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像海一样逝去 作者:lawsssw_

字体:[ ]

 
内容简介:
作为你的同桌,默默喜欢你很久了。当爱情来临的时候,在不在一起,只在你我一念之间……
 
关键字:校园 耽美、、
====
 
  ☆、凌晨梦
 
“啪”的一声,灯灭了
    唉,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停电了。星野叹了一口气,在心中大肆咒骂电力公司的垃圾效率,却又不得不翻箱倒柜找手电筒。最近他们这栋楼总是发神经似的停电,还是在高温的夏季,这空调电风扇的使用频率可比往常翻好几倍,停电了要人怎么活。
    翻了一阵子终于找到了,开关开了好几遍,就是不见一丝光亮。看看手机的时间,还算早,穿了衣服,准备到自己常去的甜品店坐会儿顺便等电来了。
    夜晚的末班车总是最有效率的,只用了几分钟的时间就到了甜品店门口。甜品店的面积不大,座椅一般都在外面,没有夸张的招牌,一个小小的白色木板悬挂在屋檐底下“Star world”就是这家小店的名字
    星野找了个空桌子坐下,一会儿,小店里出来一位老人。50多岁的老爷爷但看起来并不符合他的年龄,结实的身材,光滑的脸庞还有可爱的龙猫围裙,只有头发中的几根银丝暴露了他的年龄,可惜,脸上却洋溢着一丝青春的气息。活生生的老顽童
    “呵呵,小星野,又来我这边了”老人笑嘻嘻的看着星野,并没有对待客人的殷勤,而是一种爷爷跟自己孙子讲话的样子
    “李叔你这么嫌弃我,那下次我不来了”星野故作委屈,不禁有点撒娇,没办法,他已经把这位老人当成自己的爷爷了
    “好了好了,想吃什么,李叔给你做”
    “老样子吧”
    不一会儿,一杯奶茶和一块芒果蛋糕端了出来,这可是李叔的拿手甜品,大多数到这里的客人都跟星野点的是一样的,店里的客满和店外的拥挤足以证明Star world的品质。
    “我说,这么大老晚的你不在乖乖睡觉跑到我这边干什么啊”李叔坐了下来,抱着端盘问正在大口大口喝奶茶的星野
    “什么呀,国家电网不给力,晚上又闹了,好吧又停电了,没地方去就来你这边了”嗯嗯真好喝。
    “唉,也该去好好说说了,好了我去招呼其他客人,慢慢吃啊”
    “好咧”
    慢悠悠的吃着嘴里的蛋糕,眼睛可没有闲着。左晃晃右看看,生怕放过了周围的单身帅哥。眼贱也是星野的一大特点。
    “啊楸”谁在骂我,星野捂着嘴巴,蛋糕差点就喷出来了。
    吃完东西,跟李叔到了别就一个人慢悠悠的走回家了。清冷的大街上车辆稀少,就连行人也没有几个,一阵风吹过,不禁打了个寒颤。幸好是夏天,星野悻悻的加快了回去的脚步,谁知道晚上会发生什么呢。
    好容易到了楼底,几盏灯稀疏地亮着。看来应该是有电了。上了楼,开了门,洗了个澡,睡觉。
    晚上,一个皮肤黝黑,碎发斜刘海,面容帅气的男生慢慢的靠近了星野,将他抱在了怀里,轻轻的亲吻他的头。星野慢慢地睁开眼睛,看到面前的人,一下子把头放在了他的那块健壮的胸肌上,手搭在他的腰上。男子慢慢的抬起星野的头,吻上了他的嘴唇……
    “啊……”伴随一声尖叫,星野猛地起身。天哪,怎么又是他。
 
