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乔大牌 作者:鬼丑(下)

字体:[ ]

 
 
 
 
  银色胡子的男人温和的笑,不停点头,起身与乔求握手,自我介绍着说,他的名字是山姆。
  男人提前见过乔求的照片,觉得他相貌没问题。只是没想到真人看起来还要更好,因为他个子很高,又瘦,最重要的是肩膀宽,非常的性感。这样瘦的男生很少有这样的宽度。
  乔求在山姆的要求下做了一些动作,也没觉得有什么压力。然后当天,乔求就被通知说,杂志那边,要和他签合同。
  这结果是连乔求的经纪人赵鸿都觉得惊讶的。之前他曾经一度不满钱瑜燕对乔求的态度,但也无能为力。后来听说这次成功除了乔求自己本身条件过硬外,和钱瑜燕也有很大的关系。赵鸿震惊不已,觉得奇怪,这么一转眼的功夫,钱瑜燕就对这个后辈赞不绝口、态度完全扭转了呢?
  不过也是好事。赵鸿高兴了一整天。
  乔求没有过拍摄专业封面的经历,只是他为人谦逊,非常配合,任由化妆师在他脸上弄来弄去,给他设计各种各样的造型。一点没有架子,工作效率特高。
  那一期杂志的拍摄效果好得出奇,乔求本身就是相貌极为俊美的人,在拍摄的包裹下,五官的优点表现的淋漓尽致。那不是写真照所要求的那种真实,要尽量表现出艺人性格中最突出最真实的特点,哪怕是缺点。封面是将所有的缺点都隐藏起来,展露出一个艺人最令人心动、摄人心魂的魅力。
  作为一个演员,乔求一点都不害怕镜头,更是因为如此,切换表情生动迅速。摄像师对他说:“眼神再凌厉一点。”
  话音未落,原本扬起下巴的人就低下头,眼神如同锋利的刀子一样刺过来,惊得摄像师忍不住向后缩了缩头:没见过反应这样快的艺人,酝酿的时间都没有。
  那眼神也太过贴切,一眼扫过,令人梦魂俱惊。
  乔求在摄影师的要求下做出各种动作、表情,拍了很长时间。其实乔求对这种单一动作的拍摄是很不耐烦,但看旁边这么多工作人员,还是尽量配合。
  摄影师把没经过后期的照片给乔求看。乔求仔细看,觉得还不错,于是点头。
  宋助理凑到镜头旁,不停称赞。
  乔求脸上厚厚一层妆,有些不舒服,问:“我可以卸妆了吗?”
  工作人员朝他微笑:“可以,辛苦了!”
  封面拍的确实很不错。
  乔求的五官和眼神都太适合被放大了,凑近仔细看的话,他面部的每一分都值得沉思。每一寸都仿佛在说话。
  那一期的杂志平均销售提高了好几个百分点,跟内容有关,也和乔求的优异表现有关。要知道尽管乔求出道时间短,对大多数人来说还是一个半生不熟的面孔,但美丽总是让人关注的。当然,这是后话。
  乔求就这样一步一步走进了电影制片人、导演的视线内。这样精致的面容,这样……不能言说的背景,想和他合作的人实在是太多,就算不能合作,收拢一点人脉也好啊!
  所以乔求被迫陷入没有止境的应酬和商谈中,这位是有名的导演,这位是很有背景的艺人,这位是你前辈……
  乔求觉得不耐烦。
  除了商谈更多的是娱乐记者的采访,他们无处不在,见缝插针,大部分见到乔求的人都像苍蝇见到蜜一样追问他的私事,乔求一概不回答。毕竟是个新人,娱乐记者也没摸透乔求,想先搞好关系,会夸赞他的相貌,说他如何如何英俊,不娘气,气宇轩昂。
  乔求最开始还会耐心听几句,后来听得非常尴尬,开口说:“不要再提这个了。能不能说说我的……演技?电影?”
  这个问题会把大多数人问住。
  乔求迟疑了一会儿,还是说道:
  “如果你不在意我的演技,只夸奖我的相貌。就好比说一名站在台上讲课的老师,他讲课内容你不了解,只听出老师的声音好听。”
