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客家莽汉 作者:蓝蓝的春梦(上)

字体:[ ]

 
 
内容简介:
我们都很贪婪,无比的放纵,有些绝决,用尽细胞里每一分温柔与精力。肉体越是极致快乐,心情越是极致的欢畅。但是这种过度的纵欲令人害怕,仿佛不会再有下一次,我们的明天在哪里?
 
我常独处一偶的想你,凝视遥远的前方,幻想是否能再划过你那粗壮而熟悉的身影。我在心底深深的呼唤你,常常思念你的胸怀还有许多的点点滴滴。
 
 
关键字:刘俊 炮哥 客家汉子,军人同志等
 
 
 
==================
 
  ☆、序言《杜鹃花开红艳艳》修改稿
 
流连于四月杜鹃花开茂盛的季节,满山遍野,郁郁葱葱,红的烂漫,红的似火,染红了整座山头,连天空也变成了火红的一片。这就是我留恋的满山红,俗称杜鹃花。
    那美丽的季节,那火红的一片,时常牵绊我回到过去的记忆;还有那红红的同志情愫,老钻进我的梦乡,编织着我的春梦。
    尘世间,我那些因同志爱而起的疼痛与忧伤,纷纷跳水。于是,湿淋淋的衣袂上缀满了晨光中那充满失望的露珠。
    在风清云淡的红尘深处,我安静地站着,迎风等待你那深深的亲吻,微笑着看光阴在眼眸里一点点逝去,而你却是永远永远留在我的记忆深处……
    绵绵细雨,淅淅沥沥噼噼啪啪;微风拂湿,冰冰凉凉凄凄清清;在杜鹃山那边高高的黄土坡上,有一座杂草丛生的老坟。
    哗哗的响竹,总是吵个不停;芳醇野花,醉醉熏熏飘飘荡荡;我的爱人,你在天堂还好吗?
    是你第一次给我讲关于同志的事情;是你第一次让我享受同志爱的过程;是你第一次让我看到生死两重天,阴阳相隔的对同志恋人的无限的思恋。这摇曳的春风啊,请你告诉他,做了一个真正的同志,我根本不怨他,叫他心安理得的长久安眠……
    夕阳西下,树影婆娑。我思恋你,思恋你那曾经爱抚过我的手;我思恋你,思恋你那曾经热爱过我的心;我思恋你,思恋你那诱人的男人的体香。可如今,寂寞无奈的我却在为你送纸灰,金钱和点那不灭的青灯……
    我曾经多少次在心中默念你的好;我曾经多少次在沉寂的黑夜为你哭泣;我曾经多少次在停泊的港湾等候你的归来;我也曾经多少次在梦中看到你那熟悉的身影……
    可如今,我手捧白花伤痕累累的为你清扫杂草,为你祭奠……
    我常独处一偶的想你,凝视遥远的前方,幻想是否能再划过你那粗壮而熟悉的身影。我在心底深深的呼唤你,常常思念你的教导还有许多的点点滴滴。
    晓岸杨柳春风度,你让他传来你的爱的气息;青天晚霞涓水流,你嘱托我要做个坚强的同志;怀念你是我那美丽的永远的痛。
    我的爱人,你就默默的安息吧,来年的清明,我要带着水酒,来安慰你的英灵!
    我还要继续做着美丽的春梦,我的爱人呀,你捧着一束娇艳的红杜鹃,从遥远的地方走来,来到我的床前,进入我的同志世界,永远的不分开……
    虽然我会慢慢的老去,但我们的同爱却永远无法遗忘……
 
  ☆、第一章 下乡当知青(修订稿)
 
