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挑衅家法+番外 作者:信幽(上)

字体:[ ]

 
文案:
世间总会有很多神秘的家族,寒家就是其中最大,最神秘的;
这么大一个家族,家规家法必不可少,寒家的子孙也是一直恪守这这一规则,
延续了一代又一代,直到一个叫楠楠的男孩出现,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寒誉楠,寒睿,寒誉谦 ┃ 配角:寒木霏,寒枫 ┃ 其它:sp,父子,豪门
==================
 
  ☆、第一章 被逮回
 
  一片跟废墟没什么区别的地方,建筑着看似下一秒倒塌但依然□□了十几年的地方,很少人进来,也很少人能够翻身从这里出去。这里居住着一群每天被生活侮辱一遍又一遍的人苟延残喘着。但是就是这么一个好像被上帝和开发商都遗忘甚至遗弃的地方,竟然同一个月连着两次进了外人。
  只是这两次不一样的是,第一次是一个外表不凡,气质不凡但却坚持要在这里租房子混日子的人,而另一次却是在这个少年进来的半个月之后,一辆看似低调却能在这片“废墟”掀起大浪的车进来了,虽然没有见过甚至没有听过这辆车的牌子,但只要是眼睛和脑子方面没什么特殊疾病的都能从外观看出能开得起这辆车的人肯定是非富即贵,反正是他们这帮人所得罪不起也招惹不起,甚至抬眼看一眼都似乎侮辱了这辆车的主人。
  但是对方却毫不在意,在这片人行注目礼的情况下,开到了一栋跟其他建筑毫无区别的建筑前面。车的副驾驶座上下来一个男人,毫不关心周围人的窃窃私语,径直走向刚从建筑物走下来的两名少年。
  “小郁,我又找到了一个活,咱俩一起去吧,给的钱还是挺多的,只要干够六个小时就成,我们晚上可以再干一份活。”一个少年拿着一个箱子正在和另一个少年说话。但是这名少年本来想回应身边的人,但是抬眼一看来的人就立刻全身紧绷起来。
  旁边的少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感觉身边的人突然停了下来,甚至露出了这半个月都未曾见过的惊讶和恐慌的表情。来的男人停下,在这个“小郁”的耳边说了一句话,男孩就鬼使神差的跟着这个男人走了,甚至不管后面还不明白情况想要叫住男孩人。
  男孩跟着男人走到车旁,男人很恭敬的打开车门,男孩似乎比刚才镇定多了,弯腰走了进去,男人关上车门重新回到副驾驶的座位上,车子开走,好像这个月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大家又恢复了平静。
  上了车的少年看着车里的另一个男人,立刻跪下,男人似乎没什么反应,依旧在欣赏从刚才就拿在手里的书。车的里面简直是一个小的总统套房,该有的应有尽有,甚至把这叫做家的话都毫无违和感。司机跟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男人好像后面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不回头也不说话。坐在后面的男人,连看都没有看一眼一上车就跪着的人,车子平坦地开着,除了翻书以外没有任何声音,男孩只感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重。
  男孩名字叫寒誉楠,在这个国家,寒姓只属于他们一家,而这个庞大的家族已经存在很久了。这个家族可以说是低调的很,但是只要是稍微有些见识的人都清楚,这个国家大部分经常在媒体露面,风生水起的一些人,不过是替他们家打工罢了,就算再低调也架不住实力真的很强。
  坐在车里看书的人是寒睿,是寒家当前的家主,也是跪着的男孩的父亲。儿子失踪十五天,派人找了十五天,没想到竟然在这种地方找到。难道他宁愿待在这种地方也不愿意跟自己回家,这也是寒睿在得知寒誉楠的具体位置之后一直想不通的事情。
