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乡情 作者:东北男人

字体:[ ]

 
书名:乡情
作者:东北男人
 
 
内容简介:
本文主要讲述东北乡村的同志情感,其中透过浓浓的乡情着重刻画乡村同志的真实情感与经历,以及城乡之间的同志之爱的碰撞。爱与被爱都在一次次的撞击中得到升华。。。。。。
 
 宁静的柳湾村呈东西向,如一条巨龙般横穿在辽河流域一带绵延起伏的山峦之间,也因而得名“傍山沟”。 它依山而卧,傍水而眠,拥有得天独厚的青山绿水。村前被视为这里经脉的小溪,自西向东弯延曲折地贯穿整个村落及至更远的地角。溪水清澈透明,哗啦啦的极富生命力的经久不息地流淌着,村前村后的山峦到处可见成林的树木,每天都会有鸟儿或集群欢鸣或三两独自啼鸣、绚舞天野。
    充满了宁静与详和的柳湾村不仅为这群山增添了人气,同时也吸取了来自大自然的灵气,使得这里人杰地灵。
    这里不仅有自然天成的美景,也有着纯朴憨直的民风,农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闲暇时、茶余饭后村落里的老少爷们、姑婆婶子姨们都会聚在村落的中间一棵有着几十年树龄的大榆树下唠唠家常理短或品谈一些带有趣味的杂事,亦或是调侃一些带有色彩的男女性事。有时就连孩子们也会在散学之后,成群结队地在这里闹轰一阵子。
   柳湾村每一天的上空都会传荡出幸福的欢笑声。
 
