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挑衅家法+番外 作者:信幽(中)

字体:[ ]

 
  ☆、第八十章 兄弟挨打
 
  第八十章兄弟挨打
  房间里,两人背对背面墙跪着的,两个人一直什么话也不说,但是心里想的却是同一件事情。那就是寒睿从上车到回家始终不说一句话。而且进了家门后自己都不愿跟两人说话直接吩咐郝漓,寒誉谦心里觉得,本来父亲跟他在一起就不是很爱说话,每次除了问学习的情况,还真的很少跟自己聊别的。但是寒誉谦从未见过父亲那种生气的样子,以前就算父亲再怎么生气,只是面无表情更多一些,生气表现得这么明显还真是头一次。
  寒誉谦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让父亲生气,只是为了让父亲做到不生气,自己就拼尽了全力,该做的都做了,该学的也都学了。不管再怎么辛苦,寒誉谦从不指望父亲的表扬或者是别的奖励什么,只要父亲能比上次少打几下就能让他自己高兴好几天,但是因为这次的事情让父亲那么生气,寒誉谦心里很不是滋味。
  寒誉楠也是在想寒睿的事情,他跟寒誉谦不同,只要是他跟寒睿在同一个空间里,就算是再怎么生气,父亲都不会对自己一话不说。而且连个关心的话都没有,上次离家出走,那么大的事情父亲都那么温柔,这次可是遇到了一个变态啊,而且自己还被绑架了啊,连个话都不说,还生那么大的气,寒誉楠直接就被打垮了。父亲就算以前不理自己也大多数是不见面什么的,但是这次见着面都不理自己,太过分了。
  两人都各自反省这自己的错误,房间里安静的只能听到两人的呼吸声,跪了很久,寒睿才开门走进去,两人听到了声音,寒誉楠低下了头,寒誉谦反射性地往门口看去,但是发现寒睿也在看他,立刻把目光从寒睿的身上移开了。
  寒睿走进去,这两人的反应寒睿觉得都不正常,寒誉谦很少能敢抬起头来看寒睿的眼睛,寒誉楠也不是那种会低下头的人。寒睿走到里面,挑了挑等下要用的工具,寒誉谦没多少反应,跟之前一样,寒誉谦心里是非常愧疚的,恨不得现在快一点父亲打他一顿,至少心里能好受一点。但是让寒睿惊讶的是,自己找工具的时候寒誉楠竟然也跟寒誉谦一样毫无反应,以前这样做都是起震慑效果的,怎么这次这个家伙开窍了?
  不管两人,寒睿看着房间里的工具。随手挑了一根藤条,就敲了敲桌子。两人听到声音之后,都主动站起来,走到寒睿旁边,老实脱下裤子,趴下都这挨打。看两人这么自觉,寒睿反而气消了一些,然后问道:“谁提议要把木霏带出去的?”这件事情非常严重,虽然寒家家规有大有小,小的违反后也只是寒睿责罚完之后就算过去了,因为小的规矩主要是约束,人总会难免犯小错,所以也可以理解。但是寒家大的规矩,是绝对不能触碰的高压线,之前寒誉楠就碰了两条,下场就是当着家族的面受罚,但是这种处罚已经是寒睿为他减了又减之后的不能再减了的责罚。
  高压线有很多条,其中还有一条就是寒木霏绝对不能离开寒家规定去的地方一步。这件事情绝对是大事,还没有谁能够明着挑战这条规定,但是寒睿在听到家里的人汇报寒木霏失踪,然后又从父亲派来的人里得知是三个人被绑了之后,就恨不得立刻把寒誉楠抓回来,直接扔门口扒裤子打,想都不用想,能敢明目张胆犯事的人,寒誉谦不可能,寒木霏也很听话,就剩下寒誉楠了。
  听到父亲的问话,寒誉楠就不高兴了:“哪有人带她出去,明明就是她自己藏车里然后跟着我们出去的,我跟哥哥之前都不知道这件事情!”寒誉楠明显带着哭腔,寒睿听着就不对劲,低头一看,寒誉楠脸上满是泪痕,肯定是哭过一段时间了。
  但是寒睿也不理这个,立刻说道:“怎么可能?之前你没来的时候誉谦也经常出去,怎么没见她藏在车里跟着誉谦一起出去,怎么这次你们刚和好,她就跟着你们两个出去了,怎么可能不是你带着出去的!”寒睿才不相信儿子的狡辩,做错事从来打死不认错,这就是寒誉楠。
  “我才没有……”寒誉楠更委屈了,刚才父亲不理自己就已经很难过了,现在还冤枉。
  “你再说!”寒睿举起藤条来就要开打。
  “爸!”寒誉谦立刻阻止寒睿:“不是楠楠带着木霏出去的,是她自己藏在车里跟我们出去的,我们真的不知道,你不相信现在就可以去问木霏。”寒誉谦也不想寒誉楠被冤枉,而且这件事情,就算是寒誉楠带着寒木霏出去的,寒木霏也不会因此少一丁点责罚,反而还还得寒誉楠也跟着一起受罚。
  寒睿看了看寒誉谦,这个儿子从未在自己面前撒过谎,不过寒睿还是打电话给负责责罚寒木霏的人,听到了对方的答复之后也算是相信了两人。