  当然,寒誉楠是不想跟着父亲回家的,但即便这样,在走进车之后看到父亲的那一刻,双腿也不自然的弯下去了,这次闯的祸太大,他自己也自知要想让父亲永远都找不到自己那是不可能的,十五天也是他能逃的最长的时间,可是又能怎么样,还是得回去面对。用这十五天的自由换来一顿家法也不错,值了。
  车子行驶了两个多小时,跪在地上的寒誉楠,腿已经没什么知觉了。虽然地上铺的是厚厚的地毯,但是两个小时过去了,而这十五天寒誉楠都不曾跪过自然不习惯。终于,寒誉楠在进车之后,第一次抬头看着父亲。他刚一抬头就对上了父亲的眼睛,反射性的,寒誉楠立刻低下头,不就是跪吗?跟家法比起来,这好受多了。
  寒睿叹了口气,“起来吧,那有简单的卫生间,给我把这套衣服换下来。”话语虽无奈也充满威严。
  寒誉楠闻言立刻站了起来,可能太用力,腿麻也就算了,还撞到了脑袋,摸摸头,老实的打开卫生间的门。虽然狭小,但布置不失豪华,简单地收拾了一下,换上已经放好的衣服,洗了洗脸,连自己平时用的洗面霜都在这,看来父亲也算是很用心了。擦干净脸,寒誉楠一直盯着门,想开但是手却不自觉的不想动。出门怎么面对父亲,母亲刚刚去世,父亲就决定要把自己接回主宅去住。但是主宅有另一个女主人和另一个少爷在那,寒誉楠不想跟任何人争,其实他自己很清楚,母亲可以算的上父亲的小三了,而且父亲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在母亲这住的,主宅的人北湖怎么议论他们母子寒誉楠不想知道也不怕,但是自己如果回去,那就是直接了当的面对曾经自己母亲带给她们侮辱的人。
  “你还不打算出来吗?”听着洗手间的水声早就停了门却迟迟没动静,寒睿就知道儿子在那想什么。
  听到父亲都这么说了,寒誉楠深吸了一口气,把手放在门把手上,扭动,走了出去,在父亲坐的对面的那个沙发上坐下。
  寒睿见儿子坐的这么远,还一脸委屈的样子就知道还在介意那件事。
  “这几天在这过得好吗?我看了暗卫查到的资料,你从离家出走就一直在那。”
  从父亲的语气里,寒誉楠没有听出父亲的任何情绪,只能勉强回答:“还可以吧,那挺好的。”
  到时寒睿从儿子的语气中听出了不满,“过来!”
  听着父亲的话,寒誉楠慢慢挪过去,在父亲旁边坐下。
  寒睿只是无奈,虽然儿子是在外面长大,但是只要寒睿有时间,每天都会跟儿子相处,他的想法和脾气寒睿还是清楚的,如果不是真的被逼到一定境界,儿子是说什么都不会选择这么做。
  “我知道你不想跟我回去,但是你才十五岁,我不可能把你放在外面一个人住”。寒睿伸过胳膊,拉近儿子。
  寒誉楠低下头:“我可以去舅舅那。”
  “你应该懂我什么意思。”
  “我不想和任何人争,呵呵,也争不过。”别说主宅,家族其他人肯定是个人都认为自己母亲是不要脸的小三,自己虽然是寒家的人,父亲要把自己接回去,他们同意也仅仅是因为父亲是家主他们不敢反抗罢了。别说争了,回去后自己想安然过日子都不可能。
  听儿子这么说,寒睿刚才蹦起来的脸也缓和了许多:“只要我在,你就不会有什么事,我跟你说过,我跟你母亲先认识的,那个地也是你的家,你也是那个家的一部分,也是我未来的合法继承人,你什么时候那么在乎别人的看法了?”寒睿揉揉儿子的头发,寒誉楠只是低下了头。
  “枕着我的腿睡一觉吧,醒来就到家了。”这几天估计儿子也累了。
  寒誉楠闻言听话的躺下了,闭上了眼睛。寒睿又拿起刚才看的那本书继续翻页看着,“回去该有的规矩和处罚是不能省的,你敢这么做,就知道自己回去该受什么。”
  感觉儿子的身体僵硬了一下,寒睿轻笑了一下,不过没过多久,就感觉儿子已经睡沉了,这件事都不能阻止他睡觉,可想儿子这十五天都干了些什么。
  寒睿不能不佩服自己一手培养出的人有多优秀,还有这种寒家想找的人竟然超过八天没找到的,而儿子竟然能躲得了十五天,看来儿子虽然不住在主宅,但却把它们的做事风格掌握得透透的,看来要重新整顿了。                        
  
