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谍城雾影 作者:都护2015(下)

字体:[ ]

 
  ☆、01 司华斯的品位
 
司华斯并不是一个很讨厌的家伙,起码他知道自己喜欢的女人要去多多的关心,他这里的喜欢并不是要娶回家做老婆,而是他觉得应该享受一下异国的风味,就像佘影觉得他也是一个别样口味一样。
    不过他看中的并不是佘影,也不是韩莎,而是半老徐娘的蓝月静。这并不奇怪每个人喜欢的女人和他心里的那份情结有一定的关系,这里不作探讨。
    出于对外国教官的尊重,特训班特意为他们开了一个小食堂,司华斯和他得外国同行们都会在那里大吃特吃黄油面包和带着血丝的牛排。
    这是他们的习惯,就像他们对中国学院的教导方式一样,只考虑自己的习惯,不去在乎中国学院的感受,动不动就会骂一句“中国人都是笨猪。”这样的话从他们的口里说出来似乎很随意,他们就是这样认为的。
    女教官骂起人来还比较含蓄一点“你是故意捣乱,滚开。”他们这些教官就是这样面对中国学生的提问,一个两个人也许是态度问题,七八个教官都是这样的话,实在让人无法接受。
    算什么呀,洋鬼子有什么了不起,别忘了我们是大中国。看得起你问你一点问题,看不起你就当你不存在而已。不过既然你这样的态度,我们也得给你一点回应吧。别以为你们有什么了不起,照样可以不理你。
    罢课,当有一天二百多个学员同时不出现在课堂上的时候,美国教官在钱三强的办公室里咆哮,钱三强倒是不卑不亢,他很清楚这些外国教官对中国学员的态度。
    他告诉这些教官,如果只是中国学员的问题,他会处理,很严肃的处理。但是如果是双方的问题,他会把这些事情汇报给中美合作所东南办事处的美方副参谋长利乐贝中校,来商量双方的共同解决办法,他得眼神带着一种强硬。
    美国人也是人,也知道要有自己的饭碗,虽然他们牛气熏天,但是他们不想把事情闹大。于是乎双方坐下来,很好的沟通了一下。
    你也别说你的理,他也别说他得不是。既然你来这里了,就要完成双方共同的目的,在教学方法上双方都妥协一下,似乎没什么难点。
    要知道这只是第一批的试点,搞不好会影响双方的继续合作。经过了一上午的沟通,学生终于又回到了教室,教官那肮脏的词汇也就再不敢冠冕堂皇的放在教室里了。
    至于教学方式,还是没有变,其实大家也不是一定要他做出改变,每一种教学方式有每一种的好处,只是大家想不想适应的问题。都是精英骨干,就是不讲也能明白个差不多,讲不讲只是一种形式而已。
    你骂人,我就偏找你麻烦,出你洋相。你要是态度好,这些小的麻烦也就没有了。一个月的时间相互的摩擦,慢慢的也就相互的适应了。
    为什么说司华斯不是很讨厌,因为他并不像其他的教官那样大放厥词,只是偶尔的放肆一下。
    另外他不去妓院。
    那些美国教官,除了两个女教官以外,没有不上妓院的,更有甚者把妓女往回带,带进属于他们的私有天地,然后不管不顾的性爱,那狼嚎一般的喘息和呻吟们并不是夸大其词的嚎叫,你要是路过他们宿舍你会觉得那女人一定是难产或者大流血了,不然不会那样的凄惨。
    当然这样的事情也不是常有发生,毕竟他们进入特训班的校区还是要经过严格的检查的。
    可是只能检查他们的人,不能检查他们撤离的后备箱,很多的歌女就是这样被带到他们在特训班一角比较独立的房间里。那个地方很僻静,在教学楼的后面,原来是一个器械库,现在腾出了几个房间给这帮教官居住。
    平时很少有学生从那里走过,所以这种影响面并不算大。但是教官们就不同了,蓝月静每次都能在最快的速度内捕捉到这种声音,尤其是女人的声音,那种歇斯底里让她感觉到是怎样的一种渴望。
    她是女人知道只有在那种登峰造极的欢乐中,女人才能那样的忘乎所以。他们是阅人无数的歌女尚且要如此的狼狈,可见这帮白种人的能力可能确实不一般,或者说是超强。
