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如此爱你 作者:神的孩子

字体:[ ]

 
 
 
“你喜欢谁?” 
“反正不是你。” 
“你骗我下会死啊?” 
“骗了啊,没死。”
 
关键字:糟老荀  傻小左  谢老  聂局  大哥蔡
 
 
  ☆、第一章
 
我站在后门口,往前望了望整个教室,令我吃惊的是,教室里人头攒动,坐满了人。
    大二了,褪去了大一的稚嫩和乖巧,能准时上课的没有几个,我便是经常逃课的人之一。
    大一下学期,跟老爸说我要学电脑,从家里拿了五千块钱,在网上查了一个月的电脑装机教程,独自跑到电脑城,组装了一台。
    自此后,便开始和室友,同学疯狂玩游戏。
    那是一段轻狂的岁月,在那些灿烂得无法无天的日子里,青春是无论如何都挥霍不完的。
    我所拥有的本就不多,可我还是想要去挥霍。
    我总以为,堕落是会有止境的。总有一天,会有一个人站出来,温柔的对我说,无尘,你该上进了。
    埋葬不了别人,于是埋葬自己,埋葬不了从前,于是埋葬以后。
    那一天,不知道是什么魔力使然,也许是命中注定,我居然去上课了。 
    教室里人坐得太满了,我沿着中间的阶梯过道,往前走去。好不容易走到一个空的位置,我突然发现不对,不知道何时起,全班同学都盯着我看。
    “有啥稀奇的吗?”我心里想着。大学里,迟到那不是最常见的事嘛。
    “那个同学,你赶紧对大家说对不起。”
    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我抬起头,看到讲台上站着一个中年人。他个子中等,一米七的个子,稍微有点胖,头发不长,剪得很整齐。脸上轮廓分明,胡子倒是剃得很干净,青色的胡茬很明显,他带着一副金丝边眼镜,鼻子直挺,长的还算是五官端正,给人一种正义感。颇为奇怪的是,他下身居然穿着一条休闲牛仔裤,一般大学老师都穿着西服西裤,几乎没人穿牛仔的。
    我愣住了,心里想着,“为啥要给大家说对不起啊,着实奇怪的很。”
    “你赶紧对大家说对不起!”老师的声音再次响起了。在大学,一般很少有老师会计较同学迟到与否,一般来听课的人本就不多,能来就算是很给面子了。
    由于是大班上课,很多别的班的人我不熟,我感觉有些没面子。这时候,坐我后面的小林子拍了拍我的肩膀,轻声催道:“左无尘,赶紧说对不起啊。”
    不知道怎么回事,有时候我就是这么叛逆,有时候我都不了解我自己。
    我抬起头,狠狠盯着老师,大声的回答:“我凭什么说啊!”
    那个老师显然有点惊讶,他喉咙动了动,有些想发火的样子,但是最后他还是没有说话,转过身去,在黑板上开始写字。
    那一节课,改变了我的一生。
    我是那种特别怕老师讲课枯燥的人,但是这个老师,是我读了一年多大学以后,第一次感觉上课如此的津津有味。
    他很幽默,而且很渊博,讲的东西妙趣横生,根本不需要死记硬背,而且他很平易近人,讲课的时候经常走下台来,跟我们互动。我这才知道,为什么他的课来听的人这么多,原来实在是讲得好。
    那节课我听的很认真,我才知道,原来,我体内还是有求知的欲望的。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感觉到他在讲课的时候,时不时的看我几眼,我不知道是他心里生气记着我,还是根本就没看我,是我想多了。
    铃声响起。“现在下课!”那个老师的声音很大,说完,他抬起头看了看我,看得我的心一阵慌乱。
    下课了以后,我跟着宿舍好友一块往回走,大家开始喧哗起来。
    一堆人围着我调侃,说我胆子好大,居然不说对不起。
    我这才说出我的疑惑,我不解的问着:“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啊。”
    “哈哈,这是荀进教授的规定,这你都不知道啊。”
    我尴尬的笑着,不好意思的说:“我知道个屁啊,我上学期这门课一节都没上,这个老师我也是第一天认识。”
    “怪不得呢!”老蔡笑着。“荀老师在第一节课的时候就说过,要不然不来,要不然别迟到。他说,你推开门,你慢慢走过去坐下,你拿出书本,相当于浪费了所有人一分钟时间,所以迟到的人必须对所有人说对不起。”
    说实话,我当时心里咯噔了一下,这个老师好有个性,我喜欢!当然,关键是他课讲的是真好。
    于是,接下来这个学期他的课,我一节都没落下,我认真的做笔记,同时把上学期欠下的课好好的自学着。
    但是我心里一直有个疙瘩,是什么改变了我,让我静下心来学习,我是喜欢他,还是他的课呢。
 
