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雪舞如蝶 作者:七夕到底有多远(下)

字体:[ ]

 
 
  ☆、215
 
梅梅的话,我没有一点思想准备,在这个时候冷不丁地冒出来,我不由得看了一眼老韩。
    老韩依然没有听见似的眯缝着眼在笑。看见我看他,低头用汤勺喝了一口汤,再抬眼看我们时候,依然在笑,好像梅梅刚才只是说了一个笑话一样。
    我扯扯老韩的裤子:“哥啊,梅梅在问那个话呢。”
    老韩笑着对梅梅说:“梅梅呀,你说的这话,你四叔给我说过了。不过,爸暂时还没有这个打算,你就甭操心了。”
    梅梅兜起嘴,很不乐意地喊道:“爸!啥叫暂时没打算?别的不说,咱们家也该有这么个人了,得有人照顾你的饮食起居了!现在都啥社会了,你还有啥想不开的?我可不能眼看着你劳累了一整天,回来还得做饭洗衣。我和皓皓走后,你真的就变成人家说的‘进门一把火出门一把锁’了。想起这事情,我心里就难受。”
    皓皓睁大眼睛:“姐,你是说咱们家该有个什么人了?
    梅梅不耐烦地对他说:“大人说话,小孩儿别插嘴!”
    一时之间,我觉得很尴尬。像这样的话题,我不想参与,尽管我非常想知道谈话内容以及结果,但是毕竟惧怕梅梅对我有看法,我还是站起身打算出去。
    皓皓一把拉住我:“四叔,你干啥去?”
    老韩在桌下伸出腿向旁边挡挡,眼神中的不高兴就瞪了出来,我只得再坐回去。
    看我坐下,梅梅笑了,“四叔你也别见外,这屋里没有外人,说这话也不用避讳你的,我还指望你站在我一边呢。”
    我只得笑起来:“梅梅呀,再怎么说,我也不好在这事情上劝谁。不能劝你,劝你爸也不合适。”
    梅梅有些失望,我这塘塞的话,实在是跟在表决时投了弃权票一样。
    皓皓插嘴道:“姐呀,你是不是想让爸给咱们找个后妈呀?”
    梅梅扭脸道:“你不想有个人照顾咱爸么?”
    “照顾啥呀?我怕咱爸真的找个后妈来,她照顾不了咱爸,反要咱爸照顾她呢。”
    皓皓撇撇嘴,非常不乐意。
    梅梅拿筷子敲敲他面前空碗:“为啥这样说?”
    皓皓扬起脸,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姐呀,你看电视上,有多少后妈不跟家里吵,有几个后妈不虐待孩子?哼,你是长大了,她当然不敢拿你怎么样。她要是对我不好,我也不能老是不回来,跟个乞丐一样飘在街上吧?”
    皓皓的神态,那副认真相,把大家逗笑了。但是,笑着笑着,就笑不下去了。这是一个严肃的话题,尽管皓皓更多地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上考虑,却也不无道理。
    “你要是听话,你要是懂事,就不会出现这情况了。”梅梅的话首先遭到弟弟的反对,她多少有些受挫。
    皓皓不服气地梗着脖子:“噯,话不是这么说的。我就是个小孩,我能听话,我能懂事,可人家未必就真心地喜欢我心疼我,再咋说,她又不是咱们亲妈。还有,谁知道她来咱们家是不是图咱爸是个村长,图咱爸的钱呢。”
    我大吃一惊!皓皓只是一个上初二的孩子,说出的话,竟然这系溃?br&gt见大家都望着他,他笑了起来:
    “咱们家现在这样不是挺好吗?四叔说了,他愿意替咱爸,这多好呀,以后有四叔跟咱爸照顾咱们,不很好吗?要是四叔能一辈子呆在咱们家就好了……”
    老韩没有插话,只是笑眯眯地望着一双儿女,好像是在专心地在欣赏自己的两块发光的宝石一样。
    然而,皓皓的话还没有说完,梅梅就揪住了他的耳朵:“我叫你胡说!你电视看多了是不是?爸会没有眼光到挑一个那样的人吗?什么四叔一辈子呆咱们家照顾咱们?你异想天开啊,四叔就是四叔,能一样吗?”