第一章 下乡当知青
    春寒料峭,乍暖还寒,天气还是有一丝丝的寒意。那百花枝头一点点淡淡的粉红蓓蕾,那冬天有点枯萎的草木朝气蓬勃的由黄返绿,那暖流融化了的冰雪滴下的点点晶莹的泪珠,还是有些许淡淡的忧伤。
    “俊儿,你一人去那么远的农村,要照顾好自己,天冷加衣,天热减衣,妈妈不在你的身边,见了那里大叔大伯要问好,嘴要甜,领导安排的农活要用心去做,不能偷懒!”妈妈多不放心自己的儿一个人去,但是没有办法。
    “妈,儿子已经是个大人了,我会自己照顾自己的,你不用担心了。”说是不担心,那是假话,18岁了,还没有出过远门,对于未来的日子,心中很是沉闷。
    高中刚毕业后,我就被安排到了一个偏远的山区去插队,要当一名下乡知青。别的同学都安排的比较好的地方,唯独我一个没有权势的出身不好的安排到了这样的一个地方,郁闷和悲伤,不由的涌上心头。
    爸爸死的早,是不明不白的冤死的,一想到这,我的心不由的揪痛。我和妈妈相依为命,但是情势所迫,我只得背起行囊,来到这穷乡僻壤的地方来劳动。
    我这一走,我家就只剩下我妈一个人了。“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妈妈呀,你要多保重,儿行千里母担忧,有时间,我一定会回来看你的。
    汽车就要开动了,那时我坐在车厢的角落,心静如水,微闭了眼睛,车里车外的喧嚣与我毫不相干,我不愿探出头向外张望,因为那欢送的人群里根本就没有我的家人。
    妈妈体弱多病,是我叫她不要来送的,怕她劳累过度身体吃不消,如果发生意外我又不在身边,那样我的心会不安的。
    汽车缓缓驶出车站,我注视着窗外,一栋栋的房子就要远去,这时我看到了一个女孩躲在墙角偷偷的张望,好像泪眼婆娑。我知道,那一定是倩倩了,我高中的女同学,也是我的粉丝追求者,但是我们根本就不可能。
    首先,我一直认为她爸爸是害死我爸爸的凶手,是她爸爸向革委会的人举报我爸爸的,害我爸爸被关了牛棚,后来是自杀的,让我失去了最亲爱的最尊敬的人。
    第二,我从小是个喜欢男人的人,不可能和她一个女人好起来,所以我拒绝了她。
    那天我和她说的很清楚,我们没有未来,只有恨。因为我把对她爸爸的恨转移到她的身上去了,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她还靠着他那溜须拍马的爸爸而不用下乡,所以我就更瞧不起她。
    很快,目的地到了,其他人都被生产队的人接走了,而我是要到那该死的南华湖生产队去插队。我在心里想,那一定是一个光秃秃的地方,或是鸟不生蛋的地方,要不,上天只惩罚我一个热去那么穷的地方呢?
    天空还下着零星小雨,我一个人在公社的屋檐下百无聊赖的等着那个村长来接我。
    公社的墙上还贴着标语,那时欢迎我们这些下乡知青所做的思想宣传罢了。
    你看:
    上山下乡光荣,赖在城里可耻!
    扎根农村,贡献青春!
    ……
    我傻傻的呆着,一遍一遍的在嘴里默念着那些标语,就像是和尚念经一样,有口无心。
    “你是城里来的学生吧?叫什么名字?”
    这时,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在那里上下的打量我,脸色黝黑黑的,没我高,但是比我强壮多了,头上戴着一顶破旧的草帽,脚上穿了一双已经露出脚趾头的布鞋,黑黑的大裤衩,腰里还别着一个旱烟袋,嘴里叼着一根发黑的老烟枪,还不时的往外吐着烟圈,那浓浓的烟味,呛的我不住的咳嗽。
    最让我难忘和惦记的是他那档部圆鼓鼓的东西,应该不小吧。我听说长期在农村干活的男人,那方面一定超强,要不怎么农村家的孩子大多每家都有七八个,甚至十几个的都有,为国家的人口贡献了超多的劳动力。
