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挑衅家法+番外 作者:信幽(下)

字体:[ ]

 
 
  ☆、第一百六十章 清醒
 
  
  寒誉楠被追上来的舒奕给抱回了房间,医生给检查了一下,然后又给寒誉楠打上了点滴。
  “现在二少爷可能精神上面也不太稳定,之前给大少爷的药稀释之后可以喂一点给他,至少能让他好好休息一下。”医生给寒誉楠打上点滴之后建议道。
  寒誉谦赶紧回去拿药,弄了一点药,兑了一些水给寒誉楠喂下去了。  
  此时寒睿依旧在书房里纠结着,他在想跟寒誉楠之间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从两人好,到现在,似乎生活过的跟寒睿一开始想的一点都不一样,但至少没有寒睿想得那么糟糕,寒誉楠是属于那种既然改变不了,就欣然接受的人,对于他来说,改变不了的事情就是寒睿坚持的事情,就像从小到大,只要寒睿要求的训练,只要寒誉楠拒绝过都成功的事情,就是改变不了的事情。
  从把人接回来到现在,寒睿想着之前的一幕幕,似乎真的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了,寒誉楠表面温顺,说什么听什么,但是其实是非常不受控制。几乎每件事情,只要出什么事情,都会把别人的安全放在第一位,而自己的安危绝不考虑,寒睿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让寒誉楠养成了这个习惯,寒睿宁愿寒誉楠是个非常自私的人,只要懂得自保就行了,不要去管别人。偏偏寒誉楠不是这种人。
  正在烦心的寒睿,终于听到了郝漓打得电话的声音,看了看屏幕,寒睿把手机拿了起来:“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二少爷……二少爷现在依旧昏迷不醒,而且烧也退不下来……然后刚才……”听到郝漓说昏迷不醒的时候,寒睿就已经起身把书房的门打开了,后面的话根本就没听到,出了书房的门寒睿就往寒誉楠的房间跑去。郝漓跟在后面,心里也是非常的担心。
  “怎么样了?”一进门,寒睿就往寒誉楠的床边跑去,看着人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因为发烧整个人都是虚弱的,寒睿走到床边,把寒誉楠给扶起来,然后抱着他,“这种降温方式太慢,去那毛巾和冰袋过来。”果然寒睿来了,几个人就算是找到了主心骨,按照寒睿的吩咐,立刻让人去准备,很快,冰袋和毛巾都拿来了。寒睿把冰袋放到寒誉楠的额头,然后身体的其他比较热的地方。
  寒誉楠也明显可以感觉出舒服了许多。也慢慢的又回到了梦里,梦里的自己依旧在那站着,“你怎么回来了?”对方不解的看着寒誉楠。
  “身体太没用了,倒下了。”寒誉楠找了个地方坐下,然后一脸沮丧。
  “其实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差,事情才刚刚开始而已。”
  “但是我已经不想回去了,我已经让我爸非常失望了,我的存在可能就是无限度的给他找麻烦,与其这样,还不如不存在。”寒誉楠低着头,似乎沮丧到最高点了。
