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刘所长与周老板的真情故事 作者:61居士+刘所长(上)

字体:[ ]

书名:刘所长与周老板的真情故事
作者:61居士+刘所长
 
 
内容简介:
    “你喜欢我什么?”我问。
    “我喜欢你够坏,坏得够彻底,像个男人。”
    听完,我露出长长的,无耻的笑。
    今晚,我们两人在周岩家做饭。这是我们一直想做的事情,过平淡的家庭生活。我们从超市买了很多菜回来。两人吃,却做了五菜一汤。我厨艺毫不入流,我从小到大,没几何进厨房。周岩做的食物仅仅能吃,吃不香,吃不贪。
    有时,我怀疑我们不是来做饭的,而是来调情的。我们在厨房里,像小孩子玩了起来。要是谁做好一件事情,趁另外一个人上肢忙碌中,对他上摸摸,下掏掏,不把那玩意摸硬不罢休。这是个温馨的夜晚,虽然没有醉人的夜色,没有蜡烛香槟,没有玫瑰花。但我们会永远记住这晚。
 
关键字:商场 官场 中年 熊熊
  ☆、NO1 最初印象
 
NO1
    我叫刘毅,很通俗的名字。30岁之前,认识我的人叫我小刘。当我步入而立之年,捞得一个芝麻官,他们转口叫我刘所。我毕业于暨南大学,行政管理专业,东莞本土人士。
    认识周岩,那年我32岁,他37岁,我们都是70后的人。那时我们都已婚,各自有小孩。我的是boy,他的是girl。很巧,我们的孩子是同一年出生。
    第一次见周岩,他并未引起我注意。这个皮肤白皙,但矮矮胖胖,一副色迷迷表情的中年!一看他,觉得他是烂醉在饭桌上的生意人。
    周岩工厂拖欠工人三个月工资,工人不满闹罢工,整天有人到我们单位投诉。我们发过警告涵,要求尽快处理问题。一个星期过去,问题还是没解决,我不得不亲自走一趟。那时是2007年,我刚调到本镇工业最兴旺发达的东区,负责这区域劳动事务。这也是我第一次走进周岩的厂,那时他厂规模不大,七八十人的用工。
    我们穿了制服过去,周岩很识趣,请我们进招待室招待。我们前来的目的,他自然明了。周岩的厂是生产手机外壳等配件,主要供应到深圳去。合作的都是山寨手机厂,这意味着风险高很多,因为山寨厂实力有限,说倒闭就倒闭。周岩工厂发不出工资,皆因一宗大买卖,对方迟迟未付款。
    第一次见周岩,他满脑烦恼,工人罢工,生产线断了,天天有人闹事,行政部门像只母老虎整天唬人。
    这样的故事我们听多了,不能尽信。然而有责在身,不能视而不见,不过我们拿工厂没办法的,我们要做的就是留意老板会不会夹带私逃。
    交流只为工作,我们谈不上交情。对方没留我们吃饭,我们看到周岩实在困难,又无能为力,只好拍拍屁股走人。
    之后的每一天,我都让下属到周岩的厂走一趟,留意工厂最新情况。大概到了第五天,周岩的命运逆转。他终于追回那笔货款,他有钱给给工人发工资,而且一分不欠地发。工人罢工闹事瞬即停息。我们行政部门,自然跟着销声匿迹。
    周岩工厂的待遇也不差,此事之后为了留住工人,他又调高基本工资。工人因此都留下来继续工作。事情终喜剧收场,雨过天晴。
    不料,之前的事不过是个开头。周岩倒霉透了,也没过几天,他厂又出事。有个工人心肌血管堵塞,夜间死在宿舍里。死者是本地人,家属认为是工伤,向周老板索要赔偿。周岩据理力争,认为死亡跟他工厂无关,只愿意赔抚恤费。东莞本地人排外思想浓重,死者的家属就到处找关系,“托人办事”,非要按工伤死亡来赔偿。结果,周岩被欺负到头上来。某些单位的人,对周岩进行威胁。
    事情闹大了,司法介入。周岩向我们劳动管理所求助,要求事情按程序走。为此,周岩频频请我们吃饭。那阵子,可以用阿谀奉承来形容他。不过事情办不办,我挺犹豫,因为不论哪个结果,我始终会得罪某些人。
    有天夜里,周岩独自来到我家,悄悄给我送一万块现金。这属于外交手段,对很多事情来说,它很有力度。那晚,他给我说了他创业的辛酸史,真是坎坷曲折。冲着这些感动,钱我没拿,但我拍心口,答应帮他办事。
    三天之后结果出来,鉴定为工人自然死亡,非工伤。风波平息了,周岩只赔偿死者家属两万元抚恤金。为解决此事,我不但没赚一分钱,还倒贴一笔“人情费”。
    通过这件事,我跟周岩关系自然好了起来。
    我的小舅一直在做点小生意,那年他回东莞也搞起山寨手机。有一天,小舅问我有没认识的配件生产商,我便联系周岩。周岩为了报答我,给我小舅以最优惠的价钱生产了一批手机配件。人情就是这样生产出来,一来一往,我们便成了朋友。
    有一天,我们办完公事,一间大厂的老板请我们吃饭,然后唱K、桑拿。这是人际关系所需,在江湖,有时也是身不由己,上下半身都要豁出去。
    那晚喝了很多酒,最后的节目,老板请我们去桑拿。我感到头晕脑胀,进了房间后,我又穿上衣服出来要热饮。本来要帮忙,我不肯,主要是我想多走动,散发酒气。出了门,我迎头便撞到周岩,他也来这地方消遣。后来知道,那天他要请客,为了一单买卖,要让客人舒服。
    周岩也喝了酒,脸红红的,羞涩与可爱,加上他皮肤嫩白,那晚看起来像个大姑娘。周岩让我第一次睁大眼睛打量。我脑子灵闪了一下,我马上让部长给我换个双人房。周岩对我的决定,欣然同意。
    我们进去的时候,还没进来。周岩沉默不语,我感觉他会紧张,会害羞。这样状态的他,让我有征服欲,让我有支配他的冲动。这应该是个性使然吧。
    我不知那根神经出了问题,突然抱起他。他也不反抗,笑着看我。
    我脸在他脸上蹭,他还是没反抗,还配合起来。
 
