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警察同志 作者:苍鹰

字体:[ ]

 
 
 
内容简介:
一个年轻惯偷遇到一位执法严谨的中年警察,两个男人之间发生的故事通常都很令人期待,不落俗套的描写与紧张刺激的剧情使人在心跳的过程中激情澎湃!
 
 
关键字:李铁峰 肖宇 同志 警察
==================
 
  ☆、序
 
    李铁峰坐在酒吧昏暗的角落,神情落寞,大口大口地往嘴里灌着啤酒,小小的酒桌上横七竖八地散布着不下十只已经空了的瓶子,反倒是那些佐酒的零食整整齐齐,从没有动过丝毫。
    一个中年男人半夜还徘徊在这样的场所,以酒买醉,是不是证明他的生活不太如意?
    作为一名刑警,李铁峰无疑是很优秀,曾经破获过多起重.特.大案件,屡屡得到升迁;但是对于一位丈夫或者一位父亲来说,常年因为工作而夜不归宿,冷落了妻子和孩子,他又是不合格的。
    本来以为她们会理解自己,可是当白天妻子拿着《离婚协议书》找到单位,淡淡地说,签了吧,对你,对我,都是一种解脱。
    一切便没了意义!
    酒,真是个好东西啊!
    他自嘲的举着酒瓶,醉眼朦胧地瞧着瓶子里的液体,喃喃:“都他妈的去死……。”
    然后一饮而尽。
    ————————
    ————————
    肖宇站在酒吧对面的路灯下,背靠着栏杆,嘴里叼着香烟,注意着三三两两进出的酒客。
    他在等待目标。
    下手的目标!
    偷窃,还有什么会比那些已经被酒精麻醉了神经的人更容易得手的了?
    半夜,淋淋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路上基本看不见了行人。
    终于,一个男人踉跄着从酒吧里走出来,就那样晃晃荡荡地走不多远双手扶着巷道的墙壁,开始呕吐。
    那是一个身材魁伟的大快头,如果放在平时,肖翔绝对不会将这样的人当做下手的目标的,因为被发现的危险系数太大,没有把握的事情,他是不会去做的。
    但,今天是个例外。
    肖翔慢慢凑了过去。
    “大哥,你没事儿吧?”
    他热心的问道。
    那男人停止呕吐,侧过头醉眼惺忪的看着他,虽然酒意颇浓,眸子中凌厉的光芒却依旧令肖翔不敢逼视。
    “你……你是谁…谁啊?”男人喷着酒气。
    肖翔顺理成章地伸手搀扶住他的胳膊,就好象多年不见的好朋友似的架住男人的身体。
    “我,你都忘了?”
    说话间,男人上衣口袋里的厚厚钱包已经落在了他的口袋里。
    雨,渐渐大了。
 
  ☆、情 窦 初 开 (1)
 
肖宇将那具沉重的男人的身体连拖带拽放倒在屋内唯一的一张床铺,累得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浑身酸疼,散了架一样,再也没有了半分的气力。
    ——这个家伙真是重的象只熊!
    稍稍平复下剧烈跳动的心脏,肖宇点燃一只香烟,吞云吐雾中任那甘劣的气体充盈在整个肺部,瞧了瞧床上鼾声雷动的男人,他不禁暗暗叹了口气:自己毕竟还是太善良,在偷窃得手后,发现那人已经醉倒在满是积水的路边,全身已然湿透,突然的发了善心,生怕此人被雨淋出病来,按照身份证上的地址把他送到了家。
    用那男人的钥匙开了门,才发现,诺大的房间里凌乱不堪,空无一人。
    肖宇嘴里叼着烟,走到床前,饶有兴致的仔细打量起已经醉得失去神智的男人——在翻看此人的身份证的时候,他从同时搜出的工作证上早已清楚,对方竟然是个警察,名叫李铁峰,而且还是位官职不小的警察。
    这样一个男人在肖宇的印象里,应该是生活美满,工作顺利,衣食无尤的。
    怎么会喝酒喝到那种地步?
    他想不明白。
    所以,对这个男人更感兴趣。
    看着那张阳刚的,略带点忧郁的沉睡的国字型脸庞,肖宇莫名的心里一阵悸动,好想将他额头上纠结的皱纹舒展开来……不由自主的,把手放在了男人的面颊上,轻柔的抚摸对方那冒着短短胡渣的下颚。
    ——就象对待他以往的女朋友那样温柔。
    李铁峰根本没有丝毫反应,早已沉醉酒乡的他还会有什么反应呢?!
 
  ☆、情 窦 初 开 (2)
 
