吸一口气,用力拧开了门锁。 
  果然,门没锁着,那人是在的。他正坐在沙发上看报,另外摊在茶几上的报纸明明白白是关于姜亚宁和苗佳吃饭被拍和出入心理诊所的报道。娱记用堪比电视剧编剧的想象力编出一部狗血大作:姜亚宁压力太大不得不去看心理医生,但收效甚微。后来在工作中和苗佳相遇相识相恋,通过爱情的力量心理问题渐渐好转,就连去心理诊所的频率都渐渐减小了什么的。字里行间全是笃定,措辞却又都是推测,让人一点问题都挑不出来,可谓功力深厚。 
  “怎么回事?”坐在沙发上的人抬眼看向姜亚宁。 
  “我……”,姜亚宁有些无措,“我和苗佳只是吃饭,我们没有……” 
  “哼,那也得她有那个胆儿。”项楚年食指点向报纸的标题,沉闷的声音像是敲在姜亚宁的心上。“我是说,心理诊所是怎么回事?” 
  姜亚宁心里苦笑,难道要我说因为我发现我的金主是我的亲哥哥所以抑郁了么?他含糊道:“嗯……压力有点大,没事。” 
  项楚年看了他一眼。那一瞬间,姜亚宁几乎觉得自己的伪装已经全被看穿,留下血淋淋的皮肉在原地腐烂发臭,一层一层的绝望像长满冰凉鳞片的蛇一样缠绕上来。 不过还好,项楚年收回了目光说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啊?哦。”姜亚宁站在原地看着项楚年关门离开,才拖着沉重的步伐走进卧室,把自己扔在床上。他太累了,却又没有面对梦中魑魅魍魉的勇气,只能看着天色一点点酝酿着变黑。快凌晨三点时他才睡着。 
  然而睡着也不得安稳。他好像做了一个金戈铁马的梦,带了浓重的杀伐感和血腥感,纷杂的片段洋洋洒洒,最后唯一清晰的是项楚年似笑非笑的脸。梦到这儿姜亚宁立刻醒了,还被眼前实体化的项楚年的脸吓了一跳。 
  项楚年站在床边正弯腰看他。见他醒了,淡淡的说:“醒了?洗漱吃饭。”仿若对姜亚宁睁眼看到自己时一脸惊吓的样子毫无所觉。 
  项楚年并不住这里,只偶尔过来。姜亚宁洗漱完默默坐餐桌旁吃饭,想到刚才床上摊开的被子,后知后觉的发现项楚年是在这儿过的夜。也就是……凌晨四点多才过来?也许更晚。 
  “昨天晚上几点睡的?”项楚年吃完饭擦着手问道。 
  “……不清楚。十二点吧大概。”今天没有工作,他也什么都不想做。如果项楚年不来的话,他可能会发一天的呆。 
  “十二点睡能睡出这么大的黑眼圈?” 
  “……”姜亚宁语塞。 
  “吃完饭去补觉。”项楚年看他一眼,又说:“你怎么就吃这么一点儿?” 
  “我没什么胃口。”姜亚宁放下手里的筷子,悄悄地长出了一口气:“我去睡了。”他看项楚年淡淡地点了下头,立刻收拾了餐具离开饭桌。
  姜亚宁躺在床上却没有睡意,默默地把发抖的手压在身下,瞪着墙上的钟表发呆。现在是早上8点03分,秒针滴滴答答从不停歇,分针时针却懒洋洋地慢慢挪动,然而此时姜亚宁觉得他能看到分针转动的每一个微小的弧度。明天新专辑就发布了,下午还有活动和宣传,肯定会忙得像陀螺一样,能这样静静的呆着,恐怕是最后的福利了。想着想着,身旁的床垫一沉,项楚年躺了上来。 
  “你不去公司吗?”
  “昨天有应酬睡得晚,我再躺会儿,等会去。”
  姜亚宁不说话了。 
  项楚年躺了一会儿,侧头看到姜亚宁睁大了眼瞪着墙上的表,侧脸逆光勾勒出带着神性的线条,心里微微一动,就像是被小猫轻轻蹭了一下,长长的尾巴软糯的擦过心尖一样。他说:“睡不着?那就来做吧。” 
  姜亚宁原本没什么兴趣,却被项楚年硬生生地挑逗起来,甚至逼出了眼泪,在冲撞中顺着眼角滑下,浸湿了头发。巨大的消耗使疲惫不堪的身体自动脱离了意识,他被项楚年揽在怀里,终于沉沉的睡去了。 
  第二天姜亚宁气色果然好了很多。他和经纪人程厉在公司市场部的办公室里等消息,程厉有些紧张,神经质的捏着一张纸不停的揉。 
  “厉哥,你别紧张。” 
  “不紧张,不紧张。”嘴上这么说,他手里的纸都快要揉烂了。
  姜亚宁笑了一声。
  程厉听到他的笑声反而冷静了,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端起一杯咖啡喝。 这是姜亚宁加入洛华后交出的第一份答卷,其影响不言而喻。当初项楚年通知他调过来带姜亚宁时,他还有点不情愿,见了面才发觉这是一块好玉,迫不及待想挑战他作为一个金牌经纪人的能力。再加上项楚年和姜亚宁之间那么点不清不楚的关系……程厉觉得自己有点缺氧。反观正主,倒是不急不忙。真是急死太监……啊呸! 