  ☆、第二章
 
这门课每星期五有一节是实验课,我平时除了踢足球就是玩游戏,所以每次实验课之前我都是没有预习的。再加上我从小娇生惯养,动手能力极差。
    果不其然,我参加的第一个实验课就出事了。那天,由于没有预习,我不知道烧瓶在蒸馏之前是需要加入沸石的,用于防止暴沸。
    我一边玩着手机,一边看着加热炉上的蒸馏烧瓶。我这个人很容易分神,不一会,我低着个头,玩手机就玩的入神了。突然,啪的一声响起,我猛的抬起头,只见烧瓶顶部的木塞子直接飞了出去,烧瓶里面的生物化学药品瞬间暴沸,一股一股的从烧瓶口流了出来。
    “啪!”塞子直接冲到了天花板上面,然后直直地掉到了地上。由于没有加入沸石,烧瓶里面的溶液剧烈沸腾,沿着烧瓶慢慢的流了出来,滴到了加热炉上面。
    “啪!”,易燃的液体碰到了加热炉,开始着火。
    我整个人吓呆了,同学们都没有见过这种状况,站在我旁边,帮不上忙。
    正在这个时候,荀老师不知道从哪里冲了出来,站在门口看着我,大声的喊道:“赶快拔电源!”我还残留了一丝清醒,看了看荀老师,赶紧的伸出手去,往试验台上的旋钮开关摸过去。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我整个悲剧了。
    随着我扭动了开关。又是啪的一声,整个试验台开始喷水,像是个小喷泉。由于我没有预习,事前没有了解试验台,我不知道那个开关是试验台的安全喷水旋钮。我闯祸了,这是易燃液体燃烧,浇水只会帮只会让水更大。
    整个试验台开始喷水,场面极其的混乱,有的女同学吓的大叫。
    荀老师大踏步的冲了过来,把我使劲推到了一边,一只手挡着眼睛,侧身伸出手,拔掉了电源。
    这时候班长已经拿来了灭火器,对着台面就是一顿猛喷。
    三分钟过后,火熄了,整个试验台一片狼藉。由于是粉末灭火器,所以很不好清理。
    荀老师一句话都没说,他脸色有些不对,慢慢走进了他自己的办公室。
    他刚才狠狠的推了我一把,我觉得他是生气了,我心里有点失落。
    全班的人开始帮我收拾,老蔡拍了下我的肩膀,他朝我笑了笑,我知道他是在鼓励我示意我没事。我站在原地,完全傻掉了。
    我知道,这都是我的错,我没有预习,没有提前准备就开始做这么危险的实验。
    打扫了一个多小时,台面总算整洁了。同学们开始去食堂吃饭,我收拾了一下台面,整个人心里一片冰凉。
    我这个人自尊心很强,我很怕给别人带麻烦,而这次,我惹的麻烦还不小。因为只要拆掉了灭火器的铅封,就需要写个报告,我闯祸了。
    当整个实验室的人都走掉的时候,我还在擦拭台面。
    “左无尘,你还不去吃饭啊。”我不知道荀老师什么时候知道我的名字的。
    “我不饿!”我不敢看他。
    他笑了笑,走到我身边。“没事的,做实验谁还不出个错啊,你说是吧。”荀老师笑着说。“不过下次你得注意了,要记得多准备一下。”
    我点了点头,轻声的说:“荀老师,对不起。”我看了看他,他脸上并无责怪之意,一片平静。他还是穿个牛仔裤,白皙的脸,鬓角有一丝丝灰白。“荀老师,你去吃饭吧。”
    “我让同学帮我带饭了。”他笑了一下,看了看我。
    “左无尘,这个实验你还敢做吗。”
    其实我心里充满了害怕,真的。俗话说,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但是看了看他微笑的脸,我点了点头。
    “我们从头做吧,我教你。”荀老师走到试验台前,开始连接烧瓶。
    我赶紧的去拿温度计,还有刚喷出去洗过的塞子。
    “荀老师,对不起啊,天花板都弄脏了。”我小声的说。
    他看了看我,笑了笑。“你不觉得天花板上有那么一块也挺好看的嘛,哈哈。”他接过我手里的塞子,又笑道:“我以前的学生,也有出了比你更大事故的。”
    他挺喜欢笑的,而我喜欢经常笑的人。
    我们从十二点忙到一点,总算把准备工作做完了,我肚子也是哇哇叫了。
    “荀老师,我先回宿舍了,下午过来。”
    荀老师没有说话,他拧开了办公室的门。
    我这才发现,他的办公桌子上面放着两个一次性餐盒。
    荀老师也没有抬头,走过去拿饭盒:“我让你们班长带了两份饭。”
    他递给我一份,我鼻子有些发酸。
    我这个人外表大大咧咧,其实我挺懂感恩的。我最受不了的是,他为什么没有骂我。我很怕给别人添麻烦,而这次,显然给他带来麻烦了。
    但是他没有骂我。
    吃完午饭,他看了看时间,还早。他笑着看着我:“我们去办公楼对面的草地坐会吧,晒晒太阳,我平时吃完饭,很喜欢去那边坐会的。”
    我点了点头,开心的跟在他后面。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跟着他,也许他有什么魔力吧,跟着他往前走,去哪里我都无所谓,因为不管往哪里走,都像是在走入天长地久。
    办公楼对面确实有一块草地,不过是花草围起来的。走到篱前,荀老师看了看我,笑了一下,然后他突然猛的跳了一下,跃进了草地。我有点惊讶,也使劲一跃,跟着他,跳到了草地里面。
    坐在草地上面,坐在他的旁边,我感觉是如此的安心。阳光灿烂,和风微醺,我的孤单在瞬间荡尽,我的堕落暂时隐藏到了我看不到的地方。
    我在心里悄悄的问自己,“左无尘,为什么,为什么,你坐在他的旁边,会如此的安心,同时如此的开心?”
    荀老师坐在草地上,看着太阳,似乎很享受。
    坐了一会,怯怯的问道:“荀老师,刚才用灭火器灭火那会,你生气了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