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个处男的故事 作者:陌路q

字体:[ ]

 
书名:一个处男的故事
作者:陌路q
书连2014-11-19完结
 
内容简介:
刻意去找的东西,往往是找不到的,天下万物的来和去都有它的时间和地点。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
 
 
  ☆、前序
 
年少时我们因谁因爱或是只因寂寞而同场起舞,沧桑后我们何因何故寂寞如初却宁愿形同陌路。 
  -----------------------徐志摩 
  我是处男。其实说出这句话真是不好意思,你想啊,咱一大老爷们还到处嚷嚷:我是处男!多丢人。如果咱是一女的,还能炫耀一下:“看看咱多纯啊!”可惜咱是男的,我当然不是感叹自己的性别,我叹气的是处男这件事。哎,处男就处男吧,谁没做过处男,于是我就心安理得的继续自己的生活。
 
  ☆、第一章
 
  
    我从车站拖着硕大的行李箱出来,踮起脚尖四处寻找学校的校车。车站外各个大学接新生的车很多,一辆一辆找过去,终于看见一辆车下立着牌子:XX大学,我将行李箱拖上车一屁股坐了下了。天气热的出奇,浑身是汗,车内像蒸笼似的,每个人都大口的喘着气。热气腾腾中等了很久车都不开,而我渐渐有些尿急。等的我的膀胱都快炸了,想去厕所可司机说车马上就走,又没敢去。终于校车像蜗牛似的驶出广场,我咬着牙忍啊。车一路颠簸竟然走了一个多小时!我的心跟着膀胱一起痛。终于到校了,车还没停稳我就扔下行李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一栋公寓里的厕所就开始嘘嘘,好爽!世界上最爽的事情莫过于此刻的“一泻千里”了!等出来抬头才看见门口挂着一张亮白的牌子,上书八个黝黑大字:女生宿舍,男生止步!我瞬间石化在门口,额头上的汗哗哗流下来,来往的女生都盯着我看,那眼神中分明写着“鄙视色狼”。我恨不得自己立刻钻进地上的裂缝里消失。我低着头小跑到车前拖起行李箱跟着人海往报到处走,脸红啊!还好天气热,别人也看不出来。我假装一边扇着风一边嘟囔:这天真他妈的热!
  在我的幻想里,我本来应该是穿着纯白色的T恤,淡蓝色水洗牛仔裤,背着一个斜挎包,在上午和煦的阳光里,站在雄伟的校门口,很潇洒地对着头顶的四个大字打招呼:嘿!XX大学我来了!而此刻我的白色T恤被挤得皱皱巴巴,裤子的膝盖上蹭了大片的油渍,阳光不客气地晒的我满脸油光。这就是理想和现实的差距啊!
  因为我的学费打在了银行卡里,学校自动扣了,所以我没用去排人龙似的长队。直接领了单据去住宿处办理入住手续。门口的老师笑眯眯地给我办了出入卡,给我一把三楼的钥匙,嗯,不错,三楼挺好。我推门进去,看见床上躺两帅哥,当然是躺在两张床上。我顿时兴奋地咽了一下口水:“你们好,我是单德鹏,呵呵。”
  “你好,刚来?”其中一个微胖的帅哥问我。
  “是啊,这天真热!”
  “是够热的。”
  我开始收拾东西,顺便打量这帅哥。这家伙也是的,我自报家门了他也不告我叫什么。我不死心地问:“同学你叫什么名字?”话刚出口,那两人笑的跟大虾似的弓着腰。另一个帅哥说:“我叫唐林,他是我爸!”我再次石化,今天真是丢人,都能去买彩票了!我尴尬地笑了笑。不过唐林老爸还是蛮帅的,一点也看不出来年龄。尤其是笑的时候,脸上竟然有酒窝,而且短发显得特别精神。这个唐林比起他老爸来就差一点,身体微瘦,留着半长的头发,不过也算个小帅吧。
  我收拾完东西去领床单被褥,回来时父子俩已经出去了。还好不在,不然还真不好意思呢。我想起刚才的事情,叹了口气。正铺床时,进来俩人。这回我仔细看了看:不是父子,再仔细看:不像兄弟。是同学吧,这哥俩感情真好,还考在一起了,呵呵,不会也是同志吧。
