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谍城雾影 作者:都护2015(中)

字体:[ ]

 
  ☆、01 你回来了
 
01 方似虎的关注
    方似虎大步流星的从校门口走了出来,他后面是款款而行的韩莎,看上去两个人似乎毫不相干,就像是碰巧一前一后走出来一样。
    但是周金丰能够从韩莎那多情的眼神里看的出来,似乎两个人都知道这个时候他们要出来一样。
    方似虎的眼睛很犀利的扫过他所能看到的视野,韩莎在回头轻轻地张望。似乎两个人早就做好了准备,各自负责观察自己的范围一样,职责是那么的清楚。
    周金丰觉得有些好笑,一起走就一起走呗,俊男靓女怕什么呀?不过他还是紧紧地把自己藏好,他现在最不想碰到的人就是方似虎,不知道为了什么自己好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
    也许是自己觉得现在的自己在对方似乎有什么想法,就是对方似虎的一种玷污一样,相反他的内心倒是希望方似虎和韩莎好,他们太般配了也很正常。
    “方似虎,你走那么快干什么呀?”方似虎似乎很警觉,他们已经离开小门很远了,他还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
    这让韩莎感觉有些沉不住气了。她大声的在后面喊着方似虎的名字,似乎脚步也在加快。周金丰暗暗偷笑。
    “多大个事呀,一起走又怎么了,似虎哥也真是的,这么漂亮个女孩子,耍耍朋友有什么大不了的呢?”周金丰这次是捂着嘴偷笑,身体笑得有些颤抖,带动了树干上的树叶在轻轻的晃动。
    “谁,你在这里干什么?”周金丰还没有笑完,就听到一声吼叫,方似虎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已经出现在他的面前,这是周金丰绝对没有料想到的,看来是自己的身体颤抖引起了方似虎的警觉。
    也许是他一开始绷着脸不看韩莎,就是发现了自己躲藏在这里。不然依两个人的表情,他们应该很自然的在一起慢慢地走,绝对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看来似乎的不愧是特训班的高材生,他的警惕性很高。
    周金丰抬起头看着方似虎红红的脸,还是那么的英俊还是那么的亲切,他真想一下子扑过去紧紧地搂着似虎哥,向他诉说自己的委屈。
    可是他不能,因为后面跟着韩莎。在似虎哥大喊一声的时候,韩莎已经停住了脚步,装作若无其事的走路,似乎刚才他没有喊方似虎,似乎他和方似乎根本就不认识。
    太有意思了,不就是约会吗?干嘛搞得那么神秘,特训班不允许搞对象,但是也不是不允许男生和女生接触呀,这是何苦来。
    周金丰把眼光从韩莎身上收回来,温柔的看着方似虎。
    “是你呀,你回来了,这些天过得好吗,怎么不进去,躲在这里干什么呀?”方似虎的眼神里带着一种兴奋的激动光芒,周金丰能偶感觉到他是看到自己高兴地,他甚至觉得似虎哥一定也和自己一样想给自己一个久别的温暖拥抱。
