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心的距离 作者:polarpolarbear

字体:[ ]

 
 
 
内容简介:
心的距離
 
关键字:梁家荫  吕怀博 林唯仁
==================
 
  ☆、第一章
 
第一章
    热得不能再热的一个夏天,也许这也是我最后的一个暑假。三年的大学生活总算过去了。大学算是毕业,但还没拿到证书,因此投出入的求职信一卦也没有回音。不过我可不急,我心想还想多玩几个月呢。不过我读的是建筑管理,父亲也是这行的一个小小承包商,一直说给我介绍入一些大公司,说总比我乱冲乱撞强。但我就死活也不肯,因此我俩定了一个日子,如果我在那日子前找不到工作,就得听他,入他介绍的公司。
    今天是约定日子之后的一天。你没有听错,是后一天,也就是说,我在父亲跟母亲的威迫利诱下,答应了。今天我被安排到一间叫旭煇的中形建筑公司作面试,美其名面试,只不过是在上班前见见我是怎样的一个人,让我看看工作环境罢了。
    面试时间是两点,但我12时就到了公司附近,找了一家荼餐厅好吃个午饭,再上去面试。要知道我可以失礼於人前,但就不可以让我爸失威。可我也不想在一家有关系的公司工作,我不想靠别人。我只想在拿到证书前做到丁点成绩有所交待就另谋高就。
    夏天的温度足够把我熔了。进了荼餐厅好像得救了一样,但我还是湿了一把。有人说我胖,我可一点也不觉得,也许是我长的比较高吧,穿了鞋也有一米八,因此看上去不太胖,就是妈妈由小把我养胖,幸好我都算多做连动,只是面长得圆圆的,可能别人也因此觉得我胖吧。
    没胃口就点了沙拉。坐在落地玻璃窗边,看着外面,看看有没有胖熊经过饱饱眼福也好。其实由跟上任女朋友分手时,我己觉得我喜欢的不是女人,当中我找不到想要的感觉。我逛街甚么的,都留意男人多,最基本就是一男一女手挽手,你会先看那一个?我就会先看男的。我试过迫自己改掉这些习惯,叫自己相信走平常人走的路生活会易过很多。但时间久了,又故态复萌。最近我都懒理,都接受了自已。人要苦着脸走人生的康庄大道,还是笑着爬自己的所喜欢的崎岖人生。我选择了后者。再者,同性恋现今都不是怎么的一回事,在香港就更不觉,简直是司空见惯。只不过我还没开放到要跟身边的人讲。
    一位看得上眼的胖熊往往可以为我降降温,但良久也等不到一个。好不容易,一个身穿白色polo翻领短T恤,黑色休闲短裤,皮肤白得有点像婴儿的白中带红的中年男子把车停在荼餐厅外。胖胖的,在Volkswagen的golfgti车上,顶着微突的肚子,往座位下弯身,像是在捡东西,但一时又找不到,情况都挺好笑。好一番工夫才下了车。扁着嘴,来回抛着钱包,四周张望着。然后就快步走了进来,应是不想被太阳给晒死。午餐时间,座位一早就被坐得差不多没了。他也找不到位子,刚好坐我对面的吃完起身就走,顺其自然他当然就问我那位子还有人没。就算有,我也会说没有。他坐下后我心中大喜就差没叫出来。我其实也没想甚么只是有他让我看总比没有好,不是吗。他向我微笑点头示意多谢。我也回以微笑。不争气的我可在此时装酷,拿出个人的学历资料在看。其实坐对面也不好到那里,难道死盯着?坐旁边还可以久不久看一下,现在连看都不好意思看,闷着呢。
    「你一会去面试见工吗?」一把沉实的声音
    我向前一看,他正笑着睁大眼望着我。可能是睁眼的原故,额上多了几条皱纹,无架的眼镜令他多了一点书卷味。圆圆的脸看着就觉得可爱,看上去该是三十快四十的年纪。良久我都没回应他又问了一次。
    我连忙回答说:「哦……是的,刚毕业,第一次,所以检查清楚比较好。」
    「刚毕业啦?真好,有的是青春,不像我都一个老头了。被太阳晒一下就快晕了,哈哈」他一边说一边往后靠,一边相手合十放在肚子上,悠然自在。
    「人浮於事啦,这年头虽说没像前几年情况差,但好工难求啦。我就怕时间花在没回报的工作上啦。倒头来,一事无成」我道。
    「年青人也不急於一时啦,做了啥事都是经验,没错过又怎知道那样做是错呢,对错都是经验,欲速则不达。」他语重心长地说。
    我也不知怎样回应好,就捎捎头,笑笑就算。
    他不一会就把他点的午餐给吃了,这可和他的外表一点也不相称。
    「我叫陈以诚,你呢?」他吃饱后忽然问
    我一时反应不来,过了一会才说「我叫梁家荫!」
    「家荫……」他口中好像谂着甚么的。然后就拿起单子,一并把我的也拿了说「家荫,好好见工去,这一餐算是我的一点支持吧。」
    说完就到台前给钱就走。不要说阻止,我连道谢的机会也没有。
    看着一波波人结账往外走,想着再别康桥结尾的两句……忽然看一看表已是一时三十分,自己在駡自己,要不怎么那么多人在走呢?!
    马上收拾一下就往公司走去。
 
