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王小火的峥嵘岁月 作者:梧桐阴

字体:[ ]

 
 
容简介:
已婚的王小火有着让他痛苦和甘甜的回忆,他试图逃避,命运却总是在给他展开不一般的际遇。
 
关键字:王小火、欧阳林、周宾
 
  ☆、第一章
 
今年的秋天来的比往年早了一些,仿佛夏天的脚步还没来得及走过,微风中已经略带凉意的将秋意悄悄送来。街道两旁种植着整齐的法国梧桐树,树叶繁茂,白天一眼望去尽数翠绿,但伴着夜色,树叶被风刮落,拾入手中,已是半枯。
    路灯高高的耸立在树隙中,本是明亮的光线穿过树枝洒在地上已经变的昏昏暗暗。大街上行人不止,身形或明或暗,或双或单,或停或行,如同流动的波浪一一从王小火眼前划过,他茫然的看着周遭这一切,宛如迷途的旅人。
    没有人知道他站在那里有多长时间,偶有路人目光猜疑的扫过他,也都是避的远远的不敢过多靠近,毕竟现在已是夜晚,试想任谁看到这一幕纵是满腹疑云也不敢来过问。
    马路中间不停的有车辆开过,车灯相互映照将本不明亮的街道一次次的掏空,也将王小火一脸木然的表情一次次的映显出来。
    夜风轻轻的吹过,又见树上叶子缓缓的落下,在空中,它们身体轻盈的打着小转儿,仿佛要用这生命最后的时刻演绎出一生中最绚丽的舞姿。
    或许是凝视王小火很长时间,一片叶子在空中盘旋了一阵,顽皮的飞到他的头顶上,落下,将他从呆愣之中拍醒。
    王小火回过神,随手往头顶上摸去,将树叶抓住,送到眼前。
    叶面经络兀显,叶缘往内慢慢呈现出枯黄颜色,虽然脱离了树枝,叶柄根部依旧可以触摸到丝丝生机。
    “生命。”王小火禁不住叹了口气:“如此短暂!”
    就在此时,上衣口袋里的手机响起,收住心思,掏出一看,显示“家”。
    “喂!”刚开口手机里就传出一阵温柔的声音。
    “小火,加完班了吗?”
    “刚结束。”
    “晚饭吃了没?”
    “忙,没顾上。”
    “是等到家了吃还是自己在外边吃?”
    犹豫了一下,王小火答道:“回去随便做点。”
    “那你快点,等到家我再给你做。”
    “不用了,回去了我自己下碗面就行。”
    “回来再说,路上小心,我等你!”
    挂上电话看下时间已快21点,先前不觉得,现在提起吃,他才意识到腹中有些饥饿。
    “回家喽!”他无奈的冲着手中的树叶说道:“而你也该去找自己的归属了。”
    扬起手奋力的将叶子抛起,这时,一阵风吹过带着它朝着远处飘去。
    “飞吧!尽自己的力量能飞多远就飞多远!”王小火自语道。
    说是加班,其实只是一个谎言,因为在他内心深深畏惧一件事情,而这件事情不仅仅只是今天困扰着他,很长时间以来,他都试图以各种理由来回避更应说是在逃避,但是最终的结果始终是在无奈中应和,在无奈中做着每对夫妻都会做的一件事情——性爱。
    有时想想,这是多么的讽刺的一件事情,男女夫妻之间视为很正常的一种举动,而他竟会畏惧如此,宁可以加班或应酬来逃避,其原因不是他与自己老婆之间没有的感情,而是除却了感情之外,他根本没有了性的冲动,每每面对老婆含情脉脉的眼神,他只能假装视而不见,实在是躲不过去了,也就敷衍了事,整个过程就如同完成一项工作一项任务,而且为了不让自己不情愿的情绪流露出来,至始至终他还要表现出激情,久而久之,至自有一天突然他觉如此生活过得很累,所以只能找更多的理由来回避,但是今晚他清楚无论如何也躲不开了。
    昨天早上临出门的时候老婆暗示的眼神已经打了过来,他左顾右盼只当没看见,晚上没到下班时间电话再次光临,电话里没明言可是意思已是传递的一清二楚,本打算找个理由,正巧同事喊着去喝酒,直闹到深夜才回家,老婆苦苦守侯,看到他醉熏熏的模样,嘴里没说可脸上却透着不乐意,又不好挑明,就当他借着醉酒倒床装睡老婆往身上搭被子时,耳朵里传来她失望的轻叹声,当时他的心里一阵酸痛,他真想爬起来对她坦言一切,可是他忍住了,他只能将脑袋深深的埋在被子里假装——永远的掩饰下去!
    想到这里王小火情不自禁的长声一叹,先前对于妻子的亏疚感顿时被浓浓的惆怅所替代。
    走出这条街,来到一个十字路口,只顾着沉浸自我的思绪里,不防备从身体左侧冲来一辆自行车。
    “让让!”伴着一阵清脆的车铃铛,骑车的人急促的吆喝道。
    眼看就要撞到身上,王小火急忙着往后退了几步。
    “走路不长眼睛呀!”对方慌乱的停住车,单腿着地支着车身,气极败坏的开口便骂。
    路灯下,对方的长相有些模糊,身材倒是十分的魁梧。
    “对不起,对不起!”王小火连声道歉。
    对方似乎也没想到他的态度会如此谦和,反而有些难为情,连忙打断王小火的话,说:“算了算了,黑灯瞎火的也怨不得谁,不过以后走路可当心些,我这只是自行车,若是辆汽车你说刚刚的情形有多危险。”
    听出对方语气中的善意,王小火微微一笑,说:“说的对,不过你骑车也该小心点,明知道路况不好还要骑的这么快。”
    “嘿,我说你这个人还跟我较上劲了。”对方憨憨的笑了两声。
    王小火走上前,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脊梁,说:“深更半夜的,咱们谁也别跟谁较真儿。”
    对方愣了一下,有些不习惯但却未制止,尴尬的笑道:“瞧,两个大男人倒小家子气了。”说完,他从车子上抽下另一条腿,手扶着车把站稳,摆摆脑袋,慢慢的推着车从王小火身前走过。
    刚走两步,回过头见王小火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好奇的问道:“你不走?”
    这时他已处身路灯下面,40余岁,脸庞微胖,一双浓眉下面目光炯炯。
    王小火心神一动,掩饰道:“不是提醒过马路要小心吗?”
    “你这人……”忍了半天对方才憋出两个字:“有趣!”
    王小火抿抿嘴笑笑:“不是有病就好。”
    “我瞧也差不了多少!”对方瓮声瓮气的嘀咕道,接着胳膊使劲,自行车往前滑动,只一抬腿整个人已经端坐在车座上。
    王小火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的背影,如此的厚重如同一座大山一样,却又可望而不可及。
    “别傻愣着,快点回家去吧!”对方头也不回的丢下一句话。
    “谢谢!”王小火低声答道。
    手心里还留着对方身体的气息,虽然只是一个陌生人,虽然只有简短的几句交谈,但是王小火已经十分满足,或许极度的渴望产生的效力,这一次意外让他感到异常兴奋。与此同时,埋藏在内心深处那份久远的记忆再次涌上心头。
 