    可是当那灼热的眼神达到了一定的温度的时候,方似虎却很镇定的把它压抑隐藏起来了,用一种相当平缓不是很有热度的语气,轻轻的发出内心的疑问,似乎只因为他们是战友,才有这样不冷不热的问候一样。
    “我下午刚回来,刚走到这里有些累站着歇一会。”方似虎的话语虽然不是很有热度,但是他的眼神告诉周金丰,他是那么的关心周金丰,周金丰太熟悉似虎哥的表情了。
    一定是因为韩莎在后面,似虎哥才不好意思显得过分的关怀,这个女人出现的真不是时候,可是他还又觉得韩莎出现真的太好了,他自己的心里渴望见到方似虎,却又不希望见到他,他不知道见了放似乎该说什么?自己心里一直在敲鼓。
    方似虎之所以出来之后一直保持着高度的警惕,是因为他真像周金丰所想的一样,他一出来绝感觉到了前面的树后面有人,所以他一直没有理睬韩莎,他要弄清楚树后面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躲在哪里,难道这边活动一开始,就有人连校外都开始监视了吗?所以他叫快了脚步,出其不意得出现在了树后。
    同时大喊一声是在提醒韩莎,让她不要参合进来,但是他绝对没有料到这个人就是周金丰,这一周的时间一直让自己牵肠挂肚的小兄弟,居然回来了还躲在树后面,他在干什么?
    说实话,分了系之后,周金丰和方似虎虽然接触的机会少了,不像以前那么看上去很亲密,但是方似虎还是一直点击的周金丰,看着他一点一点的成长成为骨干,他开心他高兴因为他觉得周金丰在渐渐的长大。
    这个时候自己远远的关注着,让他自己适应环境,似乎别自己在身边让他感觉到要好得多,看着他和教官们关系也很融洽,方似虎心里曾经不止一次的暗暗地竖起大拇指,真是个好小子。
    可是他绝对没有想到就在自己稍稍的放松了一下心态的时候,周金丰居然出事了,被送往息烽集中营。
    他不知道息烽集中营里什么样子,但是特训班的人都知道说那里是个鬼都害怕的地方,但是却没有人进去过,大家只是猜测。应有人说进去的人都没有出来,可见那地方的不一般。方似虎暗暗为周金丰叫苦,可是他无能为力。
    他去找吉库希望能了解一些情况,可是吉库似乎这次也很谨慎,只是告诉他进集中营是改变不了的现实了,至于周金丰进去还能不能出来,他告诉方似虎那只有凭天由命了,因为在军统散步不利于军统的言论,是不会有什么好果子的。
    何况这次是霍言旺亲自出面。
    吉库叹了口气看着方似虎,右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似乎是在安慰,又不停地给他解释,直到方似虎很失望的走出他的房间。
    应该说这一个星期,方似虎过得很不好,总是牵肠挂肚的睡不着觉,他根本不知道周金丰没有去集中营,而是在一个环境相当不错的地方,和另一个男人享受着属于他们自己的欢乐,只不过是缺少了一点自由而已。
    韩莎大概是看出来了方似虎的心情不是太好,所以才找他出来走走,说是自己要买东西,有些害怕。
    自从那次政府招待晚宴之后,韩莎几乎有时间就想找方似虎说话,就连在一起上大课,他的眼神也瞄着方似虎,因为这里面有他们两个人的秘密。
 