  我YY着脱口就来了句:“你俩一起睡?”说完就觉得问的不对,马上改口:“我意思是你俩一个宿舍?”
  其中一个皮肤微黑的笑着说:“你不也是这个宿舍吗?”
  “… …”
  真想挖空自己的脑子,没事老爱短路。算了算了,我继续铺床。
  另一个说:“我们刚在楼下办理入住手续时认识,我叫李康。”
  黑脸膛的家伙晃晃手里的钥匙:“刘斌”。
  晚上的时候大家都到齐了,唐林和他老爸去外面住,宿舍不让家长留宿。我们五个人都静静地躺在床上没人说话。那个叫刘斌的黑皮早就打起了呼噜,露出半截肚皮,可惜不是我理想中的帅哥。李康细胳膊细腿,正玩手机。其实我看着床另一边的孩子挺好看,很想和他搭话,可这一天的遭遇让我不敢开口,谁知道脑袋一热口水一流又会说出什么丢人话来,干脆闭嘴好了。我数着屋顶的裂缝,等着熄灯,却渐渐睡着了。
  刚开学没事干,学校安排了一周时间让新生适应学校的环境、体检和开新生大会等。班主任是个胖胖的年轻女老师,笑起来很好看,她来我们宿舍认识大伙。老师刚出门,江一明就笑嘻嘻地把脸凑过来:“老师很漂亮嘛。”
  我瞪了他一眼,开学第一天晚上还看丫的帅帅的样子,想跟他搭话,没想到这家伙也是一色狼。唐林也兴奋地说:“是啊,没想到大学的老师这么和蔼。”
  李康接话:“拜托,人家老师这么年轻,思想觉悟肯定比中学的老师高嘛。”
  吴宝眯着眼:“老师好性感。”
  我看着这帮意淫贼,心拔凉拔凉:完了,我的大学生活,本来想着把第一次献给我的大学呢,看来无望了。就连好看的江一明都对漂亮的班主任满眼放淫光,我的处男生涯啊,何时是头!
  我没继续参加他们的讨论,爬上床午睡。
  下午安排体检,本以为是按班级排的时间表,没想到是按学院安排的。我们在宿舍楼下的小广场集合,排着队去校医院。放眼望去人山人海,挤得校医院的小二楼水泄不通。我好不容易领到体检单,顺着人群去二楼测试心肺、身高和体重什么的,虽然热,但心里却仍然乐着:嘿嘿,要体检啊,那就是能看到很多很多肉了!我兴奋着,顺便用前胸挤着前面的兄弟的后背,这兄弟奇怪地回头看我一眼,我也假装回头看身后的人群,示意他不是我占他便宜,是后面的人拥挤。大热的天,楼道里又挤满了人,各种汗味直冲鼻子。我仰着头看室内的情况,竟然没人脱衣服,只是撩起衣服,护士测心跳。量血压就更不用脱衣服了。再看看右边,测体重也是直接测。我失望地叹口气,转头看见抽血的屋子人比较少,就往那边挤,好不容易到了眼科门口,再往前就是验血处了,人群挡在楼道里过不去。排眼科的同学以为我插队,叫着嚷嚷:排队!排队!没理丫的,继续挤。前面那些人也真是的,你排眼科干嘛排在了验血处门口啊。
  我正想着怎么过去呢,背后有人很粗鲁地推了我一把:“你到底走不走?挡在这里!”我听着就生气,回头一看,我擦,如果说看到帅哥心跳加速100,那么此时我的心跳瞬间归零,这张脸初看恶心,再看就真想直接把丫的塞回去重造。我忍着翻滚的胃,对他摆了一个请的手势。丫的一愣只好往前走,我跟在后面,不错不错,小李子,给朕开路!
  护士妹妹温柔地从我的胳膊上抽走一大管血,我心疼地看着:那是多少条鸡腿养出来的血啊!
  刘斌看看我的表情:“晕血?”
  “没有,心疼我的血呢。”
  这家伙右手拿着棉签按着左胳膊的针眼,笑的跟抽风似的,然后一不小心棉签就掉地上了。他很爷们儿地甩甩胳膊下楼了。
  被人群挤来挤去,终于把所有项目都弄完了,下楼去交表时,看见刘斌可怜兮兮地挨护士批:“你说你,让你拿棉签摁五分钟不听,血多啊?”我过去看,护士正给他擦什么东西,胳膊上留着好几道血印子。这家伙冲我凄惨地笑了笑,我竟有些愣神:貌似…比前几天帅了点。
  以后的几天连续开新生大会、班会和学院组织的新生入学典礼什么的。忙忙碌碌的高三生活过后,竟然不适应这种清闲,每天也不用上课,就是听听领导语重心长的教诲。也不用5点就起床,可以一直睡到太阳从窗户照进来,舒服。
  开学第一周,我就深深地爱上了我的大学生活。
 