  ☆、第二章
 
第二章
    幸好提早到了附近,要不就必定会迟到。在公司门口整理一下装束,等心静了下来后,走到接待处向漂亮的接待交代了我是来面试的梁家荫。她要我先坐着等一下,我在大堂的沙发坐了下来。在大堂可以望得到公司内的间隔,不是很大,扫视了一下,粗略估计员工大约有二十人。虽说是中型公司,因为主要接的都是顾问跟督工(品质检验)的工作,人手方面都重质为先。加上香港工钱也挺贵的,有二十人的公司算是不错了。既然要来工作,当然也事先做了一点关於公司的调查。这是一家外资的分公司,总公司设在加拿大,应该是借香港作将来转攻中国内地大市场的一个亚洲基地。
    接着一个年纪不比我大很多的人来叫我,要我跟他进了一间会客室。在他坐下后也礼貌地叫我也坐。
    接着就说:「我叫陈以诚,你可以叫我David,大家也是年青人也不用甚么客气的话,我其实是林经理的助理,刚巧他因为工干外出了,要过两三天才可以回来,他也知道你今天会来,就让我来接见你。坦白说,他跟我说你是有人介绍进来的,见工也是例行公事。」
    他一口气地把话说完,好像生怕我要走了去的似,之后就要了我的资料跟身份证带小跑地往外走,说要影印一份作备份之用。我此时还在嘴嚼他的话,我真是一个闲人啦,没想到连一个经理看看我的时间也省了。原来大家都知我是有人介绍进来的,日后的日子可就更难过了,有谁会甘心与一个有裙带关系的人共事呢。一怕是皇亲国戚来监督,打自己的小报告。二是不甘心待遇不是以工作效率或能力来厘定。就这两点已叫这公司的人不想跟我工作,也叫我不想让人介绍了。如此这般,要取得同事之间的信任要花双倍的时间,要获得认同就更加要负出比别人多两倍的努力。想想都心寒难耐。还是快找找机会,籍口看看能否快一点另找别的工作。
    想着想着,我怎好像,有一件事好像很怪可又想不起,不消一会david又回来了,这时我才如梦初醒。我问了他一句:「对不起,我记名字很差,你刚才是说你叫陈以诚吗?」
    他回道:「是啦,你没听错。」
    见鬼,刚才在餐厅的那个不也叫陈以诚吗,怎一天遇到两个同名同姓的人,世事真的无奇不有。
    david很快的带我在公司走了一圈,除了那方才的小小会客室,公司还有一个大型会议室,茶水间,影印区,三间房。那三间房该是管理层的办工室。其他人都在间得井井有条的工作区埋头苦干,根本没有人留意我这个新丁。
    「诚!camfield的工程度你放了去那里了?」一个站在远处的同事向他叫道。
    陈以诚走了过去的同时也把我漏了在原地。
    正当我不好意思地看着大家不知怎样之时。
    「有谁可以帮我在Amy的枱面拿上个月的月结给我啊!!」一把像是要杀人的声音试着尽量控制着快要爆发的情绪,从我背后的房间低吼着。不只我一个,我想全公司的人也被震了一下。我甚至被吓得弹了一下。大家都透过我望向房间的门口,因为此时我就站在吕经房间的门口。可大家一时间也没有谁在动,只是在望着。
    我这时脑子转得飞快,我也不想长时间在这家公司工作,搞不好这次经理一下把我轰出公司,不就成就了我的美梦吗。要是安全渡过的话,也可以在大家心中留一个好印象,权衡轻重之下,我竞自走到吕经理房外的秘书枱前,找着上月的月结。此时大家都望着我,而我只是在找到月结后笑笑地回望了他们一下。
    我敲了敲门就进了去。吕经理一身整齐西装,低着头写文件,也没抬头看我一眼,就冷地说了一句「放下。」我放下手中的月结的同时想着说,如果没事就先出去了。还没赶到说出来他就冲着说「还有,到Amy枱帮我把全年员工的薪金结算给我重新整理一下,快!今晚前一定要做好,明白就出去做。」半带不耐烦又极具威严。
    此时我想我没有选择的余地。带上门走了出去就在Amy的枱前把薪金的资料先找好再参考以往的格式,该可以很快做完。大家都好像把我忘记了。只有陈以诚给我问过了一下情况。不过大家连忙着自己的事都没时,有谁会理会你呢。
    有人工作为了胡口,有人工作为了成就,有人工作为的不只自己,还有家人,爱人。可这时刚接触工作的我,不知为了甚么。
 