    霍言旺这段时间近水楼台先得月,他已经很快的和相当开放的女教官艾丽莎搞到了一起,霍言旺是对漂亮的女人绝对不会放过的主,他怎么可能甘居他人之后,自己占了便宜,也就不再对外国教官们的过火行为多加指责。
    只要是能过得去哨兵的关卡,一切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哪个男人没有七情六欲,老外怎么了,老外也是人,是人就要干那事,这是说一不二的法则,只不过他们更喜欢肆无忌惮而已。
    就像艾丽莎,出入他得办公室从来不穿短裤,也许她天生就是有这样的习惯吧。
    她的凄凄芳草总是修正的很有型,看上去是那样的勾人魂魄。一向是不和女人纠缠不清的霍言旺,也对艾丽莎大大方方的勾引毫无办法。
    慢慢的他觉得不是自己占了便宜,而是艾丽莎需要他的填充,不光是需要他自己,也许还有别人,他看见过艾丽莎从费力奇的办公室里走出来的姿势也和在自己办公室里享受完了的一样,扭晃的很厉害。
    其实他不知道,艾丽莎是个狐狸精,她需要的时候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男人,在她的房间里,在她的后窗户外面不大的草坪上,她用自己那无耻的大方,勾引了无数个并不深谙此道的军统年轻人。
    这应该算是她的一份课外辅导,免费得课外辅导,好在她还知道清洁,每一次的做爱都要带上小雨伞,当然和霍言旺在一起的时候除外。
    蓝月静和艾丽莎都是女人,两个人也就自然在一起有了更多的接触,艾丽莎和另一个女教官特芬娜不同,应该说是特芬娜很少理会两个人,特芬娜不是个美女,长得也很平常,所以她不妖娆也不知道勾引男人。
    当然她并不是不懂此道。她不勾引男人是指她不勾引中国男人,她脑海里的白马王子应该也是同样的白种人吧。就是这种还算中规中矩的女人,才会把艾丽莎的疯狂彰显得更加的明显。
    那一天艾丽莎心情很好的带着蓝月静去外国教官的小食堂吃早餐,其实他们去的比较晚,里面几乎已经没有人了,只有司华斯坐在中间的座位上,端着一杯牛奶,边喝边想着事情。
    还有就是角落里特芬娜在慢条斯理地抹着黄油,她的眼神一直火辣辣的看着司华斯。可是却换不来司华斯的一点柔情注视。
    司华斯并不是什么柳下惠,他也知道特芬娜更不是贞洁烈女,战争状态下的男人女人情爱是解脱压力的最好方式。
    不论何时何地只要有机会每个人都不会放过,看上去风骚的女人如此,看上去端庄的女人也不例外。没有人知道下一个时间下一个地点,自己还会不会在这个尘世中,及时行乐是那个时候每个人心里的一红思想,并不是内心一定有多么的龌龊。
    战争时期人们最容易一见钟情,那是一种相互渴望得到安慰的一种最简洁的表达。泛滥的情怀并不会泛滥到连自己不喜欢的人都要睡在一张床上,而是一旦看见自己喜欢的人,就会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感。
    特芬娜是如此,司华斯也是如此,不同的是,特芬娜看上了司华斯,这个和其他男人一样上过自己的床,又不和自己相互缠绵诉衷肠的男人。想多与其他的男人来讲司华斯还算干净,起码他不会和歌女乱搞。
    他属于那种可以托付自己的男人,但是她也清楚司华斯不会蠢到和自己以及艾丽莎结婚的地步,自己和艾丽莎其实都不干净,只不过自己比她矜持,不像她那么的肆意胡为,不过她却心里更清楚,其实五十步笑百步没有任何的意义。
    但是自己就是喜欢司华斯,就像今天这样默默的坐在角落里看他也是一种不错的享受,她觉得注视自己喜欢的人,丝毫不比把他搂在怀里的那种感觉差,甚至要强于那种感觉。有的时候她都会骂自己犯贱,这叫什么事情呀,可是自己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那种情愫和感觉,莫名其妙的就这样的看着看着忘乎所以了。
