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雪舞如蝶 作者:七夕到底有多远(上)

字体:[ ]

 
内容简介:
    
    我的家乡,在一望无际的关中平原上,南枕八百里巍巍秦岭,脚蹬滔滔渭河。
  一到春天,漫山遍野的山花你挨着我我挤着你叽叽喳喳地开着。蔚蓝的天空上,成群的鸽子扑扇着哨音,在高空中打着旋儿。河边的灌木丛中斑鸠不时伸伸脖子,警惕地卧在松软的柴草堆里孵卵。喜鹊会站在杨树的高枝上,一边梳理羽毛一边呼朋引伴。
  那时候,桃花已经绯红一片,梨花如雪堆积在山脚下。
  一年又一年,我和伙伴们在春天的田野里兴奋地玩各种游戏,身边放着盛满荠菜的小担笼。跑着跑着,我就长大了,慢慢有了心事,慢慢地觉得孤独。后来,我就开始做梦,总是梦见自己一个人在开满桃花的林子里转,怀抱一种等待的心情。 
  终于有一天,我看见在桃树下,有一个中年男子坐在石几上。他旁边有一张石桌,桌上是沏好的香茶,正腾腾地冒着热气。这个中年男子一袭白衣。看见我,他满面笑容地站起来和我说话。
  青春岁月,匆匆又匆匆,很多时候,我却反反复复做着这一个梦。
  如今,我才知道,有很多事情,真的是上天早就安排好了的。我今生注定命犯桃花,注定要遇到老韩,也注定要跟他有一世姻缘!那些写在三生石上的约定,既然美丽如斯,我何以还要去逃去摆脱呢?
  哥啊,我是你的,你也是我的!从今后,谁也别想把你我分开,我要把你打碎,也把我打碎,然后再塑一个你,重捏一个我,我中有你,你中有我!
 
    这是一朵来自高远苍穹的纷繁花束,片片降落而下。空气中翕动着金蛾小小的翅膀。没有声音,我只看到它金色的翅膀在明亮的空中欢快地舞动。我也能嗅到它悠悠的暗香。
  那是一股从无穷远处渐渐迫过来的热风,它追随在金黄的油菜花上。油菜花在风中慢慢摇曳着开遍天涯,成群的蜂蝶嘤嘤嗡嗡地闹腾着翩翩起舞着。不远处,那桃红,那李白,在如黛的青山下在小河边眨巴着眼睛。
    这是春天仓促之间翻遍我心页的哗哗声。声音从天上倾泻而下犹似瀑布。玉珠飞溅处,那曾经堆积在我心头的对老韩的不满,一片片化作流岚渐行渐远,唯剩下我对他的那份执着爱恋,还坚定地在山崖下哦吟。
 
    如果我不是小辉,如果老左不是老左,如果老韩不是老韩,如果我不曾经历过这段曲折的感情之路,我的朋友们,你们就不会看到这段耐人寻味的故事。
    可是,一切都发生了,或远或近,就在那桃红李白的终南山下,就在古城墙内外,就在广袤的关中大地上。
    在夜阑人寂的时候,如果你肯听,就让我一点一滴说起吧,直至你们累了,直至你们跟我一样心潮澎湃,也直至那雪舞如蝶的时候。
    好吧,就现在,听我来说这么一个青年和两个熟男的故事。
 
关键字:老韩  老左 小辉 张文清 田真真 陈汉章
  ☆、序
 
说实话,我从来没有打算在这里写一段我的故事。我本打算把那些故事在一个人喝酒的时候当作下酒菜给咽了,当食物消化了,但是,一次次在梦中,我会独自哭醒。我明明感觉到我在日渐消瘦,我才明白,我不吐不快。我得把它记录下来,说给和我一样感觉的人听。
    或者,这根本就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你原本也可以这样想。
 
