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谍城雾影 作者:都护2015(上)

字体:[ ]

 
文案:
 
烽火年代 迷雾重重 龙虎兄弟 情深意重
 
关键字:周金丰 方似虎
==================
 
  ☆、01 神秘身影
 
太阳早早躲在了山峰的后面,大片的乌云在凝结,慢慢的铺天盖地,风在使劲的刮,带着凄厉的呼啸。
    西望山上的参天古树也都发出吱嘎嘎的声浪,树叶在沙沙的作响,迎合着风的强劲,为它摇旗呐喊。松鼠野兔包括凶猛的老鹰,全都悄悄的躲在了自己的巢,它们也知道暴风雨就要来了。
    好大的一场雨,倾盆大雨,急速流淌的雨水,顺着青石板的街道,哗啦啦的流淌,像是山谷里的一条小溪。
    城西的木楼城东的古巷城北的商业区,已经很难看见有人在走动,一流两排的铺子里,只有懒洋洋的管账,眯着一双老鼠眼,看着突如其来的大雨,盘算着几天的生意时不时还会有所收获。
    时间不算晚,下午三点多钟,大雨已经停住了,天空依旧灰蒙蒙的,像是已经到了深夜一般,路上依旧很萧条,不会有人在这个时候走出来,包括喜欢玩耍的狗儿。
    雨后没有出现彩虹,反而升起了弥漫的大雾,相对五米看不清人的面孔。这样的鬼天气在这个小县城的这个季节经常出现,人们也就慢慢的习惯了。
    城东古巷的一座威严的高墙下,漆黑的铁大门在这个时候吱嘎一声打开了,一个人影走在了浓浓的大雾中,他脚上的皮鞋很响的踏着青石板,发出一种清脆而悠远的声音,在悠长的故乡和厚厚雾气中传得很远。
    看不清他的面目,只能听见声音,有一种很恐怖的感觉,是谁在这个时段从息烽县长家的大院里走了出来,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天气。
    息烽是国民党统治下的一个特务基地,他的县委组成和管理都很特别,虽然隶属贵阳但是却直属军统,不识军统的人,是不可能出现在这个县城的重要部门的。
    也就是说这里是戴笠一手建立起来的独立王国,他属于戴笠更属于他效力的主子。这里还有一个关押重要人犯的集中营,所以执政政府和军统对这里想当的重视。
    这里可能随时碰见一个人都是特务,但是老百姓却不知晓,他们依旧按自己的方式生活着,为了自己的生计忙碌着,他们只知道自己生活的地方叫息烽,并不关心他的隶属,
    既不知道它的城里有个特训班,也不知道城外有个集中营。大部分时间里他们都在过着相对稳定的日子,就想这不是出现的鬼天气一样,太多的东西他们无法预知。
    皮鞋声在一处铺面下停了下来,这是一家卖雨具的商店,此刻已经上了闸板,只有房檐下还在滴答滴答的低着雨点,一把巨大的雨伞撑开着倒挂在大门口,告诉着人们这里是做什么的。
    一双机警的眼睛扫视了一下自己的周围,屏气用耳朵感受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他确信没有人在自己的左右,悄无声息的靠了过去,贴着大门喊了一句“有人吗?”
    没有人回答,一只手轻轻的捏住门上的铁环,扣动着,有节奏的扣动着。“啪,啪啪,啪啪啪啪,啪。”门环扣动在木门上的声音不是很响,有些沉闷。
    还是没有人说话,看来里面确实没有人,扣门环的人似乎很生气,用力的拍了一下那撑起的黄布雨伞,撑起的雨伞回缩了,他又速度很快的移回了青石板的街道上,坚硬的皮鞋声再次啪嗒啪嗒的响起。
    他靠近门板的时间似乎不长,也就是停下脚抽棵烟的功夫,因为没有别的响动,他骤然停下只能是点支烟,没有人看见他是怎样悄无声息的靠近那所铺面的。
    人影在雾气中一点一点的显示出来,他是一个三十五六岁的中年汉子,一身的国民党军服,从他的军服可以看得出他是一个少校,一个眼里带着杀气的少校。
    他是从东一直向南走,浓浓的雾气也从雨水的清淡一点一点的凝重浑浊,慢慢的感觉到一种浓烈的杀气在里面,不远处已经可以看到一座深灰色的院墙。
    院墙不是很高却很敦实,有一种风吹不动雨打不摇的感觉,银灰色的铁大门在浓浓的雾气中看的不是很清楚,很是朦胧和迷茫。
    中年汉子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让自己的神情尽量变得很平淡,他,一米七五的身材,高鼻梁大眼睛浓黑的眉毛锁着一股干练,深邃的眼睛藏着一种高深。
    他放慢了脚步走向了铁大门,两个根本看不到的影子忽然闪现在他的面前,他很自然的掏出手中的证件,递了出去。“啪。”一个标准的敬礼,看得出那两个影子也是训练有素。
    银灰色铁大门的小门敞开后又关闭了,两个刚才出现的人影也不知道又消失到何处,只能看见浓浓雾气中渗出的细微雨水,顺着一块挂在水泥门柱上的一块大牌子,缓缓的向下流淌。
    洁白的的底色上面写着一排刚劲有力的大字“中央警官学校特种政治警察训练班”。水流顺着牌匾流到两块青石板的缝隙赤红色粘土上,慢慢的形成了一汪水洼,红色的水洼,像是人身上的血,红红的红的有些发紫,看上去很是慎人。
 