关键字:李凤军  叶铁  玉芬..
==================
 
  ☆、第一章
 
李凤军从城里回来时,天色将晚。但他没有直接回家,而是绕道走向村子的后山。
    这个时候,火红的夕阳已渐渐没入山后,天角零散着的云朵,漾着金色的晚霞随风飘逸在空中,如仙女般的舞姿让人绚目,溢彩斑澜。天与山顶相接处抹出一片金黄,映着天角,辅满山顶。
    三两头正待归圈的牛马,在主人的牵引下,正好慢行在布满霞光的金色山顶之上,几声欢鸣与骏啼,似乐似歌般的传向正陶醉在金色浪漫之中的天穹。一只苍鹰象是受到惊扰亦或是也想出来感受这如此黄昏美景,窜出树林,直冲云宵,盘旋在亮丽的高空中,渐渐地消失在云层之中。村落里炊烟已经袅袅升起,漾着金色的身姿留恋地随着风儿渐渐地消失在空中
    他慢步行上山顶,在一棵微垂的大柳树下停住了脚步。
    树枝挡住了渐去的霞光,但树影斑驳中,依然稀落着点点的光彩。山草尚未衰痿,落叶只有片片的散落。
    他的身前有一座新坟,上面应可见新填不久的土,这是他去城里之前填上去的,而此时有些淘气的山草却在这上面悄悄地探头探脑,一朵顽强的山花孤零零地立在坟尖,冲着他点头弯腰。
    他缓缓地坐了下来:“老伴啊,我回来了,你在这里还好吗?你知道我想你吗?唉!”一声长长的叹息从他的上空漫散而去。他随手在地上抓起一把土扬在坟上,略略地松了松紧锁的浓眉,然后继续道:“老伴啊,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二闺女生了一个胖小子呢,可惜你没有眼福啊。小家伙像咱姥家人。她们姐俩都很好,两个女婿都如从前一样的对她们好。你在那边就安心吧。”“还有,她们都不让我在这里任村长了,不放心我一个人在这里生活,都希望我去城里和她们在一起生活,可我又不能留下你一个人啊。我也舍不得这里的一草一木啊。我会经常来陪你说话的。”他说完站起身,扑打了一下屁股后粘连的泥土,然后又目注了一会老伴的坟,转身向山下走去。
    最后的一缕晚霞,正好倾洒在他的后背上,被他阻挡了去路。黄昏的朦胧,使得他本就高大结实的身体更加伟岸挺拔。宽大的背影,满满地留在了这充满金色光景的黄昏里。
    快到山下时,他抬手轻轻地抹了一把颚下密实的胡茬,习惯性地从后腰处摸出焊烟袋,卷了一根烟吸着火,一边吧嗒吧嗒地享受着焊烟的冲劲,一边继续脚下的步伐。
    十月的秋风轻轻地吹在他的身上,掀起他老绿色军衣的衣角,不住的扑闪,然后又划过他的眉梢,拂过他结实的脸膛,柔柔的,软软的,细心又缠绵。
    不知不觉的,就来到了自己的家门口,他的家就在靠近后山脚下村东头的位置。
    他刚要推开自己家的院门,身后传来大侄女秀玲的声音,“大伯,我爸让我找你去我家吃晚饭。”
    “是玲子啊,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呵呵。”看着眼前的亲侄女,长的越来越水灵了,高挑的个头,脑后扎着马尾辫。大大方方的走路姿势,甜甜的嗓音,说来那可是村里公认的美丽漂亮。
    “大伯,我爸让我看看你回来没,好让你去吃晚饭,正好碰上了。走吧,大伯。”
    “玲子,大伯不去了,你回去吃饭吧。”
    “大伯,今晚的饭可是侄女亲自做的呢。您要是不去,我就不高兴了”秀玲见他大伯不去,拽着他的衣角,撒起娇来。“大伯,您这次进城回来,看起来可精神了许多呢,简直都年轻了十岁呢,呵呵。”
    “哈哈,瞧你这个灵巧嘴,就会说话,大伯高兴着呢。好,好,既然是俺玲子做的,那大伯一定去吃个饱。”李凤军一边说,一边抬手爱抚地拍了一下玲子的后背,然后笑呵呵地跟着秀玲向村东方向走去。
    秀玲家离他家不远,也就隔个三四家的距离,三间红砖平房,大门大窗,用石块及木栅栏围成的院子,收拾的干干净净。
    李凤海站在门口逗着大花狗,他个头不算高,中等的个头,大众化的脸庞,只是一双不大的眼睛里透着精明。他算不上富有,但是平着自己的一手好木将活,经常出去打工,赚的钱在村子里也算是不错的收入。对自己的哥哥还是很敬重的,经常找他来自家吃饭,只要自己有什么好吃的,总是不会落下他。
    李凤军进得院落,哥俩没有客套,先后走进屋里,饭桌已经摆好了,菜不多,家常的东北菜。一家人盘腿席炕而坐,边吃边喝边说着家常话。
    平时哥俩也都好喝上几口。
    “听玲子说,这顿饭是她做的,非让我来尝尝她的手艺。别说,俺侄女的手艺还真不赖。呵呵。”李凤军夹了一口菜放在嘴里。
    “大伯,那就多吃点,少喝酒。”秀玲说完,忙着又不忘往他的碗里夹菜。
    “这丫头从小就粘你,对你比我这个父亲还要亲呢。”
