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不要睡着 作者:源生

字体:[ ]

 
文案:
 
喜欢上一个人是怎么样的呢?希望他快乐,希望他不要受伤。爱一个人能持续多久呢?一秒钟,一年,十年,或者是一辈子。
——顾莫都想知道。
可是后来他知道了,原来喜欢一个人只是两个人贴在一起会感觉到暖,原来喜欢一个人就是无论过了多久他都是你记忆里面的模样,因为你会跟着他一起改变,原来喜欢一个人就是无论他错与对、坏与好、善良或否……你都喜欢他啊,为什么呢,只因为你喜欢他啊。
 
关键字:顾眠 顾莫
==================
 
  ☆、美国之旅的结束
 
等到顾眠一直升职到营销部经理的时候,顾老头子似乎才想起自己有个儿子在美国。便打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口号想要把顾眠召回来,在很多次的失败后他老人家带着小儿子就这么来了美国。
    顾眠从未刻意去掩饰着自己的住处,不过去了美国五年多多少少也换了两三个落脚点,地址早已经不是原来的地址,若是顾老头子有在意过这个儿子必会知道他所居何处,只可惜这五年里他几乎是把这个儿子忘了个干净,就连升职这种事情都是老友无意提起才知道的,自是不知道。于是兴师动众的想要知道对方的地址在多次尝试无果后小儿子来了一句“不是有他手机号么”
    算是一语惊醒梦中人?至少顾老头子最终还是手一挥,把这事交给顾莫去做了。
    顾莫按了按顾眠家的门铃,然后有些机械化的女声传来,他报上自己的名字,许久才看见顾眠出来。
    顾眠的头发短了,原来褐色的那段已经被剪掉了,似乎是夏天到了的原因,他把后面的头发剪的有些短,前面的留海也短到了眉毛上。黑色居家服让他看起来有些冷漠。
    “爸你来了啊,进来坐坐吧。”
    房间里的布局也是黑色作为主色调,顾眠让他们自己坐下,又给他们各自倒了杯水,然后坐回大厅里的笔记本前,开始敲键盘。顾老头子似乎是不满意他这般沉默,用力的拿着棕色的拐杖敲了敲地面,却在长毛却在长毛地毯铺起的地面上没有敲出什么威力。顾莫确是走到了顾眠的旁边。
    “工作?”
    “嗯。”顾眠胡乱应了一声,手中的活却完全没有停下。
    “这是自由工作者么,怎么不去公司。”顾莫皱了皱眉头,似乎是顾眠脸上明显的黑眼圈重的有些可怕,又或是因为房间里面尽是一股散不去的咖啡味道——只有长期喝咖啡的人的房间才会有这般浓郁的咖啡味。
    “没有啊”顾眠抬头看着站在身边的顾莫“身体有些不舒服,请了假。”他回答。
    “身体不舒服就去睡觉啊。”顾莫伸出手撑在桌上,西服里面衬衫的褶皱拉成一个微妙的弧度。
    “不是很严重,习惯了。”顾眠笑了笑,右手撩起左手宽大的衣袖,露出白皙的皮肤,却有着明显的红色颗粒,“只是有些过敏而已,每次这个季节都会有一点这样的状况反倒是现在好多了,第一年的时候更是严重整个身子都是红疹呢,然后又是发烧什么的。”
    ——世事未变人已变。
    顾莫愣了愣,看着眼前几乎是和从前没有半分相似的人,突然莫名的沉默了下来。
    有些人认为坚持才是坚强,也有些人认为放手才是坚强。显然顾眠就是后者。
    等到顾莫回过神来的时候顾眠又杀回到工作中了,键盘敲的像是要飞起来,一眼扫过的东西就能说出个七七八八来,顾莫想:可能曾经的顾眠再也回不来了,而他五年之后所得到的仅有的一些领悟,都在此刻灰飞烟灭了,却不知仅这一些领悟又怎么会有价值去换回任何东西。
 
