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如何除掉变态+番外 作者:绊_一个字太短

字体:[ ]

 
书名:如何除掉变态
作者:绊_一个字太短
 
文案
林奈是一个温柔又坚强的人。
他相信善恶终有报,恨极了李无,却不肯做犯法的事来报复;
他坚持给李无定罪,因为他觉得这是合理合法的解决办法;
他远走他乡,努力摆脱李无留给他的阴影,心底对生活充满了希望;
他最终【剧透消音】
 
变态是一个偏执的人。
好不容易找到了喜欢的人(或东西),一个没忍住,给玩坏了;
自以为爱能消融一切仇恨,但他的爱,更像的是脑补过多和占有欲旺盛;
认定此生只爱林奈一人,不想让他再哭泣,但却没意识到,自己每一次靠近,都是在揭那道疤;
后来淡出林奈视线,身怀爱意而不发,却【消音】
 
变态的爱,林奈不想要。没谁规定给你的爱就必须收着。
 
 
【排雷!!!】为了防止世界被破坏,为了维护世界的和平,贯彻爱与真实的邪恶,先排雷。
1. 某种层面上来说是BE;
2. 虽然是社会向,但是前期会给特定人群带来心理上与生理上的不适,所以自己决定要不要往下拉。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奈,变态 ┃ 配角:易江川,岳婷,林悦 ┃ 其它:
 