 
  ☆、第二章 主宅
 
  睡了一觉,果然当寒誉楠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看到主宅的大门了。大门离着寒睿真正住的地方开车还要半个多小时,只不过从这个门开始到里面全都是包含在寒家主宅里面了。寒誉楠还记得上次来这时候是半个月前,父亲带着自己来的,当时母亲刚刚去世,自己悲伤地甚至没有能够观看这里的景色。不得不说,真的很美,道路宽广,好像除了道路以外,两边都像原始森林一般,进去仿佛就出不来了。就算寒家再有钱,也不能这么浪费土地,真可耻。
  “不管你怎么想,这次回来,没我的允许,你没有机会再逃出去了,禁足两个月,你好好熟悉这个家,这次我会以还有举办入族仪式的理由把对你的处罚减轻,如果你再违法家规,我就会完完全全按照家规上规定的处罚你,平时我给你定的规定,跟寒家家规比起来不过是冰山一角,以前你不住在这我可以偏袒你,但是在这,我会一视同仁。”完全不是寒睿在吓唬他,按照家规,说的好听是离家出走,但寒家家规可不这样认为,作为寒家的人,一旦这么做了,不管什么原因都会按照叛族来处罚,是寒家非常禁忌的事情。没有人甚至是家主也不能逾越这项规定,但寒誉楠刚来就闯了这么大的祸,对寒誉楠的不处罚根本不可能在家族上说得过去,寒睿只好找尽理由删减处罚。
  不过虽然删减了处罚,但不代表处罚很轻松,家族那边的长辈丝毫不放口,一定要在整个家族面前处罚寒誉楠才能安抚他们,那些家族长辈平时是不参与家族的任何事宜,但是这件事情发生对于寒家来说是很严重的,为了体现家主不偏袒,只能由长着处置,长辈也为了在整个家族说得过去,便坚决要求,寒睿没法不同意,祸是寒誉楠闯的,而且寒誉楠在离家出走的时候,还黑了主宅里的一些监控设备,虽然寒睿派人半天就给修好了,但跟上一条加在一起,更不能原谅。
  “家族会议会在三天后举行,这段时间什么事情都不准做,把家规背熟,我会在家族会议里检查你。”已经到了,寒睿说完就下了车。
  寒誉楠愣了一下也跟着父亲下了车,不光要当着那些人受罚,还要当着他们背家规,心里顿时又想逃了。强装淡定地跟着父亲进了家门,两排站着的全是佣人,管家首先迎了上来,从副驾驶下来的男人是寒睿的贴身保镖郝漓,寒誉楠也不知道郝漓什么时候开始开着父亲,只知道自己懂事之后,只要是父亲来,都会贴身带着他,哪怕谁也不带。这次也一样,父亲只带了郝漓和司机两个人去,但是郝漓在那片贫民区对自己说的话,依旧在脑子里闪烁着:“如果少爷不配合,这就会变成真正的废墟。”恐怕也是父亲让他这么说的,寒誉楠知道父亲一向说到做到,反而不敢挑战。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里面了,寒睿只是吩咐管家带着寒誉楠在家里随便逛逛,然后就又离开了。寒誉楠觉得管家还是非常和蔼可亲的,从上次来就注意到了,即使有太多人对自己仇恨,这个人也从来都是一直坚持自己的工作,从不表现出工作以外的不该有的情绪,看来能进寒家的都不是普通人。
  管家摆了个请的姿势,寒誉楠跟着他,而管家在前面介绍着每个地方甚至有哪些不该有的禁忌,寒誉楠听得很认真,他也不想再随便犯错让父亲为难,只好能做到什么的尽量做到。
  “那边是什么地方?”寒誉楠从经过那个地方的时候就很敏锐地感觉那个地方不一样,至于为什么,也可能是父亲从小培养的警觉力。
  管家望着那个地方先是愣了一下,不过只有几秒钟立刻恢复原状,但是还是被寒誉楠察觉到了,管家随后微笑:“其实那本是主人们绝对不会去的地方,但是如果二少爷想去的话,我可以带您去看看。”
  “可以吗?”
  “当然可以,主人们只是平时做的事情绝对不会涉及到那里,所以几乎不去,老爷让我带着您在家里转转,我可以带着少爷去,只不过恐怕这次去了之后,少爷以后也就不会再去了。”。
  寒誉楠虽然很难从管家的语言里找出什么信息来不过还是想去看看:“好吧,你带我去吧。”
  管家看了寒誉楠大概半分钟,立刻带路,这个少年很不一样,以往如果自己这么说,从表面上都能看出对方有微小的恐惧或者是其他情绪,但眼前的少年没有丝毫变化,即使是主人的后代也不会平凡。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