  ☆、NO2 与熟男相处
 
NO2
    中国的官场,某程度而言,是人际关系的名利场。所谓当官做事,就是盘活你的人际关系,形成帮派势力。
    2007年,那时候金融风暴还没刮到,东莞的工厂一片繁荣,一两千人的大厂到处都是。我眼睁睁地看着这些企业家,成为百万富翁,千万富豪。我不高尚,我会谋些好处,把日子过得更滋润。
    我买了辆日产天籁新车,不再用公车出入。隔一两天,我就到周岩的厂去。周岩他喜欢搓麻将,在招待室添置了一台全自动麻将台。我会约其他厂的老板,或者行政单位的领导到周岩那边去喝茶、打麻将。别看这小事,它却给周岩带来不少好处。
    周岩打麻将斯文安静,拿了一手臭牌,也不把脾气发出来。要是赢了钱,他也不会大喜大笑。这特点我很喜欢。我之前想必学坏了,动不动就拿麻将拍桌子,输赢的情绪跳跃在脸上。
    我们总是一边打麻将,一边聊着哪里有好玩的,有什么好去处。虽然听起来腐败,但出来一起玩都是人际关系的黏合剂。谁说个黄色笑话,他人总会附和起哄,包括周岩。
    周岩在厂里安置了个小卧室,他挺常在里头休息、过夜。有一天,周岩在卧室里配了台新电脑。我发现,就霸占玩起斗地主来。周岩围着我看,很快他也来了兴致。他让我教他怎么玩。周岩知道我人随和,所以私下不会把我当领导看待。
    他挨着我坐下,我给他讲规则,我们头就这样碰在一起,这让我想起曾经吻过他。心,此时砰然乱跳。
    欢乐斗地主会更好玩一下,我又给他申请了QQ号码。把周岩教会了上网和玩游戏,这会让我感到很有成就感。接连几天,我去他那更频繁,一天几餐饭也跟他一起吃。我还教会了周岩不少网络知识。嘿嘿!上色情网也是我教他的。
    有一天中午,环保办的领导请我吃饭。我当时跟周岩在一起喝茶,便带他过去,周岩自然知道有好处没坏处,跟着我屁股走。后来那顿饭就成了周岩请客。环保的主任,因此记住周岩这个人。吃饭,自然免不了喝酒,喝得还是洋酒。五个人共餐,从约定一斤四,喝到三斤。
    饭后,各自散去。周岩是跟我来的,我又得开车送他回厂。到达后,周岩请我进去喝茶。我看看时间,两点钟,回家上班都不是,就答应了。
    喝了几杯茶,我就打哈欠,酒后人明显犯困。周岩就叫我到他卧室休息。我熬不住,就往他床扑过去。我躺在床上,周岩在我不远处上网。他还要玩斗地主。不过我人喜欢安静中入睡,他上网闹出的鼠标声让我无法入睡。
    “老周,你过来一起睡,别打了。你也喝了不少酒,睡一下有益健康,否则你很容易患心肌脑肌堵塞。”
    周岩同意,关了电脑,反锁了门,脱起衣服。周岩身材中胖的样子,不过他胖得可爱,不难看。而我喝酒,喝出个啤酒肚,也算是个小胖子。
 