  “好吧,木霏的事情跟你们两个无关,但是……寒誉楠,你一上午给我作了几百万,败家到这种程度,你想干什么?”寒睿边说着边往寒誉楠屁股上打了两下。寒誉楠直接就被打的哭起来,“不是我花的,是寒木霏花的,你怎么什么事情都怨我……呜呜呜………”去的商场都是那种很贵的商场,一件衣服就可能上千甚至上万,寒木霏跟疯了一样拿了那么多衣服,当然花了很多……
  寒睿冷笑了一声:“也不是吧,我看里面还有什么糖什么的,你倒是会买,直接去了糖窝,也在那被人暗算的,你让我说你什么好!”说着寒睿气又上来了,直接挥起藤条连打了五下,寒誉楠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这件事情就跟自己无关好不好,自己可是发现了药,是他们两个没发现,还讲不讲理了。但是寒誉楠现在这种话还是不敢说的,毕竟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还不知道家族的那帮人又要怎样。
  “你的事情我等会儿再跟你算,再敢偷吃糖,我就把你手剁下来!”寒睿说完后就又转向寒誉谦,寒誉谦见父亲朝着自己来了,全身差点就发抖了。刚才听到寒誉楠撕心裂肺的叫声,寒誉谦害怕得很。
  “你怎么回事?你是哥哥,任由他们两个闹也就算了,竟然那么容易就被人给暗算了,平时就是这么教你的吗?是不是几天我没收拾你,越来越放纵自己了你。”
  “我……是儿子不好,请父亲责罚……”寒誉谦知道自己不该找理由,也没有资格找理由。这次的事情,那么容易就被人给放倒了,上次也是一样,轻易就被人抓了,这次幸亏没有什么事情,如果真的出什么事,自己怎么对得起弟弟妹妹和父亲。
  寒睿看着寒誉谦,还是大儿子懂事,瞬间消了点火:“五十,这次就不深追究了,这次之后,晚上加课,休息的时候加半天课。”
  “是!”本来休息时间就不够,现在又加了课,而且休息的时候本来晚上也是要上课的,这样一来,上午上课,晚上上课,只能中午和下午休息。但是寒誉谦只要想到自己的无能差点害死弟弟妹妹,也就没什么怨言了。
  看着寒誉谦没有意见,寒睿就挥起藤条,藤条落在寒誉谦身上,的确是非常疼。但是寒誉谦并没有像寒誉楠那样大叫,只是强忍着。
  寒睿也没有留情,每一下都能打出一道痕来,倒是让寒誉谦有些吃不消。
  寒誉楠听着哥哥挨打,偷偷地往那边看了看,看到寒誉谦强忍的样子,自己心里也不好受。如果自己当时不想着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也不会被那些人给带走,哥哥也不会这么愧疚。
  寒誉谦那边已经打完了,刚打完,寒誉谦的双腿就支撑不住,直接倒在了地上。寒睿把儿子扶起来,直接扶到了房间的一个床上趴着。
  这边完了后,寒睿又走到了寒誉楠身边。
  寒誉楠听到父亲过来的声音,全身都颤栗。
  “我算是管不好你了是吧?就算木霏不是你领出去的,也肯定是你说的,四十,以后我会把你们学校全校加晚自习,每天放学在学校等着我,跟我一起回来。省得你早回家给我惹事。”寒睿刚说完寒誉楠就感觉地狱来了,平时早回家还能玩会儿游戏什么的,怎么能这样。
  “我不要,我要早回家!”寒誉楠立刻抗议,这可是关系到他的休息时间的多少的问题。
  “不行,你再多说,就加倍!”寒睿直接打消寒誉楠的念头,寒睿已经感觉到了,他还不了解父亲吗?很明显,父亲想对楠楠做什么。如今在寒家,特别是自己不在的时候,父亲下手刚刚好,只要保证自己在的时候楠楠在,自己不在家的时候楠楠也不在家就行了。
  打算好之后,寒睿拿着藤条朝着寒誉楠的屁股打起来,寒誉楠可不像寒誉谦那样,老老实实咬牙挨打,一声不吭的。刚打下来一下,寒誉楠就哭着喊着疼,寒睿才不惯儿子这个毛病,直接加了三分力,这下寒誉楠感觉到父亲是动真格的,就一点声音也没有了。
  趴着的寒誉谦叹了口气,真是找打……
  剩下的数目寒睿一点水都没放,全照着打第二下的力道打完全部的数目,打到一半的时候,寒誉楠实在坚持不下去了,腿一软,就跪在了地上。寒睿看着寒誉楠疼得脸色发白,满脸汗珠,剩下的数目说实话也不舍得再打下去了。
  但是想了想如果这次不严罚儿子,反而会让父亲会找其他理由罚楠楠,狠了狠心,寒睿用藤条打了打桌子:“自己趴会去,别等着我动手!”
  寒睿刚说完,寒誉楠就死拽着桌子边角,然后勉强撑着身体站了起来,重新趴会了桌子。
  看到儿子姿势摆好,寒睿又举起藤条打下去,把剩下的数目也都打完了。明明比寒誉谦少十下,但是看上去寒誉楠的伤严重多了。                        
  