  “但是对方好像挺喜欢让你麻烦的,不信你可以回去看看。”对方也坐在了寒誉楠的身边,看着他。
  “我回不去了,我根本就控制不了我的身体,我的身体已经被我作的暂时都无法使用了,还是待在这里吧,在这也挺好,虽然什么都没有,但是至少清净,而且不用面对任何人,只要面对自己就可以了。”寒誉楠环视了一下四周,这里除了白色就是白色,但是却正好给想要逃避的寒誉楠一个最好的避风港。
  “你不会喜欢这里的。”
  “你怎么知道?”寒誉楠反问道。
  对方突然很认真的看着寒誉楠:“没人会比你自己更了解你自己,你有舍弃不了的人,也有没有解决的事情,这里本身就是你创造出来的,我也只是你心的守护者,你不会一辈子都活在自己的心里,因为你的心并不美好。”
  “为什么这么说?”寒誉楠开始不了解对方所表达的意思了。
  “你的心里埋藏着所有你从小到大害怕的东西,比如这个……”话音刚落,寒誉楠就看到一个所有身体器官向外□□的一个男人,全身是血的正在朝着自己的方向走过来。
  “还有这个……”接着,是曾经寒睿带寒誉楠去过的一个野生动物园,自己无助的被关在里面,虽然眼前的狮子和老虎都是被关在笼子里的,但是他们的咆哮声让寒誉楠现在想想都感觉非常恐怖。
  “你还会想要待在这里吗?”寒誉楠突然看到之前的另一个自己满手是血的站了起来,然后眼睛发红的看着自己,寒誉楠觉得非常害怕,好像之前不想触及的东西如今一触即发。
  “我不要再待在这里……我不要……不要……我不要……”寒誉楠喊着这几句话醒了过来。
  房间里的人听到寒誉楠的声音都赶紧围了过来,寒誉楠第一眼睁开的眼睛看到的就是寒睿,似乎没有之前的愤怒了,如今的寒睿,只有希望儿子快点康复的神情。
  “做恶梦了吗?”寒睿抱紧寒誉楠,寒誉楠从来都非常少的做恶梦,并不是他没有害怕的东西,只是他习惯把害怕的东西埋葬起来,如果不是自己去挖掘出来,绝对不会主动去触碰的。所以见寒誉楠做恶梦,寒睿也是觉得他挺新奇的,把冰袋从寒誉楠的额头上拿下来,寒睿拿着毛巾轻轻给寒誉楠擦汗,寒誉楠也因为刚从刚才的恐怖场景中走出来恐怖的感觉一时还回不去。
  “楠楠,你感觉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吗?”看着寒誉楠突然惨白的脸,寒誉谦也是挺担心的。
  “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了……”寒誉楠不断的流着虚汗。
  “看来温度应该是降了一些,家主先陪着二少爷睡吧,我会在别的房间守着,其他人也赶紧回去吧,让二少爷好好休息一下。”医生见寒誉楠醒来,而且测量的温度并没有之前那么高了,也就放心了许多。
  “那好吧……”虽然还是担心,但是毕竟寒睿照顾人在场所有人都会放心,而且大家也很识趣,这对父子刚吵完架,的确得给他们时间,让他们能够谈一下,解开心结。
  于是房间的人都出去了,只剩下寒睿坐在床上,怀里是寒誉楠。
  “要躺下休息吗?”大家走了好几分钟,房间都是安静的,直到寒睿说话,打破了安静。
  寒誉楠摇摇头,如今寒誉楠觉得自己非常虚弱,虚弱到连都动都没有力气,整个身体也跟棉花糖一样,软绵绵的。
  寒睿按照寒誉楠的意思,继续抱着他,只是两人都不说话,房间里安静异常,已经凌晨四点多了,但是两人现在都没有任何睡意。                        
  