    “是,我叫刘俊,以后请多关照。”我学着妈妈的吩咐,小心的应答。
    “村长没空,他叫我来接你。”他憨憨的说。
    我上下打量着这个男人,没有直接回答,只是点了点头。
    他伸出手想和我握个手,以示友好。
    可是我没有理会他,看看他那沾有泥巴的黑黑的手,我把手缩回去。
    他又是“嘿嘿”一笑,没有介意。只见把那烟枪里的烟丝掐灭,好让我不再闻那难受的烟味。
    过了许久,他终于把那烟丝全部都敲完,抬起头来,大声的说:“我们快走吧,等会要下大雨。”
    怎么就会下大雨呢?心里不由的咯噔一下,再次紧张起来,自己没有带雨具,真的下大雨了怎么办?就加快了脚步。
    他见我有点怀疑他所说的话,接着说:“我们这里的春天是孩子脸,说变就变。所以我们出门都要带雨具。”
    我看着他带来的草帽,开始有点相信他了。
    他走的很快,开始,我还可以跟上,但是一会我的脚就开始痛了。
    这崎岖的山路,咋是这样的,平时在家上学走的路也不少,但在这里脚一会就起泡了,路上都是石头子,一不小心就会打个趔趄,摔个跟斗。
    我在远远的跟着,努力的赶上,但是他,却是健步如飞,毫不费力。一会就拉下我快100米了。
    他回头望了望,见我这样不禁走,又倒回来,一言不发的,就把我身上的行李全部都扛到他的身上去了,我不原意,他却傻傻的瞪飞我一眼,我心里害怕,就没再坚持,只得由着眼前这个傻傻的年轻人了。
    这下我就轻松多了,也可以跟上他的步伐了。心里不安的是,刚见面,就要人家来帮忙,多不好意思。
    他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他那嘀嗒的蹬腿的声音好像是一匹好马,是那么的有力,是那么的有节奏,是那么的轻飘飘,又好像是山间的一朵云,是那么的飘逸,潇洒。
    他已经是累的汗流浃背了,我几次上去想要回自己的行李,但都是被他拒绝了。
    我就只好在后面紧紧的跟着,没有说话的声音。
    那么重的行李压在他的身上,他却没事一样,很是佩服。
    他的PP是那么的圆,是那么的鼓,很是有弹性的,应该是劳动人民都少有的吧。不要说是女人,就是男人看了,也会喜欢的。
    想到这,自己的脸不由的红了起来,在这个时候,还感想这方面的事,真该死……
    “给你,赶快戴上,我们要再快点,要不就会淋雨了。”正当我在胡思乱想的时候,他把自己戴的草帽扔给我,要我再走快点。
    我看着那上面黑黑的,心里很是恶心,但看到他那傻傻的脸,只得戴上了。
    一会,天就真的下起了大雨,地上早已是泥泞的不行。
    他把自己的那双旧鞋脱下,小心的保护,生怕会打湿。光着脚丫在地上走,还是那样的轻松自如,不由的在心里起了敬意,自己就不敢脱了。
    一会,我们就到了一个美丽如画的小山村,此时我根本没有心思欣赏那美景,只是想赶快找了地方休息一下,睡个安稳觉。
    “其他插队的据点已经是满了,没有你落脚的地方了。你就住在邓奶奶家,明天有人会来安排你其他的事情。”他冲我“呵呵”傻笑了一下,轻轻的一句话说完,就走了,我连声感谢的话都来不及说。
    就这样,我难忘的知青生活就这样开始了,也开始了我追梦的岁月。
 
  ☆、第二章 竹楼里的小脚阿婆(修订稿)
 
第二章 竹楼里的小脚阿婆
    晚上睡觉,我们住的是竹楼,阿婆说住在竹楼里不会有蛇爬进来咬人。
    我最怕蛇,一听说有蛇,我赶紧的用被子蒙住自己眼睛,赶紧的使自己快点睡着。
    我这个人比较会恋床,以前习惯了睡在自己家的床上,现在无论我如何蒙住自己,就是睡不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