  ☆、第二章
 
  年轻人在一起很快就熟悉了,刚来宿舍时大家都特腼腆,现在宿舍里每天热闹的不得了。大家一一报出出生年月,非要排出大小。听他们说完我就开始流汗,我竟然最大!江一明不停问我:“你多大?说说看啊?”
  我不想当老大,老大可是要负责的,比如窗台上那六个暖水瓶,再比如门后的垃圾桶。我支吾着岔开话题:“我也是九月份生日啊,真巧,咱宿舍有好几个人都是九月份吧?”这么一说大家才发现我们有四个人是同月份出生。
  “是啊是啊,真巧!”
  “哎?就是啊,我才发现,嘿嘿。”
  “九月份就当咱的生月吧!”
  “什么‘生月’?”
  “就是生日月,我的新名词。”
  “你名堂怪多的。”
  大家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最后一致决定这周六去庆祝,也是宿舍里的第一次聚餐。
  我们学校有禁酒令,说起来就令人气愤,都大学了还禁什么酒嘛,而且开学第一次的班会老师就告诉我们:不准喝酒,啤酒也不行!这是学校的硬性规定!
  星期六我们商量了很久,决定去学校后面的聚贤楼,其一那里在学校的后门,不会那么不走运刚好遇见校领导;其二餐馆里有小包间,刚好够我们六个人坐一桌。晚上五点半,大家准时结对去HAPPY。我们兴奋地要了大箱啤酒,如果说光明正大的喝酒,可能还没什么感觉,现在偷偷摸摸的,反而更加兴奋,我想偷情大概也是这种感觉。
  这帮家伙,简直就是酒神!尤其是那个黑皮刘斌和吴宝,刚开始还一杯一杯地干,后来干脆拿瓶来吹,看的我目瞪口呆。李康干不过他俩,转头眯着眼看我笑,顿时我感觉后背凉飕飕地冒冷汗,就像刚看完恐怖片一样。
  “怎么不喝?是不是没人陪你啊?”
  “我不一直在喝嘛。”
  “那为什么你面前的酒瓶没见换过?”
  “靠!酒瓶不都长的一样,还能变成暖壶不成?”
  “丫的别贫,跟我干了这杯。”
  “你找江一明,他没喝。”
  江一明摆着手说:“我胃不行,刺激的东西不能进胃。”刘斌正和吴宝斗酒,听到这话接茬道:“胃不好就少喝点,不然难受。”真想抽丫的!
  “你找唐林嘛!”
  唐林笑嘻嘻地看着我:“我等着陪你呢!”
  我擦!这是帮什么人呐。赤裸裸的威胁下,我端起酒杯和李康碰了一下一饮而尽。虽说是啤酒,但喝在肚子里还是热乎乎的,有点发烫。没几杯我的脸就开始红了,皮肤感觉麻麻的。不一会唐林这家伙也凑上来,满脸淫荡:“兄弟,该我陪你喝了。”我擦,欺负人呐!我跟你们拼了!我和丫的拼起酒来,可惜胃不给力,两瓶酒后,我扔下酒杯直奔卫生间,一下就给吐了。
  后来我稀里糊涂的躺在谁身上:“嗯,味道…味道很好闻,呵呵… …”
  折腾到晚上十点半,我们搀扶着走出聚贤楼,出门吹了吹风,我感觉清醒了很多。学校的后门已经锁了,如果绕前门那得走很长的路,于是我们决定翻墙回去。没想到倒霉的事情发生了。如果是崴脚之类的话,那倒是小事,现实是我们被保安给抓了!我们刚翻过墙正庆幸没人看见呢,忽然从远处晃过来一束光。李斌一拍脑门:“我操,我给忘了,后门有摄像头!”丫的不早说,现在很明显不能返回去了,就算我们现在逃走,明天照样能被查出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