 
  ☆、第一百六十一章 比赛(一)
 
  过了几分钟,寒誉楠实在忍不住了,看着眼前的寒睿说道:“我想通了……”声音依旧虚弱,但是寒睿还是能听到的。
  “你想通什么了?”从喝醉到现在,寒誉楠什么事情都没有做过,挨完打之后也是直接被送到房间,然后就是昏迷,哪有时间去想什么。
  寒誉楠笑了笑:“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我查不到那个人……不是我的原因……而是那个人本身就是跟寒家一样……任何人都无法掌握他们的消息的……”
  听到寒誉楠这么说,寒睿也笑了笑:“看来这顿打没有白挨,倒是让你脑子更灵活了。早知道要用这种方法让你想明白,还不如从一开始我就告诉你真相。”
  寒誉楠摇摇头:“我知道你也是不想伤害哥哥。对方自然更不会想要伤害哥哥……这件事,无非是冲着我来的……他们不想让我获得什么,更不想让我继续活着……但是我却傻到家了,以为他们的敌人是我和哥哥两个人,没想到,只是我自己而已……但是哥哥现在还不知道这件事情,交给他是最好的……”经历了这么多的艰辛,最后的结论竟然依旧是父亲是对的,寒誉楠也觉得自己真的是傻到家了。不仅把自己搭进去不说,还伤了寒睿。
  “没事,事情发生了,只要解决就好了,我也相信你会处理的非常好,当然,誉谦也不会让我失望的。”寒睿在说最后半句的时候,还是心事重重的。从小到大,寒睿都未曾跟寒誉谦交过心,这样的做法直接导致的后果是,寒睿完全不清楚寒誉谦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寒睿还是害怕当年的事情再重新发生一遍,而且这种时候,特别是在立场非常鲜明的时候,寒睿只能出血了。
  “张嘴!”过了一会儿,寒睿突然说道。
  寒誉楠听话的张开了嘴巴,接着就有一块糖到了寒誉楠的嘴里,其实也只有寒睿知道寒誉楠想吃糖的原因。
  “吃一块就行了。”让寒睿给他一块糖,已经是非常低的底线了,寒誉楠自然清楚,也就毫不客气的吃了。
  两个人各有各的想法,很快,寒誉楠就闭上眼睛睡着了。寒睿见他睡着,也是小心翼翼把他轻轻放到枕头上,然后就出去了。
  第二天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没有人告诉寒誉谦寒誉楠挨打的原因。寒誉谦也只当做寒誉楠太调皮了,可能又在哪个方面惹寒睿生气了。寒誉谦还不是那种喜欢八卦的人,所以也就没有问。寒誉楠被寒睿叫来的刑堂的人给打了,在寒家很快就传遍了,虽然寒家的佣人还是非常嘴严的,但也架不住如此劲爆的消息出现。
  寒誉谦依旧策划着比赛的事情,居晨和舒奕也跟带着几个保镖开始踏上紧急训练的脚步,寒云锦则是会在网络上给予寒誉谦资料上的支持,整件事情非常井井有序的执行着,顺利的连寒誉谦都觉得不可思议。
  一个星期的时间,寒誉楠已经可以下地了,该来的比赛也要开始了。当天寒祁秉并没有到场,但是果然家里的几位长辈领着一帮人就来了。比赛不可能定在寒家主宅,所以寒枫主动让出自己的宅邸用来搭建场地比赛。在主要立场上,寒枫还是支持寒睿的。
  “居晨,你待会儿先上,探探底,探完底之后跟我说一下。”寒誉楠打量着那几个人,果然还是训练有素的,不管是走路的方式,还是本身的体能素质,都绝不会差。果然对方也是出血了,能够培养出这么一帮不错的人来。
  “是!”听从寒誉楠的吩咐,果然第一个出场的就是居晨。
  寒誉楠虽然表面上没什么,但是其实心情上还是非常不舒服的,寒睿一直盯着寒誉楠坐的位置,本来只是点缀咖啡的方糖,寒誉楠已经嚼着吃好几块了,看得寒睿都觉得牙疼。
  跟他比赛的是一个跟居晨身形差不多的人,寒誉楠总感觉他们带的这帮人绝对不简单,因为根本就从外表无法估量对方的实力。只有真正的高手才能做到这点,那些表面唬人的人反而更好对付。
  从对方开始出手,寒誉楠就一直死盯着对方的每个动作,地方的确像是寒家培养的人,但是又不像是寒家培养出来的人,这点倒是让寒誉楠觉得挺惊奇的。一开始居晨虽然身手非常好,灵敏度也够强,但是对于对方来说,却也没占着什么便宜,两人就这样,出手,攻击,防备,一来二去,两人各自都没有什么收获。看到对方的身手后,其他人就不淡定了,居晨毕竟是无论从本身天赋来说,还是实力来说,都可以说是这几个人中最强的那个,最强的这个人都拿对方丝毫没有办法,更何况是其他人,这明显是要败的节奏。
  在其他人小声议论的时候,寒云锦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寒誉楠的旁边,“对方身手不错,但是招式却非常的怪,你应该见过的比我见过的多多了,你看这是什么招式?”寒云锦跟寒誉楠一样,开始比赛的时候就一直在观察着对方,毕竟寒云锦也只是在寒家长大,就算他本人的确要比其他寒家的人要强一些但是他依旧找不出对付对方招数的破绽来。
  “我也没见过,但是不妨碍,恐怕对方也是为了镇压咱们的势力,故意派出一个最强的。但是现在也有了风险,如果对方不是最强的,那么剩下的人跟他们比根本没戏,但是如果说是最强的人,他们当中还不知道有多少差不多的强者,我们胜算不大。”这明显就不是表面气势战,对方明显的是在用实力说话,他们的人没有上场的也是在场下依旧淡定,丝毫没有因为第一个上去的人跟居晨陷入苦战而担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