  ☆、02 烟雨楼听琴
 
“吱嘎”那间挂着油布雨伞大院的后门,轻轻的开了一个缝隙,一个人影闪了出来。
    他头戴礼貌身穿长衫,圆圆的脸上带着一个大大的墨镜。他伸手压了压头上的礼帽,借着胳膊的掩护看了一下周围,雾气中看不到多远,只能听见那皮鞋声走在青石板上窜出的清脆响声。
    停顿,沉思在刹那间完成,然后快步消失在雨后的小巷里。
    小镇的中心,一个挂着一串灯笼的二层小楼,还没有到夜幕完全来临,这里已经亮起了灯,迷彩的灯光在雾气中闪烁,透着一种朦胧带着一种酥软的春色,一块油亮的牌匾上写着“烟雨楼”三个大字。
    那个戴礼帽的男人,走进了这座小楼,一个脸上涂抹着鲜艳色彩的老女人,带着一身的香粉气,扭扭捏捏的走了出来。
    “哎呀,费老板,你可好久没来了,姑娘们都想你了。”她那高八度的喊叫声,立刻引来一群花团锦簇的女人,挤眉弄眼的围了过来。
    “怎么?生意做疯了吗?还是这两天没人管光顾,把我也当成你们的客人了,我来看看你是不是欺负了我妹子。”费新的语气很硬,他的眼神透过黑黑的墨镜看着老鸨罂粟花。
    再看那些围过来的一个个女人们,脸上的笑容没有了,立刻变成了一幅怨毒的眼神。刻薄的语言喷嘴而出。
    “我当是多么有品味,原来是恋上丑八怪的主,真是恶心。”
    “什么妹子呀,还不是争风吃醋害了人家,现在装什么殷勤,可怜白牡丹脸上有了花,女人的快活也费了。算她有良心,不然就该吊死西望山了。
    “哟,费老板,你说哪里去了,别说白牡丹还有一副好歌喉,就是什么也不能做,只要你费老板喜欢肯出钱,我呀也一直给你当妹子养着。”
    罂粟花一张事故的脸堆着微笑。用女人挺起的胸脯靠在费新的前胸上乱蹭,似乎对这一身带着阳刚之气的男人早已垂涎已久,却又不能上手,心里一肚子的闷骚无处释放。
    “拿去,别在我这里抹油,当心我弄死你。”费新扔给罂粟花一把银元,扔下一句话就要穿过大堂直奔后楼。
    “呦,费老板,现在可不行,白牡丹正有客人,你没听见琴声吗?”罂粟花一把拉着费新,心里有些焦急,脸上又堆着贱笑。
    “什么客人?”费新看了一眼罂粟花,耳朵却在搜索者后楼传过来的悠扬琴声。
    都是这帮臭娘们一拥而上,叽叽喳喳,再加上罂粟花的大嗓门,使他乱了方寸,没有听见此刻白牡丹的房间里正有琴声传出来,是一首高山流水的古曲。
    费新停住脚步,没有再往前走,一个屁股坐在大厅里,对着罂粟花摆了摆手,给我来一壶茶,让她们离我远点。
    一群花团锦簇的女人喋喋不休的走了。
    这首曲子被演绎的到了激昂回旋处,悠扬而缠绵,音调准确而轻柔。费新坐在椅子上一边喝着茶,一边用手轻轻的弹着桌子,似乎也陶醉在这琴声里。
    猛然间曲子突然降了一个调,变得深沉而舒缓。费新的身体轻轻的做了一个反应,手指还在继续的轻轻弹着桌面。
    他很熟悉这首曲子,每一个细微的变化都很难逃出他的耳朵,所以轻微的一个变调,自然逃不过他的感觉。良久,曲子终了,再看那张桌子,费新已经离开,只有哪壶茶还在冒着热气。