在这样的情况和环境下,肖宇的胆子便更大了许多。
    他一颗颗解开男人的上衣扣子,将李铁峰的外衣以及衬衫都大大敞了开来,暴露出男人那肌肉崩凸的的强壮胸膛,用手抚摸过去,弹性十足,虽然小腹多少有点赘肉,但是对于一个四十岁的男人来说,身材已经算是非常不错了的。
    窗外风雨交加,不时闪过一道弯曲的电弧,宛如银蛇般四处流串,伴随着声声霹雳,令人触目惊心。
    肖宇此刻的心思却已经完全放在了李铁峰的身上。 
    他努力控制着急促的心跳,颤抖的双手按在男人健壮的胸膛上,轻轻抚摩,感受着从对方肌肤里散发出的温度;慢慢的手往下移动,顺着小腹绵延的毛丛一路摸到最为茂盛的地方……年轻的小伙子禁不住更是心跳加速,几乎以为自己是在梦中。
    活了二十四个年头,因为家庭贫困不爱读书,肖宇当上了扒手,这个“职业”经历的各类危险自然比其他正经的工作要多得多,甚至曾经被人发现拿刀在后面追杀过,但他也没有象现在这样紧张。
    紧张的额头都渗出了细细的汗珠儿……
    肖宇深深吸了口空气,尽量使自己能保持冷静,但是不住颤抖的手指仍然出卖了他内心真实的感受,就和当初第一次偷窃的心情一模一样。
    屏住了呼吸,小伙子轻轻的抚摸着李铁峰肌肉贲突的胸膛。
    那样的小心,那样的谨慎,仿佛里面随时会冒出一条毒蛇咬他似的。
    酣睡着的李铁峰被这外来的刺激弄得全身一阵痉挛,即便他已经让酒精麻醉了神经,但是外在的感觉使他睁开了眼睛……
    一直注意观察着男人表情的肖宇见状,立刻吓得魂飞魄散。
    ——这要是被他逮住,自己还会有活路吗?
    手下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李铁峰却是喝得太多了酒,仅仅睁开眼睛几秒,便又缓缓闭上了眸子,渐渐均匀的鼾声再次响了起来。
    肖宇虚惊一场,顾不得擦去额头的汗水,就想赶紧趁着男人还未清醒的时候脱身而去,要是再继续下去,对方真的恢复神智,到时想跑可都跑不了。
 
  ☆、情 窦 初 开 (3)
 
火山终于喷发,炽热的岩浆喷薄而出……
    肖宇筋疲力尽,却是怎么也不舍得离开,人懒懒的趴在男人结实的身躯上,脑袋耷拉在对方宽厚的肩膀处,闻着强烈的男性味道,昏昏欲睡。
    李铁峰仰面躺着,双眼直视天花板,醉意早已消散,胸膛在起伏,本就严肃的脸庞上看不出一丝表情,嘴巴半开半阖,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肖宇休息了片刻,微微抬起头,有点不敢直视男人的眼睛,轻声的说:“叔……对不起……我看你醉倒在街上,想学雷锋将你送回来…但是,但是,你太吸引我了,我控制不住……对不起……”
    这样的谎言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李铁峰目光凛冽,如两道探照灯,似乎能看穿人的内心世界,身为小偷的小伙子哪里抵受得住,期期艾艾的垂下头去,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回想刚才的一幕,心里却又感到无比的甜蜜,偷偷的寻思:也许这就是李铁峰的第一次,但是给了自己。
    随后,李铁峰的一段话却打消了他的自我陶醉:
    “在当兵的时候,我也做过……”仿佛回到了二十年前,顿了顿,男人缓缓的说,“在那样的环境里,还不是靠同性之间来发泄压抑的情欲,这很正常,你也不用觉得有什么抱歉的。”
    “哦!”肖宇立刻来了兴趣,把脸凑近,“原来叔也是同志啊?”
    李铁峰怒喝道:“那是年轻时候不懂事,今天要不是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又怎么会把以前的荒唐说出来?”
    被他吓了一跳,肖宇缩了缩肩膀,不敢再问。
    李铁峰从床头柜上拿起烟盒,打开后发现竟然是空的,懊恼地闷哼了声,重重把它抛到屋角,肖宇来了机灵劲儿,连忙爬起来,掏出了自己的香烟抽出两棵,主动把一支递到他的嘴巴上,男人略略犹豫了下,便叼住,就着随后跟上的火机点燃。
    肖宇也叼着烟趴在床边,看着男人大口大口地吞云吐雾,那张轮廓分明的脸庞让他越看越是喜欢,难道,自己已经爱上了他不成?
    “看什么?”
    “我喜欢看你。”
    李铁峰哼道:“喜欢看我干什么?我又不是同性恋。”
    “但我是啊。”
    话一说完,肖宇突然伸过头在男人的左脸颊上波的用力亲了口,不等对方有所反应呵呵笑着转头钻进了卫生间,弄得李铁峰哭笑不得。
    他应该和自己的孩子差不多大啊!
    李铁峰望着卫生间的方向,想起刚才发生的一切,不禁对这个瘦高的年轻人具有的勇气感到钦佩,不是谁都敢做出这样的事情的,包括他自己,因为那样做所承受的社会压力能令任何人都会崩溃。
    在别人的眼中,同志间所做的事情往往会被称之为“病态”,甚至是“变态”,其实,所谓的“变态”情节在每个人身上或多或少都会找到一些痕迹,只不过有的掩饰的好,有的暴露在外罢了。
    失败的婚姻,使得他重新审视起自己和女人之间是否能维系的关系来。
    或许,该换一种生活方式了。
    …….
    肖宇正在洗浴,嘴里还哼着小调,卫生间的门开了,全身赤裸的男人走了进来。
    “叔,你也要洗澡啊?”
    李铁峰一言不发,走到马桶前哗哗的开始方便。
    小伙子不以为意,继续快乐的洗着澡,冷不防忽然被男人拦腰抱住,恶狠狠的声音响起:
    “你个臭小子满足了?开心了?事情还没结束呢……”
    肖宇被他他举动吓了一跳:“什么?”
    李铁峰恨恨的看着他,说:“你只顾着自己满足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