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乔大牌 作者:鬼丑(上)

字体:[ ]

书名:乔大牌
作者:鬼丑
乔大牌有个身份神秘的恋人。
 
说说男明星的那点事儿。
 
乔求:我要进娱乐圈,有人潜我怎么办?
江展心(抬眼皮):……谁敢?
 
cp:太复杂了我还是不要尝试概括攻x同样挺复杂的受,不过我要写强受,傻白甜,真哒!!
 
排雷指南:
1.我听说这是篇很容易逆cp的文,所以特地上来说说。主攻文,攻是乔秋,受是江展心。
2.这是乔求的奋斗史,他前期是小弱鸡,后期才霸气起来(⊙_⊙)。
3.文特苏,和之前的风格相比有区别。一时间无法接受阿鬼转变的妹子可以考虑围观一段时间后再跳(⊙_⊙)。
4.其实以上排雷都不是事儿!快来跳坑快来快来~\=3=/~
 
 
内容标签:娱乐圈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乔求(乔秋) ┃ 配角:江展心 ┃ 其它:宠宠宠宠宠攻
==================
 
编辑评价:
  江展心,低调内敛,默默守候在心爱的人身边。五年前,骨瘦嶙峋的小男孩踏入男人的世界,也一步一步走进男人的心里。五年后,乔求毅然走向工作道路,打算闯出自己的天空,让养他护他的江展心,有一天也可以依赖自己。娱乐圈荆棘横生,关山阻隔,乔求的真正身世、处处与他为敌的对手,到底该如何面对?
  本文以细腻的文笔讲述了一个初入娱乐圈的男演员在爱人的保护下逐步走向事业巅峰的故事,重点描写了两个同为男性却被彼此吸引的心理,以及确认感情后情感变化。作者试图勾画风暴中和平安乐的幸福光景,一个自然单纯的男人,和另一个沉默真挚的男人,爱情把他们紧紧系在一起,从记忆中的小巷,到一起创建的家庭。有情人终成眷属。
  
 
  第1章
  
  大街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似乎没人注意到旁边那个背阴、昏暗的地方。
  这是一条让人避之不及的小巷,里面住着不少在‘道上’混的不安因素。
  比如以‘狠’字成名的付三爷。
  会来这里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住在小巷的人,一种是外地人。
  因此这里大部分时间都是安静的。
  现在小巷坐着两个人。
  一个是约莫有二十岁的年轻人。他赤着上身,下着一条黑色短裤,坐在军绿色的小凳子上,手里拿着一根抽了一半的烟。年轻人眯着眼吸了一口,然后伸直腿,让阳光照在自己腿上的关节。
  另一个人坐在年轻人右前方的对面街道,他骨瘦如柴,身上的衣服又烂又臭,看不出到底多大年龄。小孩屈膝抱着自己的腿,时不时用余光看看年轻人。
  年轻人重重将肺里的浊气吐出,没有看前面的小孩,闭着眼问:“……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小孩一动不动,一双杏目圆睁,黑极黑,白极白。
  年轻人弹了弹手上的烟灰,说:“你滚吧。下回别再过来。”
  正是夏天,小巷内有凉风吹过。
  第二天,年轻人搬着板凳正准备出门晒太阳,就看见小孩还是在那个地方。
  只不过是躺着的。小孩好像是在睡觉,漆黑的发上粘着尘土,不知道他有多长时间没有清理过自己的身体了。
  听见动静,小孩警惕地睁眼,看见年轻人后,眼神有些慌张。
  年轻人点燃一根烟,坐在家门前,闭上眼睛缓慢而用力的吸了一口。
  年轻人手指修长,夹烟的姿势老练而优雅。
  小孩坐了起来,时不时看看年轻人露在阳光下的腿。
  年轻人晒了两个小时的太阳,小孩就坐了两个小时。
  年轻人要搬凳子回去时,不带情感地留下了一句:“我让你滚,明天,我不想看见你。”
  明明是炙热的夏天,这句话比寒风还要刺骨。
  第三天,小孩还是坐在那个地方。
  小孩手里拿着一团东西,似乎是吃的。
  小孩摸准了年轻人出来晒太阳的时间,此时没有睡觉,勉强保持镇定地坐在那边,微微向前倾身,似乎已经做好站起就跑的准备。奇怪的是,小孩喉咙间不停做出吞咽的动作,眼神里却没有恐惧。
  不是恐惧,而是坚定、决然。
  年轻人见识过太多,他明白小孩眼中代表着什么。
  年轻人什么都没做,他还是坐在老地方,露出腿的关节,然后点了一根烟。
  第四天,第五天……
  一个月过去了。
  小孩仍旧骨瘦如柴。年轻人看得出来他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小孩急需要食物,饥饿让他的头发都变得干枯。
  那一天,年轻人收回板凳要回家时,小孩突然张口对他说了第一句话。
  他说:“……喂。”
  年轻人没回头,也没停下。
  他发现小孩的声音格外沙哑,似乎不是七八岁的孩子。
  年轻人垂下眼帘,眼皮下藏着一双淡无波澜的眼。
  小孩走过来,他的脚步声很重,是因为恐惧。恐惧的人都会不自觉地加重脚步。
  然后小孩伸手握住年轻人的手肘,将他拉停下来。
  年轻人发现他力气不小。可能是因为情绪激动而爆发出来的力量。
  小孩抖着嗓子说:
  “给我些东西吃。”
  年轻人狭长的眼向右下角看,顿了顿,轻描淡写地问:“——要是不呢?”
  “那、那、那……”小孩结巴起来,拽着年轻人让他转过身,给年轻人看他手上的匕首。
  那是一把肮脏、破烂的水果刀,钝得要命,捅一百下都不一定能弄死人。
  年轻人低头看了看小孩,发现小孩的眼里还是有坚定,只不过这次却带了绝望,以及任命。
  “那,我就要伤害你。”
  说完小孩自己都抖了一下,这是被自己的话吓到了。
  年轻人笑了。他笑起来的模样并不温暖,反而有些阴恻恻的。
  接着,年轻人伸出右手。没人看得清他是如何出手的,但当地面上发出‘叮!’的一声后,水果刀应声落在地上,最尖端被地面砸出一个凹陷。
  年轻人扭住小孩的手腕,一推一拉,将小孩背对着自己锁住。反剪在小孩背后的手腕纤细,脆弱,小孩突然哭了起来。
  年轻人丝毫不为所动,他再次问了一句:
  “要是不呢?”
  小孩绝望了。他没想到这个腿脚不太灵活的年轻人比自己强这么多,他满脸都是泪水,说:“把我送到派出所吧。你要记住,我叫乔求,如果我妈妈来找我,你别忘了告诉她我在哪里……”
  小孩哭得哽咽,像是秋风中挂在树枝上的最后一片叶子。
  年轻人一手控制小孩,一手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烟放到嘴里。
  他并不点燃,只是用双唇衔住。
  年轻人问小孩:
  “你妈妈什么模样?”
  “……我不知道。”
  “……”年轻人眼神阴鸷。
  乔求脸上的眼泪顺着脸颊流到下巴上,然后滴到灼热的地面,很快蒸发。他右手很痛,快要断了,抽噎地说:“我从来没见过我妈妈。”
  自从他有意识起,就住在孤儿院。
  年轻人放开他的手。
  简短而清晰的介绍:
  “我是江展心。你进来,我给你东西吃。”
  乔求犹豫了一下,擦了擦脸上的泪痕。他饿极了,忍不住跟着江展心走进小巷里。那是一间并不算太宽敞的房子。
  江展心衔住一根烟,点燃煤气,从冰箱里找出一个西红柿,两颗鸡蛋。
  乔求手足无措地站在门口。
  江展心心不在焉地问:
  “今年多大了?”
  “……十多岁。”
  “十几岁?”
  “不、不知道。”乔求惊慌了一阵,肯定的说,“十二岁。”
  “……”江展心静静地听他瞎说,过了一会儿,问,“你说你不知道你妈妈什么模样,是怎么回事?”
  乔求说了。
  江展心又问:“从来没见过?”
  “没见过。”
  “你爸呢?”
  “也没有。”
  江展心关上火,把汤放到水里冰一下,又问了乔求几个问题。
  他看见那小孩站在门口,怯生生的不敢进来,眼睛却一直往碗里看。
  江展心摸摸温度差不多,就递给乔求。
  乔求喝的很快,喉咙痉挛,呛了几口,抖了起来。
  江展心没敢给他吃别的。小孩饿了太长时间,还是先喝汤垫垫底。
  等乔求喝完了,江展心又给他盛了一碗。还是放在水池里。
  等待的过程中,江展心漫不经心地提了一句:“你住在我这里,给我当儿子吧。”
  “啊?”
  “等我死了,”江展心眯起眼,道,“给我抱相片。”
  “……”
  江展心转过头,很平静地看着乔求。
  