    而当蓝月静走进这个餐厅的一瞬间,司华斯的眼神就完全被她吸引过去了,说实话他还没有这么近距离的和蓝月静打过照面,不过自己早就注意她了,那个扭动着丰腴的身躯总是和钱三强一起走路的女人。
    看上去已经不再风华正茂,但是绝对风韵犹存,这正是他心里渴望的那种女性。她的身体成熟的像是秋季里的桃子,软软的一碰就会有蜜汁流出来的那种感觉,她的眼神里没有这样那样的梦想,有的都是一种满是风霜后的平淡,看上去就让人心动的感觉。
    蓝月静的相貌一般,但是她的身体绝对够丰满,丰满的曲线让司华斯忘记了自己端着的牛奶还没有到了嘴边,就往下倒了下去,缓缓地却没有流进自己的嘴里。
    而是一点一点的阴湿了他劈开的下身的军裤,奇怪的是自己一点都没有感觉。“密斯斯,牛奶很难喝嘛?还是我长得太漂亮了,让你失去了魂魄。”
    艾丽莎看见了司华斯的摸样,笑吟吟的走了过来,一边开着玩笑一边很大方的捋了一下裙摆,蓝月静看见她没传内裤,不觉得脸上有些发热。我的天!自己就够那个了,也没有到了不穿内裤这种状况,看来外国女人真是不一般。
    “哦,是的,牛奶有些腥。”司华斯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失态,急忙做着掩饰。
    “可以和你一起就餐吗?”艾丽莎自然知道司华斯不是为她走神,所以她要更加显得爽快大方起来。
    “当然可以,有美女作伴,秀色可餐。”司华斯用别扭的中文说着,似乎是在说给蓝月静听,因为一开始的对话两个人说的是英文。
    司华斯站起身来不失礼貌,可是蓝月静却看到了一个蜿蜒的山丘被牛奶浸泡过后的清晰轮廓,此刻是那样的伟岸狰狞,这是怎样一种伟岸,足以让自己这个阅人无数的女子倾倒。
    那段饭蓝月静吃的也是心不在焉,她的心理一直想着那蜿蜒狰狞的巨蟒,身体的泄孔处总是有缠绵的水流在轻轻的流淌,让她不能自制。
    三个人一边吃着一边对视着,不时的说一两句笑话。他们没有注意到特芬娜已经扭身离开了,她离开的时候很不情愿,却又不屑一顾。
    那种感觉像是自己受到了极大地伤害一样,可是没有人注意到她,她被完全的忽视了。
    “两位女士,我没有课,到我房间喝杯咖啡吧,正宗的巴西咖啡,怎么样?”司华斯确实没有课,也是很真诚的发出邀请。蓝月静犹豫了一下,她不想随便去外国人的房间,一个人去那里可能发生什么她可以想象。
    不过好在还有艾丽莎在,如果她要去的话,自己还是可以考虑的,起码有个伴别人不会说什么。
    真是既想当婊子还想立牌坊的主。不过固有的矜持还是对的,起码显得自己还是有价钱的,起码值一杯正宗的巴西咖啡不是。蓝月静用眼神看着艾丽莎,没有说话。似乎在等她的反应。
    “好呀,好久没有喝到正宗的巴西咖啡了,那就不客气了。”艾丽莎显得很兴奋,她的眼神很诡异的看了一眼司华斯,然后很高兴的表示出自己对正宗巴西咖啡的向往。
    于是她大大方方的挽着蓝月静的手臂,跟在司华斯身后,做出小食堂直奔外教的住处。办公室的楼上一双冒着绿光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蓝月静,直到看见她走了进去,看不见身影,才狠狠地骂一句“婊子,不要脸的女人。”
    正宗巴西咖啡是很好喝,喝了几杯之后,蓝月静才发现艾丽莎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司华斯的房间,而自己已经半个身子靠在了司华斯的肩膀上。
    那个上午,她不仅喝了很多杯正宗的巴西咖啡,还灌了一肚子正宗的美国琼浆。
    她这才知道正宗的拉斯维加斯水牛,原来如此的强悍,几乎要撑破了她的圈地,几乎要戳穿额她的巢穴,更主要的是拿无休止的耕耘,让无穷无尽的西伯利亚热流,渗透了自己的全部土壤。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