  ☆、起
 
  林奈在街上走着走着,就被一个变态看上了。
  变态偷偷摸摸跟着他,走到了林奈租住的筒子楼下。林奈尚不自知,就把大本营暴露了,于是变态三天两头往这跑,拿小本本记录林奈的起居。
  观察了一个月,变态忍无可忍,选了一个雷电交加,狂风骤雨的夜晚,趁着林奈泡完澡晕乎乎的时候,把人给办了。
  林奈挣扎无果,眼上系了布条也看不见犯人,索性躺平了默默流泪。变态自知理亏,动作也越发温柔。
  但是□□就是□□,奸完了还是得溜。溜之前变态处理了伤处和证据,留了一沓钱,拿刀抵着林奈脖子嘱咐他好好养伤。
  林奈本来想学电视剧里把钱砸在他头上,但是疼得厉害,就把钱收到床头柜里睡下了。
  第二天睡到日上三竿,依旧腰酸背痛。林奈龇牙咧嘴地平摊着,想想还是得报警。电话打过去,对方备了案,问验DNA的东西没有了,还有别的证据没。
  林奈想了想,说,家里说不定有□□犯留下的指纹,还有他留下的钱。
  电话那头顿了一下,又说了几句安慰的话,匆匆收了线。
  人生就是这样,即算遭此横祸,白天还是得打卡上班。
  变态知道林奈周末休息,特意挑了周五上门,好让他备受摧残的身躯得以休养。
  周一一大早,变态抓着俩包子,躲在报刊亭边上等人。看着林奈步履艰难地出了巷口,最后一口包子还在嘴里。变态嚼着包子幻想自己正嚼着恋人的血肉,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好不激动。
  林奈一般搭地铁上班,虽然变态留了一笔钱,足够他豪气冲天地搭计程车,但那钱说不定还得作为证据,他没敢动。
  于是,林奈忍着痛随着人流挤进地铁站,变态则亦步亦趋地跟着,时不时趁乱蹭蹭林奈的头发,脸上都快绷不住了。
  林奈好不容易挪到公司,部门主管又借着视察的名义关心下属私人问题,介绍相亲对象。而小林同志恰巧处于个人自卑感最高点,对blind date这种事提不起兴趣。主管好说歹说,才说动他参加这次的triple blind date,让他不要有压力,年轻人聚一聚,事情不成就当吃顿饭。
  林奈微笑着应付主管,心思又转回了那个恐怖的雷雨天。想着将来深入发展,到了互诉衷肠的地步,姑娘会不会因为这事嫌弃他。
  这么一想越发觉得自己命苦。若是抓到了□□犯,一定得把他告到化学阉割。
  林奈一边忙着业务,一边勤打电话询问案件进度。可是他住的小区人流量大,找一个面目都不知道的人如同大海捞针,加上当晚气候恶劣,监控设备太过落后,形同虚设,负责他这个案子的警员一时也无甚办法。
  这边厢林奈一日三餐诅咒□□犯出门摔断腿,那边的变态已经开始准备实施第二次亲密接触了。
  还是一个下雨天,还是洗白白的羔羊,还是熟悉的捆绑和刀尖。不同的是,这次□□犯完事后没乖乖退场,而是搂着林奈说话。
  □□犯絮絮叨叨地说着自己的爱慕之情,从“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到“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再到“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时间人物地点事情以及心路历程,清清楚楚。
  变态心想,好一个痴情种子。
  林奈心想,好一个变态。
  嗯,□□犯在他心中的地位上升到了变态,两人首次达成共识。
  事情到了这步,变态的心思也渐渐显露出来。变态深受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洗脑,想用胡萝卜加大棒的方法,慢慢把林奈转变为他的恋人。
  变态幻想着林奈婉转承欢的模样,以及胡萝卜和大棒,愈加兴奋,又按着人驰骋了一番。事后情意绵绵,温言细语,而林奈一心想死,按下不表。
  林奈连着两周受此重创,身心俱疲,但是这个周末还是强撑着出了门,因为主管安排的相亲大会就订在周六。
  主管在一开始露了面,坐了一会儿就遁了。这群年龄相当,平时在公司里擦肩而过的职场新人一开始还端着,菜一上桌就以箸击节,边吃边说,场面热闹。林奈在出事前也是个活泼的性子,受气氛感染,暂时放下了担子。
  他在这边柔柔地笑着,尾随而来的变态在盆栽后边嚼着店里的招牌菜红烧牛腩,幻想自己在嚼着林奈的血肉,不过这次不带浓情蜜意,只觉深受背叛,恨不得生啖其肉。
  在变态眼中,林奈是他预定下的人,和别人说说笑笑什么意思?!
  嘿,手都摸到人家背上去了!
  林奈身边的女生被辣椒呛到了,他正帮她拍背,手突然被攥住了。回头一看,是个高大的陌生男人,端正的脸上是掩盖不住的怒意。
  大家都瞪着突然出现的陌生人,而人家紧紧盯着小林同志,热闹的席面一下子安静下来。只见对方脸上闪过心痛、愤怒和决绝一系列表情,最后一使劲把林奈拖出了卡座,走到了外面。