  ☆、结束之前的准备
 
顾眠可能是被顾老爷子烦的厉害都追杀到美国开了,看来是不想答应也只能答应了,于是在象征性的做做反抗之后说了句我在这边做个结尾就好,就没有后文了。
    应当是皆大欢喜的事情顾莫却又莫名有些不爽,感觉之前做的一切都像个笑话,自己在这里想了很久如果人家不回去自己怎么办,结果对方随随便便就答应了,他真想问问自己应该怎么办。不过顾莫明显没有这般没事找事,于是这件事情也就就此揭过了。
    顾老头子在顾眠答应以后就回到了宾馆打算过段时间就回到中国本国国土,顾莫却是打着外面无论没有家里来的舒服和自己要培养培养兄弟感情的名号名正言顺的住了下来。
    顾眠忙的很――至少最近忙得很。顾莫看他键盘按的几乎要飞起来的频率和和几乎停不下来的手,还是不得不感叹一声“美国的时间观念和中国确实相差很大”然后只能看看顾眠却也不能给他做什么但是也只想看看而已却是也没有什么要帮他的觉悟,何况像是顾眠这种阶级的领导人接触到的基本都已经是公司的高级机密,也没人会没事拿出来说:“哎呀我最近有点手痛,要不你来帮我看看这些东西?”想来实在是有些好笑。
    顾眠这几天却是疲惫感来的厉害,又或是事情实在是有些多。
    他现在工作的公司他其实是有些股份的,这些股份依然是他把自己长期工作的工资和提成剩下的钱买来的。赶上上一次两年前的经济危机公司大失血后股票跌到最低点的时候买下的,虽是不多但折合成钱也不少了,所以顾眠现在在美国不仅仅是给别人打工也可以说是给自己打工,他虽然只是个销售部的经理,可是实权却是比其他的经济大的多也就造成了工作量大。这一次会回中国其实顾眠大多已经料到了,所以他早早也是开始提拔人才,新人花了很久算是找着了却也是需要磨合期。何况这边的老板对顾眠这样的高素质员工又不舍得放手,照顾眠看来,反正觉得这挂牌经理是逃不过了。
    反观这边公事不说,私事却又是一大件。
    顾眠是去美国读完的大学,而继续的硕士却是在中国完成的网上教程,也没有见过自己的导师,顶死了也算是视频通话过,趁着到美国工作的机会打算好好见识见识,结果本人比视屏上看起来还年轻,是个标准的漂亮男人,只可惜结了婚。不过两人还是相见恨晚立刻成为把酒言欢共剪西窗烛的至交。
    后果就是现在他的老婆即将生下第二个儿子,他把能推的课都推了,不能推的就都丢给顾眠了。顾眠开始看在对方也帮了他很多的份上就接下了,反正还是没有几节课,倒也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回国的事情压上来,自是后悔都来不及。实践定是没有问题但是有些理论知识却是忘了个七七八八,只好又重新复习,只希望能温故而知新也好让孔大夫给他点当老师的自信。
    顾眠在顾莫住进来第二天就开始往外走了,和每一个白领工作者一样只是更多时候顾眠回来的时候都迟得很,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无论是在家里做事还是在公司做事都是要做这么多,为何不在公司做事领领加班费,何况下家里吃饭还麻烦。
    顾眠有时候就直接在公司做通宵,更多时候都是回家的,偶尔会在桌子上直接睡着,不过自从有时候有一次醒来莫名在自己床上之后就再也没有这般过了。
    顾莫到美国本来就是不仅仅为了顾眠,自然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应酬,不过跑了几趟就没了,毕竟公司里面的事情还有一个老的顶着,顾莫倒是一直挺自在。然后就整日在家里开开视频会议,有事没事还跑出去来个美国游,顾眠自是没这个心情和兴趣去管他也随他游,难不成那么大的人还走丢了不成?
    顾莫的游乐也只是三分钟热度而已,乐呵乐呵了几天就跑回国了,也没有真的在美国当当甩手掌柜,隐居深山浪迹天涯的打算。顾眠知道他回去了还是对方到了中国发短信给他他才知晓原来顾莫已经回去了,也没有什么打个电话问一下的冲动,毕竟已经够忙了,在没有什么心思去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当然,顾眠还是抽空去把那几堂大学的课给上了,如果不上估计导师是要把他劈了。结果上完之后一群女生过来要推特和facebook,顾眠也是多年没有见这仗势了,直接闹了个红脸,差点出不去。依稀记得还是高中毕业的时候那个阵势还是差不多,不过那个时候他刚走新秀顾莫又上来了,学校里面的女生估计连看都来不及看。
    出去了立刻找对方说我以后是再也不代你的课了实在是危险,结果倒是导师回过来说是他的手机都快被推特刷屏了严重表示自己的魅力被顾眠夺去了很不爽,顾眠大大方方承认后回了个你这个拿蓝月亮洗头发拿威猛先生漱口的家伙自是没人爱――当时教会对方什么是威猛先生什么蓝月亮还用了点日子,不过看他回短信的速度顾眠估摸着对方这是懂他的意思了。
    ――好歹我有妻子了!我有妻子了!
    看着这句话都能够想到对方急得快要跳脚的场景,顾眠笑了笑然后关了手机没有继续回他。
    废话,快要回国了房子转让还没好呢。
 