  第2章
  
  乔求问:“什么是抱相片?”
  江展心道:“就是给我收尸。”
  乔求想了想,‘哦’了一声。没说同意还是不同意。
  乔求就在这里住下来了。江展心先带着他好好洗了个澡,乔求被热水蒸的脸都红了,换了两次水才彻底洗净。
  然后江展心给乔求做饭。江展心厨艺并不精湛,勉强能熟,胜在干净、量足。乔求没有筷子,江展心就把自己的筷子给他用,等他吃完了自己再吃。
  乔求不好意思夹菜,规规矩矩地坐在凳子上,低头只吃饭。
  江展心一句话都不说,第二天就买了新的碗筷,吃饭时大半部分时间是给乔求夹菜的。
  谁会把一个只认识一个月、曾经拿水果刀威胁过自己的小孩带回家呢?
  江展心会。
  他真的像对待自己儿子一样照顾乔求。他不怕乔求偷自己东西,也不怕他再抢劫,因为自己一根手指就能让乔求入地无门。
  乔求胆战心惊的享受着江展心对自己的照顾,他太害怕被江展心赶出去,晚上突然惊醒,会跑到江展心床前看他。
  江展心的警惕性非常强,乔求打开门的时候他就醒了。
  可他没动,还闭着眼,想看看乔求来做什么。
  乔求只是蹲在江展心床头,看很长时间,才转身离开。
  日后乔求问江展心:
  “你什么时候会赶我走?”
  江展心一边捞锅里的面条,一边漫不经心地说:“等我死了。”
  乔求安心的在这里住下了。
  他像柳树抽枝一样迅速长高,每次看到乔求,江展心心里就有一种奇异的满足感。
  小孩长得太快,似乎每天都在长高。
  江展心怕他吃不饱,做的饭菜也越来越多。
  江展心本想把乔求放到附近的初中,但仔细询问一下,发现乔求今年已经十五岁了。
  他在孤儿院里学会了本来不应该学会的一切东西,比如撒谎,因为年龄小一点的孩子更容易被领养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