  这种比喻让对方无言以对,表面上露出微笑,心里却忍不住咆哮。
  ‘你有什么作品呀?就演一部电影还在剪辑中呢,拍了两部电视剧还有一部没放完,夸演技,怎么夸?’
  乔求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说法,也让人明白,这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背景的水太深。
  把他给惯得——目中无人。
  他在不知不觉中得罪了记者,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问,心里不安,也很烦,干脆不再接受访谈,专心准备颁奖节的事情。
  乔求忙的眼睛底下都有黑眼圈了,每天睡眠时间不超过六小时,但等到颁奖节那天,他的精神状态还是很不错的。
  穿着和江展心同款的呢料大衣,走出别墅,冷风吹过。乔求忍不住拉江展心的手腕,看着江展心的眼睛,问:“……江展心,你说我这次能得奖吗?”
  江展心看乔求表情严肃而认真,停顿了一下,表示有仔细思索,然后回答:“我说能。”
  乔求手心都在出汗,问:“为什么?”
  “……”江展心反手握住乔求的手,轻轻说,“我说能就能。”
  这句话没能安慰乔求,反而让他更紧张,由于紧张过度,从家到剧院的过程乔求是一点都记不得了,坐到演员席那边,因为周围都是闪光灯,乔求脸都笑僵了。
  出于身份考虑,江展心不会坐在乔求旁边,他是坐在二楼的透明包间里。乔求自然坐在《陆小凤传奇》剧组那一桌,左边挨着的是阿凌,右边是徐胶。
  先和徐胶打了招呼,看到徐胶期待的眼神,乔求低头微笑,害羞的拨了拨头发,然后转身和阿凌讲话。
  阿凌最近瘦了不少,眉眼的轮廓更加明显,见到乔求,兴奋地问:“演唱会去了吗?”
  乔求点点头,说:“非常好,南潇唱歌很棒。”
  阿凌就不说话了,只是眼神中那种得意的神情藏都藏不住。乔求一愣,刚想问些什么,颁奖节就开始了。
  乔求只好坐直身体,在摄像机对准这边时笑着打招呼。
  他实在是太紧张了,喉咙一缩一缩的好像要吐,只好一杯接一杯的喝水。
  只是到后半场乔求都不知道面前摆得到底是清水还是饮料。
  主持人念到乔求的名字,乔求很勉强的笑了笑,这时连阿凌都感受到了乔求的异样,等摄像机从他们这边挪走,阿凌凑到乔求耳边说:“不要紧张。”
  乔求点点头,还没说什么,就被身后不知道是谁拍了拍肩膀。原来是宋助理,他穿过层层人群,拍了拍乔求的肩膀,让他低下头,似乎有话要对他说。
  乔求弯腰小声问:“怎么了?”
  “有人告诉我,获奖的是你。”宋助理尽量压低声音,乔求险些都没听见,“我来帮你补补妆。”
  乔求大脑当时就有点空白,只是那种悬在半空的不踏实感觉没了,他深吸一口气,摆摆手,道:“……没事,没关系。就这样吧。没时间了。”
  补妆的时间还是有的,乔求只是懒得再弄。他在心里默默念着什么,当主持人真的宣布他的名字时,乔求坚定而沉稳的走上颁奖台,拿起奖杯。
  前面说的话都是提前准备好的,乔求话说得不慌不忙,淡无波澜。
  但当他把客套话说完后,乔求突然吸了口气。像是画了一条明显的分水岭,镜头前的乔求低头微笑起来,舔舔上唇,露出极为羞涩、属于想要表白的年轻人一样的表情,声音颤抖着,甚至连脸都红了。
  “……还有,我一句话,一定要告诉一个人,”隔着妆都能看出他的脸红,耳朵上也浮着红霞。
  乔求握了握奖杯,抬起眼,眼神深邃明亮。
  “……江先生,我有话要告诉你。我要和你说,我爱你,你知不知道?”
  