  ☆、NO3 几许
 
NO3
    有一天,我请周岩到我家吃饭。主要原因,是感谢他给小舅最优惠价钱,生产一批手机配件。我小舅带了2个合作伙伴过来。这顿饭,我当然有用心,为了大家日后有更多的合作机会。
    饭桌上,就我们这几个爷们吃饭说话。我妻子是个温和的人,我人比较大男人主义,结婚她后对我言听计从。我们相处得恩爱和睦。她做事勤快,尽心尽责待我家人,我对这样的老婆非常满意。至于性生活,我们夫妻也一直和谐。
    小舅拿了三瓶白酒过来,周岩是湖南人,对酒他更爱喝白酒。我老婆在厨房烧菜,我们爷们吃喝聊起来。我儿子刘汝良当时六岁,我大部分时间丢给我爸妈照顾,主要我爸妈家离幼儿园近。我是家里唯一男丁。我们的地方重男轻女。所以,从小父母就很宠爱我。我的一副坏脾气,就是跟我的成长有关。
    当晚,我的小舅跟他几个朋友,轮着给周岩敬酒。周老板整晚疲于招架,手几乎没离开过酒杯。他在我这里,不好意思不喝,看样子他豁出去了。结果,可想而知,周岩被小舅他们灌醉了。
    让喝醉的周岩开车回去,我不放心,他走路东倒西歪,我怕他踩刹车的力都不够。于是我安排他在我家客房睡一晚。
    我也喝了不少酒,给周岩安排睡觉,让妻子送走小舅。忙完之后,我便洗澡睡觉。也许太早睡觉的缘故,我凌晨1点多就醒来。醒来后,感觉非常渴,于是起来到厅打水喝。
    一边喝着水,走回房间时,想起周岩睡在客房里。想都没想,我就推门进去看他。周老板沉沉睡着,发出微响鼾声。
    我走进去看他,他睡相相当凌乱,凌乱得可爱,像个孩子似地。我突然想起吻他那幕,这种回想让我此刻又有了冲动。
    我靠近他的脸,步步逼近他唇。但我有些犹豫,总想到这样做很变态。
    然而,周岩这个熟男,放射出的魅力又这般吸引我,让我不想错过。我嘴无限接近周岩,心终于狠了下来。
    刚贴到他唇,周岩突然睁开眼睛。他把我吓了一大跳,我赶紧回退几步,惊慌不已。周岩肯定发现我图谋不轨,疑惑地看着我。
    “老周你口渴吗,我给你倒水喝?”我镇定,用转移话题把刚才的尴尬甩开。
    “好呀!”
    于是,我快步走出去给他倒水。刚才的事,让我回来面对周岩时,还有些尴尬。
    我倒来一大杯水,周岩一咕噜喝光,他真口渴。
    “还要吗?”我笑着问他,跟周岩在一起,我无拘无束。
    “不要了,谢谢。”
    “那我回去睡了,我来看你有没被子盖,怕你着凉。”
    “噢,谢谢,你也去睡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