  ☆、巧相遇
 
一大早,星野打着大大的哈欠,手上拿着早餐,正在等去学校的路车。
    怎么又梦到他,每次只要晚上停电,那晚一定就会梦到他。星野郁闷的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添的毛病,却让他痛苦了很久
    这时,一个皮肤黝黑,碎发斜刘海,面容帅气,身穿格子衬衫牛仔裤帆布鞋,背着蓝灰色斜挎包,手上拿着手机和早餐,面带贱贱笑容的男生正朝着公交站走来。不管走到哪里总有雌性生物和某些雄性生物观望,而他似乎也早已习惯,面不改色,朝着目标走近。
    对没错,他就是昨晚星野梦里的那个男人,比他大一岁却是同一届同班的同学,张拓翔。
    “早啊,同桌”拓翔用自己标志的大笑脸笑嘻嘻的对着星野说。对没错,这货还是星野的同桌,一年多的感情。
    谁年轻的时候没有喜欢过自己的同桌呢
    “早啊”星野看着同桌的阳光大笑脸,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回应,所以只好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哟,这么早就一张苦瓜脸啊,怎么了,是不是昨晚被那个小妹妹给抛弃了,没关系,哥要你,做哥的女人吧”拓翔依然还是坏坏的,一大早开始调戏星野
    “滚你犊子的,一边去”其实星野很想说“好好好我愿意”没办法,谁让这个是永远不可以说的秘密那
    “别玩了车来了”拓翔还是不肯放过自己的同桌,耍无赖般的蹭着星野。星野那个忍耐啊,幸好眼尖看到了远处的蓝白色公交车,蹬蹬蹬的就跑到了最前面。拓翔也是无奈,没办法随着人流上车。
    到了学校,两人不免再次撞上。来到高二三班,整个班级乱糟糟的。班主任去进修了,所有的英语课全部调成了自习,碰上周四,正好早读加第一节都是英语课,所以才可以在班里大闹天宫。问政教处为什么不管管,很简单。三班是整个高二里最奇葩的班级。最好的学生,最坏的学生,学科头几名的学生,最多才多艺的学生,体育最发达的学生还有最会调皮捣蛋让老师不省心的学生等等全都在这个班级里。
    但这个班级又出奇的团结,每次有什么活动集体奖必定是三班,在区、市、省甚至国家国际都有学生获奖,为这个学校带来很大的声誉,所以老师是管不了也不想管,这个班级又没有人干什么天大的坏事。随便了,只要不侵犯老师和学校的利益,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这是这所高中的校长再一次全师大会上对所有老师说的。
    而恰巧,林星野是整个学校最会唱歌和跳舞的男生,张拓翔又是体育生而且很灵活。所以很多时候都可以看到他们的合作。在台下,很多初中高一的学妹和高三的学姐看到他们两个经常在心里默念“在一起,在一起”可惜,一个男主角一厢情愿,另一个又是大粗电线神经。至今都没有什么进展。
    林星野175,张拓翔186,所以星野最喜欢的也是仅有的一点福利就是早自习还有下课以及晚自习可以随便的靠在张拓翔肌肉发达的手臂上睡觉。张拓翔虽然还是直男,但是这一点还是愿意提供给同桌的。从高一开始,班级的同学从惊讶无比到见怪不怪甚至有时候要找两个人有什么事以直接问对方“你老婆/老公在哪里”。在这帮同学的心里,他们早在一起了。
    偏偏事违人愿。
 