  第56章
  
  正在包间有一搭没一搭和乔求日后可能合作的各种娱乐圈大亨虚以委蛇的江展心,用右手手指关节轻轻撑着下巴。灯光昏暗,也能清楚的看见这人英俊的面容,还有那一双淡无波澜的狭长双眼。
  男人的气质、背景、教养都在举手投足间体现出来,坐在这个包间中的,即使是年龄最大、经历最丰富的人,和江展心坐在一起,也如芒在背,不敢有丝毫松懈。那是一种只有相处过才能明白的压迫感,可怕的是,他们所有人都并不很了解江展心的背景,唯一知道的就是这人来头很大,惹不起。
  与周围人的紧张不同,江展心放松的靠在座椅上,修长的腿上下交叠,似乎对台下发生的事情丝毫不感兴趣,他对演艺圈也不了解,包间里的人江展心一个都喊不上名字,却反常的时不时找人说几句话,弄得他们不上不下,几十岁的人了,此时此刻表现的竟然还跟上课被老师点名的学生一样。
  江展心也没想为难他们,只想等着看乔求。他是提前知道奖项结果的人,因此也不着急,看着表,慢慢期待乔求上台。
  当乔求从艺人坐席上站起身后,稳步朝舞台走去。原本寡淡无味的颁奖节目突然有了光,江展心挺直腰,在沙发上规律敲打的指尖停止了动作——他不再不耐烦了。
  他看见乔求拿起奖杯,对着观众示意一下,然后开始讲话。刻板而老套的致谢词像是提前背诵好的,但江展心听得津津有味。
  台上风度翩翩的年轻人有着一种不卑不亢、不急不躁的淡定安然,像极了朝夕相处的恋人。江展心微不可闻的低声笑笑,还没来得及作何感想,就听乔求猛的吸了口气。
  江展心太熟悉乔求吸气的意思了,那是乔求紧张到了一定地步,终于破釜沉舟,决定放手一拼的前奏。
  江展心表面平静,内心有点惊讶,不明白乔求是要做什么。
  那一刹那江展心和乔求一样紧张。这种情感上的共鸣,江展心这辈子都没体会过。
  乔求让他明白了许多世上不可思议的强烈情感,江展心从未想象过的,比如宁愿舍弃身边所有的东西,别人狂热追求的钱、权、名……
  只想换来这个人的欢心。
  “……还有,我一句话,一定要告诉一个人。”
  乔求的眼神深邃明亮。
  那种坚定的眼神,连江展心都没见过。来自乔求的坚定的眼神让江展心一怔,不知怎么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种预感。
  “……江先生,我有话要告诉你。我要和你说,我爱你,你知不知道?”
  话音未落,即刻震惊全场。
  《陆小凤传奇》剧组立刻骚乱不已,阿凌张着的嘴巴简直能塞一个鸡蛋,他甚至站了起来,后膝打翻了椅子,错愕的看着乔求。
  乔求说完这话,礼貌而镇定的对着观众席鞠了个躬,说了句:“谢谢。”后,转身离开。
  主持人都愣了一瞬,这是主持人完全没想过的情况,之前并没有任何人告诉她,乔求会有这种类似‘出柜’的言辞。乔求给人的印象一直都是冷静而沉稳的。
  如果乔求在演艺圈的时间再长点,资历再深一些,主持人说不定都不会这样惊讶。
  关键是!为什么这么突然啊!主持人几乎是崩溃的看着乔求的背影,愣在这个让人措手不及的舞台,过了一会儿,挤出一个笑容,当做什么都没发生,继续接下来的内容。
  乔求心脏剧烈跳动,胸膛像是藏了一头正在原野中撒欢奔跑的鹿。乔求甚至需要用右手捂住胸口,生怕那心跳声被别人听见。他又惊又喜,唇角弯起,露出青年特有的迷人的微笑。
  他说完语惊四座的言论后,虽然自己没觉得有什么问题,但突然不敢坐回原座,似乎是害羞的,于是绕过后台,想赶紧离开。他大脑一片空白,无意识的走到狭小的空间里,缓了缓才从外衣口袋里拿出一直在震动的手机,当乔求哆嗦着按下接听键后,宋助理的咆哮声顿时穿透了乔求的耳朵。
  乔求也没听见宋助理在说什么,敷衍的‘嗯’了两声,就问:“你现在在哪儿?方便送我回家吗?”
  宋助理冷静下来,反问:“你在哪儿?我去接你,别让记者逮到你落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