  ☆、第三章
 
第三章
    我之前的如意算盘打不响了。以为只是把每人的薪金重新计一次再整理一下就可以,原来除此以外还得把大家的病假记录,应酬开支,一一记录下来。光是把单子分门别类,对号把单子入坐都得花上很多的时间。不要说是在正常工作时间内完成,就算是通宵也不一定做得完,这次真的吃不了兜着走。
    埋头做到快疯了,都忘了时间,直到有同事问我做起了没,要不要帮忙,原来他们大部份人都已把自己的东西都做好了。我客气的说:「都快了,还有一点。」其实那只是一点,再做半天也不一定做得完。「那我们可走啦,你自己要小心啦,吕经理还做得没完似的。」他们在我身边用接近耳语的声音说。咪咪眼,向枱上的钟一下,原来已经八时。看看很多人都不像我,都似是有家室的人。我摆着手示意我自己就可以了,要他们快点回家休息。「快回家吧,都工作一天了,别让家人担心了。」
    同事一个接一个摄手摄脚地走了。最后的陈以诚都在我的劝说下走了。事实上我用单子把大大的一张枱都铺满了,除了我我想不会有另一个人知道我在做甚么,就算他们全都留下也帮不上甚么。
    当我把最后的总数再三对了几次又补上了分析后,总算做完了。我大大的申了一个懒腰,好像感受到几年前高考时,做完最后一题的兴奋感觉,真是久违了。时间已是2点钟。我起来往吕经理的房望了一下,但百叶窗放下了,只好硬着头皮敲门去。两次都没有人应,我就开门进去了,难道我还得等你应门?我不用回下班啦?当时我也做得正有气没地方出,才第一天上班就要我命,好样的。
    推开门时,吕经理原来已坐在办工的大班椅上低着头睡了。刚才还没敢多看一眼,都不知他长怎样,一身西装打扮,白色恤衫,胖胖的,好像是我喜欢的类型啦,心中不禁喜。你也睡着,不看清楚白不看,如果师气的话我可不会叫醒你看个够呢,嘻。半蹲往他低着的头看过去,我第一眼我以为自己还记挂着昨天在餐厅偶遇的陈以诚,怎会把吕经理都看成是他呢。我擦了擦眼睛,拍了拍脑子,再望清楚。这次我敢肯定不会错,除非他俩是双包胎,要不他一定就是昨天在餐厅的陈以诚。我此时才猛的大悟,你这老狐狸,随便找个下属的名字就把我骗了?
    他胖胖的肚子随呼吸一起一伏,鲜红色的领带也随之波动着。半开的小小的嘴红红的,嘴角还流着口水,快引死我了。不可以用帅来形容他,可能十数年前他真的很帅,但现在胖呼呼的圆脸配上一头清爽的短发,是一种中年才可以拥有的成熟魅力,一种我抗拒不了的魅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