  “对了,小霍跟我说曹医生给你开药了?” 
  “帕罗西汀,SSRI类的。”姜亚宁看看程厉的表情,又说:“放心吧,就是有点轻微的厌食和震颤,不会影响工作。” 
  “这事儿……你不和项总说么?他总会看到你吃药……”
  工作间外传来脚步声。程厉立刻闭嘴。 
  来的人是总裁的特别助理秦俊。他一脸喜悦的样子:“阿厉,亚宁,”他冲姜亚宁眨眨眼,对程厉道:“你这下可以放心了,大部分地区都打来电话要求加货,有的地方甚至断货了。根据刚刚统计出来的数据,目前为止,已经卖出九万一千二百五十七张专辑。当然,这个数字还会不断扩大。” 
  程厉特别高兴。刚来的及拍拍姜亚宁的肩,手机就打进来电话,声音很大,程厉不得已走到窗户边接起来。 
  “接下来还有你忙的。加油,亚宁。我先回去了。”秦俊摆了摆手。 
  “谢谢。”姜亚宁冲他笑笑。 
  专辑发行前的宣传都是公司的宣发团队在做,现在得到专辑大卖的结果后各种通告纷至沓来,都需要姜亚宁白天黑夜充分利用起来自己上,每天的高强度工作简直让人痛不欲生。随后还有公司的庆功宴,灌酒、灌酒、灌酒,即使有程厉挡着,姜亚宁也还是被灌得有点多。最可悲的是,第二天工作仍然逃不了。这样的工作强度,算下来一天只能睡三个小时,更别提见项楚年了。这下倒是遂了姜亚宁的愿,像是掀掉了压在肩上的大山,让他可以长长的出一口气。 
  除了赶通告,还有各地的签售会。“姜糖”们总是特别热情,举着各式各样的灯牌大喊“亚宁我爱你!”。签完上千份的专辑,和无数个粉丝合影之后,因为震颤失手打翻水杯在工作人员和记者们眼里也就不是个事儿了。谁能知道平静无澜水面下的汹涌?它被掩盖的太好了,好到一个不慎,就万劫不复。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总是冰山微茫的一角而已。 
  最后一站。当地电视台有一档很有名的访谈节目。程厉特意把它安排在了最后,就是希望姜亚宁能休息好,以最好的状态上节目。等他们驱车赶到电视台时,距离节目开录还有不到半个小时。 
  姜亚宁靠着保姆车舒适的靠背,狠狠的伸了个懒腰。 
  主持人琛姐在业内相当有名。专业性强又为人随和,人缘很好。听说姜亚宁在化妆间上妆,就过来打招呼:“嗨,亚宁,新专辑不错哦!” 
  姜亚宁微笑:“谢谢琛姐。就冲你这表扬,我也得请你吃饭。” 
  “好啊,不许赖!阿梅,你得给我做个证才行。” 
  化妆师阿梅仔细看看上完妆的姜亚宁,觉得很满意:“就你事多。亚宁这么一个大帅哥,怎么可能赖掉你的饭?我也能顺便蹭一口,是吧?” 
  “你们两个就别一个红脸一个黑脸欺负亚宁了,快点儿,节目准备开始了。”导演推开门敲了敲,对亚宁无奈的摇摇头。 
  琛姐冲导演的背影吐了下舌头,用口型对姜亚宁道:“他,嫉,妒!” 
  姜亚宁失笑。 
  节目录制的很顺利。从开场表演,到引入话题,聊着聊着,琛姐突然不着痕迹地带出一句台本上没有的话:“有人说看到你出入心理诊所啊,我看到这个报道当时还惊讶呢,你还算是新人嘛,才出道两年,这是第三年,但一直以来你都表现的很好,几乎完美,你也会紧张么?” 
  姜亚宁愣了一下,几乎是立刻反应过来:“这个啊……我当然会紧张。毕竟压力是挺大的,公司也害怕做的不好,一直都很重视,要求很严格。粉丝们一直支持我,我也想有一个完美的作品可以让他们喜欢满意,能更好的了解我,彼此更近一些,也可以借此感谢他们的支持。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了。” 
  话题这么一带,又轻描淡写的绕了回去。录完节目后琛姐意味深长拍拍姜亚宁的肩,“等忙完了,咱们一定聚一聚。” 
  “没问题,那我走了。” 
  “嗯,快回去休息吧,不耽误你了。” 姜亚宁坐进保姆车的一瞬间,整个人都垮下来了。仿佛他的灵魂在一瞬间被抽走,只剩一副空壳,浑浑噩噩。 
  霍达递给他一瓶药:“我在药店买的。”                         
作者有话要说:  
 
  ☆、chapter2
 
  姜亚宁接过那瓶维生素片握在手心里,看着车窗外迅速略过的街景发呆,思绪渐渐沉寂下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