    “爸,说啥呢?我怎么不亲了,您真是的。再这样说,我可不高兴了。”秀玲说完,夹了一大筷头的菜送到他爸的碗里。然后冲她爸做了个鬼脸。
    “这孩子,快吃饭,不要和大人耍贫。”她妈说完在旁边用筷子敲了她一下。
    “哈哈。”李凤军开心的笑了,凤海也忍不住的露出了笑容。
    “哥,你地里的粮食已经收完了,是我和铁子收的。”
    “铁子?”
    “是啊,铁子在收他自己的地之前就先把你的地收了。哥,你真没白疼他。”
    “这个铁子别看平时脾气不好,心倒是挺细的。”玲子她妈也在旁边插了一句。
    “铁子不是外出打工了吗?怎么回来了?
    “是这么回事:今年初临村的二黑子和他一同出去的,前段时间,二黑子在外面遭人欺负,他气不过去,把人家打了。被打的是他所在工地包工头的亲戚,包工头把他们二人给辞了。这不秋收近了,他们就回来了。”
    “这个铁子,都快四十岁的人了,这个暴脾气怎么就改不了?那他家的地收完了吗?”
    “收完了,咱们村的地大部分都收完了。”
    “哦。”李凤军没有说什么,端起酒来轻轻地泯了一口。
    “大哥,二丫生的是男孩还是女孩?”玲子她娘问道。
    “是个胖小子,呵呵。”
    “大伯,那我可以长一辈了,哪天你领我去我二姐看看俺大外甥?”玲子赶忙在旁边插嘴说到。然后又不忘给她大伯往碗里夹菜。
    “好,好。等满月了,大伯领你去。”李凤军喜欢这个大侄女,也如亲闺女一般对待她。
    “哥,嫂子也快走半年了,你是不是该考虑考虑再找个老伴,也好有个说话的伴,晚上也有人能给你暖暖被子啊。否则你一个人多孤单。我和你弟妹托人给你物色一个如何?”就快酒足饭饱了,李凤海小心地问着他哥。
    “凤海,这阵子哥已经习惯了单身生活,习惯了和你嫂子过去的日子,我现在还不想找老伴,以后再说吧。”
    “哥,你今年才五十四岁,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你不着急,我们替你着急呢,以后我和你弟妹会帮你留意着。”
    “随你吧。”李凤军没有再多说什么。
    晚饭吃完了,兄弟俩又喝了会茶水,唠了会家常,李凤军就回去了。
    此时,天空中已是满月,皎洁的月光如流水般的泼洒在整个院落里,除了树影班驳外,一切都是透彻的。
    他的家,院落不大,但是却很整洁、紧凑。三间半砖半土的平房,院墙是用泥土堆砌和木栅栏围成的,一口水井正处在窗前不远的地方,看家的大黄狗因为自己不在家,被铁子牵他家去了。青石辅就的窄窄的人行路与窗前用青石辅就的散水台同时泛着青亮。
    近一个月没在家了,屋里显得空荡荡的,冷冷清清。他感觉今天的行程很乏累,烧了点热水,简单的洗了一下身子,上床睡去了。
    宁静的柳湾村呈东西向,如一条巨龙般横穿在辽河流域一带绵延起伏的山峦之间,也因而得名“傍山沟”。它依山而卧,傍水而眠,拥有得天独厚的青山绿水。村前被视为这里经脉的小溪,自西向东弯延曲折地贯穿整个村落及至更远的地角。溪水清澈透明,哗啦啦的极富生命力的经久不息地流淌着,村前村后的山峦到处可见成林的树木,每天都会有鸟儿或集群欢鸣或三两独自啼鸣、绚舞天野。
    充满了宁静与详和的柳湾村不仅为这群山增添了人气,同时也吸取了来自大自然的灵气,使得这里人杰地灵。
    这里不仅有自然天成的美景,也有着纯朴憨直的民风,农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闲暇时、茶余饭后村落里的老少爷们、姑婆婶子姨们都会聚在村落的中间一棵有着几十年树龄的大榆树下唠唠家常理短或品谈一些带有趣味的杂事,亦或是调侃一些带有色彩的男女性事。有时就连孩子们也会在散学之后,成群结队地在这里闹轰一阵子。
    柳湾村每一天的上空都会传荡出幸福的欢笑声。
 
  ☆、第二章
 
李凤军早上起来的时候,天刚刚放亮,太阳还未露头,东方只露出一片鱼肚白,月影依然挂在空中。偶有邻家的大公鸡隔三差五地啼上几声清脆的欢鸣,一点点的打破乡村清晨的这份宁静与安祥。
    他今天首要做的事情就是去铁子家,感谢他们帮着收了庄稼,然后问问他们地里还有什么活没收完,自己也好帮上点忙。
    他简单的洗了把脸,打开锅灶,点火加水,然后端来半碗白面。只一会功夫,一大碗香喷喷的疙瘩汤就做好了。
    汤喝完了,又拿起扫帚从里到外把院子彻底的清扫了一遍。然后出得自家院子,直向铁子家走去。
    铁子家住在村中间,只一阵功夫,就到了。
    “玉芬呐,起得这么早啊。”一进院门,就看到铁子的媳妇玉芬正在猪圈边忙着喂猪。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