  ☆、也没有如此戏剧性
 
顾眠刚下飞机,打算往酒店跑,结果美国那边有是一个电话催过来让他作为代表去参加一个会议。大概意思就是觉得中国这边人员的职位还不够高,会让对方觉得被轻视影响不好什么之类的云云。总之用顾眠一句话——让他去参加个商务聚会。
    只可惜现在终于愿意给他涨涨工资了自己却又要走了。话说回来这个要走的说法也不是很准确,毕竟最后不出自己所料还是做了个挂牌的参考――不然现在的会议怎么轮得到他?
    不过他也是足够重量级了,对方表现出了近乎十二分的诚意――那热情程度让顾眠觉得就是他们公司的扫地的人前去也能够接受到高层领导亲自接待什么的。可悲的是即使是对方待你如初恋你也得时时刻刻提防着,看看这场聚会里的人都是精明的很,而公司临时遣派给他的几个助理没有一个至今是目光清明,简直就是别人拿你开刀自己还贴上去称兄道弟……偷偷把几个人单独拎过来一个个人提醒过去也没见什么特别明显的效果,该犯错误的还在犯错误,不该称兄道弟的还是称兄道弟。别看那几个小助理在他面前算是唯唯诺诺,就差没把头低到地上去了,顾眠甚至是听到了其中一个人在转身时候的冷哼声。顾眠摇了摇头没有去计较,却是在心里悠悠叹了一句——这到底是来开会还是来带孩子啊。
    这么会议一开算是把顾眠最后的精力都压榨干,他本来就已经困的要死,如今又是鸡尾酒一杯一杯压下去几乎是连站都站不稳,也多亏了他的死都要先把对方干倒的劲头才是这么一直坚持到了现在。只可惜现在不是一个人对着和他干,想和他来一杯的人足以站成一排让醉后的顾眠连数都数不过来。
    庆幸着幸好来之前吃了解酒药和保护胃的药,不然估计现在都是趴着的。招了招手,很快就有助理上来给他送回酒店,明显是很熟悉这种事情。
    顾眠是死都不会让自己没有洗澡就这么倒下去睡着的,显然是过于恶心。
    对方把他送到房间,他又摇摇晃晃跑到厕所重新吐了一遍。在浴室放了水然后就跌坐了进去。温润的水温刚好,顾眠倒是长叹了一口气,确实是很久没有这样泡澡了,现在也总算是舒坦了一下,(只可惜少了点浴盐……)连之前的忙碌积攒下来的疲惫仿佛都被冲刷了。
    显然醉酒后泡澡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半夜冻醒后的顾眠随便擦了擦绳子蜷着浴袍然后摔到床上,又重新睡过去。第二天起来的头昏脑胀喷嚏连连,顾眠也不知道是应该说是“果然”还是“因果关系”了。翻了翻手机已经过了中午——也是正好调好了时间差。顾眠如此安慰自己。
    然后走进浴室,重新洗了个澡,整理好东西就直奔公司。公司的地址顾莫早已经给他发过信息,翻开手机来找了找,随便喊一辆的士就坐了上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