    梅梅肯定没有想到,自己长时间以来的想法刚提到桌面上,首先得到的是弟弟的反对。或许她想东想西,就是没有想到这里最起码有三个人都不支持他的想法。这让她非常的孤立无援!也让她有些着急。
    跟皓皓再怎么扯,都扯不出结果来。梅梅明白这一点,她转过脸,干脆不去理会他。
    “爸,可能我说这话不合适。可是,今天这话我一定要说。我妈都不在了,家里没有这样一个人实在是会被人另眼相看的,这都不重要。我知道,以前你也没有少吃苦,也该到了给自己打算的时候了。我们是你的孩子,可是孩子毕竟是孩子,我们只能用自己的方式关心你,这种关心非常有限,再咋说都比不得那么一个人去照顾你体贴你啊。你现在还身强力壮,可是以后呢?咋能没有个经常在一起说话的伴儿呢?”
    梅梅的眼睛红了。
    梅梅的话,无可厚非。可是,她能知道老韩在想什么吗?她咋就能知道老韩和我早就有了生死约定了呢?我的老韩,不管是从言语上还是从作派上,都是个绝对铁铮铮响当当的硬汉,梅梅绝对不会相信自己那样一个铁汉一样的父亲是我的爱人!
    老韩笑了一下。这种笑,我分辨得清清楚楚。那是一种无奈和不甘的混合体。所谓无奈,是对造化弄人无法理喻的一种接受。不甘,是对要强加在自己头上婚姻的不愿接受。
    “梅梅啊,人都不能委屈自己,这一点,爸很清楚。爸知道你是好心好意,可是,爸现在还没有这个打算。你看,你和皓皓还在念书,等你们都长大了,等你们都能独立了,再商量这件事情也不迟。现在,爸觉得目前这样也挺好的。不就是几碗饭吗?不就是几件衣服吗?爸觉得这都是小问题。爸现在这工作也够忙的了,一点也不觉得孤单。还有啊,你看,你四叔现在住得离咱们很近,他没有事情的时候,会过来瞧瞧爸,会跟爸说说话。这不是能省去很多麻烦事情吗?”
    “可是…….”
    “别可是了。梅梅,经过一些事,明白一些道理。婚姻这事情,只能随遇而安,不好强求。”老韩打断梅梅,“好了,好了,就剩两天了,你们马上就该收假回学校了,别再为这事情费脑子了。”
    老韩站起来,开始收拾桌子,准备结束这个话题。
    看见老韩收拾碗筷,梅梅无可奈何地站起来帮忙。皓皓是个懂事的孩子,大家一起收拾饭桌。
    后来,大家都没有更多的话题,除了皓皓不时地跟我说笑几句,大家都很沉默各自在想着心事。我知道梅梅对这件事情不会就这么放弃的,总有一日,她会想到新的办法旧事重提的,尽管这天晚上,她吃了一个小败仗,可她绝对不会就此甘心自己的失败。
    我没有很快离开老韩家,我想多坐一会儿。
    梅梅在这件事情上的受挫,我多少有点不放心。
    刚洗完碗,就有不少人找老韩。有说村里事情的,还有为邻里间的矛盾找老韩诉苦的,看着老韩跟那些人拉呱,我给梅梅说:“你有空吗?四叔想和你聊一会儿。”
    我有必要和梅梅接触,虽然在心里,我多少有点怕她。
    梅梅笑道:“那上我屋里去坐会儿吧,我也正想和四叔说会儿话呢。”
    我以前没有进过梅梅的房间,这是第一次。房子不大,那种很女孩的青春和诡秘的气息充盈期间,淡淡地散发着一种说不出的香水味。一台电脑摆在窗口,硕大的玩具布袋熊在显示器的左上角的墙上斜斜懒懒地靠着,缨缨落落的天蓝色的风铃悬挂在窗口,应该是梅梅自己做的。靠着墙,立着一个大大的书柜,除了大量的文学名著,就是一些法律典籍。如果不是一张看起来非常舒适的床在屋子里摆着,我几乎以为这是一个书房呢。
    很有点不协调的是,房间里的唯一一张装饰画,是挂在床头上的一副《自由引导人民》的油画。