  ☆、02 母狼的目光
 
现在的方似虎身边又多了一个美女,那就是韩莎。
    也许周金丰怨恨那个招待晚宴,是因为他被童新岩玩弄又抛弃,随后又发生了一连串的遭遇,让他从一个隐藏在暗处的小男生变成了现在这样被几个息烽主要人物纠缠的知名男人了。
    那个夜晚所有参加招待晚宴的学员几乎都被当成了一道菜,只是在他们的心里永远也不愿意说出来而已。
    本来嘛这些阳光英俊漂亮清纯的少男少女,他们一出现就给一直沉闷的息烽政府礼堂带来了新的气息,和这里土生土长的男女娃们相比较,他们具有一种独特的气质。
    让一直吃着土豆腐的官老爷官太太们眼前一亮,哇塞,一定不要错过。
    出现在这里的男人各个是猛男,他们恨不得吃下自己心仪的少女。可是这里的太太们也不示弱,他们是母狼,如此多的新口味男人,让他们眼珠子发蓝。
    别以为流氓这个词只是给男人们准备的,其实一样适用于女人,尤其是这些官太太们,她们员都是出身有权有势的名门,当初选择了自己的男人就是一个门面或者面首,当然不排除官老爷原来也是青春帅哥。
    随着年龄的增长,她们越来越明白生活的乐趣,自己的男人是什么样的人她们更清楚,说也罢骂也好男人改变不了花心的本色,既然如此,自己也别吃亏,反正都是快乐。
    不过女人就是比男人城府深,尤其这些官太太们,她们已经修炼成精。
    她们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些女孩子没几个是青春的,都是些随时可以和男人上床的狐狸精,这也难怪因为特训班里本事就是色狼多,要想在那里保持清纯简直是天方夜谭。
    这帮妖精们一边肆无忌惮的说笑着,一边寻找着自己的猎物,他们很清楚当他们的男人带着那些女特务离开的时候,就是他们下手的最好机会,现在还需要保持一下深沉和等待,尽管她们一个个的已经裤裆湿湿了,不过好饭不怕晚。
    这帮妖精们很清楚,男人偷嘴的时候,最不希望她们在身边,可是他们却不知道,他们偷嘴的时候,也给自己的夫人们留下了抹油的空间,这帮家伙真是相得益彰。
    县长太太姚晶早就相中了方似虎,看着他那雄壮的身体,心里包括身体一直痒得要命,尤其是看到方似虎那隆起的山丘,桃源洞的水流就一直在潺潺的流淌。
    不过他一直没有请方似虎跳舞,这是她老到的地方,这时候的她强压着一身的骚气,装的相当的雍容华贵,一身的淑女气息。
    她的眼神一直瞄着自己的丈夫卫禅公,看着他滚圆的身体缠在韩莎婀娜多姿的身段,心里想着“老骚货当年自己也和韩莎这样的迷人。还不是被你没黑没白的蹂躏的,现在土地松弛了,肌肤也光泽暗淡了,你现在也不像沾我边了,哼哼,更好,我还信你不赶劲了呢,老娘找童子,童子多好呀。”
    姚晶坐在一边一边端庄的喝着白兰地,一边暗暗的想着自己的如意算盘。
    渐渐的两步舞曲在昏暗的灯光下想起的时候,副县长的太太叶姬秘书长的夫人栾桃以及那八婆的王太太,都悄悄的靠在了姚晶的身边,姚晶知道自己和他们的老公已经开始在行动了,或者说就在这曲缠绵的乐曲演奏完之后,礼堂里竟不再有他们的影子了,因为他们已经摆着各自的狐狸精去点种小狐狸去了。
    姚晶很清楚,这样的招待晚会,最后怎么散的没有人关心,也许最后只剩下那些小公务员们还在尽情的展示舞姿,而那些头头脑脑都去床上一展身手了。
    姚晶向众姐妹使了一个眼色,嘴角露出一种胜利者的微笑,姐妹们都知道,该她们动手的时候到了,众多英俊的小伙子中自是少了那个文静的周金丰,其他的猎物还在。
    不过说实话,她们其实对周金丰并不感冒,因为她们本身就是女人,且不说排斥但总是觉得周金丰有些娘娘腔,抹起油来也不会爽,所以有没有他都无所谓了。
    当一曲长达十分钟的两步舞曲结束之后,礼堂里的灯光再次亮起来的时候,果然这些政府部门的头头脑脑们都不见了,就连霍言旺也勾当上了一个看上去相当清纯实质上是舞场高手的一个美妙少妇消失了。
    众太太们在灯光亮起的一霎那,一个个两眼冒着绿光的端着酒杯走向了各自的猎物,他们不像男人那么强势,他们都得对付这些没有多少阅历的大男孩,温情是最好的行动路线。
    她们更知道,这帮大男孩光有温情还是不够的,不能给他们任何的喘息时间,不要一个人单兵作战。所以当灯光一亮的时候,他们采取的是协同作战的方式,一大帮看上去雍容华贵端庄气质的女人,呼啦一下子围住了两三个小伙子。
    和蔼可掬的笑容备好掩盖了他们放荡的心态,频频的举杯说着一些赞赏的话语,一下子把这些小伙子们弄得五迷三道,不知不觉的上了圈套。
    当下一曲两步奏响的时候,她们已经拉着的猎物走下了舞池,不要以为她们想好好的跳去,她们要用昏暗的灯光掩饰她们的行动,她们旗袍上挂着的手帕可不是摆样子的,那里面都有着他们各自的门道。
    不要忘了这里是息烽,不要以为息烽只有男人才是最奸险的,要知道在息烽的雾气中,更多的是隐藏着一种女人的阴柔。
    方似虎的眼神一直在寻找这几个身影,一个是周金丰这是他走到哪里都不会往起牵挂的小弟弟,他看见周金丰和一个政府官员出去了,不过他们有多想,似乎意味这样在正常不过了。
    一个是韩莎自从有了舞台上的那种配合之后,自己心里不知道什么原因,总是想能够看到他,尤其是今天看见她被球一样的卫禅公拥抱着,自己心里感觉说不出的别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