    西望山一座寺庙的后门,一个熟悉的身影闪了出来,他换成了短打扮的香客,脸上沾着络腮胡子,他就是费新。
    几个腾挪,顷刻间没了影子,小巷的另一头小门,费新闪了进来,把短打扮塞进墙角的一个密室,推门进了相邻的小屋,屋子里已经烧好了热水,他泡在弥漫的水蒸汽中,闭着眼睛整理者自己的思路。
    二十分钟后,他大声喊着“管家,管家,把我的长衫拿来。”正在后堂院子里喝着小酒的管家一路小跑过来了。
    “呦,老爷,你这澡洗的可是时间够长的了,快一个小时了。晚饭已经做好了。”管家费虎点头哈腰的拿过来换洗的衣服,看着连裤头都没有穿的费新,眼神里冒着绿光,嘴角不住的咽着唾液。
    “睡着了,吃饭吧,我有点饿了。”费新换好衣服走出了洗澡的小屋,外面已经是黑夜了,院子里掌起了灯,费新看了一下胸襟口袋里挂着的怀表,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
    月亮已经悄悄的爬上了西望山的山顶,战乱的年代,天也黑的早,不知是不是老天爷,也希望更多的事情还是不被人看到的好吧。
    西望山寺庙此刻已经没有香客了,山门早已关好,雾气已经退去,天空中能够看见调皮的星星,乌云还是一朵一朵的在月亮面前闪过,似乎他们还没有疯够,还想手拉手把月亮藏起来。
    一个一身黑衣的身影无声窜上了寺院的高墙,几个腾挪下了山,直奔城外六公里以外的阳朗坝方向。
    穿过一段的山路,越过一段的农田,前面有一个不大的小村庄,在村子的边缘有一家宽敞的院子,看上去这家过的应该不错,那个黑影看到这个院子心情似乎放松了许多,脚步也不再匆忙。
    猛然间他似乎听见了一种响动,应该有人走来了,还是不少的人,这么晚了一定不是什么好事情。
    一个提纵黑影上了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屏息往下瞧着。
    果然过来了七八个人,他们在村口边上停了下来,开始往自己的身上套衣服,乌云没有完全遮住的月光缝隙中。当这些人穿完衣服转过身来的时候,树上的人倒吸了一口冷气,要不是自己知道他们是人,刚刚换完衣服,自己估计也会吓的从树上掉下来吧。
    这支队伍十多个人,已经像演戏一样,脸上涂抹着不同的色彩,穿着各式的衣服,有阎王有判官,有黑白无常,有牛头马面还有小鬼。他们要干什么?他们是什么人?树上的人有些着急,他不会冲进村边的这家院子吧?
    乌云终于完成了遮住月亮的游戏,天上的繁星也变得黯淡了,只有树上的黑衣人和这群装扮成阴曹地府的人,还在着漆黑的夜里用机智而诡异的眼神扫视着这个村庄
 
  ☆、03 鬼进家门
 
阎王和判官带着小鬼们,绕过了村头的一溜民房,向村后的一家孤零的院子走去,看来他们对这里比较熟悉。
    很快就打开大门溜进了院子,贴着窗户聆听着里面的动静。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