  ☆、第二章
 
1997年的夏末。
    这是一个星期一,24岁的王小火一大早起来,洗簌完毕,穿戴整齐,急急忙忙的就要出门。
    “舅,我去单位报到啦!”王小火手搭着门锁冲着里屋叫道。
    这时,客厅左侧一间卧室门吱的一声被人拉开,从里面走出一个中年男人,揉着眼睛说:“现在才几点钟,等吃完早饭再去。”
    “不了,第一天去单位报到,如果去晚了怕给人的印象不好。”王小火轻声说。
    “说的也对,骑自行车路上小心点!”
    王小火应了声,前脚刚迈出门,又被他舅给拉住。
    “给!”舅舅嘴里一边轻声一边攥紧拳头往他手里塞进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王小火好奇的问道。
    “现在上班成大人了,不像以前做学生,出门身上不带钱怎么能行?不过要省着点儿花!”舅舅悄声叮嘱到。
    “我身上带的有。”王小火急忙推却。
    “轻点声!”舅舅朝着里屋呶呶嘴,暗示道。
    “舅,我真的不要。”
    “费话少说,快走。”舅舅笑呵呵的将他连推带搡的赶出家门,说:“路上别忘记买早点,空着肚子可没精神工作。”
    王小火双眼湿润,因为他知道舅舅目前的家境其实并不是十分的宽裕,两口子虽说都有工作,可住在城里出门便花钱,何况还要供一个上高二的孩子。
    “车锁钥匙和门钥匙都带身上没有?”舅舅扶着门打着哈欠问道。
    王小火点点头。
    “中午要是没人在家,你自己做饭。”
    “知道了。”
    下了楼,一眼看到楼道口处摆放的那辆专门为他准备的“二六”自行车,虽然有些旧,但有总比没有强,性能方面如他舅舅所比喻的:“这家伙骑起来跑的可是贼快,一点不弱于崭新的车子。”王小火又何尝不知这是舅舅在宽慰自己,父母都在农村,供自己念书从小学到大学毕业已经让他们费心费力,现在好不容易分配到工作,钱还没赚到一分又要开口朝他们要买自行车,这样的话实在让他难以启齿。好在有舅舅帮忙,不知从哪儿找来一个别人不要的自行车,修理一番倒也能用。
    “从今天起你就要跟着我混啦!”王小火使劲拍了拍车座子,快乐的说道。
    虽已夏末,清晨的阳光依旧炽热,骑车穿过大街小巷,不多时王小火前胸后背渐渐的被汗水浸湿,胸前衬衣口袋里报到通知书整整齐齐的叠放着,随着风吹进口袋只一低头便能看到,他时不时的扎下头打量一下胸口,深恐自己车子骑的太快一个不留神这张薄薄的纸片就会被风带出来吹跑,因为这张纸即将结束他的学生生涯,对于步入工作岗位以后的生活他的内心充满着无限的期望。
    自从报到通知单拿到手中后他多次一个人摸到即将工作的地方打探,今天一路走来也算得上轻车熟路,估摸着出门有二十多分钟了,眼看着穿过前面一个十字路口走完整街左拐就要到达目的地,这时,右手方向一辆自行车飞快的往路中央冲来。
    “诶!”王小火不敢抢道,急忙捏住车闸,身子往旁边倾斜,单腿支在地上勉强把自行车刹住。
    不想对方的反应能力和他身下的车速一样敏捷,就在王小火停下的同时他也用同样的姿势控制住前进的车子。
    二人对望了一眼,王小火马上被对方吸引过去。
    只见他三十六、七,平头短发,皮肤白晳,由于事出突然停下车子后气息变的有些急促,脸颊上泛起一圈红晕,一双浓眉下眼神深邃,嘴角微微上翘,此时正似笑非笑的盯着王小火一阵打量。
    王小火被他看的有些心虚,吞吞吐吐的说:“你先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