  ☆、新同学
 
正当大家都吵吵闹闹的时候,从后门传来一阵又急又响的铁门敲击声。一个身着黑色长裙,黑色松糕鞋,皮肤白嫩,气质俱佳的年轻女人站在这间教室的后门并不断发出咳嗽声。班级瞬间就安静下来。很显然,这是他们失踪已久的班主任。
    “好久不见啊同学们,我不在的时间教室就被你们改造成菜市场了啊”班主任并没有发很大火,只是用一种揶揄的口气说着。
    “老师,没有,其实我们早就知道你要回来了,所以在这边敲锣打鼓准备迎接老师的大驾光临,是不是阿同学们”很难想像,说这句话的是这个班的班长,还是个女生
    “是”全班很有默契的大喊
    “好了,别这边恶心我了。跟你们说件事,我这次回来,有两件事,第一件,我,培训时间结束,从下节课开始我继续担任高二三班的班主任兼英语老师,所以你们的好日子到头了。第二,我昨天接到教务处的电话,有一个新的男同学要到我们班来,从今天开始他就是你们的同学了。虽然我知道我们班的凝聚力很强,也非常的团结,但是我希望你们不要排斥新来的,记住了吗”年轻的班主任恶狠狠的说出这句话,却不是故意的。她还特意稍稍弯下了腰,看全班同学的反映。看见全班并没有很不爽的表情,一丝满意的笑容从她脸上闪过。
    “老师,可是这位新同学的影子在哪里”“是啊!”全班大喊
    “对啊,教务处跟我说是早读的时候,人呢”班主任微微皱起了眉头。说好的时间怎么没有见到人来呢。莫非这是放鸽子?
    “不好意思,请问这里是三班吗”一阵轻轻的敲门声,一个带着帽子的男生站在门口轻轻的问。此人不高,但也不矮,178足够用了。很白,但是不娘。一身的名牌约莫是个有钱人。长得很帅,但是有看起来不坏,整个一好好学生的样子。
    “是的,有什么事吗”班主任看着门口的男生,不小心笑了出来。怎么是这么个极品的男生     
    “那个,昨天教务处通知我到这里报道的,我拿了单子就上来了”男生明白了这就是自己应该来的地方,没有了刚才的唯唯诺诺和害羞,变得有些自然了。
    “哦,新同学啊,对对对,进来吧。来大家欢迎新同学”班主任突然一声大喝,女流氓的气质瞬间展现出来。
    “大家好,我叫汪毅阳,前任学校是实验中学,很幸运可以来到这个班级。在课余我喜欢阅读和音乐,运动喜欢篮球和网球,平时也会打打DOTA,嗯其他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好好相处吧,谢谢”汪毅阳倒是没有什么拘束了,但眼睛一直往右边中间排一个正在睡觉的大块头的同桌看。
    “好了,这就是新同学,以后要好好相处,记住我刚才说的话。张拓翔,去,帮同学搬个桌椅去”班主任继续发挥女流氓气质,招呼人足足的老大姐架势。
    “不去,昨天训练的累死了”开什么玩笑,老子来学校又不是来服务别人的。被吵醒的张拓翔心里愤懑不平,心里一千只草泥马狂奔。
    “快点!”班主任到不客气,直接走下去捏着张拓翔的耳朵把他揪了起来。痛的不行的拓翔边叫着饶命边揉着耳朵极不情愿的去搬桌椅去了。其实班主任可以对全班人都这么做,他们的关系早已超越师生,越来越像家人了。
    体育生的效率就是高。才几分钟的时间就搬上来一套全新的桌椅。心情郁闷的张拓翔随便把桌椅往自己旁边一放,又趴下去睡觉了。班主任心里万只草泥马在奔腾,但也无可奈何。不是没有办法,只是不想。汪毅阳把桌子往旁边摆了下,放下书包就坐下了
    “叮铃铃……”早读下课铃声响了
    “毅阳同学,你好你好,以后咱们就是同学了,别客气,什么事情都可以说,哦,别害羞,我们都是自己人。所以能不能麻烦你跟我换个位置,拜托拜托。”林星野突然双手啪的一声打在了汪毅阳的双肩上来回摇晃。开什么玩笑,把这样的极品放在拓翔身边,我还要不要活了啊。林星野打的如意小算盘是把张拓翔放到最里面,自己做中间,汪毅阳在最外面,这样还是可以继续跟张拓翔互动,又不用担心被别人吃掉。谁知道他是不是也是呢。就算是窝边草也是要护食的。
    “当然可以”汪毅阳异常的爽快,同时有暗自高兴。
    没错,被林星野给猜对了,只是不是他想的那样
 
  ☆、见钟情
 
话说这个班主任也是个奇怪的女人。林姓,出生于专门产文静的浙江杭州,小学完全由她那充满着文学气息和教养的祖母亲自教,各种文人应该会的技能她全会,琴棋书画一样不落。初中读的是最好的中学,高中干脆直接去国外读女子高中,后来在英国伯明翰大学毕业于英文系。就算是个英语老师有着开放的思想也不用这么流氓吧。这不,在第一节课上,她没有上课,给同学们讲了一些慷慨激昂的故事,一双腿开的大大的,时不时翘个二郎腿,就差一根雪茄了。女汉子的气质暴露无遗。但所有人都乐在其中,毕竟他们的关系不普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