  剩下的五人面面相觑,隔着玻璃脑补两人对话。
  男A:“林奈好像有点不高兴。”
  男B:“废话。我觉得小林是欠人钱了。”
  女C:“我觉得不像……怎么说呢,我觉得大个子那个眼神……”
  众人倒抽一口气,因为大个子突然圈住林奈,吻了下来。
  女D:“喂喂……我没看错吧……”
  男A:“没有……难不成,这俩……是一对?”
  女C:“啊啊啊啊啊我好激动!”
  男A:“啊,林奈抽了他一巴掌。”
  男B吹了一声口哨,“大街上就亲上了……不过,弯的还出来相亲,不厚道啊。”
  女D:“你怎么知道他是弯的,说不定是这男的在欺负他呢。”
  女C:“呀流氓攻和别扭受wwwwww”
  女E:“我们……出去帮帮林奈吧,那人要把他拖走了……”
  于是两个男生打头,后面缀着三个女生,追上了大个子。
  林奈两股战战,知道拽他的就是变态□□犯,但不好当街喊出来,向来人露出哀求的眼神,“快,打110”。
  变态权衡形势,意识到自己太过冲动,松开林奈就想溜,林奈不敢拦他,眼睁睁看着犯人拐进巷子不见了。
  众人想问又不敢问,林奈无暇应付,只说是亲戚的无良债主,就跑去找经理拷监控视频。等到他拿着新证据跑完警局,才发觉这解释漏洞百出,压根堵不住群众的脑洞。
  于是新一周上班的时候,同事看他的眼神都变得暧昧起来。那天在场的女同事E私下里给他发了几张图片,说是女C照的,被男同事B要来后转来转去,卷起千堆雪。
  林奈点开一看,鼻子都要气歪了。照片里他和变态拉拉扯扯,对方挨了巴掌,还几次凑上来想抱他,看起来好不亲密。
  他默默忍受着同事的视奸和主管的挑刺,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抬腿就往警局跑。
  因为变态结账时刷的卡,警员很快锁定了对象,可是单凭林奈的指证,还是不能逮捕嫌犯。
  林奈来的勤,一来二去和小警察熟了,“讲重点!”
  “顶多就着当街骚扰这事,按违反治安管理处罚,关他几天,”对方放低声音,“那事……还得拿到确凿证据。” 
  林奈咬牙,“有了证据呢?”
  小伙子眉头紧皱,“故意伤害罪,轻伤,至多三年。你得做好心理准备。”
  林奈知道这条路难。
  不过,除了小警员和女生E,没人帮他。只能咬咬牙,度过这一关。
  首先,他照常上下班,无视闲言碎语;
  其后,他托E帮他买防盗报警器,再和警员通了气,装在自家门口;
  最后,他每晚安静地等在家里,守株待兔。
  仍然是一个下着瓢泼大雨的漆黑夜晚。变态把湿淋淋的黑伞搁在楼梯间,掏出小钩子撬开了筒子楼老旧的门锁。
  悄无声息地和上门,变态意外地发现浴室里没有传出水声。房间里黑漆漆的。 
  变态寻了一阵,发现恋人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紧闭的双眸下浮着黑眼圈,显是累极。变态怔怔地抚摸着林奈的睡颜,心里的缱绻令他眼底发酸。
  林奈安静地装睡,心里却急得跳脚。最后心一横,装作翻身,压着袖子把领口扯到肩膀。
  果然,变态呼吸一滞,温柔地吻上那块□□的肌肤,手上动作不停,解开林奈的睡衣。 
  等到警员破门而入的时候,变态正按着突然暴起的林奈,头脸上挨了好几下。 
  警员一边喝住变态,一边打电话叫增援。
  变态被反手拷着,蹲靠在墙上,时不时抬起头来看林奈。对方无视他,捡起套子穿好衣服,坐在床沿上,看着渐渐收小的雨。 
  等到变态被押走,林奈到警局验完伤,雨已经停了。被警员送回来的林奈,踩着落在楼梯间的那把伞,头也不抬地说了声谢谢。 
  小警察知道他不想多说,让他过几天再去趟警局,安慰他都快结束了,就匆匆走了。 
  林奈拖着疲惫的身躯,草草收拾了一片狼藉,和衣睡了。 
  然而事情没有结束,没有。 
  不知道是谁传言市场部的小林和同居男友上演全武行,最后两人去局子里走了一趟。又有好事群众托人打听,再传回来暧昧不明的罪名,兜兜转转,传到当事人这里的,已是不堪入耳。 
  变态那边也不消停。虽然本人沉默以对,一切由律师来说话,可是从警员透出来的蛛丝马迹,这也不是个好相与的角色。 
  “对方现在揪着你拿了钱这点说事,打算捏造你俩的同居关系,然后被抓那天是你给他设的套,想给他点教训。”警员捏着快散了的烟,眉头皱的死紧。 
  林奈也迫切地想捏点什么,指关节泛出青白,“但他就是个变态跟踪狂!我和他什么关系也没有。” 
  一旁的E沉默着,递给林奈一支烟。她知道公司里已经传得不像话,但是她不敢把事实说出来。和同居关系比起来,真相更耸人听闻,对林奈没有好处。
  受害者落到这种局面,究竟是为什么呢?E觉得,是变态的错,是舆论的错,但唯独不该是林奈的错。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