 
  ☆、第八十一章 引诱
 
  第八十一章引诱
  寒睿把寒誉楠抱回房间去,直接派人叫来了医生给看看。其实他也是故意的,也好假装一下自己的打得重了,做个样子。然后又回去看了看寒誉谦。寒誉谦根本就没法动弹,臀上的伤因为一开始打完没上药也看着严重了些。回来的时候寒誉谦已经迷迷糊糊快睡着了,虽然臀上的伤一直一抽一抽地疼,但是累了一天了,又遇到那种事情,就算臀上的伤再疼,眼睛也实在睁不开了。
  看着寒誉谦,寒睿叹了口气,然后找了药弄了弄,找了个椅子放在寒誉谦的床边,然后弄了点药膏,慢慢给寒誉谦上药。寒誉谦感觉后面臀部凉凉的才勉强睁开眼睛,往后看了看,竟然是父亲在上药。寒誉谦直接是彻底醒了,一点都不想睡了。
  “你醒了?再睡会儿吧,上完药我会把给送回去。”寒睿说完后继续着手上的动作。
  寒誉谦感觉寒睿的上药手法非常细腻,甚至都感觉不到疼痛。寒誉谦心里暖暖地享受着父亲的照顾。从小到大第一次父亲亲自给自己上药,以前都是打完就走,从不管之后的事情,如果能够让父亲亲自给自己上药,哪怕每天挨打都值得。刚才因为犯错挨打的事情完全被寒誉谦抛出了脑后,甚至都感觉不到自己刚刚挨了打,全部的神经好像都集中到了父亲碰过的地方,寒誉谦不由自主的笑了笑。
  “我不困了……父亲上完药之后,我可以自己回去的……”寒誉谦不敢再要求更多,自己已经得到的够多了,如果更贪心的话,说不定上天就会连这个都收回,寒誉谦想想就觉得害怕,患得患失的心情寒誉谦实在不知道怎么办。
  “你是太高看你自己了还是太看轻我打的力道了?老实听我的,别废话。”寒睿虽然语言中依旧跟平常一样,寒誉谦听不到任何温暖。但是父亲非要把自己送回去的事情让他觉得非常高兴,从小就想得到的东西,寒誉谦跟寒誉楠的性格是不同的。他希望要的东西,虽然不会主动去索取,但是这种希望会一直持续下去,不会消失,他想要父亲对他好一点,从小就渴望,长大了依旧渴望,他当然知道弟弟每天都能享受的温柔自己怎么也得不到。
  其实寒誉谦能从寒睿的手法就能看得出来父亲肯定是经常给楠楠上药的,要不然怎么会这么熟练,甚至这么温柔,这些温柔都是在别人身上练出来的,寒誉谦不知道该高兴还是难过,但是至少父亲对自己好了不是吗?既然如此还计较什么,只要享受这一刻就行了。
  寒睿给寒誉谦上完药,就随手把衣服盖在了寒誉谦的身上,然后把人给报了起来。寒誉谦今年已经十八岁了,但是寒睿抱起人来丝毫没有重的感觉。一路把寒誉谦抱回了房间,寒睿轻轻把寒誉谦放在床上,然后衣服掀开,感觉没什么异常,就给他盖好被子离开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