  ☆、1
 
在分手的时候,我心里想,今天发生的可能又是一场春梦而已。
    老韩竟然清清白白说了一句,小辉,我真的很喜欢你!我以为听错了,我说,哥,你再说一遍。
    小辉,我真的喜欢你!
    老韩重复了一遍。
    这时候,昏黄的路灯在远处眨巴着眼睛,象一个醉汉。凉凉的秋风从街道口扑过来,让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可能害怕我不相信,他在模糊的光线中,把脸凑了上来,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同时把我的左手紧紧攥在他的右手里。
    我分明看见他眼神里有一种中肯的东西在闪着光。
    一种酒味在老韩的身体上弥散,加上近距离逼过来的体温热量,我有些迷醉,但是,理智让我冷静下来,我用胸膛把他迫了开来。
    我怕给人看见,毕竟是在街道上,毕竟他不是一般的人物。
    老韩的个头不高,也就是个一米七多一点,比我还矮上好几公分。身体绝对不属于强壮的类型,充其量属于匀称。他喜欢剪很短很整齐的头发,眼睛不大,笑起来很眯。肤色白皙,络腮胡剃得很干净。近乎五十岁了。
    我本想说,哥,那咱们今天不回去了,不回去了。但是我什么也没有说,是的,我现在不能说这样的话。
    “你是我的情人,玫瑰花一样的女人……”
    老韩的电话响了。
    老韩却没有接,他仍然握着我的手。
    我说,哥,你来电话了。
    我说,哥,看有没有重要事情嘛。
    老韩不情愿地松开了我,朝后闪了闪,脚步有些踉跄。他从腰间的皮套里取出电话,贴在耳朵上,半晌,才嘟囔了一句:好,你让他在家等一下,我就回来咧。
    我有些悻悻然。
    这时候,我的手机悦耳的女中音说:现在整点报时,北京时间,二十三点。
    挂掉电话,老韩再次攥住我的手。
    小辉,我原本打算和你今晚上在一起好好聊聊,看来不行咧,你嫂子打电话说,村上有些事,几个人到我家里去了。这样吧,你也别回去了,我给你说,前边有个酒店,我挡个车把你送过去。
    我笑了笑,你忙你的吧,我自己挡车回去。
    老韩家和我住的地方是两个方向,有人等他,别让人等太久了,看来事情还是比较急。
    这条街道在这个时候人不多,出租车也不很多。
    再往前面五十米左右就是主干道,车有的是。
    我们朝前走着。
    小辉?
    老韩叫了一句。我抬起头,正好我们走到了墙角的暗处,老韩左手攥着公事包,胳膊环了过来,箍住我的腰,右手拉住我的左手,急切切地问了句;小辉,你不喜欢哥,是吧?
    我稍微迟疑地停顿了一下,笑了:哥,你挺好的,我喜欢呀。
    喜欢就好,喜欢就好。
    我的答案老韩好像很满意。语气里有老大的喜气洋洋的成分。
    小辉,那我们要勤联系呢。
    我说,哥,咱们快点,可别让你的客人等急了。
    不急,不急。你走了,可千万别不理哥了,哥是个粗人,别让哥难过。
    我很难说出此刻的感觉。
    我只能说些让他放心之类的话。我想,说过就算了,谁当真呢,尽管我真的很喜欢他这样类型的人,可……
    我从他的拥抱里不露痕迹地挣脱出来,说,哥,咱们快点,你还有事情呢。
    老韩轻轻叹息了一声。
    夜风好像海水涨潮似的,在夜里慢慢加剧着寒意,法桐的树叶徐徐落下来,在街上打着旋转,碰在水泥路面上。
    在十字路口,老韩把我先塞进了一辆出租车里,他快得象风一样给司机塞了50元钱,不等我拦阻。他把着关上的车门,说:快走快走,天很冷了,路上当心!
    司机加大油门,把我载进滚滚的车流里。
 
  ☆、2
 
那天我在QQ游戏斗地主,斗得实在无聊,网名叫“西北狼”的网友上线了和我打招呼。
    醉卧花溪,你好啊。
    你好,好久不见你在线呢。
    我最近回老家了一趟,我们那个穷仡佬没有电脑。不过我要给你说一件事情。我给你介绍个朋友,你有兴趣的话,我把他电话留给你。
    和“西北狼”虽然说是网友,一直是那种猛侃,却从没有打算见面的朋友,都是同志,喜欢的类型各自不同。在聊天的时候,天南地北
    的聊,却很少涉及性方面,我只告诉他,我喜欢稳重成熟型的。
    有些人,他不是经常跟你谈论某个话题,说一遍,就印在心里了。“西北狼”就是这样的人。
    呵呵。我笑了一下,不置可否。
    真的,我觉得他可能比较适合你,相信我的感觉。
    呵呵。
    我给他说了你的大概情况,我这样做,你不介意吧?
    你到底愿意不愿意呢?见我没有吭气,他有些着急。
    行啊,可以聊聊啊,我有些慵懒。
    西北狼给我打了一串数字,肯定是那个人的电话。
    他姓韩啊,记住了,我要去过夜生活了,我那位在给我打电话呢,我们晚上去酒吧。西北狼说完就消失了,像一阵风似的不见了。
    我把电话写在一张随手的纸片上。
    我的电话忽然响了。
    看看号码,居然是沧州客户刘科长打来的,接听,说是赶紧让发货。保管员才换了,业务不很熟悉,我们的表面施胶剂剩下不到一吨了,最多用三天。
    我有些慌。连忙联系单位销售处马处长,电话却是忙音,再打,我的电话却响起了自动关机的音乐声,再一看,没有电了!
    我快速把充电器给电话插上,还趿拉着拖鞋,拽上房门,往楼下跑。
    楼下有IC公话,我手里捏着IC卡,心里念叨着马处长和沧州刘科长的号码,事情有些突然,我心里发紧。
    却不想和一个人撞个满怀,明明在潜意识里知道从楼下上来了一个人,也觉得他可以和我避开的,但是,就那么撞上了。
    那人一手拿着一个公事包,一手拎着一瓶矿泉水,嘴里还咂着香烟。
    经我这一撞,他矿泉水先“咚”地掉在了地上,咕噜,咕噜,盖着瓶盖的水瓶翻了不知多少个跟头,顺着楼梯滚了下去。
    公事包也从手里脱落了,不过这个人身手敏捷,在包未落地,在空中弹跳的空档,急速地用双手给接住了。
    他嘴里的半截子香烟在我下巴上蹭了个火星四溅后,随着他的惊呼掉到了楼梯台阶上。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顾不上下巴的灼痛,我连忙给那个人道歉。
    那人楞了片刻,打量了一下我。
    然后,那人却裂开嘴笑了,小伙子,毛手毛脚,失急慌忙弄啥呀?呃,烟把你烫着咧,没事吧?
    那人上身穿一件黑色T恤,下身是一件浅色的土黄色裤子,短寸,刮得很干净的络腮胡的青茬在灯光下闪着光,不大的眼睛笑起来眯缝着,我的心跳无故地加速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连声。
    我给你赔饮料,有急事得出去一下,我这就买给你!
    说啥呢?一瓶水值几个钱?也怨我,不晓得躲闪,算了,你忙吧。
    他向一侧挪了挪,给我腾出道来,让我过去。
    眼神的余光中,他还在用眼角打量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