    “你喜欢德洛克洛瓦的作品吗?”,我很吃惊。现在的小姑娘,尤其是学生,以历史事件为背景的油画一般不是很喜欢。为了装点门面,他们宁肯用梵高或者莫奈的画,用一种纷繁的光怪陆离的色彩冲击来表现自己的向往和背叛。
    “我喜欢现实和浪漫相揉合的东西。这幅画,就用了这种形式的思想再现‘七月革命’的残酷和人们对自由的渴望。巴黎是浪漫之都,为了达到目的,倒下去的牺牲是那样地值得,前赴后继的热情依然在战火里燃烧。”梅梅睁着大眼睛,恬静地看着我笑了。
    听了这话,我开始苦笑。
    “小杨最近是在学校里吗?咋不见他这两天来玩儿啊?”,我转移话题。
    “我不想很频繁地让他来。爸爸是个村干部,家里来的人比较杂,让人说三道四不太好。还有,他来了,爸爸还得陪他,那样爸爸也累。”
    体谅别人的人,我只能更增加对她的好感。
    “四叔,你在学校里没有恋爱过吗?”,梅梅搬过来一张小椅子让我坐下,自己坐到床沿去。房间不是很大,再放一把椅子会显得很拥挤。
    “有过啊,但是,都没有结果。”,曾经有多少的漂亮女孩在我身边围转过,可是没有一个能让我对她产生那种要一生相守的愿望。
    “四叔眼光太高了吧?”梅梅一边把玩着桌子上的笔筒一边笑着打量我:“一直没有合适的女孩子吗?”
    我红了脸:“爱情这东西也靠缘分的。”
    梅梅笑起来了:“四叔啊,你该不是不喜欢女孩子吧?”
    梅梅的眼光在我脸上逡巡,尽管带着笑意,那种审视却非常坚定。我尴尬极了,一个女孩子,忽然冷不丁地冒出这么一句话,我实在是感到突然。我忽然就非常后悔自己主动找这样一个有心计的女孩儿谈心。
    “我不喜欢女孩子,喜欢啥?你该不会是又说四叔跟你爸怎么怎么吧?”
    梅梅也太欺负人了吧,想到这样步步紧逼我,我有些来气。可是再怎么说,我还得和气点不是?谁让她是老韩的宝贝儿千金呢!
    “梅梅啊,四叔不是个糊涂蛋。说句毫不客气的话,我自己知道自己的优势在哪里。中学的时候,我的身边从来就不缺少女孩子的情书,更别说到了大学以后了!师范学校是什么地方,哪个女孩不浪漫?哪个男孩儿不痴情?可是,我比不得那些好地方出来的人,他们都有很好的家境。而我呢?出生在山沟沟一样的地方,家里一直很穷,我一直很克制自己,给自己说,等有了好的生活再说!所以这些年,我很卖力地在打拼!”
    梅梅睁大着眼睛看我,我第一次貌似推心置腹的话,一定极大地引起了她的兴趣,也许,她从我的话里还想到了他的小杨。
    “可是四叔啊,你现在已经不是当初的穷小子了,你现在都有房子了,几十万的房子!依照你现在的家底,依照你现在的收入状况,就是找个眼光很高的女孩子也非常容易!”
    我苦笑起来:“梅梅,你说的都是表面现象。四叔这几年是赚了一点钱。做销售的,绝对没有人靠自己的那点死工资吃饭,收入全部来自销售提成。现在,四叔的工资加提成每个月是有不少钱,不到两万。可是,谁都知道销售的命脉是跟市场走的。一种产品,没有永远的市场。当这种现有的产品被别人的产品替代后,那么就没有饭吃了。所以说,这种饭碗永远地不牢靠。干这一行,全靠自己的打拼开出一片天地。要是市场没有了,收入也就没有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干推销的就是这样。尤其是这次的事故,几乎要了我的命,我还不知道今后是不是应该换个职业呢。至少你爸是这样劝我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